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兄弟相杀 上
    下一页

    城门大破,骑军杀入,汴梁之战已然到达白热化……

    陆菁依旧坐镇后军,指挥部队攻城拔寨,与秦羽所率先锋部队相互接应,战略循序渐进……

    然而此时,黄尘之中忽现两尊身影,正朝陆菁方向疾跑而来——定睛一望,竟是唐战背着陆昭匆匆赶回。

    “哥——”陆菁看着自己的哥哥是被唐战背回来的,不禁担心道。

    唐战一鼓作气,从城门口一路背着陆昭跑回,体力也是几近损耗,待到回到大军驻地,唐战也是气喘几阵,痛惜说道:“陆大哥大腿被落石砸断,嬉皮更是战死城门……对不起,菁儿,我没能保护好陆大哥……”

    “别说了……”陆菁这边,都快伤心地哭出来了,看着自己的哥哥重伤倒地,陆菁担心问道,“哥你怎么样了,还有哪里受伤,要不要紧……”

    陆昭咬牙坚忍着,冲陆菁微微一笑,安慰说道:“放心,哥没事……只是,大腿……恐怕已经……”

    “哥,你别说话,我找人替你包扎——”陆蒙也在一旁担心不已,站起身来回头喊道,“快传军医,有将军受伤了!”

    “哥,你千万不可以有事……”陆菁伏在陆昭身上,抑制不住泪水道。

    “放心,哥的命很硬,只是断腿而已,还不至于丧命……”陆昭忍痛中乐观一笑,继续安慰陆菁道,“倒是妹妹你,现在正是大军攻城的关键,总哭哭啼啼的可不好……”

    “哥……”看着哥哥强颜欢笑,陆菁的心中五味杂陈。

    “我的妹妹可是女中豪杰,让敌军闻风丧胆的‘神算军师’,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一蹶不振……”陆昭继续道,“想开心点,拿下了汴梁,我们就能回家了……回到家,向爹娘好好‘炫耀炫耀’,现在妹妹你不再是原来那个只会‘整人捣蛋’的小丫头,而是驰骋疆场的巾帼英雄,呵呵……”

    “哥,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养伤……”陆菁快要哭成了泪人,不断安慰受伤的哥哥。

    唐战在一旁静默许久,随即冲陆昭一本正经道:“陆大哥,你受伤了,还是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一切,交给我们就好……”

    “还是唐战兄弟最让我省心啊……”陆昭闭眼笑了笑,坦然道,“妹妹眼光没有错,能看上你,是她也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唐战兄弟,虽然曾经口上没说,但是今天,我想说,我把妹妹托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陆大哥……”唐战听了,心中感触万分,半天哽咽说不出话。

    “在这儿说什么傻话,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陆菁擦了擦泪水,“抱怨”一句道,“你还没死呢,说得跟快死了一样……哥你别再‘添乱’了,像傻蛋说的,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好……”

    “好好的‘关心’,被你说成‘添乱’,看样子你的性格还是没变啊……不过这样就好,你还是你,始终没变……”陆昭一脸满意的神情,轻声念叨一句,随后安稳地躺在了地上。

    陆菁没再理会陆昭,似乎心中决定了什么,起身冲后面的陆蒙喊道:“小蒙,哥就交给你了——我和傻蛋要去汴梁,和敌军一做了断!”

    “啊?”陆蒙一直在帮忙找军医,没来得及回应陆菁。

    陆菁没有再等,擦干眼泪后,骑马上鞍,眼神坚定道:“走,傻蛋,我们挥兵进城,找到那帮家伙,一定要为我哥和死去的嬉皮他们报仇!”

    “嗯——”唐战点了点头,看得出来现在的陆菁,情绪已经恢复正常,无论心中仇恨深浅,唐战至少对这种状态的陆菁已经完全放心……

    “驾——”“驾——”二人驭马前行,马踏黄尘,纵驰城门前关而去……

    城关大门即破,先锋军队势如破竹,骑军将士浩浩荡荡,如潮水般涌入城中,在城内与蒙元守军展开更激烈的厮杀……

    不过不光是城门方向,城墙沿边,将士云梯依旧强攻,持续施压,与城门部队双管齐下,向苟延残喘的蒙元守军发起最后的总攻。

    而守卫城墙的蒙元将领,自然是被安排留下的王三生,以及身随其卫的慕容新。王三生决绝果断,明军云梯攀爬不止,王三生便令手下将士,以落石乱刀奋力阻挡,拼死相搏,至少汴梁城门告破之际,还未有明军将士能够从云梯登城而上……

    但慕容新则显得十分突兀,甚至说是惊恐,似乎像是预料到今日自己命不久矣,只是手持长剑呆呆地站在城前驻守,眼神惊愣地望着前方阵地,云梯登城的明军士兵与蒙元守军厮杀不停……

    “快,继续跟上!——”而在城楼之下,之前毛遂自荐充当先锋的慕容飞率领众军,依旧以云梯继续攻城,亲令指挥呼声喊道。得知汴梁城门攻破的消息,一时间先锋部队军心大振,攻城将士鼓足干劲,朝城墙方面发起了汹涌如潮的进攻……

    “给我用石头砸,给我撬云梯,绝对不能让敌军登上城楼!”王三生依旧奋力喊道,命手下将士顽强抵抗……

    明军将士登城陷入困境,虽说城池大门被攻破,但城墙方面,依旧有王三生的亲信部队坐镇把守,军心未乱——王大生提前一步率军在巷道关口设置军防,从城门口杀入的明军部队,直接面对的,将是王大生在城中的埋伏士兵,无暇登上城楼清扫城墙上的守军,与登城部队里应外合。这样导致城池方向部队攻城依旧困难,而城门狭小,从大门攻入的主力部队短时间内也未能集结众军,与蒙元守军展开激烈巷战……王大生临危中依旧行军果断,决策无误,这让先锋军讨伐城池战略,再次陷入僵局……

    “啊——啊……”两军城楼交锋,厮杀惨烈,惨叫连连。但王三生坐镇沿楼把守,明军将士登楼难上,不是半空被落石砸死,就是快要登上城楼,却遭到蒙元守军刺刀相向,局势始终以寡敌众,难有进展。

    这还不算,蒙元士兵面对明军强攻,防守丝毫不乱。云梯接连搭桥,守兵便用刀枪搬撬,许多士兵还未登楼,梯子便被撬翻倒落,攻城局势愈加难展……

    “啊——”又是一阵凄惨的长喊,慕容飞身旁一架云梯被撬翻,士兵未能捷足先登,便是落城重摔而亡——慕容飞看在眼里,心中愤恨,不禁抬头一望,正巧和指挥守城的王三生打了个照面。

    “王·三·生……”慕容飞只字咬牙道。

    王三生认出来了,轻蔑一笑道:“哟,这不是慕容家的四公子吗……不对啊,慕容家的人,不是已经被慕容新赶尽杀绝了吗?怎么还会有活口……噢,对对对,是我记错了,你这位四公子两年前就不在汴梁了,现在可是朱元璋手下赫赫有名的五虎骑将……”

    听见王三生故意挑衅,而且刻意提起慕容家仇之事,慕容飞不禁心中一股怒火涌起,眼神中见刃寒芒。

    “噢,看样子像是生气了,想杀了我,还有你大哥慕容新吧……”王三生继续刻薄轻蔑道。

    “慕容新在哪里?!!——”慕容飞听到这个名字,杀气顿现,厉声冲城楼之上喝道。

    “想知道吗……”王三生继续挑衅道,“想杀了慕容新,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不过现在看来,你的无用手下连城楼都上不来,想知道……哼,还是就像这样,给我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跑路好了……”说完,王三生手持苗刀,以其惊人臂力,亲手将自己身旁城墙一个刚刚架起的云梯掀翻。

    “啊——”一声惨叫传来,被王三生撂倒的云梯之上,明军士兵还未登楼,便从半空摔下,惨死而去……

    慕容飞看在眼里,神情一定……突然,慕容飞抬起左手,云梯倒下的一刻,单手稳稳接住了云梯一侧,似乎有所举动。

    “噢,看来要玩真的了……”王三生表情冷冷一笑,继续轻蔑道。

    慕容飞抬头怒视一阵,左手突然发力,只听“哐当——”一声,被撬翻的云梯在慕容飞的神力支撑下,重新架好。随即慕容飞单手扶梯,两脚跃起,似要借着云梯搭桥,施展轻功飞上城楼。

    王三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暂时从城旁离开,退到了城楼守军阵中……

    惊人眼球中,慕容飞飞身跃步,天神下凡一般,三踏两步从云梯登上城楼,遂如神降临落在城楼守卫众军之前。

    蒙元将士顿时惊呆了,他们万万不敢相信,慕容飞竟然有能力有胆识,只身一人从云梯飞上,面对城楼上守卫的千将士卒,毫不畏惧。

    而慕容飞率先登上城楼,立足城前沿边,居高临下而见,军下正中的那个人——慕容新……

    最不想见到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慕容新像是见到魔鬼一般,眼神中充满了惊恐,手足无措,颤抖不已。

    而慕容飞也终于来到了“仇人兄弟”眼前,天命注定今日了断,慕容飞定然不会错过亲手杀死仇人的机会……

    “原来你躲在这里……”慕容飞青钢宝剑寒芒毕露,立身城前,咬牙见血道,“我可终于找到你了……你为了身名地位,竟然亲手害死父母,弑杀手足,简直枉为人也……今天你逃不掉了,我会以慕容家之名义,亲手杀了你这个家族败类,血祭父母兄弟的在天之灵……”慕容飞的声音不大,但语气逼人。

    慕容新已是慌张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不是慕容飞的对手,手持长剑,却是颤颤发抖。

    “两年前我离家时,你就曾想置我于死地,我想现在一定也是吧……”慕容飞望着慕容新,继续冷言相逼道,“行,今天我给你这个机会,血缘上敬你还是大哥,我们堂堂正正对决一番,活下来的,就是慕容家的血种……”

    慕容新听到这里,不知为何,神情不再显得过于慌张,相反,慕容新心中莫名而起一股愤怒和冲动……

    “杀了他!”然而,慕容飞在这里兄弟当面对峙,守城的蒙元士兵可站不住,眼见慕容飞登城侵犯而上,自然是要挥刀“杀敌”,守城将士呼令喊道。

    “杀——”一时间,城楼之上蒙元士兵集中站在慕容新身前,齐声喊杀,拔刀相向,欲将慕容飞乱刀砍死城中。

    慕容飞又怎会不堪一击,被稀散无群的蒙元士兵所困?“滚开,你们这些杂碎!——”慕容飞眼中只有仇人慕容新,周围蒙元士兵围堵而来,慕容飞大喝一声,御剑而下,“碧波神剑”凌然杀出,青羽剑光飞影呼啸,城楼沿边一时血溅四座,横尸八方……

    “啊——啊——啊……”蒙元守军惨叫不断,带着对慕容新的血恨之仇,慕容飞起手挥剑,一招便是倾取性命,斩杀敌军……

    慕容新阵后观望,却见慕容飞神武之威,众军皆不可当,不知何时燃起对慕容飞的杀意,更是徒增几分惊恐,眼神手势慌张不安,甚至连剑都拿不稳——他很清楚,以慕容飞的神勇,不出多时,眼前的蒙元守军全会伏尸血泊,自己的弟弟迟早会站在自己身前,与自己一做了断;而那个结局,或许慕容新已经在脑海中想了无数遍,如同噩梦一般,越是慌张,越是不想让这样的画面变成现实……可是现实,马上就要来临……

    “慕容新,本将军说过了,要是你敢中途逃跑,我会亲手要了你的命……”正当慕容新思绪间,不远处的王三生突然冷冷说道。

    慕容新慌神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是的,给予自己压力的,不只是慕容飞和自己,还有王氏三兄弟对自己的监视……看来,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兄弟相杀这一劫难……

    “啊——啊……”慕容飞斩杀士兵仍在继续,惨叫不断。虽然城楼守军将慕容飞单独一人团团围住,但慕容飞如同将神附体,单将从中斩杀敌军千万,其神勇武之威,蒙元士卒皆逡巡而不敢进犯,愈加害怕颤抖起来。

    青光一现,慕容飞“飞羽神剑”再杀一将,身后身前已是浮血城楼……“额……额……额……”包围的蒙元士卒皆开始胆寒退后,手中兵器颤抖不止,浑身上下麻木四溢,举兵更是全无斗志。

    而慕容飞却不管敌军所畏,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亲手杀死慕容新——其中谁敢阻挠自己,自己定然剑下挥血……

    “喂,都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杀了他?”王三生看着自己城楼的手下将士,一个个像是胆小如鼠的样子,随即斥骂道,“要是临阵脱逃,战不死?本将军亲自要了你们的命!——”

    说完,眼神一瞪,手中飞刀疾驰而过……

    “啊——”一声惨叫,一个站在最后的蒙元士兵,腰间正中王三生的飞刀,当场倒地毙命而去。

    “额……额……”蒙元将士所见,胆寒再次提上心头——前面面对慕容飞神勇,后面头领决死命令,无论哪一条,自己都躲不过……不过后退只有必死的份,众人合力对付慕容飞,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左右权衡,士兵众人只能齐心壮胆,停止后退,再次将慕容飞围在阵前……

    “这样就对了嘛……”王三生冷冷一笑,随即又冲慕容新道,“如果说他连这些人都杀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哼哼哼哼……”

    慕容新只是眼神死灰站在原地,心中的恐惧和矛盾已然快把自己逼上绝路……(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