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武林绝秘 上
    “哼,这回你逃不掉了吧……”士兵首领提着血刀,眼神凶煞道。

    如同恶魔一般,惊惶出现眼前,南宫娇顿时傻眼了。刚才若是不犹豫逃跑还有机会,可是现在,自己没有机会了……

    “不要,不要杀了我……”南宫娇露出惊慌的眼神,倒在地上,奋力摇头道。面对死亡的恐惧,南宫娇内心恐慌害怕到了极点。

    而这些冷血毫无人性的官兵,显然不会放过她,手持冰冷的血刃,朝南宫娇一步步逼近……

    南宫娇已经害怕得泪雨而下,毫无反抗之力的她,伏倒在地,生死关头听天由命。但显然,自己静待而至的命运,几无生还……

    然而,走近看清了南宫娇的面容,排头的士兵眼见南宫娇略有几分姿色,忽而起了歹意。今日南宫家族陨落,官兵杀人作恶无数,士兵首领心起狡黠,不禁觊觎起南宫娇的美貌,随即坏笑道:“哎呀,你说这么好的姑娘,就这么杀了未免太可惜了……临死之前,要是能让兄弟们乐乐,岂不甚好?”

    南宫娇听出了士兵的歹意,更是害怕得使劲摇头。

    首领既是出口,身后的士兵跟上道:“是啊,大哥,在王大将军手下这么多年,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今晚遇上个这么好的,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了,就这样杀了未免太暴殄天物;不如让兄弟们爽一爽,快活快活……”

    “行,没问题……”士兵首领狰狞一笑,即刻说道,“今晚艳福不浅,这女人这么漂亮,兄弟们一起享受享受,只要别告诉王大将军就行……”

    “好的……”身后士兵也如同一匹饥饿的野狼,连连点头道。

    “不要……不要……”南宫娇拼命地害怕摇头,倒地的自己也伏着身子慢慢向后挪动。

    “嘿嘿嘿嘿嘿嘿……”然而眼前的蒙元官兵,一个个如同野兽一般,觊觎自己的姿色,朝自己投来邪恶的目光。

    “放心,小美人,今晚一定让你快活,哼哼……”士兵首领狡黠一笑,随即伸手朝向南宫娇的衣襟。

    “救命啊……救命啊——”南宫娇被逼上绝路,临危之际大声呼救道,虽然她知道,如今地道遭遇非礼,不可能有人来救。

    “别浪费力气了,不会有人来救的……”首领邪恶地说道,“乖乖听话,老老实实从了我吧,让本大爷爽个够……”说完,首领抑制不住自己的饥渴,饿狼般朝南宫娇扑了上去。

    “啊!——”南宫娇闭上眼睛,绝望大喊道……

    “蹭——”突然,“生死关头”一际,一道剑光破空而出,由暗门后方直入其中,飞逝流星般,疾驰而过。

    “啊——啊……”剑光掠影矫捷,未能明其招式,一道身影即已越过人墙,正朝前方蒙元官兵首领而来。

    官兵首领还没意识到,正朝南宫娇扑去之时,背后忽而寒光一闪,只觉一道利刃从背后穿心而过……“啊——”一阵刺痛撕心裂肺,待到首领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只见一尊魁梧的身影疾迅而过,剑法精湛,一招取了官兵首领的性命,随即转身提剑,保护挡在了南宫娇的身前……

    “什么人?”眼见南宫地道忽现不速之客,身后士兵众人纷纷提刀而应,喝声问道。

    南宫娇也是半天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眼泪还未擦拭,眼神颤抖地望着保护自己的高大背影,孱孱问道:“你……是……什么人……”

    持剑之人没有回头,低声回应道:“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

    原来,千钧一发救下南宫娇的人,竟是今晚一路跟踪至此的莫天行。

    “莫……莫前辈……”虽然不认识,但南宫娇也知道莫天行在江湖中的名号——当今武林七雄之一,追风派的掌门人,南宫娇见了,感动中带着疑惑问道,“莫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莫天行依然没有回头,持剑望着前方凶神恶煞的蒙元士兵,义正言辞道,“当务之急,姑娘你快逃,这里交给莫某就好……”

    “可是前辈……”南宫娇还没有完全回神,看着莫天行独自一人面对众敌,已然不放心道。

    “哼,哪里冒出个老家伙,竟敢坏我们好事,还杀了我们大哥……”前方蒙元士兵所见,莫天行当道独行,提刀厉言道,“杀了他,替大哥报仇!”

    “对,杀了他!”“杀了他——”身后的蒙元官兵接踵而至,纷纷起哄喊道。

    然而,莫天行根本不把这些喽啰放在眼里,看着今晚蒙元官兵犯下的滔天罪恶,莫天行举剑凝视道:“哼,亏你们还是保卫朝廷的将士子民,今晚却是犯下如此罪行,枉为人也……滥杀无辜不算,还要对一个女子行如此之劣,我莫天行不会饶了你们!”

    “哼,狂妄——”蒙元官兵不屑道,“老家伙一个,竟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是找死……兄弟们,给我上!”

    “杀——”说完,地道中众声喊杀,数十官兵齐刀而上,正朝莫天行身前袭去。

    “前辈危险!——”南宫娇在背后看着惊悚,大声急喊道。

    “哼,一群鼠辈……”然而,莫天行显然不把众士放在眼里,低声凝声道……

    “噌噌——”剑光一闪,莫天行手中长剑凌然纵起。剑光分闪而过,化作寒星点点,凌厉锋芒毕现,夺目耀眼而出——追风九剑“寒星”即出,剑影夺芒,破斩天狼,顿天而下。

    剑影分裂闪光,惊如雨下,蒙元士卒还未出刀,剑光皆已夺命所至,正穿胸前——官兵起身瞪眼,还未及时应对,皆已暴血而亡,伏尸倒地而去……

    对付这些“恶卒”,莫天行“寒星剑”毫不留情,既是一招,便取了众士性命。

    身后蒙元官兵所见,知道莫天行身手不浅,皆害怕无以正视,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改而提刀循循退后。

    但显然莫天行不会放过他们,不等这些官兵退后,莫天行翻身而上,剑光一闪,剑法凌然而出——刚才恍如“寒星”的剑光,分裂骤时而聚,转而倾泻如洪,势如百川,波涛汹涌……

    追风九剑之“百川剑”,惊如巨浪的剑气起伏而下,气势恢宏,光影凝结,剑闪而出。惊涛骇浪,层层叠叠,燎原御势,破影突现。剑影呼啸刺身而过,蒙元众士皆阵惨叫,别说挥刀欲以抵挡,就连转身逃跑也是不及……“啊——啊——啊……”不出一瞬,惨叫连绵不断,蒙元官兵簇拥一处,“百川剑法”如雨而下,众士皆毙命倒地,南宫地道顿时伏尸排阵,血泊之境凄惨至极……

    双剑齐出,莫天行两招两式,干净利落解决掉了发难的蒙元官兵。毕竟当今武林七雄之一,追风派的掌门人,武功之高自是不说,何况为救他人,出手毫不留情……

    南宫娇依旧伏在地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刚才欲对自己不轨之人,如今全部伏尸血泊,南宫娇眼神的惊恐一点未有退去。不过毕竟莫天行危难之中救了自己,南宫娇还是努力翻过身,跪在莫天行身前,磕头道:“多谢……多谢莫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无以为报……”说话间,南宫娇依旧带着哭腔,毕竟自己的亲人如今全部惨死,南宫娇心中伤心至极。

    解决掉了蒙元众士,莫天行也收回了杀气,转头望向南宫娇,望其身世的可怜,急忙转而关慰的表情,扶起说道:“姑娘不必道谢,惩奸除恶,这是莫某应该做的……”

    南宫娇缓缓站起身,终于有机会擦拭眼角的泪水,但心中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眼神中尽是流露无限的悲伤。

    “好了姑娘,你别哭了……”莫天行继续道,“你会出现在这地道,应该不只是为了躲藏避难吧……”

    南宫娇点了点头,随即哽咽道:“嗯……我们南宫家的地道十里九宫,除了武林皆道上官前辈‘天魔神功’记载的所藏,更主要的……是为避难逃跑之用……从这里沿路而去,就会逃至城南出口……我二哥为了掩护我离开,结果……呜呜……”说着,南宫娇朝自己二哥南宫策的尸体望去,又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痛哭伤心至极。

    莫天行对南宫家的命运也是感到惋惜,不禁唏嘘一阵。但眼下危难未解,怕是还有蒙元官兵会再来刁难,莫天行随即向南宫娇继续道:“南宫姑娘,这里依旧不安全,既然这地道通往城南安全地带,你快点离开吧……”

    南宫娇听了,抬头问道:“那前辈你……怎么办?”

    “我在这里帮你拖住他们……”莫天行义正言辞道,“蒙元朝廷无故杀害你们南宫族人,罪恶可赦,我怕这些官兵还会追至这里,对你不轨……你先走吧,南宫姑娘,我替你顶住他们——”

    “可是莫前辈你一个人……”南宫娇想起自己的哥哥为救自己身死殒命,不禁担忧道。

    “放心吧,莫某怎么说,也高称当今武林七雄之一,几个小卒都对付不了,那还了得?”莫天行微微一笑道,“你不用担心我,身处危境,莫某自有逃生之法……”

    南宫娇微微点了点头,今日莫天行的救命之恩,实属恩泽之大,南宫娇临走前,继续跪下道:“前辈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今日一别,铭记在心,若有他日,定当报还……呜呜……”南宫娇的语气已然带着哽咽,显然短时间内,自己无法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

    “快走吧,孩子,别再耽误了……”莫天行以长者姿态和蔼道,“南宫家今日遭遇屠戮,幸存恐怕只有姑娘你一人……从今以后,或许你要独自一人处世,是何造化,全在你自己……”

    “嗯……”见莫天行和自己二哥临死前说得如出一辙,南宫娇哭着点了点头,起身后哽咽惜别,往地道深处离去。

    看着南宫娇渐行渐远的背影,莫天行眉头微微一皱,忽而心有感慨道:“女孩子家,满怀恩情向我道谢……佳儿,如果你能和她一样,不求有多谢恩于我,只求你对我不全是父仇之恨,我就欣慰满足了……哎……”

    一时间,莫天行竟是想起了苏佳……

    南宫娇离去后,莫天行依旧待在原地许久,怕又会有蒙元官兵前来追击。不过蒙元官兵并没有来,取而代之的,却是更为可怕的东西——

    莫天行所在的地道深处,忽而摇晃几阵,像是地震般,让人隐隐不安。但好在摇晃只是一瞬,并未造成多大影响。可是从地道入口忽而流入岩浆一般的“石流”,燃着火光,一股热浪由地道风口扑面而来。

    “有火流熔进地道里来,该不会是……”莫天行眼观惊异之象,不禁紧张道,“该不会是大火燃烧的‘千秋塔’碎石化作熔浆,流进隧道里来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这里就不安全了,千秋塔若是因大火倒塌,这座地道恐怕都支撑不住……”

    熔浆流进地道稍许,与地上的血汇融交错,地道四口顿时大火明起。莫天行知道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到时候别说跑不出地道,恐怕在这之前,自己都会被地道中的烟火呛死。

    “得赶紧离开这里……咳咳……”莫天行自言嘀咕着,不禁咳嗽了几句,刚想要伏着地道墙面,沿着南宫娇离开的方向离开这里,手掌却不小心是触动了地道里的机关一般,墙面忽起一道震动,发出沉闷的响声。

    “怎……怎么了?”莫天行还以为是墙塌了,自言紧张道。

    “隆隆隆……”然而,一阵闷响过后,身前的一幕却是让莫天行吓着了——

    只见自己扶手的墙面,如同机关旋转的门板一样,打开了一条通道。而在通道之前,一座记载文字的巨大石板突兀出现在了莫天行眼前。

    “这……这是——”莫天行瞪大双眼,似乎眼前的东西将他吓住了,“这是‘天魔神功’的记载!”

    没错,南宫家地道所藏的“天魔神功”记载,正是这个地方——两年前的剑道大会,南宫魄就曾邀武林胜者少林子弟前来此处一观,当时萧天和苏佳也偷偷潜入过这里,寻得了有关“天魔神功”的笔记。而南宫地道里道道机关重重,各路相连相通,莫天行无意中触动机关找到这里,并不稀奇。

    但毕竟莫天行没有见过,一直以为“天魔神功”只是传说,如今见到有关上官仙剑前辈的遗迹,甭管是真是假,莫天行也是叹为观止。

    “真的是‘天魔神功’的记载,两年前除了南宫家,只有少林子弟有过观摩,不过未知真假……”莫天行有些兴奋过头,都快忘了自己还要“逃命”,不顾地道中烟火的危险,跳过暗门,伏在“天魔神功”记载的石墙上,仔细观摩一阵。

    “两年前剑道大会,据说少林释明方丈有言,‘天魔神功’未必当真,不过今日自己能亲眼所见,也算不负此行……”莫天行深处危境,倒还略显高兴的样子,摸着石板上的文字记载道,“上官前辈所刻之言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玄清师父生前和上官前辈是知交,师父尚且不曾多提,看样子这东西似乎事有蹊跷……”

    莫天行观摩着石板上记载的每行每列,上面所说的,也不过上官仙剑前辈发现天魔神功并“封印”此绝学的事迹评述……

    “嗯?这是……”然而,莫天行这边,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