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攻城开始
    汴梁城外,黄沙滚滚,黑云压境,万军浮横……

    赵子川领兵“鬼门崖”,引开兀良托多援兵注意,为先锋军讨伐城池争取时间。虽然故友绝路,心之痛楚,但事已至此,不能白白浪费赵子川用性命换取的战机——陆菁坐军阵中,挥兵前伐,汴梁关前,一战即发……

    “开始攻城……”陆菁眼神冷漠,低声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唐战自知陆菁心中苦痛,自己何尝不是一样?心中下定这一仗必须拿下,唐战也是坚定信念,持枪铁骑正前,挥下发号了攻城示令……

    “轰轰轰轰轰——”一时间,攻城火器接连发弹,无数飞火流星窜天而过,落至汴梁古墙城郭之上,发出剧烈的炸响——曾经繁华一世的汴梁,众人的故乡,如今只是摧枯一阵,便是笼罩在无情地狱的火海中……

    “轰——”“砰——”城墙之上,碎石激荡,蒙元将士,皆亦胆寒。

    “啊——”“啊——”“啊……”边墙之底,石梯之上,守城御兵,救援部队,火药炮弹接连四射,火光骤起冲天,将兵尸首四处飞散,蒙元将士很快被炸裂和浓烟所淹没……

    “可恶啊——”副将兀良哈勃尔勒领兵御敌,却是还未刺刀相见,手下将士便已军心大乱,自己不禁怒喊指挥道,“城墙那边给我顶住,被炮火炸断的石阶,赶紧加固,动作快!——”

    汪古部扎台身披战甲,亲自登临城楼之上,看着眼前的炮火,心中愤恨道:“朱元璋,你害死我儿子,就是死,我汪古部扎台也与你势不两立……”

    “不行啊,敌军的炮火太猛了——”一时间,领兵驻守的王三生不禁喊道,“汴梁方面守军不足,要是兀良托多将军再不来,恐怕顶不住几个时辰了……”

    “顶不住也得顶——他们先锋军也不过区区两万人马,只要坚持到兀良托多的援军前来,我们就有胜算!”王大生这时走上被炮火摧残的石梯,表情冰冷道,“而且看样子他们攻城过于仓促,一定事有突变应对不及,只要稍许犯错,我们就能找准时机予以反击!”

    赶上城楼的,不止王大生一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身披荣华铠甲的武将——此人面无表情,眼色发灰,头发凌乱,神情滞然……没错,他就是亲手杀死父母兄弟的慕容新。

    慕容新完成“家族屠戮”,成功当上了“镇南将军”,如今汴梁战事爆发,自己理所当然会为蒙元效命——而且如今的慕容新几乎彻底疯癫,这一战他也只有为朝廷卖命,因为即使王大生不放过自己,若是守城失败,自己的弟弟和妹妹,慕容飞和慕容樱也不会放过自己……

    不过王大生似乎并不看好慕容新,更确切地说,他只是把慕容新当成自己完成任务的工具,或是战时当做看戏的料子——杀人不眨眼的王大生,巴不得看一场慕容兄弟间的死拼,亲眼目睹慕容家手足相残的最后一幕……

    “大哥,十门铜炮已经准备就绪!”正在这时,王二生冒着铺天的炮火,跑上城楼通报道。

    “哼,两年前的火器还在是吗……”王大生冷冷一笑,随即命令道,“传令,将炮火安置在城中个个支点,一旦敌军强行闯城,用以炮火拦截!”

    “是——”王二生得令一句,遂施展轻功跃下城池……

    “哼,两年前的铜炮,幸好还剩点……”王大生回头望了望敌军阵地,心中暗暗道,“这都要怪萧天和苏佳干的好事……不过两年前我用这些家伙送你们生死崖上一别,这一次,就用这些家伙送你们归西好了……”

    是的,剩余的十门铜炮,正是两年前王大生利用萧武忠的背叛,从萧家山庄秘密夺取的火器。当年苏佳在陵关城独战千军,将其毁了大半,如今剩下的十门铜炮,依旧完好无损……

    先锋军阵中,火器猛攻还在继续。然而计划之中事出意外,一件出乎意料的状况,却是让先锋军众将震惊难料……

    炮火攻城持续一段,却不知为何,渐渐停止了动静。从中军开来至左右分骑,火药炮响愈渐停息,本来计划顺利的火器威慑,一下子了无动静……

    “怎么停下来了?”陆菁注意到了不对劲,不禁急声喊道,“快啊,火器攻城继续!——”

    唐战也觉得事有怪异,随即再次下达了炮火指令……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两翼军中没有任何的炮响,浓烟黄尘之下,静静如也……

    “为什么,为什么不听号令发炮?”陆菁一下子火急了,大声喝道,“快继续,火器攻城!”

    但结果还是一样,无论陆菁怎么号令,怎么喊叫,军中几无动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菁已是彻底急乱,怒声斥道——李玉如的牺牲,赵子川的赴死,已让自己完全乱了心智,战事军前无法冷静,出了状况只能不断“撒气”喊叫,行军号令也是完全没了章法。

    唐战看在眼里,知道陆菁已经心智崩溃,出了点意外就性情躁动,这种状态指挥军队作战,一定令人担忧过及。

    于是,唐战果断跳下战马,跑到陆菁身边,不断劝阻道:“菁儿,你冷静点!”

    “嫂子死了,子川兄弟在‘鬼门崖’生死未卜,用性命为我们换取战机,你们怎么还白白浪费?都动起来啊!!!为什么都不动了,为什么都不动……啊……呜呜……”渐渐地,也许是陆菁喊累了,也许是情绪控制不住,陆菁心智崩溃间,最后竟悲痛地哭了出来,伏倒在唐战身旁。

    唐战一手扶着陆菁,一边冲中军将士喊道:“你们几个,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炮火停止了——”

    “是——”手下将士齐声应道,遂向左右两边分跑而去……

    “菁儿,你不要着急……”战事紧张,唐战依旧努力安慰心痛欲绝的陆菁道,“就算没有火药,我们还是有攻城的优势……冷静下来,我们会找到机会的——”

    可是陆菁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有心思继续指挥?为了不让身后将士看见,影响军心,唐战故意背过身子,将陆菁挡在身前,凑到耳边关慰道:“菁儿你放心,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一阵,接下来交给我好了……”

    陆菁没有回答,只是急乱中心有不甘地望着被炮火摧残却后停止的汴梁古城……

    “不好了,菁妹……”然而,从左右分军传回来的,似乎是不利的消息。

    陆菁还算有点理智,稍许平静心情后,听到传来的消息回报,重新振奋站起,松开唐战的双手道:“放心吧傻蛋,我坚持得住,你不用担心我……”

    唐战一边关心陆菁,一边担心传回的战情,心中也是焦急不安——只见负责炮火的陆昭陆蒙等人,以及慕容飞等骑将纷纷聚来,似乎突发事态影响不小。

    “不好了——”陆昭跑至身前,喘了喘气,随即郑重道,“朱元璋给我们的火药,出问题了!”

    “你说什么?”唐战代替陆菁震惊问道。

    “是真的——”陆蒙也在一旁说道,“起初的火药都没问题,可就在刚才,我们准备继续火力施压时,后面的火药炮弹根本就是假的,没办法使用!”

    “这怎么可能?”唐战眼神睁大,不敢相信陆氏兄弟的话。

    “难道说……不会吧……”陆菁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不禁惊异——是的,所有的火药全部都是来自朱元璋军中,如果只是一两发炮弹出了问题还能理解,可一时间所有的火药都出了问题,那结果只有一种可能……

    陆菁脑海中,顿时熟悉苦涩的画面再现……

    (回忆中)……

    “临走前召你们前来,是有要事吩咐……”朱元璋装作一脸镇静,严肃谨慎道,“这次汴梁招降之事,虽然左君弼投降,陆军师所立大功不假,但却激怒了汴梁主战派将领,谈判崩裂,战火在所难免——这样看来,陆军师你还算不上真的成功……”

    听到战火难免之事,众人心中不禁纠结一阵。尤其是陆菁,之前在朋友面前信誓旦旦自己能够谈判成功,可谁知左君弼投降,依旧阻止不了汴梁的战事,陆菁心中不禁一阵愧疚和不安。

    朱元璋看着陆菁,继续说道:“不过左君弼投降之事不假,只是陆军师所做,并未尽善完美,现在给陆军师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做好了,朕必大加封赏……”说着,朱元璋的眼神随之一转。

    陆菁像是预示到了不安,眼神不禁一凝。

    朱元璋嘴角渐露难以察觉的“笑容”,继而道:“汴梁战火已然难免,现朕命陆军师率领先锋军,讨伐汴梁!”

    听到是讨伐之事,不只是陆菁,萧天及南宫慕容二人,心中也纠结并起。

    “皇上想让我们率兵攻城?”陆菁反声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朱元璋反问道,“如今左君弼投降,汴梁敌城战力锐减,就算有主战派将领拼死顽抗,但先锋军坐拥两万之众,拿下汴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陆菁稍许闭了闭眼,似乎心中涌起一段隐隐的痛。

    朱元璋继续道:“而且,听说你们营中有亲将丧命敌手,现在率兵讨伐,不是报仇雪恨的良机吗?”

    此话一出,台下众人不禁一怔——没想到李玉如殒命的事,朱元璋也清楚。要知道,李玉如才过世没多久,连陆菁也是昨天才刚知道这个噩耗,朱元璋却又像是事有预料般,什么事情他都能第一时间掌握……

    陆菁看在眼里,无奈一笑道:“没想到,皇上真是消息及时,末将昨日只是告知亲将过世,皇上竟知道其是死于敌将之手……”

    “朕御驾亲征,军中大小事务必有过问,如果连这都不知道,还怎么统兵北上?包括你们先锋军也是一样……”朱元璋最后的这句耐人寻味、欲人不安。

    “讨伐城池,末将等人必会受命……”陆菁装作淡定地接收军令,随即又道,“只是虽然汴梁城兵寡将残,但仍旧有王氏三将军顽固镇守;虽然兵力优势尽显,但想直截了当拿下汴梁,只靠我们先锋军的部队,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汴梁一处已属残城,讨伐其下,不用大动干戈为好。朕所率亲兵坐镇后方,主力由山东集地赶来,将士还需养精蓄锐,留作洛阳、潼关战略之用……”朱元璋详叙了军队舟车劳顿一事,随即转而口气道,“而且,优势如此明显,军中又有萧天、唐战将军等英雄之辈,如果再拿不下一座小小的汴梁,先锋军在山东的‘英明壮举’,恐怕也当作古了吧……”朱元璋这么说,明显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陆菁听了,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眼神不禁一瞟。

    朱元璋想了想,继续说道:“当然,先锋军一路下来,虽立战功无数,但军用消耗也不小……放心,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朕可以提供你们充足的火药和箭矢。若是数日之后做好了攻城准备,随时来朕这里取用就好……”

    说完,陆菁与朱元璋对视一眼,似乎在彼此看来,对方都留有对彼此的算计……

    (现实中)……

    “就是那个时候……”陆菁像是明白了,心中暗暗道,“朱元璋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把我们当成利用的棋子,左右掂量其分量……说什么为留洛阳、潼关战略之用,无非就是想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汴梁,同时还能削弱我们先锋军的兵力……朱元璋害怕我,所以故意刁难我军,不给我军足够火药,削弱我军的实力……最小代价讨伐城池,兼以削弱心腹大患,朱元璋这盘棋算的太妙了……”

    陆菁不断地内心自语,表情却怔住不已。慕容飞看在眼里,以为陆菁是因此而惊慌失神,随即壮势道:“哼,不过就是没了火器攻城罢了,敌我双方的军队数量,依旧差距明显……大不了人力强行攻城,我还不信只剩千把人的汴梁,我军两万之师拿不下来——”

    “喂,等等……”陆菁怕是慕容飞失去理智,及时阻止道,但可能是刚才喊累了,语气显然没有之前那么坚定。

    “菁妹,你这个样子,恐怕现在难以指挥了吧……”慕容飞继续道,“一路征战统兵,你也太辛苦了——你就放心好好休息吧,家乡一战,交给我们就行!”说完,慕容飞向身旁的秦羽示意了一番眼神。

    秦羽此战作为前军首领,代替本来应该是赵子川的位置,加上攻城之战自己颇为擅长,陆菁因故休养,秦羽自然是亲率伐兵,攻取城池。

    秦羽点了点头,同意慕容飞的看法,于是对陆菁安慰道:“菁妹,你也说过,子川兄弟用性命换来的机会,我们不能浪费……现在虽然没了火药,但兵力上我们依然优势,趁着兀良托多援军未至,我们须得趁早拿下城池才行……”

    “秦大哥……”陆菁迷蒙中看着秦羽,心中感慨良多。

    “秦某钦佩菁妹你的军事才能,但如今你因急过劳,像慕容兄弟说的那样,好好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秦羽应声陆菁一句,随即立马持枪正前,代替陆菁下达攻城军令,“全军听我号令,阵地攻城!——”

    “杀!——”一时间,城前响起了震天喊杀——先锋军精勇将士,个个身先士卒而上,朝汴梁古城发起了洪水般的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