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九章 鬼崖之战 上
    单骑杀阵,连斩敌军数将,蒙元骑兵闻风丧胆,四下逃窜——赵子川仅凭一人虎骑之威,吓退敌军铁骑千人之众……

    很快,山谷狭口一时空空荡荡,再无半点敌军踪影。赵子川也随即下令,命李显李功二人率领部队,抢机占领山口要道……

    赵家军整齐列队而至山谷,李显所见敌军将骑伏尸血泊,不禁钦佩道:“赵将军果然神武,单骑所至,威风披靡,连斩十将,杀得敌军落荒而逃——”

    然而,赵子川脸上并没有笑容,神情严肃,冷冷凝视峡谷前方——穿过平原荒野,峡谷中地形甚为崎岖复杂,岩壁交错,嶙峋四溢……

    “不过,今日赵将军也太冒险了……”李功又在一旁应道,“我不是怀疑赵将军的实力,只是将骑一人杀入敌阵,能取敌将性命还好,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想想毕竟我们是冒死前来,以千人骑军拖延兀良托多万人之师,如果赵将军首战即遭风险,那后面岂不是计划失策……刚才我与李显将军想要上前助阵,却被赵将军你拦住了,未免有些太盲目冒险了……”看来,李功是在为刚才“营救被拒”之事,心存余悸,不禁提问道。

    “就是因为此战风险,所以我才拦住你们——”谁知,赵子川表情沉着,义正言辞道,“我独自一人杀入敌阵,取敌将首级,不是为了出风头耍帅……首先第一,兀良托多得知我军动向,仅派千人部队前来叫阵,可见并不知道是我来了,我们目的既是吸引拖延敌军,就一定要让兀良托多知道来者将领是我,所以我才‘大出风头’单骑杀将,这样吸引他注意后,他才会为了杀我这个宿敌,不惜一切代价挥军前来;第二,兀良托多坐拥两万之师,我军只有骑兵一千,想要切实与其周旋,就必须把精力用在刀刃之上,对付这些个小角色,损失点兵马可不划算……因此我单骑杀将,不但震慑其闻风丧胆,而且吓退敌军后撤,我军不费一兵一卒抢占山口,此乃一举两得!”

    赵子川言语果断,点明行军用兵之扼要,可见为了对付兀良托多,这一仗,自己不但抱定必死决心,更是做好了充足准备,行事面面俱到。

    李显李功闻之,不再抱有疑问,并不仅暗中佩服赵子川的果断决绝。

    赵子川环顾了峡谷四周,斩钉截铁道:“敌军第一队撤逃,兀良托多得知是我,定会挥兵主力前来……时间不多,李显将军,你即刻命令部队在此铸成方阵,借地势以玄襄之阵,最快速度设伏陷阱,以待敌军——”

    “是——”李显果断得令道。

    “李功将军——”赵子川继续命声道。

    “末将在——”李功也随之应道。

    “你即刻派遣手下,趁着敌军部队未及,先行侦查这一带分支地势,一定要在最快时间内,绘制出‘鬼门崖’分支的山路图——”赵子川也向李功下达了命令。

    “末将遵命——”李功得令后,遂命手下将士分支散开……

    铁蹄铮铮,战马嘶鸣,赵将军全军将士即刻分头行动。赵子川眼神坚毅地望着鬼崖丈下黄土沙尘,心中不禁起伏不定,内心决死中渐起不安……

    兀良托多军下,蒙元阵地处……

    “一帮废物!”军队阵前,兀良托多的亲信将领,得知拓跋乌领军失蹄被杀,并且接连损失数将之命,军心大扰,不禁火冒三丈,冲败仗回来的士兵大骂斥责道,“连一个敌军的将领都制服不了,还被他连杀数将,要你们这帮人有何用?”

    “可是将军……”士兵颤颤发抖道,“敌军骑将太……太厉害了,我们所有将军都被他一个人……杀了……”士兵心中害怕不已,不知是害怕自己等人无能而遭首领训斥,还是对赵子川的勇武之威心有余悸。

    “滚!——”亲信将领一脚将士兵踢倒在地,心中火冒三丈,虽然这一场小仗兵马未损,但却是白白死掉了十名将领,士气大伤。

    兀良托多却在一旁显出很“悠闲”的样子,一边玩弄着手中的短刀,一边装作漠不关心问道:“噢?敌军将领这么厉害……究竟是谁啊,单骑一人斩杀我军十将,挥舞驰骋我军千骑,如入无人之境……”

    “不是很清楚……”士兵回忆着说道,“但他的兵器十分显眼……小人记得,那是一对双剑,杀阵中泛着黄色绿色的剑光……”

    听到这里,兀良托多手中的刀微微一停,眼神也逐渐低沉下来……

    士兵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哦对了,那个骑将好像杀阵时,喊着什么口号……好像自称是什么‘飞骑赵子川’……”

    兀良托多像是明白了什么,狰狞底下的面孔中,忽现一丝诡异的笑容……

    亲信将领听了,眼神稍稍一变:“赵子川?该不会是那个,名震黄河南北的……飞骑之将?”赵子川一路征战,其勇武飞骑之名,早已广传中原遍地,亲信将领所闻惊色,也是情理之中。

    “可不是?除了他,还会有谁……”兀良托多冷冷一笑,随即语气一变道,“找到了,终于让我找到了……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总算是把你揪出来了——很好,赵子川,我做梦都想要杀了你;你终于来了,我一定会亲手把你血刃,夺得‘乾坤二剑’,已完成祖先百年之愿……我杀了你的大哥和妻子,你很恨我吧?放心,我马上就会把你送到他们身边,让你们在黄泉团聚……”

    兀良托多得知了赵子川的下落,整个人高兴地两手发抖,和刚才一脸事不关己的神情迥然不同。

    然而,亲信将领却不这么想,一心想要救援汴梁的他,得知拦路敌将是赵子川,立刻到至兀良托多跟前,神情严肃请命道:“赵子川勇武神威,此番前来,必是借其之势,与我军拖延,为他们攻打汴梁争取时间……大人,我们万万不可被敌军牵制,应趁早挥军主力冲破狭口,赶往汴梁救援,可不能与赵子川多做纠缠……”看样子,亲信将领还是以大局为重,不但看出了赵子川军队的意图,并劝说兀良托多即刻发兵赶往汴梁。

    谁知,一向行事沉稳的兀良托多,这回倒是克制不住心中的“欲往”,眼神睁大,自发己见道:“哼,赵子川终于来了,从襄阳一战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我终于有机会可以亲手杀了他了……汴梁?哼,那块破地方有什么用,价值根本不及赵子川的人头……我要杀了赵子川,亲手将他血刃,然后将夺来的‘乾坤二将’,侍奉在祖先的灵堂之上,你可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究竟等了多久……”为了亲手杀赵子川,兀良托多甚至有些情绪疯癫起来。

    “可是大人,帖木儿大人交代的任务,是让我们支援汴梁;要是被赵子川的部队拖延,耽误了汴梁的救援,那就是正中了敌军的下怀啊——”亲信将领依旧劝阻道。

    “住口!扩廓帖木儿他算什么东西,对我指手画脚……”兀良托多突然莫名生气道,“现在我是军队的总领,一切命令都听我的,我兀良托多想要做什么,他管不着!”

    “可是大人……”亲信将领还想阻拦。

    “我意已决,挥师主力,与赵子川拼死到底,誓取赵子川项上人头!”兀良托多站起身,举刀激愤道,“再有异议者,军法处决!”说完,挥刀一阵,一道厉啸,黄土地上顿时留下一道惊悚的沟痕。

    亲信将领所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其实他心里清楚,兀良托多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要去救汴梁,兀良托多心里想的,只是从扩廓帖木儿手中得到兵马,然后找机会与世仇赵子川一决高下。而今赵子川终于来了,兀良托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部队听令,全军出击,进发崖关狭口——”兀良托多率马操刀亲前,举声喝令道。

    “喝——”蒙元将士两万之众,齐声振奋,响彻峡谷。

    乌云蔽日,寒风狂卷,兀良托多所率骑军,浩浩荡荡而朝鬼崖山口进发……

    赵家军部部,赵子川正坐镇军中,面容沉肃地望着峡谷关口,将骑士兵备战有序……

    “赵将军,地图绘制好了……”山谷分支这边,李功及时跑至赵子川身前,递过一份图纸道,“这是‘鬼门崖’靠东一侧,也就是我们这里临近汴梁,大致的山路图……不过因为是赶制的,所以地形绘制有些粗糙,不一定看得完全……”

    “有大致的山路轮廓就行……”赵子川并不在意,轻轻掸去地图上的灰尘,随后似乎是发现不同寻常的一处,不禁手指其中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功定眼望了望,赵子川所指之处,像是山路道口的狭口位置,随即回答道:“哦,这里是通往真正悬崖一处的山坡,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这是条绝路,从山坡上去直接就是悬崖,根本没有退路,我们若是和敌军打游击战,应该用不到这里……”

    “可这里也是地势最险要的地方,恰恰是守军拖延的绝佳之地……”赵子川不禁自言嘀咕道。

    “什么?”赵子川的声音很小,李功没有听清,不仅继续问道。

    “哦,没什么……”赵子川也当是随便说说说,没有特别在意,“糊弄”一阵后,收起地图道,“总之这份地图非常重要,敌众我寡局势,我军只能以游击战拖延;现在摸清了这里的地势,行军用兵我们更能游刃有余……”

    “将军,有敌情!——”正说着,前线方向突然传来了急报,李显快马加鞭从前方赶来,面容紧张道,“前军方面,敌军过万之众正朝我军狭口方向而来——这数量应该是兀良托多的主力不错了,敌军将士不但前来速疾,而且步骑阵型严整之至,看来是刚才我军斩杀敌将,惹恼了兀良托多前来报仇……”

    “兀良托多知道是我,特地来找我的,不过这样也就达到了吸引他的目的……”赵子川重新骑上马,勒马喝令道,“全军听令,正西狭口布阵,以待敌军!”

    “是——”将士齐声喝令,越是大战在即,越是上下团结一心。李显李功接到命令,分居左右布置骑军列队,赵子川则是身骑中军最前,以待敌军将骑前来……

    “隆隆隆隆隆隆……”如同闷雷一般,狭口前方,顿时传来密密麻麻的阵军马蹄,震耳欲聋,响彻山谷。

    “终于要来了吗……”赵子川眼神凝视前方,手中“乾坤二剑”蓄势待发,似乎下一刻敌军临近,自己便会挥剑饮血……

    “咚咚咚咚……”马蹄声愈加临近,前方狭口道关,扬尘飞舞渐起弥漫……终于,战马身影层层尽现,蒙元铁骑一涌而出,如潮水般汹涌袭来,刀锋齐阵,喊杀震天。

    “杀——”万军之众,一时间由狭口迸发而出。雷霆战马疾驰奔涌,刀光剑影恍若瀑布激流。两军悬殊反差之极,蒙元铁骑大肆冲锋,若以赵将军一千骑军硬守而战,根本就是沧海对比一粟……

    眼前战马刀光重重,黄沙漫天铁骑奔涌,赵家军将士个个眼神寒颤,手中剑刃隐隐波澜——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这是军队自出征以来,所面临的作为惊险的一战,是必死的一战……

    赵子川定睛一望,看着蒙元铁骑愈加临近,似乎是在等待时机……“放!——”突然,赵子川一声令下,即命军中将士紧中行令。

    两翼将士所见其境,得应赵子川军令,明白行事所为,遂相向拉扯长绳一般的东西,看样子是事先布置的陷阱……

    蒙元将骑还未察觉,依旧手持苗刀,争先恐后朝赵家军奔袭而去……突然,中央过道一阵巨响,随着黄土扬尘一道聚散,蒙元铁骑脚下,忽而突现一个十来方长的地坑——很明显,这是赵子川事先在此埋伏的陷阱……

    “啊啊啊——”一时间,急剧的惨叫声铺天盖地,响彻山谷——蒙元骑兵先锋部队,成了挡箭牌,众军齐下,连人带马不幸落入地坑陷阱,最终摔落坑中乱箭而死……

    先头部队惨遭埋伏,蒙元骑兵暂时停止了冲锋,纷纷勒马停驻,坑前与赵家军对峙相向……

    赵子川也是凝视相望,只见对面军队“乱脚”后重新排好列阵,中道过处渐渐分开,从中缓缓行骑走出一人。赵子川眼神定睛不移,他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身形魁梧,银甲披身,手持狂刀,神情傲视——不用多问,此人正是蒙元军队的首领兀良托多……

    兀良托多所立军前,和赵子川一样,彼此互目而对。看着赵子川手中的“乾坤二剑”,以及血仇四溢的目光,兀良托多冷冷一笑,用极为狰狞的口气先言道:“赵子川,我总算见到你了,这一回不是幻觉,也不是易容术,是真正的赵家后人……”想起杀害李玉如那晚,苏佳易容成赵子川的样子骗过自己,这一回亲眼所见赵子川的“乾坤二剑”,兀良托多不再有猜疑。

    “你就是兀良托多……”赵子川眼见仇敌现身,手中长剑毅然紧握,眼神见血,咬牙愤恨道,“你杀我大哥,杀我妻子,今日我一定要取你狗命,血祭我大哥和玉如的在天之灵!”

    兀良托多听了,嘴角一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