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灾难降临 中
    “掌门,外面大事不好了……”吴贤在一旁就事说道。

    “我知道……”莫天行和郑羽化刚才外面回来,街上发生的异动,他们自然也是清楚,“有大批蒙元官兵朝城中方向赶去,意向不明……”

    “该不会是汴梁城出了什么大事吧……”徐双在一旁担心道,“掌门,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还安全吗?”

    莫天行安慰道:“放心,官兵没有来这里,显然目标不是我们……不过我觉得事有蹊跷,朝廷突然搞这么大动作,一定事出有因;众人皆疑,必是突发之况……保险起见,我还是悄悄跟踪一看究竟为好……”

    “掌门是要……出去跟踪?”鲁涛也在一旁不放心道。

    “嗯……”莫天行点了点头,坚定说道,“现在汴梁战事在即,城中发生的一切有关朝廷大小事务,还是前去探查一视,心里有数为好……”

    “掌门,那我们陪您一起去吧——”吴贤请问道。

    “不行,现在外面局势这么紧张,你们跟着我太危险了!”莫天行义正言辞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们乖乖地呆在这里……”

    “噢……”吴贤听了,神情略显沮丧。

    “郑羽化——”莫天行又叫起身旁的郑羽化道,“我出去一探究竟,你留在这里照顾他们……在我回来之前,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可以离开这个房间!”

    郑羽化点头应道:“知道了掌门,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双他们……倒是掌门你,蒙元朝廷动作不小,我看事情不太妙及,掌门你一个人,自己要多加小心……”

    “嗯……”莫天行答应一句,吩咐完了追风弟子的命令,自己又马不停蹄转身离开了房门……

    这下子,又留下徐双等人无所事事呆在房间,只是这次,有郑羽化在一旁照顾……

    “哎,真是的……”徐双这边,被掌门要求留在房屋里,自己则是无趣地托着下巴,忿忿不平道,“我们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掌门却还是像原来一样,对我们不放心……”

    “这也是没办法啊,毕竟掌门在追风派,最关心的就是我们……”吴贤说道。

    “说的也是啊……”鲁涛也略显无聊,坐到木床边,两脚盘起道,“诶,你说我们从小就被掌门这么照顾,十几年下来都是如此……我们又不是追风派最厉害的弟子,可是这次任务,却是冒险带我们出来……”

    “那还用说?”徐双耷拉着脑袋道,“因为这次的任务,是对付陈世今,我们从小就玩在一起,对他甚是熟悉,朱元璋既是让掌门出策应对,自然是让我们前来……而且,和陈世今熟悉的忆瑶师姐,现在就在明军的营帐,若是能和忆瑶师姐会和,自然是一举两得……”

    “说到李师姐……”吴贤想了想,不禁在一旁嘀咕道,“我们能被掌门这么照顾,全都是因为和李师姐的关系吧……从小掌门就非常疼爱李师姐,简直就像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我们和李师姐关系这么好,掌门爱护我们也是理所应当……”

    “是啊,三年不见,我还真想忆瑶师姐了……”徐双眼神迷离,兼带着憧憬和回忆道,“也不知道如今的忆瑶师姐,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好想快点去明军的营地,见到忆瑶师姐……”

    “小双你果真还是那么怀念李师姐……”听见大家把话题说到了李忆瑶(苏佳)上,吴贤也在一边回忆道,“想当年陈世今还没叛变时,陈师兄在,李师姐在,小红姐姐也在,那时候多开心啊……”

    “额……”然而,吴贤说到这里,一旁一言不发的郑羽化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心中一阵短暂的痛楚,表情略显忧郁。

    “你怎么了,郑师兄?”鲁涛在一旁注意到了,不禁问道。

    “噢,没……没什么……”郑羽化似乎是向众人故意隐瞒了什么,不断回避道。

    吴贤并没有在意郑羽化,继续回忆着说道:“原来我们在一起,天天都那么开心——陈师兄和李师姐的武功,在追风派冠绝群雄,也被掌门看作是未来追风派的顶梁柱;我们大伙儿在一起,天天有说有笑,小红姐姐又那么体贴,那日子别说多幸福了……”

    “可是,那一天,就在那一天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徐双表情略显悲苦道,“陈世今为求荣华,做了蒙元朝廷的走狗;忆瑶师姐为图报仇,误闯门派禁地,却是遭到师门的追杀,从此离开再未回来;小红姐姐也不明不白地死去,坟冢立在忆瑶师姐的家门口……”

    郑羽化在一旁默默听着,神情时不时地恍惚悲痛——也不知为何,三年前还不认识徐双他们的郑羽化,听着徐双等人的叙述,自己也会跟着内心痛楚,似乎深有其感……

    “自那以后,整个追风派也变了,变得有些一蹶不振,在武林中渐渐减少了风声……”徐双继续说道,“直到郑师兄你到来后……”忽然间,徐双又把话题转到了郑羽化身上。

    郑羽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瞥视了一眼。

    吴贤笑了笑,跟上道:“郑师兄来了,追风派可谓是焕然一新——加入追风派不到半年,不但武功突飞猛进,打败追风派所有高手,更是继名辈之后,练就了举世无双的‘天神剑法’……本以为李师姐离开后,门派里面没有可以制伏陈世今那个叛徒的人,现在开来,郑师兄你才是我们门派真正的顶梁柱——有你在,我们一定可以将陈世今就地正法,还追风派,还天下人一个公道!”

    郑羽化依旧没有回应,表情略显凝重。

    “不过,陈世今也领悟了‘天神剑法’,想要杀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徐双联想翩翩说道,“如果见到了忆瑶师姐,和她联手,我想一定会万无一失!”

    “可是李师姐当年那么恨陈世今,发誓要亲自杀了她,她真的会和郑师兄联手吗?”吴贤不禁问道。

    “忆瑶师姐不认识郑师兄,不信任他,未必不信任我们?”徐双自信道,“再说了,郑师兄为人正直,在追风派最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武功又那么高,忆瑶师姐深明大义,不会不通人情的……”

    “忆瑶姐姐和郑师兄的武功出神入化,两个人联手,对付陈世今那个叛徒,绝对没有问题!”鲁涛也在一旁起劲道。

    唯独郑羽化的脸上并不开心,听见三人在一旁说了半天,郑羽化心中暗暗道:“是啊,理论上没错……可是我和苏师妹不可能联手,永远不可能……在杀了陈世今之前,我会和苏师妹先做了断,而且我一定会赢……最后能杀陈世今的,只有我一个人——对,只有我……”想罢,郑羽化不禁攒了攒拳头。

    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郑羽化的真实想法,熟识这么久以来,也不知道郑羽化的身世,加入追风派的目的为何,就连掌门人莫天行,也都蒙在鼓里……

    徐双没有关注郑羽化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诶,你们说,忆瑶师姐武功那么高,郑师兄也不赖,要是他们两个一决高下,谁更厉害?”

    “别想了,一般追风派同门弟子之间,没有特殊情况,不会互相对决……”吴贤傻傻说道。

    “你傻啊——”果然,徐双在一旁敲了敲吴贤的脑袋,活泼道,“我只是假如,又不是来真的……”

    “哎呀,好痛……”吴贤憨厚地抚了抚脑袋,随即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郑师兄可能厉害些吧……”

    “啊,为什么?”徐双听了,在一旁不服气道,“我们和忆瑶师姐相处这么好,你难道不信任忆瑶师姐?”

    “不是啦……”吴贤继续道,“只是郑师兄练就了‘天神剑法’,就这点上,李师姐就不如他……虽然曾经在追风派,李师姐她很有武学天赋,可毕竟连追风派的‘九大剑法’也不是熟用齐全……”

    “也不一定哦……”正说着,鲁涛突然在一旁提道,“一年前的中原剑会,武林就有消息传出,曾经的忆瑶姐姐,如今便是当今武林‘江湖博’之一的陆清风陆前辈的传人……如果是继承了陆前辈的武功,现在的忆瑶姐姐,‘断魂刀法’加上‘追风剑法’,未必就会输给‘天神剑法’……”

    “就是说啊,还是‘淘淘’你最懂忆瑶师姐……”徐双听了,嘻哈着说道。

    “哎呀,懒得和你们继续闹腾……”吴贤在一旁傻傻摸着头,暗自嘀咕道……

    众人说得热火朝天,唯独郑羽化一直表情淡定甚至冰冷地毫无言语。他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徐双等人的谈话,内心蠢蠢欲动道:“是啊,迟早会和苏师妹你有个了断,看看我们两个,谁才是命运选中的继承者……还有,因为你,死去的她,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踌躇间,郑羽化神情愈发凝重,手中那个象征回忆的红玉配饰,紧紧攒在手心……

    汴梁夜下,南宫大院……

    “吭咔吭咔……”“吁——”大院门前,数以千计的蒙元官兵,将南宫大院团团包围,灭门之灾降临跟前……

    夜色已深,守门的侍仆本是按例,准备往返关上大门,看见门外严整以待的蒙元步骑,整个人都傻眼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侍仆有些惊慌失措,但还是壮胆问道。

    “嗖——”然而未等回应,却是一支箭矢飞过……

    “啊——”一声惨叫,侍仆胸前正中箭矢,当场毙命——是王大生,行事向来心狠手辣,军务当前不言废话,张弓搭箭直接取了“碍手人物”的性命。

    “好了,慕容将军,诛灭南宫世家在即,现在该你施发号令了……”王大生骑在马上,收回弓箭,冷冷一笑冲军中正前的慕容新道。

    慕容新如今成了蒙元朝廷的“镇南将军”,今晚受令主领千人官兵,随同王氏三将军,以刺杀皇亲官员之罪,剿灭诛杀南宫一家。然而慕容新似乎还在犹豫,眼神惊恐地望着地面,不敢相信今晚的命运会如此波折……

    “怎么,对待你们慕容家的敌人,难道还有仁慈之心?”王大生看着慕容新迟迟未有反应,不禁威胁道,“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还能活着,并且坐着将军的位子,那全是因为我……如果你想反悔,你知道你的下场,还有你们慕容家的下场……”

    慕容新整个人像是崩溃到了极点,眼睛无神,内心恐惧,似乎曾经的一切幻想都已破灭……终于,面对死亡的威胁和毫无退路的抉择,慕容新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即将被付之一炬的贵族繁华,慢慢提起剑,转而撕声喝令道:“全军有令,灭——南宫世家!”

    “嗖嗖嗖嗖嗖——”“镇南将军”军令即下,无数的火箭如雨而下,飞火流星般,只是流星带来的,将是死亡和地狱……

    然而此时此刻,还在府中正厅的南宫家人,还并未知道此事……

    今晚南宫家有贵客,所以如此深夜,户主南宫魄依旧是亲身以待。而莅临之客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家的户主,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慕容尊——自两年前南宫慕容户主和善交好,南宫魄和慕容尊二人便经常来访,就两家友善之事,交往频繁。

    南宫慕容家族,向来水火不容,彼此争斗数十年,可谓是久经世故……直至两年前剑道大会过后,身为家主的南宫魄与慕容尊,有想要联好家族之系——多年的争斗,两家关系愈发隔阂,财力物力尽损不休,直至思想开明一代,南宫魄与慕容尊不但送子嗣共进玄空大师修养,其子南宫俊与慕容飞更是结为生死之交……其势可见,摒弃历史恩怨,两家重归于好,势在必行,为此两年间,身为户主的二人更是为两家之和费尽心思……

    今晚也是一样,就南宫慕容交好之事,慕容尊这么晚,依旧带着夫人凌清雪登门拜访。只是他和南宫魄万万没想到,这个快要达成的善交美梦,如今却即将被埋没在无情的战火之中,还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

    “那南宫兄,今晚就说到这了,天色已晚,在下也得随同夫人归返……”看样子事情是说完了,慕容尊从座位一旁站起,带着夫人,一起准备辞行。

    “无碍无碍,两家交好,无论南宫家还是慕容家,皆大欢喜——想不到我们曾经死水火不容的死敌家族,如今却能以兄弟相称,相信我们各自祖先的在天之灵,也会为此欣慰……”南宫魄也站起身,相敬回应道,“天色已晚,不然就让愚某送送二位……”说完,南宫魄准备送慕容夫妇辞行……

    “老爷,不好了!——”然而,一声急喊打破了静谧的气氛,门外火光忽明忽暗,正觉不对劲间,一个侍仆急匆匆跑到了门口,大声呼应道。

    “发生什么事了,大惊小怪?”南宫魄依旧不知门外何况,看着下人在客人面前慌张得一点体面没有,脸色不悦道。

    “南宫兄,你看外面——”然而,慕容尊像是注意到了不对劲,牵着夫人的手,指着门外的火光说道。

    南宫魄抬起头,夜空中正空飞过一道“流矢”——是飞射的箭矢,伴随着南宫大院门口的喧嚣躁动,南宫魄终于意识到,有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魄神情惊异,紧张喝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