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家族陨落 下
    正厅后堂,摆放着南宫家世代祖先的灵位,南宫魄乱中回到灵堂,屋外大火纷飞,屋内残垣断壁——南宫魄很清楚,南宫家的气数,今日走到尽头;庄重拾起案前的宝剑,南宫魄临死前在祖宗面前立誓,今日就是身死殒命,也得有骨气有尊严的死……

    “先祖在上,今日家族基业崩殂,危在咫尺……”南宫魄郑重庄严道,“我南宫魄无力抚危,却使南宫血脉断于此夕,不孝之大……而今蒙元朝政,欺压百姓不算,而致我南宫家族于危亡。身为世家之后,理当荣辱共存,宁可断头玉碎,绝不趋炎苟同!”

    南宫魄已经是保定了必死决心,宝剑出鞘,锋芒折现,家族没落,却不掩南宫世人的傲骨……

    “找到了,在这里——”厅堂门外,王二生和王三生带着官兵部队,找到了南宫魄的去向,将大厅之处团团包围。

    南宫魄毅然转身,眼神坚定,长剑在手,誓斩夷狄。面对官兵层层压境,南宫魄毫无畏惧,提起灵位旁的酒坛,似有莫名举动。

    “嗯?”王二生带着部队冲入大厅,见到南宫魄,却是拿着酒坛。脚下湿哒哒的,这才发觉地上已经被洒满了酒,不禁略显疑惑。

    “砰——”一声脆响,南宫魄用力将手中的酒坛摔碎,豪声放道:“断头之酒,我辈祭于祖先,今日族人命之将尽,血染宝剑,横天立祖!”

    “哼,死到临头,无稽之言……”王二生并不将其放在眼里,眼见南宫魄已经退至绝路,今日必死无疑,随即挥手示意道,“给我上!——”

    号令间,蒙元官兵排头并进,苗刀刺列,徐徐而上。

    “绝境之地,怎堪忍辱?长剑在手,锋芒见血——”南宫魄豪放出言,宝剑挥舞,一道断世虹光纵天而下。

    “啊——”虹光恍若断天之力,碎云裂地般,将冲上的蒙元士兵一一斩落,一阵荒芜野幽的惨叫,厅堂之下顿时血光一片。

    “被逼到绝路,还想做拼死反抗吗……”王二生继续“怂恿”着手下士兵道,“全都给我上,斩下南宫魄的人头,赏银一万两!”

    受其诱惑,官兵上下再次壮胆,踩过无数死者的尸体,挥刀嗷叫便朝南宫魄而去。

    “哼哼哼哼……”南宫魄轻轻冷笑一声,长剑一举。

    “嗯,他要干嘛?”前面的王三生看着南宫魄奇怪举动,不禁嘀咕道。

    “噌——”一道挥舞利刃的嘶响,剑虹之力飞天而上,但是这是屋内……“咔嚓——”突然天花板一阵巨响,房屋的正梁被南宫魄一剑劈断,如千斤巨石般,重重落下。

    “轰——”“啊——”蒙元士兵没有注意,房梁塌陷,正中士兵上头,惨叫连声后,众士皆脑浆迸裂而亡,死相惨绝人寰之甚……

    “可恶啊,死到临头还想顽抗……”王三生眼见部下死伤惨重,用愤世的眼光望着南宫魄不屈的面容。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只有这么简单……“三弟,小心上面!——”王二生在一旁大喊一声,王三生抬头即望,正见屋檐处的重木摇摇欲坠,皆次滚落——刚才南宫魄一剑劈断了正梁,房屋重木即刻瓦解,整座屋子摇坠不止,房梁发出“哐当——”的巨响,重重砸落,激起万千尘土。

    “这老东西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吗?简直自不量力——”王三生看出南宫魄的动向,气急败坏道。

    “还不止——”王二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继续冲王三生喊道。

    “你说什么?”王三生没有立即反应,而是抬头继续冲房梁上方望去——

    只见摇摇欲坠中,屋外着火的房檐和碎瓦搅成一片,伴随着房梁的垮塌,纷纷由天花板上方集尘而下,沾着如同岩浆般的“火油”,缓缓滴入房中。

    “快跑,这座房子要烧起来了!——”王二生紧张呼喊一句,也不管手下的将士,转头就往屋外跑。

    王三生看着“火油”低落,脚底下伴着酒水的“滴答”声响,这才意识到了……王三生二话不说,也丢下了自己的部下,转头和自己二哥一起往门外跑……

    “火油”碎瓦滴入屋中……“呼——”只是一瞬,火海蔓延般,之前被南宫魄摔碎的坛酒,一时间全部燃着。房里房外火光笼罩,整座房屋一瞬之间便被大火吞噬……

    “啊——啊——啊……”屋内来不及逃跑的蒙元士兵,一时间被酒火缠身,纷纷痛苦嘶叫倒地,成为了无情火焰魔鬼的“食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宫魄临死前,看着火光阵阵下,无数蒙元官兵惨叫撕裂,被大火燃烧吞噬殆尽,南宫魄放声大笑道,“我南宫魄今日赴下黄泉,也得带着你们这些恶魔的尸首,燃烧彻底殆尽——南宫家的人,就是死,也得带着骨气和尊严死,即使烧成灰烬,也要和家族存亡与共!”

    荡气回肠一句,最终南宫魄自己也被火海所吞没,带着坚毅与不屈……

    “轰——”突然一阵巨响,酒火燃着房屋,发出一道惊天爆炸,房屋炸裂开来——南宫魄伴着祖先的亡灵,英勇就义尊严而死……

    王二生和王三生在最后时刻逃出了房子,才免于葬身火海,回神之后回头望着火焰废墟,仍心有余悸……

    “好……好可怕……”王三生重重喘了喘气,双手俯撑着地面道,“幸好及时逃了出来,否则稍晚一步,就算我们武功再高,恐怕也逃不了……”

    “切……”王二生则是望着冲天的火光,不屑一顾道,“这个南宫魄,没想到这么狠,把整座房子都烧起来了……不过南宫魄即死,南宫家终究也是没人了,大哥交代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不,南宫家的人还没有死绝……”王三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变提醒道,“还有一个人,他迟早会满眼血恨地来找我们报仇……”

    “谁?”王二生低声问道。

    “就是两年前离开汴梁,如今成为了朱元璋叛军麾下的先锋骑将,‘南宫六子’南宫俊……”王三生提示道。

    “噢?我怎么把他给忘了……”王二生听了,冷冷自言道,“是啊,听说过南宫俊,如今可是常遇春先锋军下的‘五虎将骑’之一。而今挥军压境汴梁,想要找我们报仇……哼,正好,我可是很想亲手杀了他,让他随同父兄一起殉葬……”

    说完,王二生表情渐渐浮现杀气与狰狞……

    而此时在另一端,“千秋塔”附近,南宫策正带着妹妹南宫娇往塔中的地道方向跑去。只是今晚的大火过于凶猛,高耸入云的塔楼,如今也被无情的火光吞噬,化成一道冲天的“火柱”。而在塔楼门口,更是有数以百计的蒙元官兵和无数倒下的南宫家人的尸体,此状甚为惨烈……

    刚刚厅堂处传来的爆炸巨响,南宫策和南宫娇也是听到了……“大堂那里好像出事了,该不会是爹……”南宫娇哭着回头望去,眼前只有一片无情的火光,不禁哭诉道。

    “现在没时间管这些了……”南宫策牵着妹妹的手,不停往“千秋塔”的方向赶去,“赶紧去塔楼,否则追兵追来,就真的逃不了了——”

    “呜呜……”南宫娇没再说话,只是跟着自己的哥哥继续赶路,自己暗暗哭泣……

    终于跑到了塔楼之下,此时整座巨塔已经被火光包围,正门入口处,也是被大火笼罩,根本进不去,何况大门之前,还站着数不清的蒙元官兵。

    “可恶,连大门也被火势封堵了吗……”南宫策望着塔楼的火光,忿忿不平道。

    “那边还有活口,给我杀!——”蒙元官兵注意到了南宫兄妹二人,随即示意众手下,挥刀赶及灭口。

    南宫策二话不说,抽出佩剑,冲至人群中,一边保护妹妹,一边同饿狼般的蒙元士兵厮杀一处。

    南宫策武功平平,但对付这些个蒙元士兵还是应付得来。看出了人群中一个缺口的方向,南宫策用力将妹妹一推,推出了士兵的包围圈。

    “二哥!——”南宫娇被推出包围,自己担心不已,冲着阵中的南宫策喊道。

    “快去后门——”南宫策一边与蒙元士兵厮杀,一边大声喊道,“塔楼后面有个暗门,你把那里的机关打开,我随后就到!”

    没有办法,如此危境下,南宫娇也只能是听命于南宫策,强忍着泪水,自己转身往塔楼后方跑去。

    有几个蒙元士兵注意到了南宫娇的动向,也跟着追了过去……

    “千秋塔”被大火吞噬,正门入口被封堵,但在后门方向,有一个机关暗道,可以从那里的暗门进去。两年前剑道大会,为亲眼一睹南宫地道的秘密,萧天和苏佳就曾找到过那个暗门……

    果然,熟悉南宫家机关布置的南宫娇,很快启动了暗门的开关……“吱——”火光下一道暗门翻转的骤响,暗门被打开。但南宫娇没有急着进去,她还在焦急等待着自己的二哥前来,陪自己一同逃亡。

    不过等来的并不是南宫策,而是几个偷偷跟踪凶神恶煞的蒙元士兵……

    “啊——”蒙元士兵突然出现,挥刀朝自己头上劈来,南宫娇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噌噌——”“啊——啊……”两道剑光疾闪而过,蒙元士兵一阵惨叫——千钧一发之际,南宫策从阵中突围,挥剑斩杀了准备欲图不轨的蒙元士兵,救下了妹妹。

    “妹妹,你没事吧?”南宫策脸上带着血光,焦急问道。

    “二哥——呜……”南宫娇已经害怕得哭出声来。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南宫策耳闻着后方追来的士兵,牵着妹妹的手,钻进塔中的暗门,紧张说道,“赶紧走,后面的追兵来了!”

    果然,虽然南宫策突围成功,但后面的蒙元士兵紧追不放,兄妹二人逃入塔中,后面成群结队的蒙元士兵也跟了上来……

    “快,别让他们跑了!”士兵首领还在急促呼喊,成群的官兵蜂拥而至,一下涌进了塔楼中。

    南宫策不敢怠慢,眼疾手快拉开了地下的通道暗门,和妹妹一起跳了下去,看样子是准备从地下通道逃跑。

    但蒙元士兵根本就是饿狼扑食一般,紧追不舍,不管兄妹二人怎么逃,就是甩不开身后的士兵。跳下地道后,幽暗密道处,以一个机关似的翻转暗门,南宫策看准时机,启动了地下的机关,暗门随即翻转……

    “砰——”沉着的巨响一声,千钧一发之际,暗门将兄妹二人和蒙元士兵相互隔开,南宫兄妹暂时安全一分……

    “可恶,这门打不开……”“快想办法……”“一定要打开,不能让南宫家的人跑了……”暗门之后,不断传出蒙元士兵的牢骚声……

    “呼……呼……”南宫策带着妹妹逃至地道,自己也是耗尽了体力,抚在石墙之上,不断喘着粗气……

    “二哥——”南宫娇想要安抚哥哥,却是借着地道的火光,看见自己哥哥身上千刀万剐的伤口,血丝布满,极为惨烈——看来为了保护自己,南宫策也是拼尽奋战到了最后。

    “这个暗门支撑不了多久,你快逃,我在这里顶住……”南宫策强忍着破碎的身体,坚忍说道。

    “不,不要……我要和二哥你一起走……”南宫娇泪如雨下道。

    “傻瓜,听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南宫策一手抚着伤口,一边嘱咐道,“听好了,从这个地道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就可以到城南的地隅,朝廷的人追不上你……出去以后,从此就只有你孤身一人了,不管你以后是置身汴梁还是逃亡他处,你都要隐姓埋名,不要随便透露自己的身份……南宫族人走到尽头,你以后也不会有锦衣玉食的荣华生活了,成为一个普通人甚至是难民;你一个人没人照顾,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二哥……”南宫娇还在哭,虽然这是南宫策最后的嘱咐,但自己怎么样也是不忍心就这样丢下自己的哥哥……

    “快走啊……啊——”南宫策还想提醒一句,突然腹下传出一阵刺痛,南宫策大叫一声——原来暗门之后蒙元士兵没了耐心,竟然直接用刺刀刺穿了石墙,正好刺中了南宫策的要害。

    “二哥!——”南宫娇惊吓得大叫一句。

    “噌噌噌——”又是几段惊悚的寒兵利刃,南宫策两眼一瞪,连续身中数刀,最终倚在石墙之上,惨死而去。

    亲眼目睹兄长的惨死,南宫娇更是捂嘴倒地而去,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然而,更为可怕的一幕发生了……“吱——”暗门翻转一声,蒙元士兵竟是找到了暗门的机关——一时间,几十个蒙元士兵突兀一般出现在南宫娇面前,南宫娇倒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甚至想要起身逃跑都已经来不及了。

    “哼,这回你逃不掉了吧……”士兵首领提着血刀,眼神凶煞道。

    如同恶魔一般,惊惶出现眼前,南宫娇顿时傻眼了。刚才若是不犹豫逃跑还有机会,可是现在,自己没有机会了……

    “不要,不要杀了我……”南宫娇露出惊慌的眼神,倒在地上,奋力摇头道。面对死亡的恐惧,南宫娇内心恐慌害怕到了极点。

    而这些冷血毫无人性的官兵,显然不会放过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