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生死诀别 中
    “奇怪,菁妹不在诶……”萧天不禁叹道,“如今战事紧迫,按理说她不是应该一大早就在营中商讨军事吗,难道碰巧出去有事?”

    “她一个人不在也就算了,连唐战大哥也不在……”苏佳冷静望了望桌上清早的火烛,嘀咕说道,“蜡烛燃烧不久,是大清早天未亮时点燃的,可见刚才他们还在这里……”

    “看来是有突发事情,他们才离开的对吧……”萧天又不禁问道。

    “嗯……”苏佳点了点头,继续道,“两个人一起离开,还是在商讨战事过程中,看来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更为重要……但如今战事在即,除了和打仗有关的事,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关键问题是,他们两个去哪儿了……”萧天转头望向门外说道。

    正在这时,从营帐大门,忽而跑进一个士兵,似乎是收拾门口的杂物,时不时进进出出。苏佳看在眼里,不经意问道:“等等,你一直是在这里干活吗?”

    “是啊……怎么了,将军?”士兵停下手中的活,不禁问道。

    “唐将军和陆军师一早就在这里吗?”苏佳直切主题问道。

    “没错啊,一早就在这儿……”士兵老实答道,“不过刚才有个侍卫过来通报消息,然后唐将军和陆军师就急匆匆跑出去了……”

    “是什么事情?”一下子问出了关键,苏佳抓紧问道。

    “嗯——没听清……”士兵回忆着摇了摇头,随即道,“不过临走前,我好像听到他们说,是要到赵将军那里去……”

    “去子川兄弟那?”萧天听了,不禁问道。

    苏佳没再去问士兵,而是回忆着昨晚的事情,相叙说道:“子川兄弟……对了,昨晚临走前,他好像说今天之前,一定会想好破敌的良策……”

    “那他们两个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子川兄弟叫去的吧?”萧天继续问道。

    “我昨天还以为那是子川大哥的泛泛之谈,所以没当回事……”苏佳拖着下巴,继续思索道,“现在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只是随便说说。如果说他真的想出了对付兀良托多的计策,那唐战大哥和菁妹听到这个消息,急匆匆跑出去找他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可能只是随便说说?”萧天跟上道,“兀良托多可是子川兄弟的仇人,害死了子衿大哥和嫂子不说,现在又点名上来挑衅,子川兄弟恨不得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你说的没错,虽然表面上装出一副冷静,但在心里,子川大哥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嫉恨兀良托多……”苏佳继续思索道,“可是就算真有良策,按道理子川大哥应该是直接过来告诉菁妹的不是吗?战事在即,他为什么还要大费周折,让唐战大哥和菁妹去他的营帐,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萧天越听越是迷糊,在一旁无奈叹气道。

    “比任何人都恨兀良托多……有计策偏偏让他们两个前去后营,没通知任何人……”苏佳一面嘀咕着,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一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不好——子川兄弟这么做,该不会是要……”

    “怎……怎么了?”听见苏佳突然惊起,萧天满脸疑惑地问道。

    “快跟我走——”苏佳没有多做解释,一把抓住萧天的手,就往营外跑去。

    被苏佳这么一把拉着跑出营帐,外面将士皆以所见,萧天也是不好意思。但也不清楚苏佳为什么这么着急,萧天在后面紧张问道:“喂,佳儿,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别说那么多,跟我来就对了——”苏佳没有放手,一把紧紧拽住萧天,表情十分担忧,迈开步子就往赵子川的营帐方向跑去……

    赵子川营帐中……

    唐战和陆菁没有办法,为求得赵子川口中的“良策”,只能怀揣着一脸疑惑,为死去的李玉如上一炷香。

    唐战倒还好说,想起玄空大师曾经的教诲,自己心觉越是战事在即,心态越不能急躁,如今上一炷香悼念逝者,平复自己紊乱的情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陆菁就显得有些抵触,而今战事焦灼,赵子川却莫名其妙让自己为死者上香,“浪费”了军事战机,陆菁心里非常不痛快。

    但毕竟不能表现对嫂子的冷漠,既然赵子川这么要求,陆菁又不好不答应,还是尽量放平心态,以一颗虔诚的心去祭奠逝者的亡魂……

    二人同时点燃香火,在李玉如和赵子衿的灵位前祭拜安息,香烟徐徐缭绕,淡雅之味沁人心底……

    久久未有过的回忆经历,当唐战再一次将燃香点至案前,自己不禁想起曾经汴梁,玄空大师教诲的往事……

    (回忆中)……

    唐战自言自语道:“晚辈其实……身世不济,胸怀大志又不能抱负。如今寄人篱下,却不知人生该如何走……”说着,唐战慢慢低下了头。

    玄空大师没有说其他话,只是继续道:“施主上柱香吧……”

    唐战依旧没有正面回应玄空大师,而是继续说道:“自己的第一个好兄弟远走他乡,今世恐再无见面之缘,人世之情为何如此……”

    玄空大师依旧是没有说其他的话,还是继续道:“施主上柱香吧……”

    玄空大师不断重复着刚才的话,唐战这会儿才回过神来。见着玄空大师毫无忧郁、略带慈祥的面庞,唐战不解问道:“大师何以如此之言,晚辈今世多愁路,多是伤感,他事又何妨?”

    “施主上柱香吧……”玄空大师微笑道,“不要想太多了,亲手去上柱香,心情坦然。人世不过如此,与其思虑复杂的情义纠葛,何不做一些不用去思考的简单事,以求宁静之心?”

    唐战也不知玄空大师所谓何言,但自己毕竟是到客,来此神庙,上柱香也是对神灵的尊重。于是,唐战没有去想太多,拿了一炷香,并且亲自点上,然后顺势插在神灵前的炉子里……

    或许是活动了筋骨,或许是香味的提神,唐战突觉当自己什么都不去思考,而是干一些上香这样简单的事情,看着屡屡的青烟,顿时觉得自己的烦恼消散了许多,心情也顿时清静多了。

    唐战自觉心情舒畅后,笑着说道:“大师说得对,晚辈现在觉得心情舒畅多了,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让那些不开心的事阻碍自己的人生……谢谢大师,经大师的点通,晚辈顿觉开朗许多了。”

    “好事自为之,舒心自觉之……”玄空大师微微一笑道,“情绪都是自己决定的,你且记得‘人生路途遥远,千万不要被几点坎坷之道而挡住了远方的视线’即可,哈哈哈哈……”随后,玄空大师也慢慢离开了正厅……

    (现实中)……

    “抛开一切杂念,别多去想……”唐战将香火置好,暗暗欣慰道,“玄空大师说得没错,无论处于何时,心乱意乱皆以自身,心中忧郁,只不过是我们徒以自劳罢了……还不如暂时放下一切,以平淡之心上一炷香,烦闷焦虑得以解之……”

    “师父原来说的话,我不太懂……”正在这时,身后的赵子川突然欣慰道,“如今玉如离世,我每日为其上香祷告,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玉如之死,我很难过,也很愤恨,但整日徒以自忧,不过是多添烦乱罢了……还不如坦然面对这一切,放平心态,无论是仇恨还是遗憾,以平心应对,才能做出最无悔的抉择……”

    然而,陆菁似乎并不像唐战和赵子川那样心态平静,上完香后,陆菁背着身子,迫不及待道:“好了,你说过的,只要我和傻蛋上了香,你就告诉我们破敌的良策的……”

    “你看看,菁妹你处事还是这么心急,根本就没有平心以对……”赵子川倒是不急不忙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陆菁越说越急道。

    “想让你放平心态啊——”赵子川微微一笑。

    “放平……心态?”陆菁听了莫名其妙,自言笑道,“哼,如今战事危局,我心情平静不了……”

    “平静不了就宣泄啊,不开心的别老放在心里——像苏姑娘那种有什么苦事都往自己心里憋着,可不是菁妹你的作风……”赵子川忽而在身后调侃道,“要是原来的菁妹,遇到不开心,不该是大发雷霆一阵宣泄,或者把我臭骂一顿吗?”

    “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陆菁也有些急了,提高嗓音问道。

    “想让你骂我一顿——”赵子川越说越奇,表情坦然道,“就像回到汴梁的时候,我们两个是死党,我做什么让你不顺眼的事,你就会好死不死骂我几句……”

    “想让我骂你?”陆菁不知道是急了还是情绪不定,转而放开道,“哼,要骂你还真是有够骂的……原来在汴梁,我想怎么说你都是随口;可是如今在军营,因为军事之务,我们不能再像从前那样‘顽皮’……”

    “那我今天就给你个机会,让你把想骂我的话一口气吐出来——”赵子川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和两年前自己还是大家公子的身份一样。

    陆菁看见赵子川这一副“不恭”的样子,“气急败坏”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在汴梁的时候,我就说你没用,一个大男人,连女人都找不到,还天天装出一副阔少爷的样子,在外面丢人现眼……好不容易找到了‘扬州女侠’和你般配,你却几次惹得她不开心,火爆脾气,说你笨都算轻的……嫂子被峨眉派的人劫持,自己没用,还得靠我们几个替你冒险出头,才救回了嫂子……和嫂子成婚,洞房第一次都上不去,被我们折腾得里外不是,说不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结婚以后,还是天天和嫂子吵来吵去,没完没了不说,还让我们几个替你讲和……出了汴梁,在王家村到处给我和傻蛋添乱,上个雪山带路,还把我们带到狗熊洞,真是吃尽了苦头,就没见过你这么衰的人……在裕兴城和兀罗带托多对峙,还是你被第一个抓起来,结果害得我们所有人一个个‘落网’,真是倒霉透了……参军以后,还是你最不省心,不打仗的时候,天天和嫂子在军营里吵架,搞得我们晚上都不好休息……嫂子有孕在身,你身为一个大男人,连自己老婆都不会照顾,还让我们替你帮这帮那……还什么赵家的三少爷,赫赫有名的‘飞骑神将’?在我看来,就是个百无一用的小白脸,臭皮囊——”

    唐战在一旁听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望着陆菁的“炮语连珠”,唐战心中暗暗道:“喂喂喂,别骂得这么彻底啊,好得给子川兄弟留点面子啊……”

    “到现在,你连嫂子的命都保不住……”陆菁说完了长篇大论,也是有点累了,稍稍喘息一阵,调侃的口气转而变为悲伤,“嫂子死了,最该责怪的人就是你……你就是个大笨蛋,就是个没用的家伙!!!——”陆菁最后的这句,非常大声地喊了出来。

    “你骂完了吗……”赵子川表情不变,微微一笑问道。

    “差不多了……”陆菁在一旁喘了喘气,随后又转身望着李玉如的灵位,“与其让我们上香,真正心里该愧疚的,就是你这个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陆菁似乎心中还不能平复,反反复复咒骂道。

    “大笨蛋,哼哼……”赵子川听了,自嘲笑道,“是啊,我们俩认识以来,你总这么骂我,我原来听着就烦……但是从军之后,我很少再听你这样称呼我,我还有些不适应了,哈哈……”

    “骨头贱吗?非得我骂你……”陆菁毫不客气回语道。

    “是啊,我骨头就是贱,就是该多骂……”赵子川继续自嘲了一句,随即意味深长道,“总算听到菁妹你这么骂我了,骂得这么开心,这才是菁妹你真正的性格……”

    “你到底想说什么?”看着赵子川莫名其妙的一举一动,陆菁倒是有些心有不安道。

    “我是想说……”赵子川渐渐,终于吐出真正想要表达的话,“如果临死之前,能够再见菁妹你最真实的一面,哪怕是把我臭骂一顿,回忆起原来在汴梁时候的快乐,我也无悔……”

    “你说什么,临死之前?”陆菁听了大吃一惊,想要回头一望。

    唐战也是一样,想要跟着回头,可是还是慢了一步……

    “啊——”背后两点一发,唐战和陆菁同时大叫一声,被赵子川正中封住了穴道,全身不得动弹。

    “你干什么?”二人同时惊恐问道。

    赵子川表情淡定,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菁妹,临死之前还能看见你最真实最可爱的一面,我很高兴……你说得对,玉如的死,其实真正最该责怪的人,是我。我就是如你口中所说,这么一个没用的人,是个大笨蛋……”

    陆菁没有回应,只是用惊异的目光望着赵子川。

    赵子川缓缓几步,来到自己妻子的灵位面前,声音不大,语气郑重道:“所以说,这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让我亲自了结这一切,为玉如补偿罪过……不是为了家族的世仇,不是为了历史的恩怨,只是为了补偿玉如一个人,只有我才能和兀良托多做个了结……”

    “难道说……”唐战想是想到了,不禁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