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浴血城关 上
    秦羽一声号令,先锋军蜂拥攻城而上,云梯高架城楼以对,浓烟之下战车循进……

    “事到如今,已经收不住了吗……”6菁看着城关阵前全军而上,低头隐忍道。

    “火药不足,只有人力强上……”慕容飞手持青钢宝剑,凝然而视道,“子川兄弟用性命换来的战机,我们不能浪费……既然前军主将不在,那我右翼骑将改为先锋,率兵云梯攻上城楼!”看来,慕容飞已然打算身先士卒,带兵冒死杀出血路。

    “喂,你不可以……”6菁转头想要阻止,却依旧被慕容飞抢言在先。

    “菁妹,谢谢你,一路随你和唐战兄弟征战,出生入死,也不枉此生朋友一场……”慕容飞像是做着临别前的遗言,闭眼微笑道,“不过家仇在身,必须亲手来报,汴梁一战的关大门,由我慕容飞亲自打开!——”

    说完,慕容飞睁眼坚定决然,长剑在手,转身喝令道:“右翼三军听令,云梯作架,随我攻城——杀!”

    “杀!——”右翼将士齐声喝令,伴随慕容飞冲锋阵前而去……

    “回来,不要——”6菁想要大声阻拦,却是为时已晚。

    “哥——”慕容樱也在一旁大喊,但慕容飞的身影很快埋没在军阵沙场之中,根本响应不及……

    “可恶,来晚一步吗……”正值焦灼之时,萧天苏佳等人才从阵后匆匆赶来,得知慕容飞已然率兵先行而去,萧天心有不甘地捶拳说道。

    “部队火药不足,前军和慕容兄弟先行攻城而去,这样看来,战斗已经停止不了了……”唐战一边抚慰6菁,一边低声道,“事已至此,现在只能这样打下去了,慕容兄弟率兵先行,我们这边也不能坐视不管——”

    “慕容兄弟率兵是以云梯攻城,接下来该怎么办?”萧天又冲攻城经验的秦羽问道。

    “当然是主攻城门——”秦羽转头目光一视,一针见血道,“战车从正门突入,配合登楼将士上下齐攻,敌军防御必土崩瓦解!”

    “不过主攻城门恐怕也不是易事……”慕容樱眺望着城楼守军正门方向,惴惴不安道,“敌军的防守兵力主在正门,又有落石陷阱阻挠甚重,要是没有将领亲率指挥的话……”

    “必须要有人亲临阵线!”唐战站起身,神情严肃道,“配合慕容兄弟登楼攻城,不但正面要吸引敌城守军注意,还要率兵城下攻破城门,其风险之大可想而知……”

    “那到底派谁去?还是说……”慕容樱隐隐不安问道。

    “我去——”正在这时,6昭突然站出来说道。

    “哥?”6菁和6蒙同时惊异道。

    “6大哥?”苏佳也在一旁眼神不定。

    “说到底,之所以造成这个局面,还是因为军队火药的匮乏——要怪,就怪我检阅部队一时大意,没有查出火药的阙漏……”6昭握拳不甘道,“所以说,让我领兵前去指挥攻门,弥补过错——”

    “不,这不是哥你的过错,真正要怪的话,应该怪朱元璋……”6菁想到朱元璋故意克扣自己部队的军火,心中不由一股有心无力的痛恨。

    “可是你没有前阵指挥的经验,攻破城门风险极高,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唐战在一旁担心道。

    “没关系,只是攻破城门而已,这点小事不足为题……”6昭笑望了一眼唐战,投去信任的目光道,“而且,如果我真有个三长两短,菁妹还要你来照顾……”

    “嗯……”出乎意料的一句,唐战听了,神情不由一怔。

    然而,6昭不等众人反应,最后说完后,转身持剑,飞奔便朝城门关口而去。

    “哥——”6菁担心大喊一阵,可战事军前、铁蹄四起,除了看见6昭飞奔而走的背影,再多凄寥的呼喊,也不过埋没在滚滚黄尘中……

    “哥……”6菁此时已然完全失去了理智,低头悲伤自语,别说继续带兵指挥,能不能平复情绪重新站起都是疑难——而今部队全倾讨伐城池已然停止不住,先锋军麾下众将,只能临阵磨枪,分率各路人马,使尽浑身解数,一鼓作气拿下汴梁。

    “不行,现在部队已经乱了……”唐战也有些不能自理,扶着情绪低落的6菁,低头自语道,“菁儿没办法集中指挥,部队全部攻城而上,只能这样以散阵冲锋,结果恐怕……”

    “还不至于——”秦羽骑上战马,义正言辞道,“虽然因火药事故,部队有些凌乱,但只要战事顺利,我们还是能拿下城池,取得胜利——慕容兄弟率军以云梯攻城,6昭兄弟带领前军战车攻门,我们只要在阵中做好掩护,双管齐下,大军就能一鼓作气,攻入汴梁!”

    “慕容兄弟还能应对,可6大哥一个人率队前往防守集中的正门,风险实在太高了……”萧天暗暗担心一句,随即说道,“不行,我得去帮6大哥,进攻城门太危险了——”

    “萧大哥……”6菁都快在一旁哭了,一直振作不起来的6菁,用祈求悲伤的眼神望着萧天。

    “放心吧,我这就去救6大哥回来——”萧天自信说道。

    “等等,大哥——”然而,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嬉皮一把抓住萧天的肩膀,阻止说道,“还是让我去吧,大哥你留在这里指挥军队……”

    “你?”看着嬉皮鲜有的毛遂自荐,萧天转头疑问道。

    “是啊——”嬉皮临阵不畏笑道,“大哥现在可是堂堂大将军,怎能像一个小兵一样冒险冲阵?阵中还有更多部队需要大哥你带领,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

    “可你前去的话……”萧天依旧有些不放心道。

    “哎呀,难得大哥也会关心我……”嬉皮倒是乐观笑道,“放心吧大哥,你做的那些机关战车,我每天都帮你好心照顾,使用它们我再熟悉不过了……我前去帮助6昭兄弟,一定能攻破城门,并安全保护他……”

    萧天想了想,点头答应道:“那好吧,你去帮助6大哥……但是前线真的很危险,你一定要当心——”萧天的语气十分郑重。

    “有大哥支持,小弟我一定完成任务,哈哈——”嬉皮性格倒也豪爽大方,自从跟随萧天以来,从来都是忠心耿耿,虽然一路也惹过不少“麻烦”,但无论遇上大风大浪,从来都是共度艰难,至始不离。

    “嬉皮……”想着平日里三兄弟经常打打闹闹、到处添乱,如今危机在前却是主动站出身来,萧天心中不由一阵感触。

    “放心吧,6姑娘,我会拼命保护你哥哥,你不用担心……”嬉皮最后临走前,竟还冲6菁微微一笑安慰道。

    “谢谢你……谢谢……”6菁只是在一旁感动落泪,哽咽道。

    “拜托你了……”萧天最后只是轻声嘱咐一句。

    嬉皮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提刀便往城门方向追赶而去……

    “没想到,嬉皮他……居然会主动……”苏佳看在眼里,想起三兄弟平日里的作风,心中不禁一阵感触。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萧天轻声回应苏佳道,“还记得护送瑛妹回山的时候,在断天桥上,他们危难之中不也拼死保护瑛妹吗……”

    “断天桥,保护瑛妹是吗……”苏佳用回忆的口吻呢喃道,“是呀,他们三个虽然经常‘捣蛋’,但不得不说,他们真的很热心……讲义气……”

    “我们还没遇到大哥前,嬉皮兄弟就是我们的大哥……”哈哈这时,也过来凑热闹道,“我们三兄弟原来在一起,他总是什么危险事都替我们抗……”

    “是啊,比起我来说,其实嬉皮更适合做你们的大哥……不过,这次的危险不同寻常,我们面对的敌人,不再是鬼王师的弟子,而是蒙元的千军万马……正门敌军防守集中,进攻风险极大,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说着,萧天目光担忧地望着城池正门方向,攻城战车行进的地方……

    “隆隆隆隆——”战车轱辘阵阵作响,先锋士兵军临城下,临近汴梁城门关口,欲一鼓作气撞开大门……

    城楼之上,王大生早早看出了先锋军意图,遂命城楼手下士兵道:“给我放箭,用石头砸,绝不能让敌军攻破城门!”

    蒙元将士箭雨齐,正朝楼下敌军而去……“啊——啊——啊……”漫天箭雨铺天盖地,明军将士惨叫连连,伤亡渐增,一时间攻城部队陷入停滞,寸步难行……

    “哼,想这么容易攻破城门,我会让你们有好果子吃……”王大生自行嘀咕一句,望着城楼下的“腥风血雨”,脸上露出狰狞的面容。

    “敌军根本不把我军放在眼里,本将军得教训教训他们……”正在这时,兀良哈勃尔勒似乎有些坐不住了,战甲苗刀居身,似要亲临城楼而下。

    “兀良哈将军,怎么了?”王大生所见,不禁问道。

    “朱元璋敢小看我们,本将军得让他们尝尝蒙元铁骑的苦头!”兀良哈勃尔勒愤恨道,“我们蒙古勇士,战场应当骑军挥刀正面搏杀,而不是像缩头乌龟一样在这儿死守城楼——待本将军亲自领兵出城,让他们知道本将军的厉害!”说完,兀良哈勃尔勒吩咐手下将士,似乎准备下楼领兵,出城迎战。

    王大生没有多做反应,之声冷冷笑道:“哼,兀良哈将军倒是有军将之勇,就当是佩服你的勇气……不过,可别怪我来不及提醒,孤身一人对付先锋军的将士,你会死的很难看……”

    说完,王大生狰狞一笑,目光消失在隐隐黄沙中……

    城关大门前,明军将士死伤惨重,城楼之上箭雨齐下,攻城战车寸步难行……

    “啊——啊……”惨叫声还在继续,伏尸血泊浸染城下,其状惨烈至极……

    “全军听令,盾阵前行——”危难之际,军阵后方6昭及时赶到,冒着箭雨伏身而下,列阵之中指挥部队继续前行。

    军中突有一人指挥,军心立刻奋起,将士齐心听从号令,纷纷举盾排阵朝上,以抵挡飞天而下的箭雨。

    盾阵即出,形势渐转,明军将士齐心协力,驾驭攻城战车,继续朝向城门而去……

    “嗯?是有人在指挥吗……”王大生城楼所见,城下将士转而列阵严整,不禁疑惑道……

    “一二……撞!一二……撞!——”6昭与将士一同,伏行战车到至城口,以其重木向其大门冲撞而去。

    “砰——砰——”汴梁城门震响异动,楼上士兵皆感晃震,不由心生胆寒。

    王大生看在眼里,面容依旧镇定冰冷,随即命令手下将士道:“传令,给我用巨石砸,绝不能让敌军攻破城门!”

    军令即出,蒙元将士放弃弓矢,改用城楼巨石阻拦——乱石滚落飞下,如天降灾祸,正朝明军将士头顶而来。

    虽有巨盾抵挡,但也只能防御箭矢,面对沉重砸落的巨石,明军将士无以抵挡,只听得盾牌之上“哐当——”巨响,军前列阵乱作一团,攻城战车压境城门,先锋部队已经损失惨重……

    “可恶,巨石根本阻挡不了……”6昭乱石之中偶然抬头,却见沙暴飞扬,身旁士卒死伤惨烈,战车门前余力不足,自己也身处绝境危险之中……

    “将军,危险!——”不知何处一位士兵大声呼叫,6昭抬头一望,却是为时已晚……

    “轰——”一声巨响,一块千斤岩石不偏不倚,正中6昭所站之处。6昭想要伏倒躲开,却是晚了一步——“啊——”6昭出一阵撕裂痛叫,自己的大腿被巨石砸中,完全不得动弹……

    “啊——”远处的6菁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眼神望着城门方向,忽隐忽现自己哥哥倒地的身影,惊慌叫道,“哥!——”

    唐战等人也同时望去,只见城门方向处,黄沙之中,6昭伏倒在地,动弹不得的样子,看样子至少是受了重伤。

    “倒在地上,但身子还是挺立……”苏佳眼睛凝视前方,安慰6菁道,“菁妹别怕,6大哥只是受伤了——”

    “可他一定是被楼上的巨石砸伤,不去救他的话就危险了!”萧天也在一旁心急火燎道。

    “哥!——”6蒙见状,想要持剑冲上阵前。

    “小蒙——”6菁怕自己的弟弟又有危险,急中喊道。

    “回来,小蒙——”关键时刻,唐战一把拉住6蒙。

    “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哥!”6蒙心中也是愈急,不顾一切挣脱呼喊道。

    “我去!”突然,唐战立身喝令道。

    “姐夫……”6蒙看着唐战的回应,眼神惊异道。

    “傻蛋……”6菁也是半天说不出话。

    “6大哥交给我,你留在这里照顾你姐姐——”唐战也似乎站不住了,下定决心要去救6昭,冲6蒙吩咐道。

    “傻蛋,你……”6菁看着这回连唐战都亲自“出征”,这场战斗似乎已经失去了“控制”,胜负之手全在天命,6菁不禁担心道。

    “放心,菁儿,我一定会救出6大哥,你不要担心了……”唐战梨花枪依然在手,转身安慰6菁道。

    “我是担心傻蛋你……”6菁甚至害怕得哭了出来,她没想到战局竟会变得如此艰险,将士亲人生死未卜。

    “不用担心,我会平安无事,菁儿你一直相信我,一路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哪一次不是逢凶化吉?”唐战冲6菁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一定活着回来,带着6大哥一起……”

    说完,唐战起身跃步,“放弃”战马,徒步跑向城楼而去……

    “傻蛋!——”6菁担忧目送唐战的背影喊道,心中却是命悬一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