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八章 斩将之威 下
    蒙元军阵三将齐出,长矛锯斧交错而上,左中右三面夹击,铁骑马踏飞尘而来。

    赵子川从容淡定不变,“乾坤二剑”挥血以视,赤红战马啸然嘶蹄……

    “真够卑鄙,居然以多打少……”李功看在眼里,忿忿不平斥道,随即扬起缰绳,提枪振奋而起,“赵将军,我来助你!——”

    谁知,赵子川并未欣然得应,反倒背身做出一个阻止手势,断然“拒绝”道:“不用,我来——”

    “吁——”言罢,马鸣声起,剑气归一,赵子川驭马飞驰,雷厉风行,双剑在手,游龙利刃……

    “呀啊——”左前一将大喝一声,巨斧劈天,纵然而下,正朝赵子川身肩而去。

    赵子川凝然而望,左手乾剑斜刺杀出——金色剑光飞天凌落,御龙斩刃雷鸣呼啸。几乎只在一瞬,“三十六道连斩”纵归御龙剑气,欲同撕裂天地之痕,疾斩而出。

    “铛铛——”兵刃火花簇拥一聚,毛骨悚然般,铁斧之刃割裂开来。还未看清剑法招式,赵子川疾行剑气干净利落,一瞬之间连斩数番,厚重锋利的劈山巨斧,竟被赵子川“拦腰”截断。

    “什么?”蒙元骑将还未反应过来,大吃一惊,赵子川这边已然飞身擦过……

    “噌——”一道惊悚的斩刃之声,锋利刺剑夺然而过,颈口之处红血飞溅,蒙元骑将两眼一黑——赵子川飞身长剑,正中一招划过敌将喉颈,当空之下,战马啼喑,敌将血染,暴毙而亡……

    只是擦身一瞬,赵子川便剑从手起,取命敌将,飞骑神将猛虎之威,蒙元将士无不胆寒。

    敌军阵中,拓跋乌简直看傻了,整个人惊魂未定,赵子川便已力斩三将。如今赵家军三捷而胜,士气正旺,就算两军互博相拼,胜负恐怕已是定数……

    “赵将军果然不愧先锋第一虎将,转眼即过,连斩三军……好,我也来助赵将军一臂之力,乘胜追击——”李功这边,还是跃跃欲试想要一展身手,长枪在手,驭马前行。

    然而,赵子川杀敌阵中,注意到了背后动静,知道李功前来帮忙,赵子川毅然阻止道:“回去——”看来,赵子川是铁了心要孤军作战,以一人之力而震敌军。

    主将之令,不得不从,再一次被“打道回府”,李功心中略显郁闷:“赵将军今天怎么了……虽然打仗依旧神力克敌,但情绪和平时不太一样,难道因为对手是自己的世仇……”

    赵子川没有理会身后将士,敌军还剩两人,赵子川飞骑速度不减,左右双剑寒芒骤起,黄尘扬道惊羽杀出。

    “可恶,拦住他!”蒙元骑将没有办法,虽然事先阵亡一将,但仗着人数还算优势,二人手持长矛大刀,合力并行前骑而去,心想左右夹击,至少不会被占先机。

    赵子川赤马横行,惊如猛虎下山,獠牙利爪血刃厮杀,飞骑身前便是剑影相向……“铛铛——”两声兵刃交错,赵子川飞马从中而穿,左右双剑纷然相抗——刀兵一起,火花四溅,疾驰擦肩而过,虽然未能取命敌将,但其纵马惊神之力,剑气划过,震慑雷霆,蒙元骑将二人已然心惊胆战,手中兵器差点脱落。

    赵子川战马疾驰,兵刃相向,身位已然越过二人……

    “哼,好机会——”蒙元将中,提枪一人所见赵子川飞马穿过,背身面对自己,未能及时回身反击;仗着兵长优势,正取背后偷袭,遂大叫一声,长矛正刺赵子川背后而去。

    然而,赵子川早就注意到了敌将之意,故意飞马而过,正待敌将转身回击,自己马缰一勒……“吁——”出人意料一幕,看似疾驰的赤红战马,勒令一声,似如灵性般,前蹄上扬,后蹄一转,加速中连人带马一个转身,瞬间赵子川正面而对敌将。

    当然,这一切驭使,都是赵子川亲自所为——李玉如生前留给自己的战马,如同心有灵犀,随同赵子川疆场奔驰,威风凛然……

    赵子川的突然回头,本从背后偷袭的蒙元敌将吓了一跳,手中长矛直面向前,却是收不住手。

    结果当然是赵子川看在眼中,身形一侧,肩下躲过长矛。蒙元骑将刹不住手,连人带马向前一顷,飞驰之中顿时失去平衡。

    赵子川看准时机,左手一转,顺势一拨,径直从敌将手中夺过了长矛。没完,赵子川右手持剑,斜身一道劈刺,不费吹灰之力,借战马相向冲击之势,拦腰正斩敌将而去……

    “啊——”一声惨叫,赵子川拦腰剑斩,一道寒光穿过,一声惊悚剑啸,干净利落将其斩于马下,敌将命丧当场……

    转头一式便是夺命,最后一名敌将吓得神魂颠倒,手持大刀,看着倒下的同伴尸体,血染黄尘,自己已然瑟瑟发抖。

    赵子川当然不会给他机会,不等敌将正视自己,剑气龙吼一阵,“御龙剑破”连斩而出,没有冲击,原地正袭而去。

    蒙元将骑惊悚万分,情急之下提刀护身,结果“御龙剑破”力之精强,剑气纵横,一声断响,敌将手中大刀不翼而飞,并在半空被斩成两段。

    “驾……驾……”敌将顿时慌神,急忙勒马调头,背身远离赵子川而去。

    赵子川没有去追,眼神铁青,手持刚从敌将手中夺过的长矛,飞枪投掷而出,正朝逃跑敌将背后而去。

    敌将慌逃没有注意,也顾不得回头去看,正听背后空中,迅雷疾电般呼啸——长矛如同灵蛇出洞,径直纵下而去……

    “啊——”结果便是一阵惨叫,“飞枪”正中目标,长矛从背后直穿心肺,敌将全身顿时血溢,落马惨死而去……

    飞马来回两道,黄尘之上,已然倒下了五具伏尸——赵子川单枪匹马,虎将神威,一人之力连斩五将,此举已然震慑敌军,蒙元将士所见,尤为心惊胆寒……

    拓跋乌已然看傻了眼,自己手下亲信猛将,在赵子川剑下,竟如蝼蚁般伏尸血泊。不说是否继续再战,至少自己已然不会在语言上对赵子川再加挑衅。

    不过赵子川显然不肯放过拓跋乌,似乎从拓跋乌第一句“亵渎”自己亡妻的话语开始,赵子川就用剑在拓跋乌额头上写下了“死”字——自己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斩下敌将首级……

    赵子川将目光重新凝聚在拓跋乌身上,眼神凝然,血意四起,剑气挥洒,振奋而出,似乎下一刻便会驭马而上,直取拓跋乌的性命。

    拓跋乌越看越是害怕,自己骑马后退几步,遂命身旁剩下的亲信将领道:“你们一起上……拦住他,快给我拦住他——”

    拓跋乌手下还有四将,所见赵子川虎将神威,早已是害怕得手脚发抖,不听使唤,如今拓跋乌命令自己,自己等人还在犹豫是否前去“送死”……

    “你们怎么还不动?”拓跋乌此时是又气又怕,眼神惊恐,大声斥骂道,“你们不上,我会命告兀良将军,砍了你们的头!”

    绝令即出,那便是拼了命也得上。何况赵子川连番数战,体力略有损耗,这次四将齐心而上,未必不得胜算……

    “杀……”“杀——”随即,蒙元将士四骑并行,手持黑铁锁链,铁壁排形而上,左右护卫苗刀护阵,欲以阵型合力而应,与赵子川一决雌雄。

    赵子川看在眼里,“乾坤二剑”微微一转,眼神坚毅,拼杀到底决心不移……

    “好家伙,这下子是四个人了……”李显看着敌军四将齐出,更有铁索长链严整以待,忿忿不平道,“手段简直卑鄙,破敌之后,我非取他人头不可……”

    蒙元四骑并排而上,中道铁链双人把持,欲拦腰而截赵子川,将其勒索下马。左右两骑则是斩刀护卫,若是赵子川有边翼偷袭举动,便可随时调度……

    “不行,这太危险了……”李显在身后军前所观险情,按捺不住,勒马缰绳,准备上前相助一战。

    谁知,赵子川余光一瞟,依旧是长剑提起,冲着身后李显喝道:“回去——”

    看样子,赵子川还是想只身应对……“吁——”没有办法,李显只得停下战马,可眼神中担忧决绝不定……

    “赵子川,纳命来!——”蒙元四骑已然行至身前,铁壁阵势疾驰压境。

    赵子川凝然一定,战马再起,不进反退。而并未像敌将猜测翼边偷袭,赵子川骑马驭行,竟是正面而上……

    “驾——”赵子川驭马一声,“飞骑神将”纵驰而下,相向搏杀,身前正朝铁链而去。

    铁索长链眼看就要拦腰而截……刹那间,赵子川马前起身,借势而对,马鞍凌然一顶,飞身跃起——铁链划过,正着赵子川身下而去,赵子川一个飞跃,轻巧躲过了敌军的“铁链封锁”。

    “什么?”蒙元骑将还没反应过来,赵子川已然“呼——”地一阵从自己等人头顶掠过。

    “呀——”赵子川回身反击,半空中“刺光连斩”飞身而下,剑气交错长空,骤然而下……

    “啊——”一声惨叫,手持铁链一将,竟遭寒芒一剑封喉,血溅当场,摔落战马。

    赵子川半空落下重回战骑……持链一将毙命,赵子川顺势抓起铁链落下一端,反向冲骑,欲以长臂之力,与敌军持链另一人力争相抗。

    另一骑将还未反应,只知身旁同伴落马殒命,依旧沉浸恐慌之中……忽觉手中铁链一道拉拽——赵子川身骑反向,用力一使,将铁链往自身骑向奋力一扯。

    “啊——啊啊……啊——”蒙元骑将来不及松手,整个人被赵子川的臂力拽落下马——反冲之力难以抗衡,一个不注意,连人带链摔下,头撞而破,顿时脑浆迸裂,惨死至极……

    瞬时间夺取二人性命,赵子川扔下铁链,重拾双剑,转身驭马。

    剩余骑将二人,深知同伴惨死敌手,心中悲痛欲绝。然而自己二人显然不是赵子川的对手,转身重新而望,却显心中惊忧万分。

    赵子川这边可不会给其机会,解决铁索二人,赵子川飞马疾驰,重剑而上……

    “飞骑赵子川杀到!——”杀意正浓,血染四方,赵子川喊出了往日杀敌的战号,铁蹄铮铮,马踏飞扬而去。

    “上……上——”惊恐中,蒙元骑将故作壮胆一句,二人手持苗刀并行,正面应对赵子川飞骑前来,手脚却显畏畏缩缩,连战马也露出惊恐的眼神,徐徐后退。

    但赵子川已然飞身杀到,就是想逃,也已来不及调头……

    “三十六道连斩”再起剑阵杀出,扬尘呼啸,纵横天宇,赤马飞奔,无人匹敌。“飞骑神将”纵贯三军,强威之魄,势不可挡……

    “啊——”“啊——”黄沙平原之上,两道凄厉惨叫,鲜血飞溅,如同弃鬼般的哀嚎,凄厉惊寒——飞骑神将猛虎神威,敌将二人根本不及还手,“御龙剑气”已然大杀四方,将可悲二人送鼎黄泉……

    剑气回身,伏尸九地,赵子川大展虎将之威,单骑纵横,连斩敌军九将。拓跋乌手下将领全部毙命赵子川之手,这回别说心中没底,在拓跋乌眼中,赵子川不是将神,而是死神……

    不过赵子川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收手,最后一人——敌军主将拓跋乌,赵子川眼中的最后猎物;赤红战马再起,面向敌军铁骑阵中,赵子川提剑呼啸奔驰而去,似要一招直取对方性命。

    “快快……都给我拦住他……给我拦住他!——”拓跋乌已经全然失神,匆忙中吩咐手下士兵,阻挡来势汹汹的赵子川。

    蒙元士兵得令,倚兵排成列阵之势,予以刀盾之阵,形成一道“铜墙铁壁”,赫然鼎立,挡在拓跋乌战骑身前……

    赵子川跨马飞驰,眼前“刺刀屏障”阻拦,自己丝毫没有减速。赤红战马烈如疾风,奔如狂雷,居高临下而至敌阵,纵横沙场,八面威风。

    “飞骑赵子川杀到!——”杀阵中,赵子川狂吼一声,战骑呼啸奔袭而上……突而,将骑骏马飞驰半空,赵子川“飞骑神将”名号由来——踏马飞跃,恍若驰骋天宇之中,将骑战神身影即现,赵子川连人带马跃起丈高,惊人出神般,径直飞马跨过了蒙元士兵的“刀盾壁阵”,飞天而至拓跋乌身前……

    抬头一望,恍若天际飞驰而下,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拓跋乌根本不敢相信,世上竟有骑将能驭马飞驶,战神下凡一般,跃马而过阵丈之高——现在他终于明白,“飞骑神将”的过名之举,然而心中了识,性命却已走至尽头……

    “啊——”拓跋乌看着赵子川身骑战马,挥剑从天而降,惊慌失措大喊一声。

    赵子川手起剑落,碧光一闪,只是一瞬,一道血溅,拓跋乌瞬时尸首分离——赵子川干脆利落,一剑斩下了拓跋乌的首级……

    人头落地,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将军死了……”“将军死了——”“将军死了!——”不一会儿,一阵喧嚣,蒙元军中顿时炸开了锅。赵子川单骑深入,连斩十将,蒙元将士顿时军心大乱,战意全无——看着赵子川飞骑阵中威风无人可挡,将士骑兵一时间手足无措,惊慌中四下逃散,往峡谷深处方向落荒而走……

    赵子川也没有去追,四下张望慌乱逃散的蒙元士兵,心中有数达到震慑退敌的目的,并示意李显李功方向,主力部队进军山谷狭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