<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九十二章 血染红情 中
    “哼,有意思啊,陆家的下人,没想到也这么有骨气,本将军倒是想见见,究竟是何方神圣”王大生冷冷一笑,转过身来,随即说道,“走,带我出去瞧瞧,至于陆老爷子您的性命,就先留着好了”

    陆展鸿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不屈地望着王大生的背影,心中尽是对玲珑的担忧。

    王大生吩咐完府中守卫的将士,自己则是径直走出大门,朝“事发地点”走去

    而在陆府门外,玲珑已被王二生的手下以刀挟持,动弹不得,自己若是有一丝“想法”,顷刻间便会断送性命。但玲珑似乎一点也不怕,为从王大生手中救下其他陆家人的性命,玲珑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哼,小妮子给我老实点,要是敢轻举妄动,本将军可不保证你的性命”王二生这边,还在咄咄威胁道。

    “究竟是哪个家伙,竟敢站出来违抗本将军的命令,独自逃出王府”王大生从门口走来,缓缓来到王二生的跟前,冷声问道。

    “大哥,就是这个小妮子”王二生让出一条道路,指着玲珑说道,“她居然敢从房檐上逃跑,胆子着实不小大哥你看该怎么处置?”

    王大生仔细端倪了一番玲珑,似乎是认出来,轻蔑一笑道:“哟,小姑娘我认识你,你不就是两年前一直陪在陆家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吗?”

    玲珑没有回应,只是用坚毅不屈的眼神望着王大生两年前在南宫府,看着王大生杀气冰冷的眼神,玲珑曾经害怕不已可如今视死如归的她,再一次见到王大生,眼神却是着实坚定,毫无一丝畏惧。

    “区区一个丫鬟,敢飞天入地在房檐上攀爬,算是有点个性,果真是在陆菁身边待过的”王大生继续冷笑说道,“不过你今天也到此为止了,敢向我王大生挑衅,我会让你死得难看”

    说完,王大生将手中的刀,架在了玲珑的脖子上。

    玲珑坚毅的眼神不变,看着王大生如今败军之将却还强逞威风,玲珑转而轻笑道:“哼,随王大将军你怎么说好了,堂堂汴梁守将,却是打了败仗,连一座城池都守不住,竟拿我等平民百姓胁迫纵你王大生一世英名,却也败在了陆姐姐的手上,而且还是败得如此凄凉”

    “臭妮子,你说什么?”王二生在一旁听不下去,看着玲珑死到临头还在较劲,拔刀威慑道。

    玲珑却是一点不怕,深知今日凶多吉少,玲珑心里已经做好殒命的准备

    王大生冲王二生做了一个阻止手势,自己则是将刀锋在玲珑项上微微一转,冷冷道:“哼,没想到个头不高,嘴皮子倒不软本来看你可怜,想先让你见见你一直梦寐以求的陆姐姐,再送你归西,不过你今日口出如此放言,我现在就送你上路”看来,王大生也不打算将玲珑挟持为人质,打算在这里,现在就杀了玲珑。

    玲珑也是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微微闭上了眼睛。

    “怎么,死前不想留恋世间的一切?”王大生看着玲珑闭眼等候死亡,冷笑一声问道,

    “说不定运气好,朱元璋的部队杀到,你临死前还能再见到一两个熟人一面”

    玲珑没有回应,依旧紧闭着双眼。

    王大生看在眼里,知道玲珑已经作出决定,索性做出了决定“行,既然没有留恋,那就永别好了”王大生眼中杀气一凝,手中的刀准备从玲珑的脖子项口抹过。

    玲珑知道死之将至,静静等候死亡的到来

    “噌”突然,凌空一道闪光,陆府大门方向,一道长枪利刃破空而出,翻云覆雨般,正朝蒙元众军而来。

    “啊”紧跟着就是一声惨叫,一个守卫的蒙元士兵,当场被利刃穿心,毙命而亡

    “什么人?”王二生一直注意着后方明军部队的动向,眼见手下受到不明突袭,命丧当场,不禁回头质问道。

    王大生察觉听到,也是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刀,以为是唐战和陆菁的部队杀到,对玲珑轻声一笑道:“哼,看来陆家小姐很关心你啊,赶在你命殒之前率队杀了过来感谢我吧,在你临死之前,还能见到你亲爱的陆姐姐”

    玲珑听到了动静,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虽说视死如归,但自己又何不期望能最后再见陆菁一面?

    “动作挺快的嘛,再晚一步,别说是你的丫鬟,你爹和陆家的上上下下,都会是和南宫家一样的下场”王大生转头望着“事发地点”,冷冷一笑道。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应,单枪杀死蒙元士兵后,自己的身影仍旧“藏”在士兵尸体之后,久久未有露面,身后也没有带一兵一卒

    “嗯?”王大生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不对,眼神稍稍一凝。

    玲珑看着自己前方若隐若现的身影,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顿时惊异

    来的人并不是陆菁,也不是唐战

    “你是”王二生投去诧异的目光,来者的确不是王大生所说的陆菁只见持枪之人将兵器从尸体身后穿出,尸体随之倒下,来者露出了本来面容。

    “啊”玲珑看着眼前的身影,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如果不是被士兵挟持的话,自己都快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

    “居然是你”王大生看清了对方的面容,脸上涌现出比见到陆菁还要激动的神色,因为比起陆菁,甚至是萧天和苏佳,王大生更想见到这个人

    “俊大哥”玲珑忍不住喊出声来是的,赶路杀到之人,居然是南宫俊

    南宫俊眼中满是血恨,因为杀死自己一家百口性命的凶手,王大生和王二生,如今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有意思啊,看样子陆家的丫鬟,对你倒是挺在乎的”王大生继续用刀架着玲珑的脖子,一面狰狞的面孔,直视着单枪杀到的南宫俊。

    “玲珑!”南宫俊见玲珑被王大生挟持在手,紧张呼喊道,甚至想要冲上去营救。

    “站住”王大生故意拖长语调,指着南宫俊,冷冷威胁道,“要是再敢靠前一步,我可不保陆家丫鬟的性命”

    “额”南宫俊见玲珑身处危险,即刻停下了脚步,此时的他心急火燎,既想着要从王大生手中救下玲珑,又想要杀了王大生和王二生,替死去的家人报仇雪恨。

    而在玲珑眼里,更多的是无限的哀婉和企盼两年前离家北上,南宫俊离开了自己,在自己面前立下誓言,终有一日会得胜归家,回到自己的身边,自己能将一生一世托付给他两年以来,盼,夜夜盼,终于盼到了南宫俊的归来,盼到了他出现自己眼前可是谁能想到,这日夜苦想的思念,竟会是在这样的情境下重逢,实在是天意弄人

    “玲珑”比起自己的家仇,如今心爱的女人被对方挟持,南宫俊更在意的,是玲珑的安危,无论能否亲手报仇,至少先要救下玲珑再说。

    “俊大哥”刚才面对凶恶的敌人,玲珑没有展现一丝的畏惧,如今思念之人出现眼前,玲珑却是留下了感动凄婉的泪水。

    南宫俊不忍看着玲珑继续为自己伤心流泪,手中蛇矛昂让挺立,目光坚毅道:“玲珑,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

    还是和两年前一样,在自己面前立下誓言,而且说到做到玲珑没有再说话,只是不断的涌出泪水,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噩梦能快点结束,自己和南宫俊都能平安无事,重归久违两年重逢的喜悦

    “救她?”王二生听着南宫俊的“豪言”,轻蔑一笑道,“只身一人杀来,不带一兵一卒,你觉得你有这个能耐吗?别忘了,现在这小妮子在我们手中,你要是敢乱来,她可就没命了”

    南宫俊看着王二生狡猾的眼神,咬牙愤恨道:“你真卑鄙”

    “不”然而,关键时候,王大生突然插话道,“救不救陆家丫鬟,本将军管不着不过,你如果是冲着家仇来找我们,我们倒是欣然接受,想要和我们一做了断,尽管放开打,我不会拿她做人质”

    南宫俊听了,转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王大生用蔑视的神情望着南宫俊,冷笑说道:“在我看来,你南宫俊是南宫家唯一一个有骨气的儿子,要是我等用这等挟持人质的下三手段对付你,岂不是可惜了?你和萧天还有苏佳一样,都是本将军难得看上的傲骨之人,对付你这种人,就得堂堂正正把你打倒,这样杀了你,才会有意义和价值”果然还是王大生的作风,如猎物一般将对方握在手心,然后用迫人窒息的实力将对方的**和精神杀死。

    然而,王二生在一旁有些不愿意了,转头问道:“大哥,现在我们人质在手,干嘛和他们讲道义?要我看,趁早把陆家的人掳为人质,等陆菁等人赶到,以此威胁”

    “怎么,二弟你怕了?”然而不等王二生说完,王大生神情不悦地冷冷问道。

    “我没没有”王二生害怕自己大哥的威慑,低头吞吐道。

    “还是说,二弟你没有打败他的能力,甘愿做只会耍手段的丧家之犬?”王大生继续逼问道。

    “当当然不是”王二生怕自己大哥又会施压,摇头镇定望着南宫俊,转而说道,“南宫家的人,我王二生从不放在眼里不就是个南宫家的遗子吗?今日我亲手杀了他,正好圆他南宫一家黄泉下重逢”

    “你说什么?”南宫俊见王二生亵渎自己死去的家人,愤恨凝视道。

    “噢,灭门那晚你不在,所以你没看见啊,真是可惜了”王二生转头望向南宫俊,语气转而冷嘲道,“你的五哥南宫寻,可是亲手死在我的刀下还有你的父亲南宫魄,还是我把他逼入厅中,让他引火住口”南宫俊两手握紧拳头,心中怒火油然而生,听着王二生一字一句重现着灭门之夜的凄惨,南宫俊已然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

    “对了,还有你最敬重的大哥南宫成”王二生冷冷一笑,只字只句道,“还是我亲手把他脑袋砍了下来,派人送到了你的军营,你忘了”

    “啊”南宫俊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愤怒,大声咆哮道,“我叫你住口,听到没有!!!”

    “哈哈哈哈哈,很好,就这样,恨我吧,痛恨得想杀了我吧”王二生倒也并不怕南宫俊,继续激怒道,“就怕你没这个本事啊,你这个南宫家最后的活口,真的有能力杀了我吗?”

    “啊”南宫俊又一次大吼出声,情绪已然濒临崩溃,父亲的死,兄弟的死,族人的死,一切的一切,如同血痛交织的阴霾,不断在南宫俊脑海中纠缠,让其撕心裂肺,让其欲哭无泪。南宫俊想要报仇,想要亲手杀了对方,砍下他的手脚,砍下他的人头,以泄心头之恨

    “俊大哥”玲珑看着南宫俊近乎被逼疯的神情,伤心痛哭流涕,想起南宫家灭门悲惨的命运,天性善良的玲珑不禁感到无比痛惜这场命运的噩梦纠缠着南宫俊,纠缠着自己,仿佛是一个永远望不见尽头的黑暗深渊,永远埋入心底。

    王大生看着对面南宫俊情绪失控,暗暗一笑道:“二弟倒也真是,想要扰乱对方的心智不过这招可是险棋,将对方逼近崩溃的同时,也有可能面临对方孤注一掷的危险”

    然而王二生这边,似乎还没有停止对南宫俊的“攻击”。

    “哈哈哈哈,痛苦吧,绝望吧,在亲人的鲜血里徘徊吧”王二生继续狰狞道,“你这个南宫家的遗子,活着又有什么用吗?你能做什么,身为堂堂先锋虎将的你你什么也做不了,什么命运也改变不了,只能接受灭族血痛的事实,说到底你不过也是个没用的东西”

    “我还能杀了你”南宫俊稍稍平静下来,两眼血恨地望着王二生,手持蛇矛,愤怒至极道,“我要杀了你,砍下你的头,放你的血,将你碎尸万段,用你来血祭南宫族人的在天之灵!啊”

    说完一声咆哮,南宫俊挥枪便往王二生身前而去

    “拦住他”一旁守卫的蒙元士兵所见,纷纷提刀挡在了王二生的身前,欲要阻挡南宫俊。王二生也没有异议,任凭自己的手下前来护卫,看看南宫俊究竟有何所为。

    “给我滚开!”南宫俊眼见蒙元士兵挡路,怒吼一声,“天裂神枪”破宇而出,如同闪电般巍峨而下,长枪利刃震慑八方,一道断天之刃雷鸣呼啸而去。

    “啊啊啊”长枪即过,横扫千军,蒙元众士无以能敌,皆身受枪穿暴死而亡,惨叫连连。飞枪即过,血溅四方,南宫俊铺天纵宇而下,左右血染横尸无数。

    最后一个士兵没有退去,依旧手持刀盾挡在王二生的身前,不过看着南宫俊眼神带血,斩刺而来,自己已然吓得浑身不支。

    “呀”南宫俊没有停手,纵天一跃,神枪劈天而下,只听得一声惊悚利刃“呲”惊人眼球一幕,纵刃穿堂而过,蒙元士兵连盾带人,竟被南宫俊一枪分尸,霎时间血爆当场,令人惊慑

    王二生看在眼里,也是惊恐一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