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九十章 英勇就义 下
    “轰轰轰——”一发又一发炮火在慕容飞耳边炸裂开来,慕容飞孤身入阵,如临火海,强忍着遍布全身的血伤,持剑奋勇而去。

    “危险啊——”萧天依旧在阵后大声呼应,怎奈火光浓烟滚滚,不但遮挡了众人视线,自己更是不得前进半步,稍有闪失,便会化为粉身碎骨……

    “拦住他,快拦住他——”蒙元据点处,王大生和王二生早已悄悄离开,留下的蒙元将士所见慕容飞冲锋勇不可当,炮火无以阻拦,不禁惊慌大喊道。

    但是一切为时已晚……慕容飞抢先一步,越过据关炮火,持剑飞闪,纵军从中杀出一条血路——“青羽剑碎”破天而出,碧波如倾的剑光从天而降,正杀军中蒙元众卒;只听得阵中将士嚎啕惨叫,血泊之下,横尸无数,炮火据点险境,遂强越攻下……

    “杀——”明军将士所见慕容飞单将破敌,为众军突击打开通路,桥头正方喊杀震天,如潮水般的部队汹涌而上,很快越过了炮火方向,正朝巷中而去……

    “还没那么简单,拐角据点处,一定还有敌军埋伏……”苏佳从阵中起身,望着慕容飞依旧拼死冲锋的背影,担忧不定道,“阿天,我们快点追过去,慕容兄弟身负重伤,坚持不了连番苦战,万一有个意外的话……”

    “嗯,我们走——”萧天点头应声道,遂与苏佳施展轻功,准备前往城南巷口,追随慕容飞的脚步而去……

    “萧大哥,苏姐姐——”正在这时,桥头一侧马蹄声响,一支部队及时赶到——是秦羽和慕容樱的骑兵部队,从城中一路杀到城南,所破据点无数,听见城南炮火连天,遂率队及时赶来。

    “樱妹——”苏佳也转头大喊道。

    “你们这边怎么样了?我听见炮火声全部传自这里,率领主力赶来增援——”秦羽身骑“银马”,应声问道。

    “敌军守将王大生和王二生都在这里——”萧天大声回道,“这么看来,这应该是敌军最后的主力,只要拿下据点,擒住敌将,汴梁就算拿下了!”

    “我哥呢?”慕容樱这边,迫不及待地问起自己哥哥的下落。

    “他一个人冲到太前面了,我们正准备追上去拦住他——”萧天大声回应道。

    “慕容兄弟受了重伤,不能持续打头冲锋——”苏佳这边紧急道,“我们得快点追他回来,否则王大生诡计多端,我怕事出端倪——”

    慕容樱听到这里,哪里还等得下去……“驾——”二话不说,调头勒马,往城南巷口的心方向驭马追去。

    “小樱,等等我——”秦羽这边怕慕容樱情绪激动失去冷静,即刻追马喊道。

    “我们也快追上去!”萧天喝令一声,跟随一起的苏佳以及哈哈等人,也马不停蹄赶往前阵而去……

    慕容飞突破了桥头的据点,继续一马当先,手持青钢宝剑,浴血厮杀,冲阵最前。

    的确正如萧天所说,桥头据点即破,蒙元主力几乎覆灭,除了王大生和王二生带领的少量部队继续向城中撤移,巷口拐角零零散散几个士兵上前抵御,皆被慕容飞一人挥剑斩下,伏尸血泊。

    不过慕容飞的体力也快拼到极限,最关键的,与王三生一战,自己肩头伤口流血过多,全身已处恍惚之状,加之刚才炮火冲阵身体再次受到弹片冲伤,如今的慕容飞已是全身伤痕累累,自己的铠甲已被鲜血完全浸染,就连脸上也是“以血洗面”,杀敌惨烈至极……但慕容飞并不在乎,杀死了慕容新和王三生,慕容飞还不算完全替慕容家的亲人报仇——一切的罪魁祸首王大生,慕容飞就是拼死,也要追上亲手将其血刃……

    然而,城南巷口道路曲折,时不时会有残兵将士阻挠埋伏。慕容飞冲阵最前,独自一人徒步杀敌,虽力克斩杀无数敌将,但因为体力上的透支,厮杀中自己又中数刀,身体愈渐不支。不过慕容飞依旧还在咬牙坚持,快要跑到另一处桥头拐角,慕容飞只身杀入此地……

    “噢,来了……”然而拐角迎头一瞬,却是看见了王大生狰狞的笑容,以及……离自己数十丈之远,已经点燃隐线的导火——两座黑管迎面相对,自己被炮火瞄准在了街头死角……

    慕容飞想要躲开,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自己的身体疲惫过深,不自觉无力调头撤返……

    “这样就结束了,慕容家的小子……”王大生冷冷一笑,似乎已经在慕容飞满血的身上写了一个死字……

    慕容飞露出惊愕的眼神,炮火即将喷出,目标正对自己,他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过这一劫……然而,临死前脑海中灵光一现,来不及调头撤退,慕容飞下意识借奔跑之势不退反进,自己迎面冲向敌军炮火阵地没有减速,眼神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疯了吗,迎着炮火前来送死?”王二生看着慕容飞迎面冲来,不禁惊异道。

    王大生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稍稍一凝……

    “给我去啊!!!——”慕容飞最后大喝一声,起身一跃,手中的长剑迎面飞窜而出……

    “轰轰——”而就在同一瞬间,惊天巨响,两发炮火热浪袭来……

    “砰——”拐角屋檐火光冲天,顿时化作一片火海……

    “啊——”一声凄厉惨叫,发炮的士兵正中慕容飞掷出一剑,当场穿心而死……

    “啊!——”慕容樱像是意识到了莫名恐惧,惊异作冷一声。

    “前面还有炮火,该不会是慕容兄弟……”萧天看着拐角前方,火光四射,不禁瞪大双眼道。

    “驾——”慕容樱不敢想象,心中如同撕裂刀绞,勒马一声,急速赶往事发地点而去。

    “樱妹——”众人在身后齐声喊道,抱着和慕容樱一样的担心,快步追赶而去……

    慕容樱骑马赶到拐角桥头,这里依然被炮火炸成了废墟,然而看见了前方触景,慕容樱顿时傻眼了——

    炮火废墟之下,滚滚浓烟避人眼目,据点处的王大生及蒙元将士早已离去,而荒凉土墙之中,只剩下灰蒙蒙的一片——一尊熟悉的身影,一动不动躺在乱石碎瓦中,他的铠甲是那么眼熟,可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萧天等人这个时候才匆匆赶到,然而看到眼前一幕,也全部露出惊恐的眼神……

    倒在废墟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飞……

    “哥!——”慕容樱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下马快步跑到废墟边,挖开周遭的尘土碎石,将慕容飞的尸体抬出来——慕容飞战死了,在面对敌军炮火的最后一刻,选择视死如归拼死一搏,掷出了手中的长剑,杀死了据守的士兵,最终倒在了敌军的炮火威慑之下,壮烈牺牲……

    “怎么会……”苏佳看着眼前的一幕,悲痛地捂住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前一刻还生龙活虎冲阵杀敌的慕容飞,如今却是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慕容飞的死状极为凄惨,被炮火炸死的一刻,眼神瞪大,浑身是血,整个面容已是血肉模糊——家乡一役,为报亲人之仇,慕容飞拼死战斗至最后一刻,不但拿下了城楼要地,斩杀敌将王三生,还数番为军队冲破据点,为部队攻入城中打开了通道……他是真正的英雄!

    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慕容樱抱着哥哥的尸体,仰天跪地,痛哭流泪,却是再也换不回亲人的性命。两年前离开家里,自己便和哥哥相依为命;如今哥哥战死,亲人相继罹难,慕容樱情绪如同跌入万丈深渊,彻底崩溃,跪在地上半天不起……

    “小樱……”秦羽也跪在慕容樱身旁,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妻子,一边看着慕容飞的遗体,心中五味陈杂……

    “为什么……为什么……慕容兄弟武功高强,英雄盖世,为什么会是这种下场……”萧天看着兄弟战死,眼中泛光,自己情绪愈渐激动,双拳握紧道,“王大生这个畜生,杀害南宫慕容家人,最后连慕容兄弟也遭遇其难,我不会放过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说着,萧天眼神怒视一阵,血恨在手誓报兄仇……

    “慕容兄弟——”突然,正在众军悲痛间,阵后不远处传来了唐战的声音。二人听闻慕容飞壮烈殉职的消息,遂马不停蹄赶往前线,然而废墟前亲眼临见,却只剩下一尊冰冷的躯体……

    “怎么会……为什么……”陆菁下马一见慕容飞的惨景,整个人顿时情绪失控,捂住嘴痛哭流泪道。

    “慕容兄弟……”唐战眼神恍惚地看着慕容飞的尸体,一步一个脚印“跌跌撞撞”向前,情绪难以控制,似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王大生设炮火在桥头埋伏,结果……”苏佳也是满含悲痛,不想再继续说下去,向来坚强不屈的她,也在一旁暗暗流泪。

    唐战上前几步,眼神一直凝望着慕容飞的尸体,和秦羽慕容樱一起,缓缓跪在身前,眼神踌躇不定道:“父母兄弟皆亡,但慕容家还在,打完这一仗,你和樱妹就能回家,还能见到活着的家人……可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倒下,为什么……”说着,唐战愈加难以平复心中的激动,紧攒着死去慕容飞的双手。

    秦羽注视着慕容飞满是鲜血的面庞,听着耳边慕容樱久久不息的哭泣,秦羽不禁想起慕容飞生前对自己的嘱咐……

    (回忆中)……

    汴梁之战前,两军抉择之夜……

    “我也和你一样!”慕容飞继续抢言道,“慕容家也没了,我活在世上也没什么牵挂……我这条命留着,也不过是驰骋沙场,与蒙元朝廷势不两立……反正都是要死,不如在战场上轰轰烈烈地死——”

    “你不行!”南宫俊转头厉声道,“慕容家没了,可你还有妹妹相依为命!你要是战死了,樱妹怎么办?”

    说到这里,慕容飞转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妹妹——慕容樱正用悲伤的眼神注视自己,如今慕容世族家破陨落,在外只剩自己和妹妹互相厮守,要是自己真的死了,慕容家就只剩下自己妹妹孤单一人。

    “哥……”慕容樱都快哭出来了,看着哥哥准备慷慨赴死的神情,慕容樱心中苦不堪言。

    “樱妹……”慕容飞先是迷离一句,随后眼神定起,望着妹妹身旁的秦羽,语气郑重道,“秦兄弟,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妹妹……”

    “慕容兄弟……”秦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里觉得难受——这场战争付出的代价,似乎太大了……

    (现实中)……

    “你没有去‘鬼门崖’,可还是战死了……”秦羽用悲痛的眼神望着慕容飞的遗体,渐渐转而坚定道,“你放心,我会完成对你的承诺,好好照顾小樱……”

    “秦哥……”慕容樱听见丈夫的关慰与立誓,带雨梨花地望着秦羽,一时哽咽说不出话,可或许面对亲人的离去,现在她的心中,悲伤多于感动。

    秦羽微微闭眼,伸手前去,轻轻合上了慕容飞的双眼,送其安详离开人世……

    慕容飞死了,汴梁一战壮烈牺牲……

    “兄弟放心,你的仇我们一定会报!”唐战咬牙坚定一句,随即缓缓站起身,不禁问道,“王大生人跑哪儿去了,得把他找出来——”

    “慕容兄弟死在了炮口,王大生一定是深知我军主力追来,自己提前跑了……”苏佳在一旁擦干眼泪,暗暗饮恨道。

    转头朝向据点以南,陆菁刚从悲伤中努力恢复,一个不好的念头却是涌入脑海……

    “糟了,我家在那边——”陆菁擦着未干的泪水,转头惊异道。

    “菁儿你说什么?”唐战听了,着急问道。

    “没时间等了!”萧天迫不及待,转身说道,“王大生行事心狠手辣,我们得赶在他继续作恶之前抓住他,否则连菁妹家恐怕都难逃魔爪——”

    陆菁在一旁听了,眼神惊恐地半天发愣不定。

    “走了——”萧天叫喊一句,心中抱着对王大生的血恨,不管军队布置,独自一人踏步追去。

    “阿天,等等我——”苏佳怕萧天一个人前去危险重重,遂追上脚步大声喊道。

    “我们也去吧,菁儿——”唐战这边也刻不容缓道,“不快点的话,下一个遭殃的,恐怕是你爹娘还有玲珑他们!”

    陆菁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没有再沉浸在慕容飞的悲伤中,点头起身后,便跟着唐战一起,追随萧天和苏佳的脚步而去……

    而慕容樱和秦羽则是继续留在原地,守护着慕容飞的遗体,悲痛久久没有停息……

    汴梁城南,陆府之外……

    杀害了慕容飞,王大生和王二生带着残余部队,匆匆撤离到了这里。眼见后方暂时没有明军追兵赶来,蒙元众军也算是能放慢一下脚步,稍作平息……

    “可恶啊,兀良托多那家伙,说好的救兵支援……现在汴梁都被攻破了,还没看到他半支部队的影子……”王二生眼见兀良托多没有挥兵前来救援,心中不禁愤恨道。

    “看来那家伙也靠不住,临危之前,不过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罢了……”王大生冷冷说道,“危局之中,还得靠我们自己,就算城破人亡,也绝不能让朱元璋的那帮走狗有好果子吃……”

    王二生没有特别在意大哥的话语,向前转头一望,却见“陆府”两个大字正置门前——不知不觉,自己等人已经来到了城南陆府。

    “大哥,我们撤到陆府这来了——”王二生不经意提道。

    王大生看在眼里,似乎心中又起诡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