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八十章 鬼崖之战 下
    “你就是兀良托多……”赵子川眼见仇敌现身,手中长剑毅然紧握,眼神见血,咬牙愤恨道,“你杀我大哥,杀我妻子,今日我一定要取你狗命,血祭我大哥和玉如的在天之灵!”

    兀良托多听了,嘴角一抹,忽而冷笑道:“是啊,一切恩怨今日要做个了结……一百年前襄阳之战,祖先阿术未能夺得赵家‘乾坤二剑’,今日我兀良托多,一定要斩下你赵家人头,夺取宝剑,以成祖先未完之遗愿——我们两个究竟谁会杀了谁,命运会眷顾谁,马上就会有分晓……”

    赵子川没有说话,双剑扬起,眼神凝视。

    “哦,不对……”兀良托多语气一转,蔑视说道,“现在是我两万大军对抗你一千残部,胜负之数已定,你被我杀掉,只是时间早晚……”说话间,兀良托多身旁将骑,个个如虎狼之势,似乎眼前的赵家军如同自己瓮中的猎物,等待自己的扑食。

    赵子川却是毫不畏惧,眼神始终盯着兀良托多不放……“哼……”许久,赵子川也转而“轻蔑”一笑。

    “死到临头,你倒是笑得出啊……”兀良托多看着赵子川从容镇定的笑容,冷冷相视道。

    “究竟谁生谁死,不比比看怎么知道?两万大军又如何,还不是被我赵家军一千部队耍的团团转?”赵子川倒是反声嘲讽道,“口口声声说要杀我,夺我手中的‘乾坤二剑’……一百年前襄阳一战,你的祖先盖世英雄阿术将军,都没能夺得我赵家之剑,如今就凭你这个蝼蚁之辈?”

    “你说什么,说我‘蝼蚁之辈’……”兀良托多听了,两眼怒视皱眉道。

    “不是吗?”赵子川继续激怒道,“襄阳之战被我军打得落花流水,自己祖先创下蒙元基业攻下的城池,就这么白白拱手丢掉,你兀良家的脸,也算是被你活活丢尽了……现在居然在这儿翘起尾巴,仗着两万大军虚张声势,扬言要夺我赵家‘乾坤二剑’,真是不知廉耻啊……”

    “赵子川,你这家伙……”果然,兀良托多像是被激怒的样子,在赵子川面前,完全不顾行军用兵的理智,为报祖先之世仇,情绪激愤不定。

    “将……将军……”兀良托多身旁的将士想要上前劝阻,可看着兀良托多怒不可遏的神态,自己又不敢贸然多嘴。

    “我说错了吗?”赵子川冷嘲热讽一阵,将手中的乾剑扬起,剑影金光夺目而现,“有本事的话,就来夺剑,跟我在这儿绕嘴皮子,我可是能把你说得体无完肤……”

    “赵子川!——”兀良托多已经忍耐到了极限,挥刀前上,大声喝令道,“全军出击,给我将他们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军令即下,蹄声震响……“杀——”喊杀声响彻山谷,蒙元铁骑两万之师,沿坑道左右分路冲锋,向赵家军发起了洪水般的冲击……

    “落岩,放!——”赵子川定睛一望,待到蒙元骑军踏至山谷两侧,赵子川下令山岩两道的伏兵,启落陷阱而下。

    “斩——”一时间,山岩两侧响起士兵挥刀斩断绳索的声音,只听山谷峭壁处“隆隆——”不断的声响,无数大大小小的山间落石,如流星般飞速滚落,正朝侧道扑袭而来的蒙元骑军阵中而去。

    蒙元将士开始浑然不知,待到听见落岩巨响,抬头一望,神情继而惊恐……巨石滚落,黄尘骤起,蒙元骑阵自乱阵脚,一时间惨叫连连,死伤一片……

    “啊——啊——啊……”惨叫声如同地狱里的哀嚎,落岩巨石层层而下,蒙元将士人翻马落,乱倒在一片血泊与废墟中,山谷周中顿时化作一片土淹血海……

    “杀!——”落岩尽数滚落,蒙元骑军乱作一团,赵子川看准敌军乱阵之机,扬马提剑,喝声杀喊,其威震天,斗志昂扬,飞身驭马,身先士卒冲入敌军阵中。

    “杀——”身后将骑一千皆鼓舞作气,伴随赵子川身前杀入。李显李功二人分居两军左右,率领骑军数百,深入乱军阵中,与敌军将士展开了刀光剑影的肉搏厮杀……

    “大人,看来他们真的拼了……”兀良托多身边,一名骑将看着赵家军全员而上,不禁提道。

    “拼就拼,他赵子川再神,想以一千对抗我军两万之师,想赢?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兀良托多不屑一句,冷冷说道,“他既然这么想玩,那我们就陪他玩到底……赵子川你很能打是不是?一千个,一万个,我到要看看你堂堂‘飞骑神将’,先锋五虎之首,怎么对付我的凶猛铁骑……你这么想死,我自然会让死你得英勇悲壮……”

    “大人,我在想……”亲信将领继续提道,“兵力如此悬殊,赵子川却依旧全军而上,会不会有什么算计?刚才为了对付我们,设下了两道陷阱,所以不排除……”看样子,将领似乎是对赵子川留有后手心存余悸。

    “放心,一千人,除了拖延时间,谅他们也玩儿不出什么花样……”兀良托多自信道,“既然是全军出动,显然是没有给自己留后手……而且他就算想要和我们打游击战拖延时间,我也已经想好了对策……哼,赵子川,既然入了我军的道,你就别想再活着出去……”

    看样子,兀良托多似乎已在暗中计划好了什么……

    赵子川单骑杀阵,黄尘战中,已然斩杀敌军数十将骑。一心想要杀死兀良托多,为大哥和妻子报仇雪恨,赵子川摸索着兀良托多的方向,想要单枪直入,正面直取兀良托多的人头。

    但显然这是天真的想法,虽然赵子川精骑勇猛,但兀良托多阵前,铁骑盾阵构成“铜墙铁壁”,径直拦住了赵子川的去路……

    “赵子川,纳命来!——”蒙元骑军这边倒还先发制人,完全不忌赵子川的神威,挥刀便朝赵子川战前而来。

    赵子川凝然一视,勒马一提……“吁——”赤红战马鸣然嘶蹄,前蹄一蹬,竟是将敌军的战马威慑一阵。

    “嘿,诶……”敌军将骑没能反应,自己战马受到惊吓,自己冲锋阵前则是平衡动摇。

    赵子川看准时机,举剑而上……“噌噌——”青黄两道剑光交错,“三十六道连斩”顺势而发。蒙元骑将还未起身抬头,胸前战甲已然多出数条血印——令人惊悚般,赵子川长剑贯穿,交错剑光直将杀来的敌将穿胸毙命;人马飞过,敌将还未反应过来,便觉胸口火辣般的剧痛渐深,鲜血四溢,一命呜呼……

    轻而易举斩杀敌将,还是和之前狭口夺命一战如出一辙,其他蒙元将士所见,赵子川持剑单闯挥斩,杀将无一阻拦,皆害怕逡巡而不敢进犯。

    赵子川看在眼里,心中目标却只有兀良托多。可自己未曾注意,自己独骑一人杀阵过深,陪自己前来冲锋的部队,已经掉队身后,淹没在敌军两万将骑之中……

    “赵将军——”正在这时,李显杀出一条血路,疾驰飞马赶来道,“赵将军,敌军数量超出我们想象,虽然布置了陷阱拦截,可数量依旧悬殊……现在敌军骑将正朝我军两翼包抄而来,若不赶紧从正面战场后撤,我军将会全军覆没!”

    李显传来情报,看样子事态有些紧张,但赵子川依旧很犹豫,没有打算立刻退却的意思——如果现在退了,兀良托多就在眼前,自己将可能错过取其性命的最好机会;可如果不退,待到敌军两万大军包抄成功,彻底将自己的军队包围,那仅凭自己手中的一千精骑,想要突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赵将军,部队先暂时撤出战场吧,以游击战进行拖延……要是现在部队全部葬送在这儿,那就没办法继续为主力部队攻城争取时间了——”李显严肃提道,“只要我们熟悉这一带山谷的分支道路,以游击战拖延,我们还能占据主动……”

    赵子川冷静下来,看着面前严阵以待的蒙元骑兵布阵,自己仔细想了想,现在趁机撤军,还能仗着刚才自己斩杀敌将的余威,震慑敌军不敢靠近……于是赵子川点了点头,有些不甘地望了望自己眼前作为屏障的蒙元步骑,遂决定先陪同李显回到部队的阵容中去……

    “赵子川逃走了,快给我追!——”蒙元士兵看着赵子川杀完家将就驭马离去,蒙元将士心中一阵恼火,遂集中下令命手下部队继续追击赵子川……

    而这一幕,也是让不远处的兀良托多看在眼里……“哼,想逃?你觉得你们逃的了吗?”兀良托多冷视一番,随即暗笑道,“我可是早就想过了,想要以游击战对付我?哼,这招放在我这里,可不管用,我一会儿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牢笼之中,你别想逃……”

    赵子川和李显从蒙元阵中稍作后撤,待到靠近自己主力部队的后方,赵子川扬马喝令道:“全军听令,集结列队,随我入谷转移!——”

    说完,青黄剑光朝天一举,划破天际般,四闪轰鸣。结果已然很明显,命令部队跟着自己,赵子川利用战前绘制的山谷地图,趁着蒙元铁骑依旧身处乱阵未能调整,及时带队往山谷各道转移,且战且退,以游击战进行拖延,并吸引兀良托多的注意……

    赵子川部队不多,一千人马聚集不算困难,加之山谷侧道受袭的蒙元骑兵,几乎一时间兵败如山倒,根本来不及起阵进行阻拦——在李显李功二人的分军集结下,赵子川依旧驭马军前,朝着预定好的山谷分道方向,转移“撤军”而去……

    “走这里——”一时间,赵子川一边飞马上前,一边大声喝令,指挥部队道。

    “哼,想跑?”然而,这一切都看在兀良托多眼中,兀良托多冷笑一句,似乎早有防备……

    “杀——”突然,正在赵子川部队转移山谷方向,道口处斜刺杀来一股蒙元骑兵,活生生拦下了赵子川的去路。来者骑兵足有上千,想要一口气突破山口,显然不太现实……

    “停——”赵子川即刻大喊一句,看着突然出现的骑兵部队,眼神略显惊异,本想从这一道山口转移部队进行游击,却没想到却是神不知鬼不觉让敌军的部队抢先占领道口,拦住了自己军队的去路。

    “这怎么可能?”李功也在一旁惊喊道,“敌军抢先一步占领了山口?”

    “那就往另一边转移……驾!——”赵子川没有犹豫,果断勒马回头,高声喝令道,“全军调头,往南边山谷转移!——”

    赵将军将士行动还算迅速,赵子川回头第一时间下令,众士便齐军勒马转头,以最快速度往南侧山谷道口转移。

    赵子川依旧勒马最前,呼声将令,驭马飞驰而走。看准了南侧山路道口,遂命李显李功二人加紧调集部队,乱中突围往其方向赶路……

    “我说过了,你别想跑……”然而,兀良托多还是看在眼里,望着赵子川领兵南北调集,手脚渐乱,冷冷一笑道……

    “杀——”然而,和刚才一幕如出一辙,本以为南侧山道可以转移不对,却没想到山路道口再次杀出一股蒙元骑兵,好死不死刚好将南侧山道堵了个水泄不通,拦住了赵家军的去路——这下可好,南北两侧山道皆被敌军抢占先机,预先决定以游击战拖延的赵家军部队,如今却被围在了山谷阵中,左右难以逃脱……

    “哈哈哈哈——”看到这里,兀良托多突然在军前狂声大笑起来。

    赵子川听见了兀良托多的笑声,勒马转头一望。

    兀良托多看着赵子川眼神略显悲怆,张狂冷笑道:“赵子川,真以为我猜不出,你们想在‘鬼门崖’,利用地形以游击战拖延我军,从而延缓支援汴梁的速度?我兀良托多可是名将阿术的后代,你们的陆菁陆军师,出征前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兀良托多可是深谙用兵之人?”

    赵子川没有回应,只是两眼凝视地看着发狂不止的兀良托多。

    兀良托多继续恣意道:“你们战前摸清‘鬼门崖’的地形,我当然也会……一千部队想要阻挠我两万大军,除了游击战,别无可能……所以我就抢先一步,在你可能转移的各个山谷路口,派部队包抄拦截……你以为我正面中你设下的陷阱,是真的蠢吗?哼哼,真正愚蠢的人是你赵子川,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结果让我在正面‘假意溃败’拖住你军的同时,争取到部队包抄山道路口的时机——就像在襄阳一战,唐家后人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江水之上单刀赴会放我一马,结果让他吃了大亏……”

    眼见山谷两侧皆被敌军抢先占领拦截,赵子川这才知道自己先前小看了对方,中了兀良托多的诡计。可是如今为时已晚,部队被困谷道正中,别说游击和取兀良托多性命了,能不能从万军从中突围逃脱都已成了难题……

    “赵子川,你今天死定了!落入我的包围圈,你别想跑……”兀良托多举起大刀,面孔狰狞道,“‘乾坤二剑’我今天是拿定了!你今天会死在这里,我马上就送你到你大哥和妻子身边……全军有令,将赵子川及其部队,斩杀殆尽!——”

    “杀!——”一时间,山谷正中,响起了震天动地的喊杀——前中左右蒙元骑兵,两万之师雄虎而下,不出一刻,即会将赵子川的部队团团包围……

    “可恶,已经没有办法了吗?”李显看在眼里,握拳愤恨道。

    赵子川纵观敌军三路,危局中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