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四章 灾难降临 下
    南宫魄抬起头,夜空中正空飞过一道“流矢”——是飞射的箭矢,伴随着南宫大院门口的喧嚣躁动,南宫魄终于意识到,有不得了的事情生。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魄神情惊异,紧张喝问道。

    “有官兵……”下人神色慌张道,“有官兵在院里放火,还有……来了好多的士兵……”仓皇中,下人甚至有些吐词不清。

    “我们快出去看看——”慕容尊意识到情况不妙,随即提道。

    不用慕容尊提醒,南宫魄已经一个跃步,朝大院门口的方向跑去。而慕容尊则是带着夫人,紧随其后……

    南宫大院正门,火箭如雨而下,雕龙凤阁间,大火越烧越旺,曾经繁华一世的南宫世家,如今却是被淹没在一片如同人间地狱的火海中……

    “啊……啊……”到处传来凄凉的惨叫,蒙元士兵蜂拥而入,一时间,院中下人开始四下逃散,却是遭到官兵士卒的无情追杀。惨叫声、悲鸣声,凄婉如终连成一片,挥之不尽的哀嚎,恍若地狱中的鬼灵,浸人心底、抹之不去……

    王氏三兄弟,亲率官兵侍卫,奉命抄家。作为“主将”的慕容新,则是躲在大院门外的栏杆一处——他很害怕,不敢正视如同地狱般的“火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个作恶多端的纨绔子弟,如今为了活命苟且,竟是残忍带兵,剿灭杀害南宫一家……就算对方是家族世代的敌人,亲手杀死无数无辜遭迫害的生命,现在的他,怎么也下不了手……

    慕容新将战马搁置一旁,自己则是全身抖躲在石角处的一侧。“倾听”着院内死者葬身的哀嚎,慕容新颤栗不止地瞪大双眼,不敢去看院内火场的血腥。自己的性命遭受他人摆弄,却要迫使自己冷血,为求活命而取他人的性命,残忍伤痛交织一处,慕容新此时的心里已是崩溃至极……

    “啊——啊……”院内的屠杀还在继续,王大生行事心狠手辣,灭门南宫世家,那便是连一个下人的性命都不肯放过。看着大院内火烧一片的满目狼藉,王大生竟是露出狰狞的笑容……

    “南宫魄在此,何等贼人在此作乱?”关键时刻,南宫魄跃步飞至堂院门前,看见了院内的屠杀惨景,几十年南宫家的基业毁于一旦,理智近乎崩溃,愤声咆哮道。

    “你终于出来了,南宫魄……”王大生露出冷血的目光,直视着正前方的南宫魄。

    “王大生,是你……”南宫魄看见了王大生以及其后的千军万马,凝神相视,眼见王大生带兵将南宫家糟蹋得面目全非,怒声指问道,“夜晚带兵扰我南宫世家,究竟何意?”

    “别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过了今晚,南宫世家将不复存在……”王大生狰狞说道,“你的儿子无故杀害都尉之子,皇亲官员,按罪当株连九族!你的三个儿子已经命丧刀下,现在该轮到你南宫魄了……”

    “你说……什么?”南宫魄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自己的儿子杀了皇亲官员,而且天降**殒命而去,自己整个人顿时恍惚不定,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就此崩塌沉沦。

    “没错,杀害皇亲官员,你们南宫家的人,今晚全都得死……”王大生继续冷眼相视道,“南宫魄,两年前你说过,汉人有骨气,反抗我们蒙元朝廷,你就没怕过要掉脑袋……不过今天,你的脑袋真的不保了,和你的儿子家人一起……”

    南宫魄整个人顿时懵了,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四周尽是火海一片的呼号,惨叫声、凄凉声连绵不绝,如同地狱徘徊的亡魂,在南宫魄耳边久久回荡……这回南宫家气数真的走到尽头,乱世艰辛,或许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爹——爹——”然而前院正值一片混乱,南宫家的其他几个儿子,也纷至赶到。大哥南宫成和七弟南宫傲闻之大门有难,及时奔赴而来。

    可是此时的南宫魄已是精神恍惚、崩溃至极,听见耳边凄鸣声不断,意识久久未有回神。即使是自己的儿子跑来呼喊,南宫魄似乎也是未有察觉,只是瞪大双眼、神情呆滞,观望着南宫家火海哭嚎一片,南宫家的一世辉煌就此毁于一旦……

    “永别了,南宫大侠……”王大生看着南宫魄惊愣地毫无抵抗之力,抬起手势,示意身后的弓箭骑兵箭法准备,箭矢方向正对神情恍惚的南宫魄。

    “爹,危险!——”七子南宫傲眼见父亲危险,不顾一切飞身而上,想要以血肉之躯挡在自己父亲身前……

    “嗖嗖嗖嗖嗖嗖嗖——”同一时刻,蒙元官兵的箭矢齐而至,神情恍惚的南宫魄,根本来不及躲开……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喊,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人惊呆了……

    南宫魄瞪大双眼,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躯体,回神过来却是一阵悲鸣……

    “七弟!——”大哥南宫成喊声最是惊恐,自己的七弟赶在自己面前,先行而去……

    凄惨至极的画面,南宫傲正面挡在父亲身前,千钧一赶至,结果却是身受万箭穿心——无数的箭矢密密麻麻,射穿了南宫傲身体的每一处。甚至连额头之上,也正中冰冷一箭,死相极为惨烈……

    “傲儿!——”南宫魄终于醒来大呼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南宫傲成了自己失去的第四个儿子……

    王大生看在眼里,冷冷笑道:“哼,挺孝顺的嘛,为自己的父亲挡箭,看来南宫家的儿子,也不全是苟且偷生之辈……”

    “王大生,你这个家伙……”南宫成看着惨死的弟弟,理智也近乎崩溃,持剑对准王大生,怒声呵斥道,“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为我弟弟报仇!啊——”说完,南宫成大吼一声,持剑飞身便朝王大生战马身前而去。

    “哼,就凭你……”王大生不屑一笑,胯下微动……突然,如同黑夜下的蝙蝠,只是眨眼一瞬,王大生身法疾迅,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见了……”南宫成所望战马鞍上不见王大生踪影,愤怒中顿现疑惑。

    可是,这也成了南宫成生前最后的意识……“蹭——”还没等南宫成反应过来,背后一道凉意突袭——王大生不知何时绕到了自己身后,背后传来一阵冰凉,一把带血的尖刀已经穿破了自己的腹中。南宫成看在眼里,眼神惊异却是无以反及……

    “就凭你们这些杂碎,也想做我王大生的对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王大生一刀穿透南宫成的身腹,凑其耳边冷冷道,“你们南宫家的性命,今晚全都由我王大生所取,想要报仇,就看你们唯一一个在外打仗的兄弟,有没有这个胆识……”

    “六……弟……”南宫成知道王大生所言之人,临死前竭力呼喊着他的称呼——没错,就是南宫家唯一在外的六子南宫俊,南宫成临死前,想起了自己离家的六弟。

    “当然,作为他最敬爱的你这位大哥,我会给他一份再好不过的贺礼……”王大生最后瞥视一眼,忽而眼神凶光毕露……“呲——”一声极为惊悚的利刃,王大生一刀即出,血溅四处……

    南宫傲和南宫成相继惨死,作为父亲的南宫魄悲愤至极,意识清醒过来的他,眼神中充满了愤怒,誓今天南宫族人就是断命,也要和罪恶滔天的王氏三人同归于尽……

    不过南宫魄下定决心起身前,却有他人先行出现……

    “让我来!——”一声喝响,霎时间,院后围墙飞过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了南宫魄的身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后院紧随而至的慕容尊,他的夫人凌清雪则是紧随其后。

    落地后,慕容尊正立而视,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南宫子弟,以及四周更多无辜被蒙元官兵杀死的家中下人,慕容尊愤怒到了极点,双手紧紧握拳——虽然自己是慕容家的人,但眼见王大生杀欲之罪使无辜众人蒙难,慕容尊说什么也不会就这么放过。

    “王大生,你居然带兵杀害南宫家中士人,残忍无比至极,简直天理难容!”慕容尊嗔视喝问道,“你身为一方守军之将,残害无辜百姓,你究竟还有没有人性?”

    王大生却是不屑一顾,不但对慕容尊毫无视中之意,看见慕容尊的到来,反倒是多了一份“惊喜”,冷冷笑望道:“噢?这不是慕容老爷子吗,天色尽晚,怎会置身于南宫之家?不过这样也好,你来这里我挺意外,南宫慕容家一起收拾,正好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

    “你说什么?”听见王大生令人怵的寒语,慕容尊双眼凝神,不敢有任何懈怠……

    而在大院门外,听见自己父亲的声音,一直躲在石角旁的慕容新不禁一阵胆寒——他也不知道为何今晚灭门之夜,自己的父亲会身处南宫世家;自己现在十分害怕,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自己父亲身前……

    “既然慕容老爷子今晚也在,那把话说明了也好……”王大生眼神使坏说道,“慕容老爷子在此,本将军倒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想知道,今晚举兵剿灭南宫家的主将是谁吗?”

    听到这句,门外的慕容新更是全身直冒冷汗。

    “不就是你吗?”慕容尊反声道。

    “不,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王大生知道慕容新躲在门外,向后瞥视了一眼,随即回头道,“你意想不到的……真正带兵前来的主将,正是你的儿子,慕容新啊——”

    此话一出,门外偷听的慕容新,精神近乎沉沦……

    “你说……什么?”慕容尊听完,整个人露出惊异的神情,刚才还一脸坚定的复仇姿态,现在转而变成惊恐的眼神。

    “怎么会,新儿他……”身后的凌清雪听了,也是捂住嘴巴,不敢相信道。

    “哼哼,真是太可笑了……”王大生故意嘲讽道,“曾经恩怨纠葛的南宫慕容世家,想要重归于好?哼,最后还不是落得个自相残杀的下场……慕容家的儿子,率兵剿灭南宫家的人,两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家族,最终还是在互相争斗中灭亡……历史的结局,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说着,王大生不禁放声笑道。

    “住口!——”慕容尊已是愤怒到了极点,听了王大生无比嘲讽的亵言,慕容尊狂吼道,“慕容新在哪里,我要亲手杀了这个逆子!”慕容尊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背叛自己,背叛慕容家,最后竟和蒙元朝廷苟同。一想到这儿,慕容尊恨不得亲手了结这个“祸根”,虽然这一切家族灭亡的结局,已经无法挽回……

    “噢?慕容老爷子为求家族尊严,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认吗?”眼见慕容尊为其狂怒,自己的目的达到,王大生冷冷笑道。

    “快说,他在哪儿?”慕容尊大声呵斥道,“我要亲手做了他,为慕容家铲除这个祸根!”

    门外的慕容新听见自己父亲的怒吼,更是害怕得精神萎靡,不敢现身……

    “恐怕慕容老爷子,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王大生向后稍稍瞥视一眼——慕容新躲藏的方向——随即回头,狰狞说道,“你得庆幸,你儿子还是很孝顺的……南宫即灭,下一个就轮到你们慕容家了。他作为儿子,不敢对慕容老爷子你动手,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

    “你想要对老夫动手……”慕容尊听出了王大生的敌意,两眼凝神道。

    王大生依旧是不屑一顾,亮出鲜血淋漓的寒刃,威胁道:“我知道,慕容老爷子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身手自是颇高……不过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如今你这把老骨头,别说从本将军的精英步骑中突围,能不能打得过我们兄弟三人,也还很难说呢……”说完,王大生的两个弟弟,也借势朝王大生的身边靠拢过来。

    “想和老夫一较高下……”慕容尊知道王氏三兄弟武功高强,自己未必能敌,而且院外又有成千上百的蒙元步骑,今晚几乎是必死的局面。但慕容尊作为武林尊者之辈,骨气犹在,宁可战死,也绝不向蒙元朝廷低头,他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

    “哼,本将军还真从未和你们中原武林七雄之辈有过交手,今晚正好……”王大生冷冷一笑,似乎有信心能够战胜慕容尊。

    “老爷,你要小心……”身后的凌清雪所见,也是目光担忧道。

    慕容尊屏气凝神,他知道今晚一战,或许是自己最后的宿终……

    气氛霎时凝重,寒风穿堂而过,四周只能听见士兵残杀,和南宫家人凄凉的呼喊……

    “呀——”慕容尊先制人,双掌凝聚,正朝王大生扑袭而去。

    王大生翘以待,跃下战马,“地狱无魂”倾巢而出,与慕容尊正面相抗……

    院内顿时打斗激烈,院外慕容新依旧不敢去看,躲在一旁瑟瑟抖——他知道今晚自己的父亲必死无疑,他不想亲眼看着父亲死去,也不想在自己父亲临死前,被父亲痛骂训斥。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终究是死在的手上,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他无颜以对……

    果然,慕容尊与王氏三兄弟拼上数十回合,体力明显不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