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九十一章 血染红情 下
    “陆府”王大生抬头一望陆府大门,暗暗说道,“噢,记起来了,这里可是陆家大小姐的家”

    “你是说那个陆菁?”王二生听了,不禁回应道,“那丫头现在可是常遇春左属先锋军的帐下军师,我差点忘了,她原来也住在汴梁我记得左君弼投降那晚,大哥你率兵出城拦截,好像就和她有过交手。空手无归不说,左君弼受军投降,还白白送给朱元璋城中数千精兵,难道说大哥你怕她了?”

    “我怕她?哼”王大生神情冰冷,不知不觉脑海中,浮现曾经与陆菁“对峙”的往事

    回忆中

    两年前,苏佳独闯相府之夜,陆府大门

    王大生越来越近,杀气越来越浓,似乎只要一瞬间,王大生就能致命于陆菁,这一刻,时间也似乎凝固了

    “那你有想过汴梁都尉吗?”陆菁突然发话道。

    此话一出,王大生的脚步停了下来,拿苗刀的手也渐渐放了下来听着王大生的的脚步停了下来,唐战悬着的心算是落了一半

    “什么?”王大生冷言轻声问道。

    陆菁不改一直保持的凝视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同样冷言道:“就是汴梁都尉汪古部扎台啊你若是敢在陆府这样的富家随意杀人,不说相府不明,就是和陆府一直关系密切的武林人士也是不同意。若是杀我一个,激怒了前来参加剑道大会的武林众士,汴梁城岂不是会闹得个天翻地覆?而今蒙元朝政本来就多事频繁,各处战乱不已。难得有一个繁荣安定的汴梁,以其俸禄朝廷,方保各地粮饷充足。若是汴梁大乱,粮饷受阻,战事吃紧,朝廷动荡,后果应该是可想而知的我一条命不足什么,整个蒙元朝廷的命脉支线可是掌握在你们相府的手里”说着,陆菁用坚定和丝毫无任何畏惧的眼神直视着王大生那冰冷的眼神。

    王大生停下脚步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动作。而今听了陆菁的话语,王大生更是没了声息王大生依旧是保持着那双让人看了畏惧不已的眼神,死盯盯地望着陆菁陆菁心里虽是害怕,但整个人表现得镇定自若,眼神里尽是给人自信和坚定的神情

    两人就这么对望了很久,而在门后躲着的唐战却一直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夜已深,惨淡的月光此时也要亮了许多,但是朦胧的杀气却一直缠绕着周围,不肯褪去

    两人依旧对望着“哼,算你识趣”王大生终于最先发话了,“今日我不搜你们陆府我们走!”

    王大生带领巡逻兵马,遂离陆府而去

    现实中

    “那个陆丫头,虽然不知天高地厚,但确实有些胆识,不管是两年前在这里,还是前几夜出城对付左君弼”王大生冷冷一笑,随即道,“不过两年前我不敢杀你,如今你身为汴梁子民,却是做了朱元璋的走狗,这回我可不会放过你了”

    “大哥你想干什么?”王二生看着王大生眼神多出几分杀气,不禁沉问道。

    王大生两眼冰冷,直视着紧闭不开的陆府大门,语气惊寒道:“南宫慕容家的人都杀了,陆府家的人,我们也不能放过她陆菁不是号称神机妙算吗?我倒要看看,她的聪明,还能不能帮陆家的人躲过这一劫”

    “大哥难道是要诛杀陆氏一家?”王二生听了,担心道,“可是现在追兵就在城中,我们可没时间像对付南宫慕容家那样,大动干戈抄家灭族,万一耽误了半刻,敌军追了上来”

    “放心,陆家的人在我们手上,谅她陆菁也不敢轻举妄动”王大生像是做好搏命的准备,冷冷说道,“反正兀良托多也没个着落,汴梁城破,我们这样拼死顽抗,最终也不过被剿灭的结局倒不如覆灭之前让陆家大小姐吃点苦头,看清和我王大生作对的下场,杀鸡儆猴,让他也落得和南宫慕容家一样的命运,哼哼”

    “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王二生没有异议,如今战事倾颓,众军无处可落,临死前与曾经的武林中人新老仇恨一次算清,也不失为可行之举

    “砰”王大生走上阶梯,二话不说,一脚重重踹开了陆府的大门

    “啊”府中传来几阵尖叫汴梁街巷战事频发,陆府全家上下大大小小全部躲在府中不敢出门,如今王大生领军前来,想也得知战事不利,王大生是想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索性将陆府的上上下下以作挟持。

    “给我举兵包围,绝不能让陆府的人跑出这里!”王大生的口气很强硬,做出想要一锅血洗陆府的态势。

    “吭咔吭咔”蒙元将士接到命令,迅速将陆府大门团团包围。不过说是包围,其实王大生手上的兵马已属贫瘠,一会儿若是唐战陆菁的主力部队杀到,王大生连抄家都来不及,最多也不过把陆家的人当做人质,与陆菁等人做最后的搏命对峙。

    而王大生也正是这么想的,看着陆府上下手足无措的大小仆人,王大生心中隐隐道:“来吧,就让我看看,你陆菁鬼才神算,究竟有什么办法,从我手中救回你的家人而我,会在你眼前一个个杀了你的亲人,让你尝受痛苦绝望的滋味儿”

    看样子王大生还没打算立即动手,一定要等到陆菁亲自到来,然后在她面前亲自动手

    而此时此刻,在陆府正厅,得知王大生领兵前来包围府上的消息,身为一家之主,陆菁的父亲陆展鸿,已然不顾家人阻拦,准备出门与王大生当面对质。

    “放开我,让我去见王大生”陆展鸿傲骨不屈道,“南宫慕容惨遭朝廷迫害,我陆家之人也绝不是苟且偷生之辈让我出去!”

    “不可以啊,老爷”一旁的几个管家拼命阻止陆展鸿道,“朱元璋的部队已经兵临城下,攻破了城门,再忍一下老爷,再忍一下我们就能得救了”

    “可惜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关键时刻,正厅大门方向,王大生手持苗刀,一脸杀气冷血地走来,望着陆展鸿宁死不屈的神情,冷冷一笑道。

    “王大生”陆展鸿看着王大生仗势欺人的神情,想起之前南宫慕容灭门的恶行,毫不畏惧道,“你不顾道义,诛杀南宫慕容一家,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然而,王大生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依旧冷笑一视道:“你尽管骂好了,反正再过不久,你也会是南宫魄和慕容尊的下场不过陆老爷子你,比较幸运点儿,因为我会在女儿面前,亲自送你上路”

    “你说什么,菁儿?”陆展鸿听到自己的女儿,不禁担心道,“菁儿难道也在你们手上?”

    “不不不不不,令爱鬼才神算,本将军可没这个本事抓住她”王大生继续冷笑道,“前辈可能想不到的,令爱现在可是赫赫有名的军师将才,跟随朱元璋一路南征北战,立功无数,怎么说无论在江湖中还是中原之上,也属绝名之辈”

    “你说菁儿她,现在已经”陆展鸿听了王大生的话,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怎么样,是不是很高兴啊?曾经那个让您头疼嫁不出去的刁蛮小姐,如今却成了赫赫有名的一军之师,您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王大生故意挤弄一句,不过随即渐露杀气道,“不过一会儿父女重逢,我相信陆老爷子一定还会更高兴,和您女儿最后一次见面”

    “王大生,你这个家伙”陆展鸿咬牙看着王大生蔑视的神情,嘴里不断愤恨道

    陆府后院

    蒙元士兵公然闯门,甚至宣言灭门之举,陆府上下惊恐一片,就连还未波及到的后院这块儿也不平静。而在后院,曾经陆菁寝居之室,一直是由玲珑和绿云二人打点,门外躁动异常声响,玲珑和绿云也是躲在房间之中不敢冒头

    “玲珑姐姐,外面有蒙元士兵包围,他们该不会也要像对付南宫慕容世家那样,对付我们吧”绿云在一旁悄声地担心问道,想起南宫家灭门的惨剧,绿云心中就是慌张不定。

    相比起绿云,玲珑这边,较之显得沉熟稳重许多,可能是小时候与陆菁经常打闹一块儿,日久磨练出的心态。时不时,玲珑还隔窗望了望后院的情况,见这里蒙元士兵还未侵入,玲珑安慰绿云道:“绿云你别怕,据说朱元璋的部队已经挥军城下,攻破了城门,这些蒙元朝廷的爪牙,根本仗势不了多久我还听说陆姐姐和唐大哥的部队也在其中,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

    “你是说小姐?”绿云听了,含着泪问道,“小姐她真的也回来了?”

    “陆姐姐她一定会回来,我相信她”玲珑露出自信的神情,但随即心中似乎抹过一丝期望和伤苦,“还有他,他也一定会回来”玲珑心中惦记着的,似乎还有一个重要之人。

    “他?谁啊”绿云并不知道玲珑所想,迷迷糊糊问道。

    “啊啊,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玲珑似乎有些尴尬,不想让绿云知道自己的想法,笑着敷衍说道

    “不好了,不好了”然而,正在玲珑和绿云悄声对话间,门外一个女婢急匆匆跑来,推开后院的房门,神情慌张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情绪稳定的玲珑,迫不及待问道。

    “刚才我听到前院王大生说,要拿老爷做人质还说要等小姐回来后,在小姐面前亲手杀了老爷”女婢也露出哭腔,颤颤巍巍道。

    “你说什么”绿云在一旁听了,也害怕得流出了眼泪。

    唯独玲珑此时较为镇定,听完女婢的成熟后,冷静思索一番,随即道:“不行,老爷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看着老爷这样蒙受危险”

    “那那你要怎么做?”绿云见玲珑“语出惊人”,依旧害怕不定地问道。

    玲珑想了想,像是做出了大胆的决定,随即说道:“蒙元士兵包围陆府,王大生下令,不能有任何一个人擅自离开既然如此,我想办法从房檐那里逃出陆府,吸引他们的注意,然后我自有主张”

    “可是玲珑姐姐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怕”绿云见玲珑为救老爷,竟会做出如此危险的举动,依旧神情慌张道。

    “放心吧,绿云,我不会有事的就算真有,我也不怕”玲珑转过身,安慰绿云道,“绿云,答应我,如果我这一去真的回不来了,以后的日子,你要替我照顾好陆姐姐一家”

    “玲珑姐姐”绿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在一旁安安哭泣。

    玲珑冲绿云微微一笑突然,趁着绿云不注意,玲珑一个快步转身,从房门口的竹梯处快速攀爬至房顶,准备沿着房檐离开陆府,吸引蒙元将士的注意。

    “玲珑姐姐”绿云跑到门外,大声朝房檐顶上呼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玲珑没有再回头去看绿云等人,脚步轻盈的她,很快沿着房檐离开后院,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王大生领兵包围陆府,自己前去正厅与陆展鸿当面“对质”而王二生则是率兵继续堵在陆府大门,一面监视陆府中是否有人偷偷逃跑,一面关注着明军主力何时杀来

    而玲珑沿着后院至前厅的房檐,慢慢摸索到了大门,看着前门方向依旧有众多的蒙元士兵把守,玲珑自知就算从这里跳下去逃跑,也绝对会引起守军的注意。

    “为了老爷,为了陆姐姐,恐怕我只有以身犯险”玲珑心里下定决心,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决不能让陆家重蹈南宫慕容家的覆辙。

    于是,观望着府外一个较为开阔的平地,玲珑两眼一闭,一跃跳下了房檐

    “什么人?”蒙元士兵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从房顶跳下的玲珑,转头大喊道。

    这一喊不要紧,王二生及其手下全部将目光集中在玲珑身上。因为是从陆府的房檐上跳下,所以王二生第一反应,觉得这是要趁乱从陆府逃走的下人。

    由于不会轻功,房檐又不低,玲珑一跃而下,略微摔伤了脚,一时间难以站起,更别说是逃跑。结果自己还没来得及转身,身后的蒙元士兵齐拥而上,用苗刀挟持住了玲珑。王二生更是亲自赶到,一脸凶煞地望着玲珑,恶狠狠道:“哟,臭娘儿们,胆子不小啊”

    玲珑却是毫不畏惧,看着王二生凶神恶煞的脸庞,自己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

    陆府正厅,王大生这边,还在“监视”陆展鸿

    “报”突然,背后大门方向,一个蒙元士兵急匆匆跑来,向王大生如实汇报道,“王大将军,陆府有人要逃跑,被我们亲手逮到,现在正在门外受押,等待发落”

    王大生听了,作出略微吃惊的神情,随即冲陆展鸿冷冷一笑道:“哟,没想到你们陆府,除了陆老爷子的儿子女儿,居然还有这等勇气之人,到底是谁啊”

    “回将军,是一个个头不高,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子,看打扮应该是陆府的下人”陆展鸿没有开口,蒙元士兵倒先接话应道。

    “是玲珑”陆展鸿听了,心中暗暗惊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