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两路抉择 中
    兀良托多似乎并不在意,下了一个手势,示意部队继续前进:“继续往前走,看看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于是,军队继续朝前进发,蒙元步骑铁蹄并行,径直走入空无一人的关口营寨……

    营中校场,空空荡荡,乌云之下,不禁渗出一丝诡异与阴森。兀良托多身骑最前,不断张望着四周的空旷,几阵阴风吹过,铠甲撕裂呼呼作响,掠过肩头,伴着肩上伤疤的隐隐作痛,兀良托多两眼一凝,似乎预感到了不安……

    “喂,有人吗?”亲信士兵看着营中空荡,不禁朝四周大喊一句。

    “呼——呼……”然而,除了冷风越过山涧的阵阵声响,营中并未有任何的回应。

    “门口无一士兵把守,怎么会有人……”兀良托多眼神淡定,冷冷说道,“如果非要有的话,恐怕只有……死人——”

    “大人,您……您说什么?”听见兀良托多诡异的话语,士兵战战兢兢问道。

    “看看马蹄下面……”兀良托多没有低头,指着战马下方铁蹄印道。

    士兵众人即刻低头,然而眼前一幕却是着实震惊——

    马蹄铁摩擦一道,清扫地上的些许黄土,地面隐约露出几分暗红,隐隐斑驳,令人寒颤。

    “这……这是什么?”士兵不禁惊慌问道。

    “当然是血啊,而且就是营中将士的血,看样子我们的人已经惨遭他人毒手……”兀良托多却是毫不在乎,冷血笑道,“被黄土所掩埋,应该是有些时日了……从洛阳调兵前往汴梁的消息,才没数日,想要确实偷袭这里还能拖延时日,也只有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秘密,也就是对本将军我盯上已久的人……”

    “大人,难……难道说……”士兵愈发紧张问道。

    “没错……”兀良托多眼神凝然道,“敢明目张胆向本将军挑衅,而且近日还和本将军有过交手,军事上占据先机主动,除了先锋军的人,还会有谁做到……”

    “是……是敌军干的,那我们来这里,岂不是……”士兵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紧张不断道。

    “来这里,就是中了他们的下怀……而且,是在这儿埋伏极佳的天险之地……”兀良托多冷冷说完,随即抬头一望……

    “隆隆……”正说完,山崖两侧忽而响起异动,悬崖峭壁、高岩之上,沉闷的声响接踵而至——愈加强烈,如雷震石般,滚滚作响……

    “到……到底怎么了?”亲信士兵又起惊恐,两侧山崖异动频频,如地震般摇晃不止,震动愈加强烈。

    “中埋伏了……”兀良托多表情一紧,隐隐说道……

    果见两侧高山,震响之处,数十发巨石铺天盖地般,疾驰滚落。“隆隆——”作响不断,如同山谷里的雷鸣,窒迫而压,惊恐中不得喘息……

    “不好,中计了!——”蒙元士兵这才反应过来,大声呼喊却是为时已晚。巨石惊涛骇浪由山崖滚落,发出震天巨响,层层叠叠,惊撼不息……

    “快跑——”“啊——啊……”呼喊声,惨叫声,骤时间响彻山谷,巨石袭击正中营下,蒙元部队乱成一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四离逃散却是混乱一片——两壁高山巨石夹击,蒙元将士无以逃脱,一时间死伤无数,顿时帐中营下血泊一片……

    “可恶,这是唐战陆菁的诡计吗……”兀良托多似乎还没做好撤退的准备,看着高山巨石将自己部队震慑得人仰马翻,兀良托多暗中咬牙恨道。

    “啊——啊——啊……”惨叫声还在继续,巨石如同惊天滚雷,降袭而下,重击碎土,一时间,山下将士血肉模糊、横尸遍地,其境甚为惨烈……

    “大人,快走——”亲信士兵在一旁紧张道,“敌军在此设伏,定是蓄谋已久,一会儿万一大军从中杀出,再撤退就来不及了!”

    兀良托多两眼一凝,似乎在做艰难抉择……“全军听令,撤出山谷!——”终于,兀良托多还是狠下心,命令部队撤离“鬼门崖”……

    “隆隆隆隆……”山中巨岩滚落崖底,关口营寨瞬时变为一片废墟,伴着无数蒙元士兵的尸体,被埋没在一片尘土灰暗中……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兀良托多才带着军队离开“危险地带”。然而看着眼前的乱石废墟,兀良托多愤恨道:“可恶,居然耍小伎俩,拦住本将军的去路……我不管是唐战、陆菁,还是谁,本将军会让你们得到报应……”

    不过愤恨归愤恨,现在关口这边被乱石封堵,就算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按照兀良托多所说,崖口埋伏的军队一定还会蠢蠢欲动——显然这条抄近的小路,已经行不通了。

    “大人,现在路被堵了,该怎么走……”亲信士兵在一旁,紧张兮兮问道。

    “还能怎么走?当然是绕远路了——”兀良托多不甘说道,“哼,绕远路迟一天就迟一天,汴梁的王大生,还没无用到连一天城池都守不住……前方一定还有敌军的埋伏,再往前走只能是自寻死路;如今只能绕远路赶往,本将军可不想在杀死赵子川前,无故丧命……”话到这头,兀良托多心里想的,还是自己和赵子川的恩怨……

    于是,兀良托多即刻挥军令下,命部队折返绕远路行进……

    山下巨石停歇数久,然而山上动静却未平息——岩石峭壁间,几个人影隐隐浮动,看来在这设置埋伏,阻拦兀良托多前进的,就是这些人……

    山上眺望兀良托多带队撤离,其中一人似乎情绪激动按捺不住,想要拔剑起身,下山去追。

    “青雪,回来——”背后一人拉手将其叫住,阻止其不冷静的举动——原来在这儿埋伏的人,正是在关口“等候”兀良托多前来的峨眉派弟子。

    情绪激动的人是青雪,拉住她的人是花菱——兀良托多杀害李玉如,报仇心切的青雪,眼见布置陷阱未能置其死地,不理智下,想要拔剑去追,却被花菱一把叫住。

    “放开我,我要杀了兀良托多,为李姑娘报仇——”青雪眼神中带着痛苦,悲愤喊道。

    “你冷静一点!”花菱还是及时将其叫住,一把伏下阻止道,“你现在过去,不但白白送死,还会搅乱之前的计划……别忘了,我们在这儿设伏的目的,是要拖慢兀良托多支援汴梁的速度——兀良托多以为是明军在此设伏,所以才调头离开;你要是现在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他会知道埋伏在此的人只有我们峨眉派,必然调头来追;我们的计划被识破,到时候就功亏一篑,不但没有帮上忙,反而害了赵将军他们……”

    “额啊——”青雪心有不甘地挥了挥拳,冲兀良托多离开的方向发泄一句,随即眼含着泪水,缓缓蹲下。

    “兀良托多是我们的仇人不假,但战事当前,且不能因一时之气而误大局……”花菱拍了拍青雪的肩膀,安慰说道,“拖慢兀良托多的援军速度,这已经是我们能做的最大的贡献……而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相信赵将军和苍龙大侠他们……”

    青雪收回了眼泪,紧紧握拳为自己打气,看着山崖之下血泊无数的蒙元将士尸骸,青雪心中暗暗道:“这样,也算对得起死去的李姑娘……赵将军,我们能为你妻子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鬼门山崖,雾蒙一片,血红与尘土交融,伴随着夕阳日落,渐渐隐没在山下的一片黑暗之中……

    傍晚黄昏,先锋军营……

    因为“鬼门崖”传来了兀良托多援军的消息,战事有变,所以本来计划今日讨伐汴梁的战略,也向后拖延。洛阳方面的援军足有两万之多,如果不做好及时应对,仅靠先锋军的当下人马,贸然举兵攻城,一旦短时间内无法拿下,敌军援兵赶到,届时将会进退两难……为此,唐战和陆菁又将军中众将召集一处,由此商讨对策……

    而今日拖延了讨伐战略,报仇心切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以及慕容樱三人,也是心情杂乱、躁动不安。为防止战前他们头脑发热、理智不清,陆菁下“死令”禁谈“为报仇而讨伐”的敏感话题,否则军杖一百囚禁营中,并剥夺一起军务,不得参与汴梁一战。也正因如此,今晚商谈军事,南宫慕容兄弟没再情绪激动……

    不过今晚商议的内容,不再是对汴梁城池的讨伐战略,取而代之的,则是如何应对和延缓兀良托多的支援速度……

    “峨眉派那边传来消息了——”苏佳傍晚从“鬼门崖”附近侦查归来,进营急匆匆道,“青雪她们的计策成功了,在崖口关隘设下埋伏,阻断了兀良托多军队的去路……现在兀良托多率队绕远路迂回,至少会拖慢一二时日……”

    “一二时日,那时间还是紧迫……”萧天听了,不禁提议道,“兵贵神速,今晚就举兵讨伐汴梁,反正该准备的军务,白天都已经准备好了……”

    “我同意——”唐战也在一旁点头道,“白天我们动静不小,敌军的眼线可能察觉,以为我们白天攻城……结果我军白天因故没有行动,蒙元守军白白浪费了一天精力;到了晚上他们稍显懈怠,正好是我们攻城的最好时机——”

    然而,陆菁闭眼想了想,摇头反对道:“不行,事情不能想的这么简单……现在兀良托多的援军即至,不只是我们,敌军方面当然更早比我们知道兀良托多的援军动向……既然我们能因兀良托多改变计划,敌军自然也会,不冷静思考对付兀良托多的对策,没有十足的把握攻城,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照你的意思,想要讨伐汴梁,先得处理好兀良托多这关是吗?”秦羽在一旁深思熟虑,跟上道。

    陆菁点了点头,分析说道:“差不多……兀良托多援军赶到,这是意外状况,只有把这件突发事故节奏掌握在手,我们才有把握调动全局……也就是说,想要讨伐汴梁,必须先找到对付兀良托多的对策——”

    “我们军下人手只有两万,想要攻城兼并对付兀良托多,能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赵子川眼神异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沉应声道。

    “什么办法?”萧天转头问道。

    “拖延——”赵子川斩钉截铁道,“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拿下汴梁,至于兀良托多,并不是要和他决一死战——左君弼投降后,汴梁守军只剩数千,我军主力强攻拿下只是时间问题;但为其争取时间,不让兀良托多的援军赶到,只能派遣少量精兵在‘鬼门崖’与其周旋,避其锋芒将兀良托多吸引开……”

    “子川兄弟……”唐战看着赵子川面对自己的宿命仇人,依旧冷静自若,毫不被私情所致,大局之下始终保持冷静,眼神不禁钦佩一阵。

    “子川兄弟说得对——”秦羽在一旁接话道,“目前来看,这是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用少量部队利用‘鬼门崖’的地势,与兀良托多周旋拖延时间,主力部队举兵攻城……”

    “问题是,少量部队是多少……”萧天不禁低问道。

    “一千足矣!”关键时刻,赵子川目光坚定道,“如果是我,率精骑与敌军周旋,一千足矣……反正攻城之战,骑兵施展不开,从军中抽调精英骑兵部队千人,不是什么难事……”

    “方法不错,但是你们没想过吗……”陆菁眼神忽而忧郁,神情迷离道,“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但也是最危险的方法——”

    “菁儿……”唐战最了解陆菁的心情,听见陆菁如此沉重的口气,唐战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洛阳方面,兀良托多带来了两万援军,而我们只派一千骑兵周旋,还是在毫无退路的‘鬼门崖’处,这几乎就是必死的局面……”陆菁语气中,夹杂着悲痛说道,“这一千人马就是敢死队,不管你们谁去,铁定都必死无疑……”

    此话即出,一时间,营中一片死寂,因为如果战略成立,这场战争,铁定至少会有一人战死疆场——那便是与兀良托多对决之人……

    “所以说让我去!”关键时刻,赵子川挺身说道,“兀良托多想杀的人是我,我高调前去,他的注意力一定都会放在我身上,这样能最大限度拖延敌军援军的速度——”

    “不行,让我去!——”萧天立刻抢言道,“子川兄弟你去,兀良托多为杀你,必然不择手段,你毫无生还机会……我武功高强,大不了鱼死网破还能拼出一丝生机,至少万军从中,我会想尽办法取了兀良托多的首级!”

    “阿天……”看着萧天不畏险境,奋勇而上,苏佳心中莫名夹杂着感动和酸楚。

    “就算你武功再高,敌军可是有两万之众,‘鬼门崖’地势险要,没有退路,你去也是死路一条!”静默在一旁的南宫俊,这时候起身奋勇道,“让我去吧!萧兄弟你还有苏姑娘要照顾,我如今家破人亡,孤身一人,这条命战死沙场也值得——”

    “我也一样!”慕容飞也起身说道,“让我也去,家人没了,我这条命死了也不可惜——菁妹,你不是一直担心,我们兄弟会因为对王大生的仇恨而贻误战机吗?正好,我们转头去对付兀良托多,没了私人仇怨的干扰,你可以专心致志讨伐攻城!”慕容飞又转头望向陆菁,试图得到她的同意。

    而陆菁则在一旁沉默不语,神情却显焦躁,似乎心中决绝不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