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家族陨落 上
    曾经繁荣一时的南宫世家,如今被笼罩在无情悲鸣的大火之中。见证着腐朽贵族的没落,诉说着可悲可叹的凄凉,一切浮华与虚梦,皆已埋葬在万丈深渊的火海之下……

    大火越烧越旺,蒙元官兵蜂拥而至,屠戮不止。狂杀声、惨叫声,层层叠起,刺如亡灵般,纠缠连绵不绝。由大门至后院,火光之下血腥一片、暴尸无数,就连象征南宫家标志的“千秋塔”,也被恶魔般的大火无情吞没,消殆了昔日的洁白与纯净,只留下血痛与悲哀的黢黑的身影……

    官兵所至,残杀无数,南宫家上下,没有一人得以生还。官兵“抄家”,从前院大门一路杀到后院,血流成河,曾经雍容华贵的家族院落,如今却已成为一片人间地狱……

    而在后院寝居,似乎还有人欲要逃离这里……

    “小姐,趁着官兵没有发现,快走……”一句微弱渺小的声音传来——后院最深处,是南宫家的千金南宫娇的住所,平日锦衣玉食的她,亲眼所见今晚的惨景,恍若从天堂坠落地狱,家族陨落,南宫娇也是万般悲痛伤心。

    “小燕,真……真的没有官兵吗?”南宫娇提着逃命的包裹,躲在门后颤颤巍巍道。

    “小姐,要走就趁现在,等官兵赶到这里,那就晚了……”南宫娇的侍女小燕紧张说道,并在门外伸手准备接应南宫娇出来。

    南宫娇信以为真,如今危境当下,自己也只能冒险逃脱……

    “嗖——”突然,一道箭矢呼啸而过……

    “啊——”一声惨叫,箭矢不偏不倚,正中小燕的后背。小燕身子虚弱,中箭后惨叫一声,当场丧命,当着南宫娇的面,倒在了血泊中。

    “小燕——呜……”南宫娇简直被吓傻了,但紧接而至的,是无数涌起的悲痛与害怕。忘了抓紧逃跑的她,竟是蹲下身来关心小燕的状况,可是她已经死了……

    “这边还有活口——”然而,如同地狱魔鬼般的身影接踵而至——南宫娇错过了逃跑时机,几个蒙元士兵从大火沿廊的一侧提刀赶到,看见南宫娇,准备顺势提刀取了南宫娇的性命。

    南宫娇看在眼里,神情惊恐万分,而不会武功的自己,如今面对死亡临近,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蹭——”一阵利刃骤响,只是一瞬,鲜血飞溅……

    “啊——啊……”几声惨叫,莫名的剑招飞驶而过,正穿蒙元士兵胸膛——一个白衣公子从天而降,千钧一发之际,从官兵刀下救下了南宫娇。

    “二哥——”南宫娇见了,满眼泪光道——救下自己的人,正是自己的二哥南宫策,他也是家中最后活下的一个儿子。

    家中突遇袭击,得到消息的南宫成、南宫策和南宫傲三人,便分路赶去救援。南宫成和南宫傲前去大门支援父亲,而南宫策则是赶到后院营救妹妹……只是南宫策恐怕想不到,自己的大哥和七弟,如今已经死在了王大生的手上……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快走!——”南宫策一把抓起伏在地上的妹妹,焦急说道,“官兵快要赶过来了,我来掩护妹妹你逃跑——”

    “二哥……”南宫娇此时已是泪如雨下,可如今官兵包围,自己家人无以逃脱,南宫娇又担心问道,“可是现在大火包围,到处都是官兵,还有哪里可以……逃跑……”

    “还有一个地方——”南宫策坚定说道,“你跟着我,趁着官兵没发现,我们逃到‘千秋塔’那里……‘千秋塔’里有一条密道,直接通往院外,你从那里逃出去,我来掩护你……”

    “二哥……”南宫娇哭着应道,最后不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死去的小燕,掩含着泪水,匆匆离去……

    大火越烧越旺,甚至已经看不清南宫家大院的轮廓,而在大院门口,慕容尊与王氏三兄弟的胜负,似乎也已分出……

    “额……”慕容尊还在苦苦支撑,肩上、胸前、大腿处,却是遭受了蒙元士兵的“千刀万剐”——王大生杀人不择手段,对付慕容尊这样的武林名士,丝毫不讲道义,以人多欺压,最终使得慕容尊身负重伤,再也无力为战。

    “哼,慕容尊,看来你真的是老了,才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撑不住了……”王大生站在对面,露出狰狞的笑容,冷嘲热讽道。

    慕容尊临死前依旧骨气不减,忍着全身利刃的伤痛,正眼凝视道:“哼,要杀就杀,何必多言?我慕容尊活着不能守护家世,就是死,也要有骨气有尊严的死……我只恨自己一把年纪,没能杀了你这个恶魔,没能亲手做了慕容新这个逆子……”慕容尊直到最后,也不忘提到自己失望至极的儿子。

    大门外的慕容新听到这句话,又是一阵胆寒……

    “老爷子,按理来说,慕容家的儿子,也并非全是苟且偷生之辈……”王大生笑了笑,继续提道,“虽然你活不过今晚,你的大儿子投靠朝廷也是事实,但你不能否认,你的儿子之中,也有果敢骨气之辈……现在汴梁城外,朱元璋军队驻所,你的小儿子慕容飞,可是堂堂右翼骑将。一路南征北战回到家乡,怕是满心期待着攻破城池,载着胜利回到家吧……”

    “你说什么?飞儿……”慕容尊这时才想起自己真正一直牵挂的儿子慕容飞,临死前却是见不到自己最器重疼爱的儿子最后一眼,慕容尊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悔恨和痛苦。

    果然,王大生即刻接话道:“不过,老爷子恐怕已经见不到他了……既然父子之间不能相认,那就在冥府之下,等你儿子带兵前来,红着眼报仇好了——”说完,王大生飞身而上,一式阴掌夺命而下,正朝慕容尊身前而去。

    而此时的慕容尊伤重几无抵御之力,更别说王大生十成掌力正面袭来……“啊——”阴掌正中胸口,慕容尊惨叫一声,胸前肋骨尽数断裂,自己更是大吐鲜血,最终重创倒地,再也站不起身,性命也已残存。

    “老爷!——”凌清雪在一旁所见,惊叫着扑身喊道,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被王大生一掌击倒,生命已属垂危。慕容尊忍着伤痛,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口气,拔下身上的剑刃,对准颈口,眼对苍天道:“我慕容尊尊为武林七雄之一,生当人杰,死亦鬼雄,今命数已尽,战死夷狄,无愧祖宗……飞儿,樱儿,慕容家族殒命,你们要替族人报仇!”临死前最后呼喊了儿子慕容飞和女儿慕容樱的名字,最终寒光一闪,出刀自刎而去。

    “老爷!!!——”凌清雪所见惊恐,想要阻拦却是为时已晚……

    王大生看见慕容尊宁可自行了断,也不愿向自己低头,虽然自己行事心狠手辣,但出生西域武林的他,也重人之气节,收敛几分笑容,冲英勇就义的慕容尊投去几分敬重的目光。

    凌清雪伏在丈夫的尸体之上,心灰意冷的她,接过丈夫手中的刀,满眼泪光,低声倾诉道:“慕容家陨落,我也不能孤处于世……老爷你放心,我这就随你同去——”

    “蹭——”一声利刃划过,凌清雪狠下心,手中血刃也向自己的颈口抹去——瞪眼即过,凌清雪挥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伏倒在丈夫尸体身旁——夫妻二人殉情而终,就在这家族灭亡的凄凉之夜……

    而在门外的慕容新,将院内父母死前的遗言一字一句听在耳中。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罪过,自己的父母,最终是死在自己手里……他很害怕,即使父母死去,依然不敢转头正面去看一眼。全身发抖颤颤巍巍,整个人的精神已近崩溃……

    “哎,老爷子如此离去,可惜……可惜啦……”王大生闭眼摇了摇头,不知这句话是发自内心还是借景抒情……

    “将军不好了,南宫魄不见了——”然而,士兵的一声喊叫,打破了王大生的思绪。

    王大生睁开眼,果见南宫成和南宫傲的尸体前,已经不见南宫魄的踪影。“南宫魄和慕容尊一样,是有骨气的人,何况我杀了他的儿子,他应该不会选择逃跑,而是急冲冲找我报仇才对……”王大生自行嘀咕了一句,随即喝令道,“传令,给我搜,找到南宫魄,杀立决!”

    “是——”自己的两个弟弟接到命令,遂带领手下兵马,继续往大院深处搜寻而去……

    而王大生并没有跟随自己的两个弟弟而去,他稍稍缓了缓神,命手下侍卫收拾了一下面前的尸体,自己则是回头瞟了瞟慕容新“躲藏”的地方,嘴角一笑,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大院门外,慕容新已是表情枯死,亲手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他觉得自己已经无颜面对,哪怕是父母的遗体……

    “不想去看看吗,看你父母最后一眼……”王大生故意挑起慕容新心中的恐惧,冷冷笑问道。

    “不……不要……不要——”慕容新像是发疯般,两手抓着头,努力摇晃道。

    王大生则是故意挑拨,继续笑道:“人死了,什么都没了,再去多想,也不过是徒劳……凡事都有好坏两面,你父亲最后也是死在我王大生的手上,你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但仔细想想,你父亲死了,南宫家灭亡了,你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慕容家的继承人,而且没有外敌之忧……你的愿望实现了,慕容家的一切,甚至南宫家的一切都已经是你的了,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慕容新在一旁半天一言不发,心中的痛苦与撕裂纠缠不定,眼神中也尽是彷徨和颤抖。

    王大生上前拍了拍慕容新的肩膀,继续冷笑道:“人已经死了,好好认清现实……开心一点,你现在是慕容家的一把手,还是堂堂‘镇南将军’,拥有了至高无上的一切,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我现在拥有……一切……”慕容新像是精神分裂般,默默嘀咕道,“是的,我现在是慕容家的户主,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我没必要悲伤……”

    “这就对了……”王大生看着慕容新已经完全崩溃,冷冷一笑。

    “我拥有了一切……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哈哈哈哈……”慕容新不禁往前走了几步,颤颤巍巍,但并不是害怕,而是惶恐过后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神情疯癫的状态……

    正说着,从南宫大院的围墙上方,突然翻下一人——看样子是从南宫家逃出来的,想要趁着蒙元官兵没有注意,准备逃离此地……

    然而,这一幕正好被慕容新和王大生撞个正着。王大生想要急着灭口,眼神顿时杀气溢出,不过在他身前的慕容新似乎先有所动,拔出长剑,缓缓走到了那个人身前……

    翻墙之人露出面容,此人竟是南宫家的二把手南宫平。今晚眼见南宫灭门的惨景,南宫平竟是不顾一切,想要独自一人逃离这里。只是没有想到,刚刚翻越围墙,本以为摆脱了王大生等人的视线,却是正好碰上了神情崩溃的慕容新……

    南宫平看出慕容新冰冷的面孔,知道其对自己有所歹意,随即跪下求饶道:“公子爷饶命,求你饶了我,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南宫平作为南宫家的二把手,如今命将不保,舍弃一切作为南宫家的尊严,竟然在慕容新面前跪地求饶。

    “哼,又是一个怕死的家伙,家族脸面都不要了,跪在地上求饶……”王大生狰狞一笑,随即冲着慕容新道,“慕容公子,今晚这样的人,你见到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吧……”

    慕容新心里清楚,自己和他们也是一样,为求荣活命,什么尊严都可以舍弃。可如今精神崩溃的自己,越是见到这样的人,自己就越是来气和愤怒。慕容新将长剑微微提起,很显然,他不会放过眼前这个仿佛镜子一般照射自己丑陋一面的人。

    “不要啊!——”南宫平临死前慌张喊道。

    “呀啊!——”慕容新不顾一切,瞪大双眼,露出凶光,长剑用力挥下……

    “啊——”夜中一声惨叫,最终南宫平死在了慕容新的剑下,倒在血泊之中,鄙夷之人终究难以幸免……

    王大生看在眼里,冷冷一笑道:“好,慕容公子终于狠下心了……这就对嘛,放不下心中的愁苦,自己一辈子都不能快活,何不抛下一起怨念,尽情享受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呼……呼……”慕容新没有理会王大生,看着死在自己剑下的南宫平的尸体,慕容新神情可怕地喘息几阵,久久未有停下……

    血腥屠杀仍在继续,而在南宫家大院的另一侧,一个莫名身影却是施展轻功,借着夜色笼罩,蹲伏在围墙上的一侧……

    “没想到,蒙元朝廷竟会如此狠心,举兵剿灭南宫世家……”此人竟是追风派掌门人莫天行,原本发现城中异动,独自一人悄悄跟来,却是发现如此惨烈一幕,莫天行不禁唏嘘几阵。

    然而,莫天行所伏身旁,高耸入云的“千秋塔”却是火光笼罩,如同窜天而起的火柱,熊熊燃烧不止。莫天行在一旁感受着如同来自地狱般的“火浪”,想着昔日繁华的南宫世家,如今却是没落衰至灭门之地,心中不免感伤万千……

    “不行,蒙元朝廷大肆杀戮,我得去院中救人,以尽绵薄之力……”莫天行心中念叨着,如此屠戮境况,自己竟是要冒险闯入南宫“火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