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浴血城关 下
    “嬉皮!——”看着嬉皮被长矛穿心,惨死城前,6昭倒在地上,出一声惊恐的叫喊……

    王大生惨无人道杀害了嬉皮,城楼之上,冷血瞩目,笑容极为狰狞。中文★网√.★★★.★com不过嬉皮临死之前,还是用尽全力撞开了城门,王大生心中恨意迭起。

    “这帮家伙,到死都不让人安心……”王大生恶狠狠叨咕一句,望着城楼之下依旧命存的6昭,心存歹意道,“既然你们连命都不要,本将军就成全你们……”说完,王大生冷冷一笑,拾起身旁一根长矛,准备故技重施,朝城下负伤的6昭投掷而去……

    “嬉皮……怎么会……”城楼之下,6昭怎么也不敢相信,亲眼看着朋友命殒当场,死相甚惨,自己眼神颤抖不定……

    “就剩你一个,乖乖陪他一起下黄泉吧!——”楼上王大生狠毒一句,手中长矛飞窜而下,正朝6昭身前而来。

    6昭抬头所望,瞪大双眼,惊悚恐惧般,长矛枪锋近在咫尺,自己已然躲闪不及……

    “6大哥,我来了——”千钧一,生死关头,一道矫健身影飞身扑来,枪尖落地一瞬,拦抱救下了6昭——是唐战,从先锋阵中徒步跑来,终于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

    “是谁?”王大生看着城下唐战救人一瞬,不禁凝神道……

    “6大哥,你没事吧?”唐战将6昭拖至一旁,担心问道。

    “我性命无忧,只是……”6昭抚着自己的大腿,咬牙不甘道,“左腿没有知觉,好像……已经……断了……”

    “你说什么?”唐战听了,大吃一惊道。

    “快走……”6昭努力起身坚挺道,“这里活口……只剩我们两个,敌军的目标都是我们……你快点走,别管我……”

    “不行,我答应过菁儿,一定要平安带你回去!”唐战义正言辞拒绝道……

    “舍不得丢下战友是吗……”王大生在城楼之上,看着唐战和6昭二人门前互相扶持,重新拾起一根长矛,眼神狰狞道,“那就送你们一起下地狱好了!——”

    言罢,又一根长矛飞窜而下,穿心便朝唐战和6昭二人而去。唐战背对着城楼照顾6昭的伤情,所以没有立刻现。

    “危险!——”6昭抬头正见,大声呼喊道。

    唐战想要回头应对,不过似乎稍许慢步……

    “吼——”关键时刻,一声龙吼冲天而来,巨龙掌力正面迎上,将飞掷的长矛劈成两截——是萧天的“苍龙掌”,临危之际,萧天和苏佳等人及时赶到;萧天正视城楼之上王大生的突袭之举,以掌风截杀,救下了唐战和6昭。

    “是你们来了——”唐战见到萧苏等人的到来,不禁提道。

    “这是……”萧天第一眼,便是看见嬉皮被长矛穿心,立死地面的惨景,触目惊心道。和6昭一样,他也不敢相信,平日里那个义气幽默的好兄弟,如今竟会惨死敌手,留下一片血红于眼前。

    苏佳也是一样,虽然平日里“嘻哈三兄弟”给自己和萧天添了不少乱子,但是战场上亲临着朋友的阵亡,不敢相信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自己身边而去,苏佳也是露出惊恐悲伤的眼神,捂嘴半天说不出话。

    “兄弟!——”跟上的哈哈和阿多见了,心中顿时滴血,看着兄弟大哥的惨死,悲痛欲绝喊道。

    “嬉皮用临死前……用尽全力,撞开了城门……”6昭隐忍咬牙道。

    “嬉皮……你为大军讨伐城池,壮烈牺牲,你是真正的英雄……”萧天也用悲恸的眼神望着嬉皮,双手握拳抬头怒道,“王大生,你出来,我要杀了你!——”说完全身内力迸,一道撼地龙威冲宇而上,其势之怒震慑八方。

    王大生在城楼所望,又是自己的死敌萧天阻挠自己的“好事”,随即狰狞回应喊道:“萧天!——”

    “杀害我们兄弟的那家伙,是王大生是吧……”哈哈握紧拳头,手持大刀愤声喊道,“我要进城杀了他,为兄弟报仇!!!——”

    “对,我嬉皮大哥报仇!——”阿多也在一旁愤声呼应道,准备和哈哈一起,从这嬉皮用性命撞开的城池大门冲杀进去。

    “喂,小心!”苏佳察觉敏锐,忽觉城门之内,似有异样之状,即刻呼喊道。

    “快低头!”萧天看准了城门之中蒙元将士突袭飞来的箭矢,提醒众人道。

    众人反应还算及时,城门之前全部低头,箭矢飞窜而过,正从众人头顶掠过……

    “好险……”唐战一边低头,一边捂着6昭,暗自嘀咕道。

    “哒哒哒……哒哒哒……”不一会儿,城门之内,传来而蒙元铁骑的铮铮马蹄。

    “不好了,汴梁城门攻破,敌军的骑兵想要出城以刺刀相搏……”苏佳透过门口飞扬的黄尘,隐隐约约所见敌军骑将身影,紧张提醒道,“唐大哥,你先带着6大哥离开这里,送回安全地方,我和阿天在这里守着,等待后方援兵前来!”

    “知道了——”唐战毫不犹豫应声道,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受伤的6昭平安带回6菁身边。

    “你们别管我,快走……”6昭负伤中,依旧不顾自身安慰道。

    “说什么傻话,你现在受伤,在这儿什么也做不了……快跟我走!”危急当头,唐战没有多做解释,起身背着受伤的6昭,转身准备返回,临走前嘱咐萧苏二人道,“敌军反击来势汹汹,援军未到,你们自己要小心!”

    “放心,这里交给我们,你快带着6大哥离开这里!”萧天转身正对城门,向后做出手势,刻不容缓道。

    唐战点了点头,随即便背着6昭,施展轻功离开战前……

    “我要进去,杀了王大生那个畜生!——”哈哈这边似乎情绪依旧激动,不顾城中敌军人数,仇恨上头准备冲进城去。

    萧天一把拉住哈哈,大声喝道:“笨蛋,现在援军未到,你冲进去就是送死,给我呆在这里!”

    萧天的手劲还不小,一把就将哈哈拉倒在地……“嗖嗖嗖——”正巧数支箭矢又从城内飞窜而出,目标正指自己等人,苏佳又是一声“低头”,众人反应及时,才又逃过一劫……

    “哒哒哒……哒哒哒——”马蹄声愈加临近,看样子有一队数量不小的蒙元部队,已经到至城门关口。

    萧天和苏佳凝视而望,随着门前黄尘逐渐消散,将骑身影逐渐清晰——看清楚了,带兵前来的蒙元将领,正是守城的副将兀良哈勃尔勒。

    “是那个家伙……”苏佳看清了兀良哈的面容,一股愤恨之痛涌上心头——苏佳永远不会忘记,那日在追风派下,兀良哈勃尔勒带兵前来侵犯武林众士,陈世今判走蒙元随他离去,也正是那一天,改变了苏佳的人生命运……

    不过到至城门关口的,似乎不止蒙元军队……

    “前面就是城门——”秦羽的骑兵先锋部队踏马而至,慕容樱正视望见城门大开,萧天和苏佳身陷困境,不禁驭马大喊道,“看,萧大哥和苏姐姐在那里,敌军赶至城门,我们得去救他——”

    秦羽正骑军前,眼神一定,正望城门关口敌军骑将兀良哈勃尔勒。虽然并不认识,但秦羽很清楚,出城迎战的敌军领,就是此人必定无疑。

    “不行啊,我们离城门有些距离,恐怕来不及救萧大哥和苏姐姐他们……”慕容樱眼见兀良哈勃尔勒已率骑军奔至萧苏等人身前,援军部队难以及时赶到,自己不禁惊慌道。

    “来得及!——”然而,秦羽毅然坚定一声,眼神如同振翅的猎鹰,凝聚而望敌军将。

    “什么?”慕容樱不知道秦羽想要有何举动,慌忙中不禁问道。

    秦羽没有多做回应,只是将手中的银枪朝慕容樱方向用力一扔,大声呼道:“小樱,替我接着!”

    “啊?”慕容樱还不知秦羽究竟是何打算,接过秦羽扔来的银枪,费解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秦哥?”

    秦羽没有回答,只是卸下长枪,落日神弓持驭在手,飞身骏马突袭正前,白羽箭矢凝于一线——看出来了,秦羽是要赶在敌军将领难之前,以弓箭夺其将命……

    城门关前,兀良哈勃尔勒率军赶至,正见萧天苏佳等人立军未动,遂手持苗刀,呼声大喊道:“逆贼,纳命来!——”

    萧天这边还未反应,苏佳欲持刀作出飞身之势,似要正面舍命一搏——当年,陈世今就是跟着兀良哈勃尔勒,投靠了蒙元朝廷;苏佳恨在心中,再次仇人相见,必立誓亲手血刃,以报当年叛敌之仇……不过这一招棋,确实是险棋,非胜即败……

    “杀死陈世今那个走狗之前,我先杀了你!”苏佳呵斥一声,举刀立然正前。

    “佳儿——”萧天看出了苏佳的意图,想要奋声阻止,但似乎也来不及了——何况敌军将骑杀至眼下,就算自己不上,也会下意识举兵自卫……

    秦羽飞马愈驰愈近,箭矢横然坚定不移,搭弓在手亮羽寒锋,离弦之际近在一刻……

    “嗖——”弹指一瞬,箭矢如同流星飞窜,越过战马黄尘,正朝敌军将领而去……

    “呼——”利箭呼啸,越过狂风……

    “额——”城关门前,兀良哈勃尔勒一声冷叫,忽觉身体一阵恍惚,眼前顿时迷离不定……渐渐一股血流低落,滚至脸颊,滚至下颚,寒冷中颤抖不已,抬头一望,额头之上一支箭矢穿中……

    百步穿杨,秦羽神箭一式,正中兀良哈额头正心。兀良哈还没意识怎么回事,只觉眼前一片模糊,两眼一黑,低沉一声,遂落马暴毙而死……

    兀良哈勃尔勒曾经叱咤战场,如今却被秦羽一箭毙命,其命呜呼可惜……

    苏佳本想要飞身纵刀拼命,去见兀良哈勃尔勒已然中箭而亡,还没意识怎么回事,转头一望,却见不远处秦羽一脸自信的笑容,手中的弓箭还未放下。

    “秦大哥不愧是‘百步穿杨’,今天算是见识了……”萧天也注意到了,不禁笑道。

    “是啊,他还是第一个能从我手中抢过人头的家伙……”见最后帮自己“报仇”的人,竟是秦羽,苏佳不禁调侃一句……

    “将……将军死了……”“将军死了,快跑啊——”“快跑——快跑……”兀良哈勃尔勒被一箭夺命,刚才还一齐杀至城门的蒙元将士所见,表情立刻惊慌失措,阵型大乱,放弃出城迎敌,调头便往城内逃窜……

    “敌将即死,敌军士气大损,现在正是拿下城池的最好时机!”秦羽看着城门前的局势,收弓振奋道。

    “秦哥,接好——”慕容樱看准时机,知道秦羽意图,重新将银枪扔给秦羽。

    秦羽飞身驭马,接过银枪,见城门已破,敌将战亡,昂然立声道:“全军突击,随我攻入城池,杀!——”

    “杀!——”顿时,城门关前喊杀四起,先锋军骑军将士,在秦羽和慕容樱率领下,气势磅礴、浩浩荡荡攻入城门……

    城楼之上,王大生已然得到了兀良哈勃尔勒战亡的消息……

    “王大将军,兀良哈将军在城门处壮烈牺牲……”士兵略显悲痛道。

    “那不是壮烈,是愚蠢——”王大生听完像是若无其事,冷冷说道,“早就和他说过,让他不要莽撞行事,现在吃亏为时已晚了……”

    “将军,城门被破,敌军骑兵已经渐渐攻入城池,现在该怎么办?”士兵又焦急问道。

    “传令,命守城将士采取第二道防线措施,在巷口布置军防炮火,阻拦敌军入侵——”王大生即刻命令道,“你率巷中守兵先去准备,我和王二将军即刻赶到!”

    “是——”士兵应声一句,遂转身下楼布置准备……

    “可恶,左君弼投降后,汴梁守军严重不足,这么快就被攻破城池……倒是兀良托多那个家伙,说好的援兵,到现在还没赶来……”王大生想着如今战局不利,不禁暗自愤恨道,“哼,关键时刻谁都靠不住,危难之际,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

    想罢,王大生暂时离开正楼,远离萧天等人的视线,快步走到自己的两个弟弟面前,似乎计划有所改变……

    “怎么了,正门被敌军攻破了?”王二生也是得知了兀良哈勃尔勒战亡的消息,见王大生匆匆赶来,不禁问道。

    “现在事情出乎我们意料,只能改变策略……”王大生正视说道,“二弟,你随我带兵布置巷间军防,一定要在兀良托多带兵到来前,守住西城等地!”

    “怎么守?”王二生继续问道。

    “用火器——”王大生义正言辞道,“从萧家山庄弄来的铜炮还剩十架,把它们安置在城中巷道各个关口,易守难攻,一定能拖延敌军足够时间……加上三弟这里,你继续带兵守住城楼方向,不能让敌军以登梯入城——只要城楼不失,如果只是大门被攻破,还来得及挽救……”

    “放心吧大哥,城楼这里交给我,朱元璋的这些杂种小兵,别想越过城楼——”王三生倒挺自信说道,“大哥你和二哥去巷间驻防,我会带兵守住城关!”

    “那就交给三弟你了——”王大生遂点头将任务托付给了自己的三弟王三生。

    “对了,大哥,这家伙怎么办?”然而,王三生忽然又提到一人,不禁往一旁冷笑指了指。

    王三生指着的人,竟是慕容新——慕容新被王大生要挟,以“镇南将军”身份,效忠朝廷,誓死守城。

    王大生这才想起了慕容新,本想看着他和慕容飞兄弟间的“相残拼杀”,不过似乎没有这个机会了……“让他留守在这儿吧……”王大生冷冷一笑,随手提道,“看看他有没有这个忠心,为我们蒙元朝廷流尽鲜血……”说完,王大生还冲慕容新投去一个寒意的目光。

    “放心吧,大哥,我在这儿看着他……”王三生也冷笑说道,“要是他有一丝反意,我会亲手送他归西,哼哼……”

    慕容新面无表情地伫立原地,只是听着自己如同蝼蚁一般被王氏三兄弟玩弄,自己不觉心灰意冷、惴惴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