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武林绝秘 下
    “嗯?这是……”然而,莫天行这边,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摸索着石墙上的字迹,角落正底处,看似对称地刻着两个奇怪的标符,像是术语之类的符号。

    但莫天行像是认识这两个标符,眼神略显惊异,浅浅蹲下身,嘀咕自言道:“这个符号,是师父的机关术语……师兄妖鬼大师继承师父的机关巧术,罗列了关于机关术语的标符,这两个标符代表的意思是——‘火’和‘血’……难道说,这个机关会是……血符咒?”

    莫天行身为玄清大师的四大弟子之一,与妖鬼大师师出同门,自然是认识这些机关术语。巧的是,两年前萧天和苏佳潜入这里时,身为妖鬼大师弟子的萧天,也认出了这两个字符,只是当时并不明白其含义。

    但是莫天行认出来了,代表“火”和“血”字符文的机关,即为机关要术中的“血符咒”。莫天行虽然并不精通机关要术,但同为玄清大师门下多年,自然也是清楚其中的奥妙——“血符咒”乃鬼谷巧制机关,非“火”和“血”两者相融,不得以触发。莫天行看在眼里,似乎心中有着大胆的预测——在这石墙深处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机关的奥妙,既然这里会有玄清门下的机关术语,可见当年上官仙剑封印“天魔神功”,一定与其挚友,及自己的师父玄清大师关系密不可分……

    “机关符文一定是师父留下的,看样子‘天魔神功’的秘密绝不仅仅这么简单……”莫天行心中捣鼓一句,没想到灭门之夜深入南宫地道,却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

    “呼——”然而,正值莫天行踌躇间,翻转门外一股热浪袭来——“千秋塔”的大火沿着地下通道,熔岩流至此处,火光遍其四周。莫天行眼见熔浆蔓延,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可眼前即是“天魔神功”秘密的展开,如果现在离开这里,地道里的石文记载一定也会燃烧殆尽,“天魔神功”的真相,将会永远埋没在历史黑暗中……

    莫天行心中暗自赌注,即使危难在前,也要弄清楚这“天魔神功”的绝密。忍受着地道里热浪的扑袭,浓烟渐渐渗入,莫天行仍在坚持,努力解开石墙上神功记载的绝密……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刚才被自己杀死的蒙元士兵尸体处,血流伴着熔浆,缓缓流入暗门深处。就在刚才“血符咒”脚底的机关处……“吭啷——”一声闷响,被熔浆浸热的石板,像是机关触动般,有了异样的反应。而让莫天行眼前一亮,随着熔浆血流的渗透,石板中心处沿缝忽而裂开,随之小波动般炸裂开来——血火交融,“血符咒”机关即破。

    莫天行稍稍躲避,却见石墙裂开后,机关随之瓦解,中央石座处,一块小型石碑完好无损地放在石台之上,显然是人为处之。而在石碑之上,却是记载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工整至极,像是铭刻着重要的东西。

    莫天行为之感到惊异,不过既然是人为机关设之,其因绝不简单。莫天行没有多想,小心脚下的岩浆,两手托起圆盘大小的石碑,大致观摩了石碑上文字的内容……

    “这……这是……”莫天行看了石碑上的内容,差点没吓出神——石碑上记载的内容,竟然是“天魔神功”的秘笈,而创造“天魔神功”的人,居然就是自己的师父玄清大师。

    “天魔神功,原来真的存在于世,而且就在南宫家的地道里……”莫天行很是震撼,自言惊叹道,“因为是用师父的‘血符咒’所封印,无血火之融,无法打开,难怪几十年了,没有一个人发现‘天魔神功’真正的秘密……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上官仙剑前辈所言,‘天魔神功’乃前世第一邪功,又由上官前辈亲自封印,可见其嫉恶之行……但既然是玄清师父所创邪功,那为何上官前辈和玄清师父是至交好友,这其中的恩怨,到底发生过什么……”

    无数的思绪涌入脑中,让莫天行很是迷乱。但眼下“天魔神功”的秘笈在手,莫天行持在手中却是瑟瑟发抖——毕竟是曾经武林中的第一邪功,上官仙剑奋尽全力才将其封印,如今重见天日,若让武林他人皆知,江湖上恐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得保留这个秘密才行……”莫天行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自己怎么说也要解开这个前世之谜,随即又朝石碑上的文字观摩而去,却见末尾处有一列奇怪的注脚——

    此乃文之上篇,若以所观其全,水月龙泉见矣。

    “上篇?意思是,这石碑上记载的神功秘笈并不完整……”莫天行继续嘀咕道,“还有,这个‘水月龙泉’是什么意思……”

    无数的疑问反复纠缠,莫天行根本理不清其中的来龙去脉。更关键的,如今第一邪功秘笈在手,莫天行内心躁动不安,身为武林强者的他,心中不禁涌出想要掌握其法的冲动。

    “武林第一剑客,三老前辈的上官仙剑,也只有他可以封印,可见这‘天魔神功’,必乃当世之绝学……”莫天行心中大胆道,“不过武学就是武学,邪不邪全看人之内心。如果是我莫天行学会了,只要坚守武林正道……”看样子,莫天行是发自内心想要跃跃欲试。

    但莫天行想要学会“天魔神功”,并非为了私欲,他能这么想,似乎是有别的担心……

    “佳儿……”一时间,莫天行竟是想起了苏佳,这两年来没少派人追其踪迹,但苏佳对自己的仇恨,却是从来没有抹去。恍惚间,莫天行渐渐回忆起自己的手下向自己汇报,这两年自己一直关心的苏佳的事迹……

    (回忆中)……

    ……

    “掌门,听说忆瑶师妹出山经过柳沙镇,不但打败了卢欢前辈的弟子,‘无影神剑’柳金权,甚至还和卢前辈有过交手,不分伯仲……”

    ……

    “汴梁剑道大会,忆瑶师妹打败了傲晶师太,救下了‘扬州女侠’李玉如,‘江湖博’的身份传遍整个武林……”

    ……

    “在陵关城,忆瑶师妹独自力战蒙元千军,毁掉了汴梁守将的火器,其胆识简直比肩上官仙剑前辈……”

    ……

    “忆瑶师妹在神峰崖被跳崖,生死未卜……”

    ……

    “掌门,好消息,忆瑶师妹还活着……”手下回来通报道,“中原剑会上,忆瑶师妹假扮苍龙大侠,打败了前来捣乱的鬼王师的弟子……”

    ……

    “七岭关一战,忆瑶师妹所率水军,取得大捷;滕州之战后,更是被封为‘刺花御使’……”

    ……

    (现实中)……

    “佳儿,没想到短短两年,你竟然成长了这么多……”莫天行眼神低迷道,“恐怕你心中一直记着我杀害你父亲的血仇,一路克服磨难走了过来,就是为了要亲手杀了我……这次将要的潼关一行,若是打败了郑羽化和陈世今,恐怕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哎,养育了你十六年,你却还是不肯原谅我,除了杀我,难道再没有办法能赎当年因冲动而害你父亲的罪过……天命啊,天命啊……”说话间,莫天行不禁感叹起自己和苏佳的命运,也不断悔恨自己当年因为情世之恨,害死了苏佳的父亲——这是莫天行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罪过,但他并不想因此而死在苏佳的手中……

    “我不想再害你了,佳儿,只求你能原谅我……”莫天行继续道,“以你武学的长进,恐怕不出半年,我就已不是你的对手……可如果你执意要找我报仇,我也须得自保之术……原谅我,我学习‘天魔神功’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我完全是为了自保,并想要活着来赎自己的罪过……佳儿,除了死,我愿意付出一切来赎罪,只求你能原谅我……”

    莫天行最后,不停叨咕着这句。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莫天行心中一直放不下的,就是苏佳。只不过,在苏佳眼里,自己永远都是她不可饶恕的杀父仇人,就算自己对她有十六年的养育之恩也是如此……

    想罢,莫天行闭了闭眼,怀里揣着上半部的“天魔神功”,带着尘封几十年的武林绝秘,莫天行再也没回头,离开了已被熔岩侵蚀的南宫地道……

    今晚的大火,将南宫世家的昔日繁华,烧得一干二净……

    梁翁山山脚,先锋军军营……

    “啊……啊……啊——”营帐中,南宫俊像是做了噩梦般,忽一般惊醒,睁开双眼,满头大汗从榻上坐起,“呼呼——”不止地喘着大气。

    白天刚从朱元璋的帐下回来,前一日与萧天慕容飞前去救援陆菁,临走前王大生的“惊悚之言”,始终在南宫俊心中徘徊不去。今晚疲劳入睡,却是做了难以平复的噩梦,仿佛置入黄泉地狱般,惊醒后却是半点想不起来,南宫俊心中不禁忧心忡忡……

    “可恶,居然会做噩梦,是我太累了吗……”南宫俊满身大汗,因为战事紧张,睡觉也没有卸下身上的铠甲,感觉帐中闷热的他,想要出营透透气凉快凉快。

    帐外确实是凉快多了,到了深夜,巡逻的士兵也是稀稀两两,几阵夜风掠过,倒是不禁起了几阵寒意……

    今晚轮到苏佳带队守夜,不过左君弼刚投降不久,汴梁不可能有兵力做大动作,因此营中巡逻的部队并不太多。而苏佳本人也是独自坐在围栏之上,有些疲劳的她用手托着下巴小憩一番——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人世变故,苏佳等人也是累坏了。

    南宫俊从营帐走出,朝着苏佳的身后走去。苏佳察觉十分敏锐,即使劳累,也能觉出背后有人靠近,随即睁开眼醒过来,转头望去。

    “嗯,南宫兄弟?”苏佳见南宫俊像是睡不着的样子,不禁问道,“失眠了吗,这个时候出来作甚?”

    “睡不着……”南宫俊摇了摇有些阵痛的脑袋,内心不安道,“总觉得像有可怕的事情,心中平复不定……说句好笑的,刚才我还做了噩梦,把自己惊醒了……”

    “是你太累了吧……”苏佳睁了睁眼,关心道,“毕竟你和阿天还有菁妹,才刚从阵前回来,又和王大生交过手,身心不安也属正常……”

    “我说的不是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只是觉得……有点害怕……”南宫俊也想不出该怎么形容,心中焦虑不定,喃喃自语道。

    “害怕?”苏佳不禁问道。

    “就是……哎呀,算了,还是不说了……”南宫俊犹豫几番,想着自己大晚上睡不着,竟在苏佳一个女孩子面前“扭扭捏捏”的也不像个样子,随即转移话题道,“对了,萧兄弟陪我们一起回来,他怎么样,睡得安稳吗?”

    “你说他呀——”一提到萧天,苏佳耷拉着脸,马上变了个表情道,“一回来就在我面前吵吵嚷嚷,说自己没和王大生做个了断,这里不爽那里不爽,晚炊之前激动地把自己碗筷都给砸了……我觉得烦,索性就饿他一个晚上。结果他晚上一觉睡下去,比死猪还沉……”

    “呵呵,萧兄弟也不容易,苏姑娘你也别太苛刻他了……”南宫俊见苏佳和萧天又在闹“小矛盾”,不禁笑了笑,但随即又关心问道,“对了,菁妹呢,她怎么样了?”

    苏佳叹了叹气,眼神略显悲伤道:“哎,菁妹回来后,睡觉前就一直待在子川兄弟的营帐中……她说嫂子死时,自己不在身边,她感到很愧疚。而且她还隐隐发誓,要举兵攻下汴梁,打败兀良托多和王大生,替嫂子报仇……”

    “之前在朱元璋那,她也是这么说的……”南宫俊摇头叹息了一句,随之想起今晚自己的举足不定,心中依旧不安道,“我也好想快点结束战争,回到家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会这么难受,好像再也见不到家人的样子……可恶,我到底在想什么?”南宫俊的思绪甚是混乱,使劲摇了摇头,却怎么也消除不了心中的不安。

    “南宫兄弟你太累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苏佳看着南宫俊举足不安的情态,继续关慰道,“唐战大哥说,明天五绝阵法骑兵有训练,你得养足精力才行……”

    “嗯,你说得对,谢谢你苏姑娘……”南宫俊会心一笑,随即转身道,“我现在是该休息了……养足精力打个胜仗,才有机会回家见亲人……”说完,南宫俊缓缓走回了帐中。

    看着南宫俊离开的背影,想起刚才南宫俊的话,苏佳也不禁想起与亲人有关事情。可是离开追风派后,算得上自己“亲人”的,也就是萧天还有这么多贴心照护的朋友,就算自己再怎么憧憬或是回忆,又能忆起何方?

    “我真是,哎……”苏佳自笑一句,略显困意的她,再一次托着下巴,低头小憩起来……

    “忆瑶……忆瑶……”然而,像是在梦里,又像是回忆中的声音,苏佳耳边传来熟悉的亲昵。

    “嗯……”苏佳梦中微微答道,眼前的光暗中,忽明忽现一个熟悉的声音。

    “忆瑶……不,应该叫你佳儿……”熟悉的声音还在继续,微困中的的苏佳下意识的喃喃“嗯”道……

    “啊——”然而一时间,苏佳像是从梦中惊醒,虽然没看清梦中人的身影,但那个声音,自己绝对不会忘记。

    “小红姐姐……”苏佳坐起身子,低眼望着栏杆下的斑影,事后想起刚才的梦境,用手拍了拍额头,略微“自嘲”道,“真是的,我真好笑,怎么会梦见小红姐姐……”

    梦中望见了红云(小红)——从小到大照顾自己,并在临死前,告诉自己身世的那个倩影……

    “居然梦见了小红姐姐……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安的预感……”伴着夜里的凉风,苏佳心中暗暗不定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