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七章 兄弟相杀 下
    蒙元众军将慕容飞团团围住,看似将其逼上绝路,实际上真正害怕的,却是自己这些“绝命之卒”……

    慕容飞眼神带血,正望着众军身后“苟且躲藏”的慕容新,咄咄相逼道:“慕容新,你的命我今天要定了——谁敢挡我,我必让他死得千刀万剐!”

    慕容飞杀意正浓,剑法身手勇武难敌,蒙元众士皆逡巡而不敢进;但王三生在背后又是下了死令,众军谁敢后退,斩决处置……

    “给我杀了他——谁要敢退缩,本将军会让他战前尸首异处!”王三生站在众军身后,厉声喝道。

    刚才将士处死一幕已是现实,蒙元众将不敢再违抗军令。可是面对“神勇无敌”的慕容飞,众军皆颤抖而心有余寒……

    “上……上啊……”一旁的将士首领,颤颤巍巍朝身旁士兵道。

    士兵看着慕容飞久久未动,想要长矛伸前,一探究竟……

    突然,见血寒光一瞬,慕容飞跃步上前,杀气毕露,“云飞剑”冲顶而出,血光四溢,惊世胆寒——令人惊恐一幕,慕容飞手起剑落,不等蒙元士兵起手相应,自己一道剑光,便是干净利落斩下了人头。对方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便是尸首分离,惨死血泊。

    众军所见,皆望惊恐……可是这回,慕容飞没再给敌军将士喘息之机,伸手提剑,剑赤冲光,挥血橫羽,断舞八方——一剑,杀机呼啸,斩断敌手四肢;两剑,血光如影而掠,挥舞剑式惊魄;三剑,八面寒影断杀,尸首溅血横飞……慕容飞毫不留情,单杀冲阵,几剑几式,便是杀得蒙元将士惊寒丧命、血染城楼……

    慕容新看着眼前的士兵一个个倒下,慕容飞如鬼神般嗜血见影,自己不觉颤抖愈深,无法自控。一声声将士的惨叫,如同地狱徘徊的阴魂鬼影,在自己耳边徐徐缠绕,经久不息——慕容飞就像死神一般,挥舞着“斩鬼之刃”,斩杀一个又一个暗鬼亡魂,朝自己一步一步愈加靠近……

    不过,王三生似乎并不吃惊,看着慕容飞斩杀四方的神勇,冷冷一笑道:“厉害啊,大哥说的没错,不管是南宫家还是慕容家,总归还是有血性的人存在……哼哼,有趣,不愧是五虎骑将之一,独身阵中斩杀百将,我倒也想看看,慕容家的子弟,究竟有多少能耐……”

    “啊——啊——啊……”慕容飞的斩杀还在继续,自己面前每阻拦一个蒙元士兵,自己便是挥剑相向,毫不留情,几乎每剑每式,便能索其性命……久而久之,慕容飞一步步杀入,离慕容新的距离越来越近;自己走过城墙的两侧,伏尸铺满了数不清的士兵尸体,血流成河的殷红,浸染了整座城楼……

    “啊——”最后一声惨叫,终于,慕容飞杀死了挡在自己身前的最后一个蒙元士兵,离自己的仇人慕容新只有十丈之远,立然挺身,怒视而望。

    而让慕容新惊恐不已——慕容飞一路杀将,蒙元将士伏尸无数,不但手中剑血殷红,铠甲周身甚至是脸上,也都全部沾满了士兵的鲜血,如同一个地狱武者一般,恐惧而立自己身前……

    二人相互而立注视许久,沉默不语……

    “慕容新,现在就剩下你了……”终于,慕容飞用沾满鲜血的手,简单擦拭脸上的血,脸上又划出一条血印,寒语相言道,“你今天会死在这里,死在我慕容飞的手上……”

    慕容新看着慕容飞亡命剑手的“狰狞”模样,暗暗发颤道:“没想到,两年不见……你居然……变得这么冷血,杀人无数……”

    “我杀的人再多,也比不过你慕容新……”慕容飞义正言辞道,“我挥剑斩杀夷狄,是为了天下百姓,可你亲手杀的,却是自己的父母兄弟……你为了贪图名利,不惜害死自己的至亲。亏你还是慕容家的人,说你是世间败类都是轻的,比起我来说,你才是一个真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个该遭千刀万剐的畜生!”

    “你说什么……”慕容新听了慕容飞的谩骂,少了几分惊恐,倒是多了几分愤恨。

    “我说你根本不算什么……”然而,慕容飞并不想和他多做嘴皮功夫,坚定抬起右手,饮血长剑指向道,“我要杀了你,亲手为死去的爹娘和兄弟,还有南宫家上上下下惨死的几百口人报仇雪恨!”

    “为什么……为什么慕容家会有你……你为什么要是我的弟弟……你为什么什么都比我优秀……你为什么就能得到爹的看重……”然而,慕容新似乎还有话说,想要决死前发泄心中怒火渐起道,“我是慕容家的长子,慕容家所有的一切理应都是我的……可是自从有了你,我什么都比不过你……爹娘看重你,玄空大师看重你,江湖中的各路前辈都看重你,到最后爹还想把慕容家的位子让给你……即使你走了,两年不在,爹心中关心的,还是只有你,而对我这个长子目中无视……”

    听着慕容新的发泄,慕容飞倒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站在对面静静听其诉说。

    慕容新继续道:“我是慕容家的长子,所有的东西本应都是我的……可就是因为有你,我什么都比不过你,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把我的一切东西都抢走了,都剥夺了,夺走了所有一切本应属于我的东西!我恨你,恨你是我亲弟弟,恨你比我优秀,恨你无情无义夺走我的一切!——”渐渐地,慕容新的口气愈加狂躁,愈加膨胀,似乎是把十几年来对慕容飞的所有怨恨,一口气全部发泄出来。

    慕容飞听了,神情渐渐冷静,低声沉问道:“这就是两年前,你想杀了我的原因是吗……”想起两年前离家时,慕容新想要取了自己性命,慕容飞不禁心中愤慨。

    “没错,如果没有你的话,慕容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慕容新渐渐疯癫道,“我恨你,恨爹,恨和你一样跟我政权夺利的兄弟……不过现在好了,他们都死了,慕容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只要你死了,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就是慕容家的主人,我就能拥有一切!”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早就说过,慕容家的位子我从来都不稀罕,那些东西迟早都会是你的;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我过不去,甚至想要杀了我……这些我都能忍,甚至为了放弃争斗,我和妹妹离开了家……”慕容飞低沉一句,随即转而愤怒道,“但是你为了名利,惨无人道杀害父母兄弟,勾结蒙元朝廷,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你这畜生!老天有眼,汴梁两军一战,‘兄弟’重逢,我能亲手杀了你,为家人报仇雪恨,你做好必死的觉悟吧!——”说完,慕容飞身前剑气一挥,一道残影划开血泊,地面上留下深深印痕。

    慕容新知道自己不是慕容飞的对手,若是硬拼,今日必死无疑,但是他也没有第二个选择了……慕容新眼眶中渗出悔恨悲痛的泪光,凶煞望着慕容飞,指剑相向道:“好,反正我们迟早都要做个了断——慕容家的血仇,你来报,早点让这一切都结束,一切都结束……”越往下说,慕容新内心越起一阵悲凉。

    但慕容飞不一样,他心里有的,只有对自己哥哥的痛恨……“好,这可是你说的,看样子你已经做好觉悟了……”慕容飞持剑凝然,坚定不移道,“那就让我亲手取你性命,血祭慕容家和南宫家的亡魂!”

    慕容新没再说话,已经默然接受了这一场“兄弟决死”……

    血泊之中寒风作作,一时间城楼空旷,伏尸满地——兄弟二人持剑相望彼此相对,楼下城中的炮火厮杀,浓烟滚滚,在这一刻,似乎已然成为泡影……

    “终于要开始了吗,兄弟死斗……”王三生看在眼里,暗暗冷笑道,“不过结果恐怕是板上钉钉,就看慕容飞怎么去下这个手……”

    “兄弟”二人隔血相望,决死之斗近在咫尺……

    “啊——”慕容新大喝一声,倒是自己先动起手,持剑奔向慕容飞而去——看样子,比起慕容飞,淡然生死的慕容新,更想要早点结束这段恩怨。

    慕容飞凝神相望,似乎取胜必在信心……

    慕容新剑光飞过,纵劈直下慕容飞身前,慕容飞侧身一闪,轻松躲开。

    “呀——”慕容新奋力中嘶然长吼,横剑一挥,欲直取慕容飞的人头。

    但想也不想,这些“粗枝招式”根本伤不及慕容飞半根汗毛,慕容飞依旧是灵巧一偏,轻而易举躲过了这招。

    慕容新没有放弃,虽然看得出兄弟间武功的差距悬殊,但反正临死当头,慕容新放手一搏,“剑影浮光”长驱直入,似一招搏命与慕容飞决死相向。

    慕容飞依旧神情淡定,面对自己哥哥的“困兽之斗”,只是简招几式,便是尽发躲开……

    “啊——啊——”慕容新没有一招打中慕容飞,心中愈加着急的他,疯癫一般胡乱舞剑,毫无章法地“白费体力”,最后一次生死对决,自己依旧比不过自己的弟弟,慕容新心中已经彻底崩溃……

    “行了,让这一切彻底结束吧……”慕容飞似乎是下定决心,心中暗暗一句,手中长剑凌然一闪……

    “噌——”寒影呼啸,一道冰凉,慕容新瞪大双眼,却觉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渗落——是血,慕容飞手起剑落,不偏不倚,一招直穿腹中,正中慕容新的要害。

    慕容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低头冷冷一望——一剑穿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慕容新恍惚中发出最后的叹笑:“哼,哼哼……这样就结束了,全部结束了……”

    慕容飞没有说话,只是深沉的眼神望着即将死去的慕容新——既是仇人,也是兄长。

    “我的罪恶,终于完结了……到最后,我还是……比不过……四弟你……”慕容新看着自己弟弟复杂冰冷的眼神,颤颤笑道,“我好可悲啊……出生比不过自己的弟弟,最后竟然……还逼得自己杀了亲生父母和兄弟……我好可悲啊……真的可悲啊……啊……”

    最后说完,两眼一黑,命终倒在了血泊中——终于结束了,慕容新自己年轻罪恶的生命……

    慕容飞从慕容新身上拔出长剑,盯望着血地中的尸体,冷冷一句道:“你很可悲,也很可恨……你该庆幸,你的死,最后是为了祭奠被你害死的爹娘和兄弟……”

    说完,慕容飞捡起慕容新手中的长剑,沉默一阵后,最后缓缓站起身,闭眼转过头,再也不想见自己“大哥”的尸体一眼……

    兄弟相杀,血泊之中一片死寂,最终慕容飞成功杀了自己的大哥慕容新,为死去的南宫慕容族人报仇雪恨……

    “啪——啪——啪——啪……”然而,目睹“手足相残”一幕的王三生,看见最后慕容飞“大仇终报”,不禁鼓掌“叫好”道:“很好很好,不愧是慕容家最有血性的人,杀死自己的亲哥哥,一点情面不留……”

    慕容飞顿时睁开眼,目光怒视,笔直望着对面阴笑不止的王三生——如今血流浸染的汴梁城楼,只剩下自己和王三生二人……

    “王三生……”慕容飞双手提剑,两眼怒视王三生,咬牙愤然道,“慕容家和南宫家的悲剧,都是你们王氏三兄弟做的‘好事’……家仇已报,现在该轮到你了,我要亲手杀了你,为慕容家和南宫家的人报仇……”慕容飞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是血中带刺。

    王三生听了,一个跃步从城墙边沿跳下,正立慕容飞身前,轻蔑一笑道:“有意思,刚刚杀了自己的亲哥哥,现在想要杀本将军……啧啧,慕容家的骨气子弟,你果然不一般……”

    “废话少说……”慕容飞继续语气低沉道,似乎是在隐忍蓄势待发,“我们本来就是敌人,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刚才城下你说我的部队是无用之卒,那我现在这个‘无用’之将,就要亲手取了你的性命,为大军攻城打开胜路……”

    “哼,语气低沉,口气不小嘛……”王三生听了慕容飞的“挑衅”,提刀回驳道,“先锋军五虎骑将,我王三生也倒是想见识见识,看看慕容家最有血性的人,是不是真如大哥所说,神勇威武……”

    “试试看就知道了……”慕容飞也壮势应声道,“刚才我独自一人脚踏云梯登上城楼,斩杀王三将军手下众将,亲手血刃慕容新,城下部队还未来得及登楼……我和你打赌,我不但能打败你,而且是赶在我的手下登楼之前……如果我的部下赶在我杀你之前,云梯登上了城楼,就算我输……”

    “你说什么?”王三生听了,表情一变。

    “我说在我部下登楼之前,我便能取你性命……”慕容飞这回索性放话“挑明”道,“如果我做不到,任你处置——”

    王三生听了,收回之前的轻蔑与不屑,转而怒起道:“哼,好大的口气,真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行啊,两年前我就想和南宫慕容家的人交手,一直没有适当的机会;今日一战,能和慕容家最有血性的人一决生死,这经历倒也快活……”王三生冷冷一笑,似乎他的性格和王大生很像,随性而行——有趣决斗临前,能把军务和生死一切置之度外。

    而慕容飞这边早已是做好架势,双手持剑,将之死斗一触即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