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两路抉择 下
    “菁妹!”慕容飞还在苦苦请求,可陆菁一直低着头,心中似乎有苦难言,半天没有回应。

    “别胡闹!”萧天震慑一句,义正言辞道,“你和南宫兄弟现在情绪不稳,这种状态去对付棘手的兀良托多,根本毫无胜算——”

    “‘鬼门崖’一战,本来就毫无胜算,谁去都是必死无疑——”南宫俊依旧不挠道,“既然都是送命,与其让你们去赴险,不如我去——反正如今我已是家破人亡,留着我这条命,世上也没好挂念的……”说到最后,南宫俊的口气渐显低沉。

    “我也和你一样!”慕容飞继续抢言道,“慕容家也没了,我活在世上也没什么牵挂……我这条命留着,也不过是驰骋沙场,与蒙元朝廷势不两立……反正都是要死,不如在战场上轰轰烈烈地死——”

    “你不行!”南宫俊转头厉声道,“慕容家没了,可你还有妹妹相依为命!你要是战死了,樱妹怎么办?”

    说到这里,慕容飞转头看着自己身后的妹妹——慕容樱正用悲伤的眼神注视自己,如今慕容世族家破陨落,在外只剩自己和妹妹互相厮守,要是自己真的死了,慕容家就只剩下自己妹妹孤单一人。

    “哥……”慕容樱都快哭出来了,看着哥哥准备慷慨赴死的神情,慕容樱心中苦不堪言。

    “樱妹……”慕容飞先是迷离一句,随后眼神定起,望着妹妹身旁的秦羽,语气郑重道,“秦兄弟,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妹妹……”

    “慕容兄弟……”秦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里觉得难受——这场战争付出的代价,似乎太大了……

    “所以说你还是别去了……”南宫俊稍许缓和一下语气,闭眼说道,“你心中还有放不下的人,所以你还不能死……而我不同,如今我的家人全部罹难,南宫家只剩下我独子一人,我活在世上已经没什么牵挂,让我去赴死对付兀良托多,最适合不过……”

    “你真的没有牵挂吗?”然而,唐战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却是挑动了一丝气氛。

    “嗯……”南宫俊睁开眼,似乎心中一股莫名忧伤冲上心头,半天难以开口。

    “你的家人不在了,可是还有一个人,对你来说重要的人……”唐战用深沉的口气说道,“玲珑还在菁儿家,****夜夜盼着你得胜归来……我和菁儿答应过玲珑,一定会活着带你回来,如今汴梁战事在即,只要打了胜仗,你们就可以重逢……如果你死了,玲珑会伤心一辈子,我和菁儿不会原谅你……”

    “玲珑……”果然,南宫俊心中放不下的,还是在汴梁朝思暮想盼守自己两年的玲珑。而唐战提到玲珑,陆菁心中也是一阵酸楚……

    “既然你们都放不下……”这时,苏佳突然站出来说道,“就让我和阿天去吧,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佳儿……”萧天看着苏佳突然自荐站出,心神一动。

    苏佳继续道:“是的,每个人在世上都有牵挂——子川大哥有安安,南宫兄弟有玲珑,慕容兄弟有樱妹;我也一样,我和阿天彼此谁也不会轻易离开谁……但不同的是,我和阿天形影为伴,如果我们两个前去,无论是生是死,都在一起,我们不会被牵挂所绊,也没什么遗憾……让我和阿天去吧,我和阿天武功最高,就像刚才阿天所说,就算不能打败敌军,至少也有机会取下兀良托多的人头!”

    “嗯——”觉得苏佳说得很有道理,本就有此意向的萧天点了点头,转头冲陆菁说道,“菁妹,让我和佳儿去吧,我们会为军队攻城争取最多的时间!”

    “谁去都是死,你们不许!”然而,赵子川还是不断拼命阻止道,“这个主意是我提出来的,理应让我前去——我去了,兀良托多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从而放下支援汴梁的事情……所以说,我比任何人都适合——”

    “不行,嫂子已经死了,你要是再有三长两短,安安怎么办?”苏佳想着赵子川幼年丧母的亲生儿子,不禁担忧道。

    “还是让我去吧——”慕容飞还在不依不挠,“樱妹有秦兄弟照顾,就算我死了,也不惋惜……”

    “让我去——”“我去……”“你们不行,让我去……”

    一时间,本是今晚商讨的军事会议,结果因为“鬼门崖”战略一事,顿时沸腾炸开了锅——军中众将争先恐后,都要求自己带兵赴险支开兀良托多,为主力部队攻城争取时间……

    “够了!——”突然,一声惊喊阻止道,全场顿时肃静……

    是陆菁,刚才半天一言未发的陆菁,如今终于开口说话。

    这一声厉喝,全场众人停止“争吵”,一时间全将目光放在陆菁身上。

    陆菁似乎心情沉痛,重重喘了一口粗气,随即道:“你们谁都不许去!这是什么破注意?用少量兵马支开兀良托多,不管你们谁去,都不可能活着回来……都不可能……都不可能……”说到最后,陆菁的语气愈加低下,最后竟然露出悲痛的哭腔。

    “菁儿……”看着陆菁伤心难过的样子,唐战在一旁跟着难受——确实,战争面前的生死抉择,换做是谁,都是难以接受……

    “可是现在,除了这个办法……”萧天还想要继续说道。

    “我说过了,不准去!——”陆菁抬起头,怒吼一句,着实将在场众人吓了一跳,眼眶中却是带着悲情的泪水。

    在场没人再说话,只是用忧伤怜悯的目光,望着抉择两难的陆菁——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面对死亡的抉择,谁都不愿意看着身边的朋友离去,陆菁最是这样。作为一军之统领,陆菁手中却是握着兄弟姐妹的生死性命,战场上的一决一策,都关乎朋友的性命安危;一路征战下来,虽然陆菁神机妙算,但每次决策,看似胸有成竹,陆菁心中却总是提心吊胆……因为她害怕,害怕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害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害怕朋友从自己身边离去;可战争就是这样,九死一生、逝者无情,陆菁一路走来,经历了比任何人都艰难痛苦的心路历程……

    “不管你们谁去,都是必死无疑……”陆菁渐渐平复心情,语气稳定道,“这个计划不准,让我再想想……再想想……”然而,陆菁眼中的泪水,却是半分未有停歇。

    陆菁既然这么说了,在场众人也了解了陆菁的心思,同时也了解了彼此的心思,没再说什么,纷纷神情忧郁,低下头默而不言……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

    “我知道了……”赵子川似乎是心中打定什么,两手插间,闭眼说道,“这个主意是我提出来的,让大家争吵一阵,是我不对……不过兀良托多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罢休,我还会想其他针对的办法,你放心好了,菁妹……今晚就到这里吧,今天一天也不容易,反正兀良托多绕远路赶至汴梁,时间还早。明天一早我一定会想出新的对策,再来告知菁妹你好了……”

    说完,赵子川不等唐战和陆菁发令,转身准备离开营帐——因为他心里清楚,今天气氛“闹”成这样,恐怕没人再有心思正经商讨军策了……

    “都散了吧……”陆菁想了想,挥手说道,“就按子川兄弟说的,明天一早再来商讨,届时我一定会想出两全其美的计策……”

    其他人没再说什么,看着陆菁满脸忧伤的神情,于是纷纷转身离开……

    今晚“风波”一段的军事会议,就此停歇……

    剩下唐战和陆菁留在营中,神情低落地站在案前……

    “傻蛋——”突然,陆菁像是情绪爆发一般,哭着扑进了唐战的怀里,像是好久都没有发泄自己的情绪,大声哭喊道,“我好怕,好怕打仗死人……子衿大哥死了,玉如嫂子死了,南宫慕容家的人也都惨遭毒手……我真的好怕,这场战争究竟还要延续多久……呜呜呜……”

    唐战心中难受,只能陪陆菁分担痛苦与悲伤。将陆菁轻轻搂在怀中,唐战关慰着说道:“菁儿,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而且不光是我,萧大哥,苏姑娘,子川兄弟,所有的朋友不在……我说过的,朋友在身边,没有什么困难渡过不了;从汴梁我们第一次相识,到现在历经沙场,两年过去了,什么大苦大难没经历过?最后不都咬牙坚持下来了吗……”

    “傻蛋……”陆菁稍稍平复心情,隐含着泪水伤心呢喃道。

    “放心,没事的,相信我,这一切都会过去……而且我向你保证,不管再苦再难,我一定会陪你好好活着……”唐战苦中强忍着欢笑,将陆菁搂在怀中,轻抚着她历经风尘的额头。

    “谢谢你,傻蛋……”陆菁没有再去多想,把今天一天的烦心杂事抛之脑后,就这样在唐战的怀中安静睡下……

    夜已深,萧天营帐……

    从正营回来后,萧天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如今面对兀良托多,却是至少一人以死相赴,萧天心中复杂万分……

    “阿天……”然而回来的不止萧天一个,苏佳不知何时缓缓走入营帐,望着萧天看似没落的背影,轻声呢喃道。

    “佳儿?”听见苏佳的声音,萧天转过头,不禁问道,“这么晚了,你来这儿干嘛?”

    “我看你今天心情似乎不定,所以过来看看你……”苏佳眼神也略显低迷,似乎这些天发生的人生大起大落,苏佳也不禁觉得心中杂乱,“原本这个点,我应该是去看嫂子和安安的,可是嫂子已经……”说到这里,想起李玉如的死,苏佳心中悲痛万分——毕竟没能救下李玉如,自己也有“责任”,为此苏佳心中经常懊悔不定。

    看着苏佳伤心,萧天心有不忍地走上前去,关慰说道:“没事儿的,佳儿,就算险阻再多,最后我们一定会打败兀良托多,拿下汴梁的……”

    苏佳缓缓抬起头,正见萧天背后,营帐案前燃着几炷香——那是萧天刚刚回营布置的。苏佳觉得这画面很熟悉,曾经陪萧天回萧家山庄时见过,于是不禁问道:“阿天,你……这是干什么?”

    “我……”萧天似乎有所隐瞒,吞吞吐吐道。

    “两年前陪你回萧家山庄,我好像见过……”苏佳看来是想起来了,提声道,“你曾经发誓和同门师兄萧武忠一决生死,也这样上过香,代表你必死的决心……阿天,你现在上香,该不会也是——”苏佳像是知道了萧天的意图,眼神惊异不定。

    “是的……”看来萧天也不打算隐瞒了,在苏佳面前,坦诚说道,“我打定主意了,引诱兀良托多之事,我还是要去——虽然危险很高,但如今汴梁一战刻不容缓,不能再耽误太多时辰……虽然嫂子死了,但子川兄弟还有家人在汴梁,还有菁妹,他们的亲人都在汴梁,都盼望着他们能讨伐汴梁得胜而归。如果在回家前命殒疆场,相信他们的家人一定非常难过……而我不同,我以‘苍龙’名号游历世间,在汴梁无亲无故,就算犯险一搏,也无任何牵挂……虽然菁妹口中放不下,但我还是要去,去面对危险——就当是自吹一次,我武功这么高,不替兄弟朋友扛下重任,实在说不过去,哈哈……”萧天苦中作乐一句,危局之中依旧保持乐观。

    但苏佳没有笑,她看的出来,萧天苦乐的笑容下,暗定的,是必死的决心……忽而,苏佳眼神转而坚定,跟上应道:“阿天,我决定了,‘鬼门崖’一战,我陪你一起去!”

    “佳儿……”萧天看在眼里,不禁应呼道。

    “你说得对,武功这么高,不替朋友扛下重任,确实说不过去……”苏佳满含深情地望着萧天,坚定说道,“这次‘鬼门崖’一行,几乎就是赴死之行,如此危境,我不能让阿天你一个人犯险……神峰崖重逢后,我们彼此发过誓,无论是生是死,彼此不再离开对方。两年前在神峰崖,我们险些天地两隔,但是这回,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说完,苏佳鼓起勇气,主动抓起了萧天的手。

    萧天脸微微一红,但心中更多的,是无比的感动和坚定……萧天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看着绝代佳人面容下,眼神中的巾帼之气,萧天坚定说道:“嗯,好的佳儿,这回无论是生是死,我们都在一起……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找菁妹,向她阐明我们的决心,届时就算她再不答应,我们也要主动请行——引诱兀良托多延缓援兵,只有我们最适合去!”

    “嗯——”苏佳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手牵手陪萧天坐在案前,“享受”可能是彼此相依的最后一晚……

    “佳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萧天一手轻轻搂住苏佳,眼神略显憧憬和回忆问道,“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不久,离开柳沙镇后背卢欢前辈追杀,你曾问过我‘跟着你这一路犯险,究竟后不后悔’,我说‘不后悔,这辈子都会陪你走下去’……现在换我来问你,我贸然做出这个赴死决定,你却义不容辞陪我一起,你……后悔吗?”可能萧天觉得,如今问这个问题,确实显得有点犯傻或是糊涂,但不知为何,心中有感而发,自不其然大胆问道。

    苏佳傻傻一笑,将头靠在萧天的肩膀上,迷蒙道:“傻瓜,现在还问这种问题……答案还用想吗?我当然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陪你一起走下去……”

    “说我傻?当初你问我的时候,问题不也很傻吗?”萧天不经意间,调侃笑道。

    “是啊,当初我也很傻……但就是傻,所以才更真实,彼此才更珍惜……”苏佳微微闭上眼,神情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