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绝路征途
    下一页

    “赵子川,你今天死定了!落入我的包围圈,你别想跑……”兀良托多举起大刀,面孔狰狞道,“‘乾坤二剑’我今天是拿定了!你今天会死在这里,我马上就送你到你大哥和妻子身边……全军有令,将赵子川及其部队,斩杀殆尽!——”

    “杀!——”一时间,山谷正中,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喊杀——前中左右蒙元骑兵,两万之师雄虎而下,不出一刻,即会将赵子川的部队团团包围……

    “可恶,已经没有办法了吗?”李显看在眼里,握拳愤恨道。

    赵子川纵观敌军三路,危局中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三路大军包围,既没有去路,又不能后撤……”赵子川心中嘀咕着,不断环顾着山谷的四周的狭口,努力寻找着部队生还的出路……

    “要么战死,要么撤退,没时间多想了——”李功大声呼应道,手持长枪夺命决然,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撤退不行,战死的话,也要拖延足够的时间……”赵子川听了李功的话,思绪一阵,突然灵光一闪,想起道,“对了,还有一条路……”

    “吁——”赵子川勒马长鸣,转身回蹄中军而去。

    “赵将军——”李显看出了赵子川的动向,大声喊道。

    赵子川驭马奔驰,随即下令道:“全军听令,方阵集合,随我一道突围!”

    军令即下,一时间,赵子川成为了全军部队的支点——“乾坤二剑”光芒闪耀,赵家军数百将士以其为指引,跟随赵子川一路,向着敌军阵中薄弱一环,杀出一条血路……

    “呀——”赵子川转路冲军最前,剑起风鸣,血影冲天,“乾坤二剑”凌然杀出,直将拦路的蒙元铁骑杀得人仰马翻。

    “啊——啊……”惨叫声阵阵迭起,蒙元将骑悉数落马,挡不住赵子川虎骑之威,后方敌将皆颤抖惊魂。

    赵子川率先披荆斩棘,后方李显李功等人悉数跟上,赵将军将士齐心一处,数百骑兵列其冲锋之阵,以赵子川为排头,猛虎迅势而去。

    不知赵子川所为何由,但军中将士对赵子川百般信任,誓死跟随。战前阵中,赵子川作为主将,永远冲锋最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因此无论局势优劣,赵将军士气从来都是斗志高昂……

    兀良托多在阵中观望好一会儿,察觉到了赵子川的突围动向,但却不知目的地何在,不禁嘀咕道:“这个赵子川什么意思?几路山口已经被我大军堵死,为汴梁方面拖延时间,他也不可能领军原路撤退……除了和我死拼,他应该找不到逃生之路才是,那到底……”

    “大人,还有一条去路,我们没有堵住……”关键时刻,一个熟悉这一带地形的将领提醒道。

    “不可能——我们来之前,把‘鬼门崖’这一带的地形全摸透了,个个山口都已包抄军队到位,布置周密,他们没道理能找到突围的山谷,那还会有什么去路遗漏……”兀良托多自信回道。

    “确实还有一路……”将领却是继续提醒道,“因为那一路不是山谷道口,没有办法包抄,所以只有那里我们忽略了……”

    “哪个地方?”一听不是山谷道口,兀良托多不禁问道。

    “‘绝命坡’——”将领低声直言道。

    “绝命坡……”兀良托多只字念道,“那个地方的确不是山谷,但却是绝路——绝命坡上,即是悬崖峭壁,如果赵子川将部队转移那里,必是死路一条……哼,以他的抉择作风,我倒想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识……”说完,兀良托多不禁冷冷一笑……

    “啊——啊……”又是一阵惨叫,赵子川飞剑当头,冲锋厮杀连斩数将,为后方主力部队率先杀开一条血路。而赵子川既是全军排头,他的动向和决定,将是关乎全军将士的命运……

    “赵将军,我们这是要去哪儿?”跟上的李显眼见赵子川突围方向执着不变,不明意图的他,不禁追问道。

    “还有一条路,我们可以走——”赵子川战中喝声一句,继而快马加鞭加紧而上。

    而跟在一旁的李功,望了望部队的突围动向,亲手绘制山路地势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那条路,该不会是……”李功自言嘀咕了一句,遂转头问道,“赵将军,你该不会是想要……去那个坡吧?”

    赵子川背身点了点头,义正言辞道:“是的,全军退守山谷高坡,借其地势以少敌众,除此之外没有办法——”

    “可那是条死路,上去之后就是悬崖峭壁,要是进去了,就一辈子出不来了——”李功急中提醒道。

    “是绝路,也是生路,而且也是我军现在唯一的出路——”赵子川依旧坚定不移道,“山坡道口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里虽然是死路,却能最大限度与敌军纠缠,为汴梁攻城战事争取时间!”

    “赵将军,我们都听你的!”李显视死如归道,“生当人杰,死亦鬼雄,无论是生是死,我们兄弟都跟随赵将军你,沙场并肩,同生共死!”

    赵子川听了,心中感触万分,遂斗志鼓舞,举剑高喊道:“将士们,杀!——”

    “杀——”身后将士齐声喊道。

    “杀!——”赵子川趾高气昂,再喊一道。

    “杀——”全军上下也继续喊道。

    赵将军将士一鼓作气,正朝“绝命坡”方向,一路冲锋,势如破竹。蒙元将士无以阻挡,又是防守最薄弱方向,刀光剑影迅疾而过,“绝命坡”道口霎时间伏尸满地……

    “赵子川还真往‘绝命坡’的方向走了……”兀良托多时刻关注着赵家军的动向,所观此景,眼神一变,随即下令道,“传令,命‘绝命坡’方向部队停止阻拦,让赵家军进入‘绝命坡’——”

    “是,大人——”亲信将领应声答道……

    虽然军队人数悬殊,但赵家军一路依旧势如破竹,尤其临近“绝命坡”口,山下几无蒙元士卒抵抗。一时间赵家将士士气鼓舞,数百将骑临峰而上,截然一瞬便是夺取关口,部队成功登临山坡。

    但蒙元军队也不傻,知道“绝命坡”是绝路之地,有进无出,又在兀良托多军令指挥下,将坡路道口封堵无隙,彻底断了赵家军的退路——如今登临“绝命坡”的赵家军将士,已然退到了悬崖绝路……

    “吁——”然而赵子川眼神决然坚定,毫不畏惧,勒马回头一阵,随即下令道:“传令,后骑部队下马,以‘铁盾方阵’排阵,绝不让敌军踏上坡口半步!——”

    赵家军全军将士只有数百之众,想要及时回身列阵迎敌也不困难……“喝——”齐声应令一阵,后军将士下马举盾,以长矛铁盾构成铜墙铁壁,方阵之势在“绝命坡”道口数十丈开外,形成一道“铁盾屏障”,拦住坡下准备冲上的蒙元士兵。

    “绝命坡”地势险要,道口狭窄,虽然蒙元将士人数众多,但想要像在平原一样蜂拥而上不太可能;加上高地要处,骑兵冲阵乃是大忌,蒙元方面所善不及,一时间难以拿下高坡。“绝命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绝对不是吹吹而谈……

    “给我上——”前排的蒙元将领不信邪,临近坡口,在赵家军已然列阵严整以待下,依旧命手下将士徒步上坡,冲杀敌阵。

    蒙元士兵没有办法,骑兵改以步兵,持刀列盾逡巡而上,向着赵家军据守阵地发起冲锋。

    而赵将军方面,虽然人数不多,但借其狭路地势,又是高峰坡口,“铁盾方阵”严整以待,只凭小股不起眼的步兵冲锋,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弓箭手准备——”果然,李显在阵后举声命令——盾阵之后,百余箭手已然张弓搭箭,正准坡下准备进犯的蒙元士兵。

    蒙元士兵还浑然不知,继续“不怕死”地迎头而上……

    “放!——”李显喝令一句,只听“嗖嗖嗖嗖嗖——”的连环梭响,箭雨飞瀑漫天而下,正朝道口上坡的蒙元士兵齐射而去……

    “啊——啊——啊……”一时间,山坡道口惨叫连绵、尸横遍野,蒙元士卒死伤者无数,却是无能半点进犯“绝命坡”阵地;而赵家军“铁壁阵防”依旧固若金汤,别说冲破盾阵,蒙元将士能否上山触及阵中半点都是问题……

    进攻疲软无力,道口冲锋徒劳死伤,蒙元将领所见,不禁火冒三丈,不但是对自己手下无能的愤怒,也是对赵子川的盾阵防守心生嫉恨,自己恨不得亲自提刀上阵,斩下赵子川的人头……

    “停——”关键时刻,兀良托多身骑战马,护卫将士随同下,亲身来到“绝命坡”口,及时拦下了进攻的号令。

    “大人……”将领在一旁愧疚地头,低声哀哉道。

    “‘绝命坡’地势险要,赵将军占据狭口以铁盾之阵御守,根本就是易守难攻……”兀良托多望着坡道上“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自言说道,“与其说把赵家军逼上了绝路,倒不如说是让他们找到了据关险要之地,能够以少敌多,这样贸然盲目冲锋而上,只是白白送命罢了……”

    “那……那该怎么办?”将领不禁提声问道。

    兀良托多继而道:“很简单,只要用火药铜炮炸开盾阵,就能轻易抢关拿下坡道……”

    “可是火药的话……”身旁的亲信将领不禁提道,“火药还在送军的路上,因为装备过于繁重,所以赶路会慢一些……”

    “还有多久才到?”兀良托多没有多说,直切主题问道。

    “大概……大概还有几个时辰……”将领默默低声道。

    “怎么这么慢,你们部队是干什么吃的?”一听是“几个时辰”,兀良托多脸色不悦道,但是想到今天铁定能够拿下赵子川的性命,兀良托多还是隐忍道,“好吧,几个时辰就几个时辰,反正我们在这守着,赵子川的人也逃不出去……赵子川,你迟早还是会死在我的手上,先让你多活几个时辰……”

    “可是大人……”将领又在一旁提及道,“我们在这儿耗费时间,那汴梁方面……”

    “嗯?”兀良托多像是听到了敏感的话题,语气稍稍一凝。

    将领察觉到了,立刻收回了话——他想起之前兀良托多下过的铁令,无论谁再提及“耽误汴梁救援”一事,都会军法处决……一想到这儿,将领不觉全身一阵发抖……

    “命令部队,将‘绝命谷’道口一路全面封堵,每时每刻驻查坚守,一旦敌军有异动,立刻向我汇报——”兀良托多又命身旁侍卫道。

    “是——”侍卫坚挺得令道。

    “赵子川,等着吧,我俩的恩怨,一定会在战场上做个了断……”兀良托多回头看了一眼赵家军的阵地,遂转身离开了坡口……

    而在赵家军方面,形势已然严峻起来……

    上了“绝命坡”,部队已经到了悬崖关口,再无退路,若是敌军强硬冲锋,众将士也只能以命相抗,誓死拼搏。寒气凌冽,呼啸山风,蒙元部队暂时停止了进攻,赵子川与众将士也下马一观悬崖浩瀚缥缈之景,心中却是坐立不安……

    “敌军已经停止进攻了……”李功站在赵子川身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兀良托多既会用兵,地势之优劣,行军之取舍,这个简单道理他不会不清楚……”赵子川嘀咕回应一句,随即又向李显问道,“李显将军,我军部队还剩多少?”

    “回赵将军,大概还剩五六百人……”李显略显沉闷道,“毕竟双方部队悬殊,我们一路征战敌军数十将士,所临蒙骑千万,还能剩余这些兵马已属不易……”

    “幸好及时退到了山坡,否则刚才在山下,被众军包围,我们就真的全军覆没了……”赵子川稍许闭了闭眼,随即道,“利用山坡的险要之地,还能和敌军拖住一段,至少能为大军主力攻取汴梁争取时间,这样就足够了……”

    “可是敌军迟迟不动,究竟什么意思?”李功有些不解问道,“难道就这样和我们耗着?敌军部队驻扎山下严加把守,又不主动进攻,该不会是有耐心活活等我们饿死吧……”

    “当然不会,以兀良托多那个性格,恨不得立刻亲手杀了我,绝不会让我这样‘窝囊’残喘地死去……”赵子川继续道,“他只是在等,等能够完全有把握击破我军的时机……不过这样也好,我猜的没错,兀良托多眼中只有我这个‘世仇’,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我身上,他便不会再想举兵救援汴梁……”

    “绝·命·坡……”忽然,李显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指着山头一侧的石碑,只字念道道。

    “李显将军,你在念什么?”赵子川侧头一望,却见李显目光注视着,一个不起眼经历世道风尘的古石碑。

    “这里有块石碑,好像写着这道山坡的名字,还有人在下面题诗呢……”李显指着说道。

    赵子川见状,走过蹲下身凝神注视,却见这块石碑沧桑刻印,似乎年代已久,“绝命坡”三个大字,也是寒风中略显模糊。

    “绝命坡,就是这座山坡的名字是吗?还有碑下题的诗……”赵子川继续往下看,嘴里念叨道,“心期耿耿浮云上,身事悠悠落日西。千古兴亡何限错,百年生死本来齐。沙边莫待哀黄鹄,雪里何须问牧羝。此处曾埋双宝剑,虹光夜指楚天低……”

    “这……这不是文天祥的诗吗?”李功文学有些见识,不禁惊异道。

    “前宋名臣文天祥?”李显也诧异道,“当年蒙元南下,宁为战死不降,名族英雄不屈而死……难道说,文天祥也曾来过这里?”

    赵子川看着诗中的内容,心中有感而发道:“文天祥……双宝剑……哼,真的是命运殊途啊……”

    赵子川自笑一句,寒风中肃立而起……(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