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嫁祸之计
    南宫正二话不说,飞身上前,剑从手出——“长虹之剑”凌然而上,虹舞剑光四散飞射,前方所立黑衣刺客十数人,南宫正似乎是要一招制敌。

    但显然这是异想天开的想法,黑衣刺客身手并不简单,训练有素般,众使横刀相向,寒光纵横一处。瞬时间大堂之下青光一闪,茫点骤雨般,摘花飞落而下,刀法刚猛却不失灵动。

    然而南宫正一心想着报仇,并不把前方众刺客放在眼里,即使对方十数人合力相击,自己也是毫不退缩。

    但是南宫正似乎想错了,这些黑衣刺客身手不凡,可目标似乎并不仅仅只是自己……“砰——”又是一阵巨响,后方一个黑衣刺客一脚踢翻一张桌子,发出躁动的同时,自己则是挥刀朝向相府将士而去。

    蒙元将士所见刺客目标也在自己,纷纷提刀予以防卫。

    “你们到底是何人,连相府的人也敢偷袭?”其中一个将领斥声问道。

    然而黑衣刺客不等将领解释,挥刀便是干净利落,一声惨叫后,血染一片,蒙元将领当场倒在血泊之中……

    “啊——啊!——”堂中有人惨遭杀害,还是相府的蒙元之将,楼中其他手无寸铁之人,纷纷惊慌大叫。

    相府众将士也是惊异,没想到在这汴梁蒙元高层聚集的宴会,居然会有刺客敢明目张胆行刺将相,除非是接到他人暗杀指示,否则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为此蒙元众将认为刺客会不会是朱元璋派来的间谍或杀手,意图行刺重要人物,于是纷纷拔刀以武相对,誓要抓住活口问个明细……

    但南宫兄弟这边就不一样了,他们的目的只是想为死去的五弟报仇雪恨。现在真正的杀人凶手就躲在这些黑衣人之下,南宫正索性想要将其一并解决……

    南宫准在后方稍许冷静,看着弟弟冲昏头脑在前面盲目冲杀,南宫准大喊道:“喂,四弟,你小心点!”他也看出了这些黑衣刺客的身手不凡,本来就打不过那个行刺的凶手,现在又和这些“麻烦”的家伙混淆一块儿,南宫正一个人无异于凶多吉少。

    但南宫正一点不在乎,只知挥舞手中的剑,跃到刺客当中就是一阵乱斩。南宫正前来拼命,黑衣刺客当然也是提刀相向,寒月舞刀几式,数人之力与南宫正不分伯仲……

    刀光剑影横飞交错,厅堂之下数十回合,南宫正与众刺客战得不可开交,却是没有明显胜负。不过黑衣刺客以多打少,显然体力上比南宫正更占优势;而南宫正几番拼杀皆使全力,久而久之,剑法自显疲惫。

    南宫准在后方再也看不下去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对方又是自己的仇人,兄弟两人并肩作战,胜算明显要大。

    “四弟,我来帮你!”果然,南宫准大喝一声,起身一跃,轻功飞身而上,混入刺客阵中,长剑凌然一动,出手迅疾般,一剑刺穿了其中一黑衣刺客的胸肺。

    “额——”黑衣刺客惨叫一声,因为南宫准出其不意偷袭,自己全然集中南宫正身上,未能防御及时,首当其冲殒命。

    “三哥——”看着哥哥前来,南宫正转头背身道。

    “我们两个一起,为五弟报仇!”南宫准提剑一句,这会儿,兄弟二人为了报仇,倒是显得少有的团结……

    身死一人,众黑衣刺客并不慌张,依旧是提刀摆好阵势,将南宫兄弟二人团团围在中央。

    其中一个刺客手势一摆,示意手下众人齐攻而上,花团锦簇中心一点,刺客手中的寒刀连成集束,合围中心一点便朝南宫兄弟而去。

    “我们上!——”南宫准喊令一句,兄弟二人背靠背持剑相对,黑衣刺客寒刀即至,二人各自凝视前方,随即虹光分闪,剑出杀阵而去……

    而在蒙元将士这边,一部分黑衣刺客向自己等人大打出手,众将仗着人多势众,自然也是毫不示弱。

    “杀——”蒙元将领大喊一句,提刀众人纷纷涌动上前,将孤注行刺的黑衣刺客团团围住。

    黑衣刺客也不明是何目的,连同南宫兄弟和蒙元将领一起,一同绞杀一处。不由分说,黑衣刺客提刀,几乎是见人就杀,根本不分对方是谁;而蒙元众将虽然武功不及对手,却是仗着人多势众,将黑衣刺客众人逼迫至厅堂中央——很快,南宫兄弟与蒙元众将,连同黑衣刺客三伙人,搅和拼杀一块儿,顿时“荷香楼”厅堂之下,血杀乱成一团……

    一楼鲜血淋漓,而此时此刻在二楼,从“曲水阁”走出的王大生,则是一脸悠闲地倚在栏杆之上,观望着一楼底下的乱战拼杀……

    慕容新战战兢兢走到王大生身旁,现在被王大生抓住了害死皇亲的把柄,自己的性命如同被王大生握在手中一般,只能任凭发落。

    “来来来,慕容公子,看看你们的死对头,南宫家在下面的‘奋勇’……”王大生一脸冷血的笑容,一边招手冲着慕容新,一边指着楼下的“血战”道,“多么少见的场景,兄弟二人为报亲仇……不过我保证,今晚将是他们最后的绝唱……”看样子,王大生似乎是在今晚,想要南宫兄弟的命。

    “你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慕容新颤抖地问道,“不是说……要保我上位吗,替我抹去杀害都尉儿子的罪名……你带我,看这个干嘛……”

    王大生表情一变,冲慕容新命令道:“废话少说,待会儿你自然会明白……都尉儿子的尸体呢?给我——”王大生语气尽显狰狞和恐怖。

    慕容新不敢反驳,颤颤巍巍地拖来被自己误杀的汪古部拉托的尸体,交给了王大生。

    “人活在世,要动脑子,出了什么事,要想办法让敌人替你背锅……”王大生冷笑着说道,“你要还是个纨绔公子的样子,一点算计别人的心思都没有,我怎么放心把慕容家继承人的位置交给你?哼,好好学着……”

    说完,王大生一手提着汪古部拉托的尸体,趁着楼下混乱一片无人发觉,施展轻功一跃而至沿梯之下……

    一楼处,鲜血几乎浸满了厅楼——倒在血泊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拼杀死去的蒙元将士的尸体,当然黑衣刺客也伤亡不小。这帮黑衣刺客简直如同敢死队一般,不分青红皂白,不顾自身身死,似乎是接到了死命令一样,只知道与对方拼杀至极,血流最后一刻。冷血无情的杀人工具,几乎就是指这些人……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南宫准长剑一挥,刺穿了最后一名黑衣刺客的尸体,经历漫长而痛苦的绞杀,南宫兄弟和蒙元众将总算铲除了在场的所有黑衣刺客,真正是斩草除根。一番惨烈的拼杀,蒙元将士伤亡不小不说,南宫兄弟二人也是精疲力尽,身上全部染尽了鲜血……

    “成功了……”南宫正看着所有倒在地上的刺客尸体,欣慰说道,“我们杀了他,替五弟报仇了……”

    南宫准似乎是心思更多,看着周围倒下更多的蒙元将士的尸体,不禁嘀咕道:“太奇怪了,那个凶手要杀五弟,挑衅我们南宫家还说得过去,可为什么他还要自找麻烦去惹相府的人?也未免太自信了吧……”

    “啪——啪……”然而,就在南宫兄弟还未从血腥中回过神,楼梯口却是传来莫名的鼓掌。

    二人回头朝前望去,从楼梯口走下的,却是汴梁守将王大生。

    “王大将军?”南宫准凝眼问道。

    “太漂亮了——”王大生露出令人寒颤的面孔,鼓掌冲南宫兄弟二人笑道,“疑似敌军细作前来刺杀军中将士,两位南宫公子挺身而出,铲除乱贼,可谓为朝廷立了一大功……不过,有时候做事冲动过了头,会有灾难性的后果,而且是无法弥补的后果……”

    “你什么意思?”南宫准忽觉王大生眼神不对,谨慎问道。

    “小王爷!——”正值兄弟二人疑惑间,突然一个蒙元将领大叫一声,扑在了南宫兄弟二人的身前——就在南宫准和南宫正的脚下,汪古部拉托的尸体掩在众黑衣刺客和蒙元将士交杂的尸体中,胸腹正中一剑。那是王大生趁着楼下一片混乱,不知何时置在了南宫兄弟身前,只是当时并未有人察觉,也自然会有人怀疑是王大生在其中搞鬼。

    “小王爷?怎么会……”南宫准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刚才混战的死者,居然还包含都尉大人的儿子……

    “是南宫家的人杀了小王爷!”正在这时,旁边的蒙元将领突然大声喊道。

    “是他们杀死的小王爷!”“是他们杀了小王爷……”紧接着,一个接一个蒙元将士,纷纷应上语句,将凶手矛头指向了南宫兄弟。

    “不可能!”南宫正急忙辩解道,“我们根本就没见过小王爷,怎么可能会行凶?”

    “但是我们见过——”又有一名将士喊道,“今晚小王爷一直陪我们喝酒,确确实实是在这里……黑衣刺客偷袭,你们趁乱袭击,一定是那时对小王爷下的手!”

    “一派胡言!”南宫准听了,义愤反驳道,“刚才场面那么乱,我们又不知道小王爷来到这里,何况我们兄弟又没有杀害小王爷的动机——一定是刚才的那些黑衣刺客,是他们趁乱杀了小王爷……如果他们真是朱元璋的细作,他们就有杀害小王爷的动机!”

    此话一出,一旁的蒙元将士也在一旁安静了一阵,毕竟他们都清楚,南宫家的人不可能和朝廷的人作对,而南宫准的说辞也稍显合理。可是……

    “分析得不错,但事违人愿……”王大生冷冷一笑,在汪古部拉托的尸体前蹲下身检查一番,随即装模作样道,“小王爷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那便是胸腹交接处的剑伤……小王爷既是今夜殒命,凶手自然是在场之人。可在场的相府将士,全部都是佩刀而行,唯独只有你们二位,身上带有佩剑……”说着,王大生将目光死死盯住南宫兄弟二人。

    “这……这……这不可能……”霎时间,南宫准也像是失去了冷静,看着地上汪古部拉托的尸体,颤颤巍巍不止,似乎认定真的就是自己或者弟弟失手杀了汪古部拉托,“难道说,是刚才的混战中,我们……误杀了……”

    “没错,就是误杀!——”正说着,四周的蒙元将士见缝插针指责道。

    “是他们杀死的小王爷,身上只有剑伤,现在证据确凿了,别想抵赖!”又有将士不断言语相逼道。

    “误杀,这……这怎么可能……”南宫正也不相信这是事实,望着手中的剑,止不住发抖道。

    “是啊,按道理来说,敌军细作出没,为除乱贼,混乱中误杀也不该判于死刑……”王大生露出冰冷的面容,只字只句道,“不过就算是误杀,杀害朝廷皇亲官员,按罪应当——株·连·九·族!”

    此话如同死亡的刻印,钉在南宫兄弟二人的心中,二人瞪大眼神,不敢直视王大生冷血的面容,却又不得不望,刚才誓为兄弟报仇的气魄,一时间烟消云散……

    一时间,血腥场面下一片混乱……

    南宫兄弟没有动,王大生没有动,蒙元众将士没有动,连在二楼之上“看戏”的慕容新也没有动,只是露出惊异的眼神……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夹杂着血痛和鸣冤,苦涩而又惊恐……

    “是他杀死了小王爷!”突然,南宫准神情一转,抬手指着自己的弟弟南宫正道,“杀他一个人就好了,王大将军,他才是罪魁祸首,我刚才看见了!”

    “三哥,你……”南宫正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哥哥居然为了活命,不惜出卖自己,让自己替他背上杀害的罪名,完全不顾血肉亲情。

    “就是他,王大将军,现在就杀了他,他才是真正的凶手!”南宫准此时连脸都不要了,血口喷人指责道,对方还是自己的亲弟弟。

    “你这个畜生!”南宫正知道了南宫准的心思,明着对自己兄弟捅刀,南宫正也毫不顾忌道,“你居然为了活命,出卖我!你……”

    “蹭——”然而不等南宫正发怒说完,一道寒光闪过,南宫正顿感腹下一阵冰凉,一道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是南宫准,为求活命,南宫准已是完全撕破脸皮,也不和南宫正废话,亲手拔剑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对不起了,弟弟,为了我,你替我去死吧……”南宫准露出凶恶的目光,一手持剑穿堂对方,恶毒说道。

    “你……好……”南宫正惊恐地望着南宫准,临死前做出极为惊恐的表情。“蹭——”随着长剑拔出一阵,鲜血飞溅,南宫正亲手死在了自己歹毒的哥哥剑下……

    看着台下兄弟相残的一幕,在楼上的慕容新所见,更是瞪大了双眼……

    谁也不敢相信,刚才还站在统一战线、誓为亲兄弟报仇的兄弟二人,面对死期将至,却是狠毒出卖对方,连自己的手足也敢残害。王大生在一旁见了,冷笑不止道:“哼哼哼哼……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堂堂南宫家的子弟,居然为了活命,不惜杀害自己的亲兄弟……哎呀,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啊,南宫家连一个血性的人都没有,真是命运可悲啊……”

    南宫准亲手杀了弟弟,转头看着王大生,满脸是血,想要奉承却是惊慌失措道:“王大将军,我杀了我弟弟,除掉了杀害小王爷的凶手,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王大生冷冷一笑,惊寒说道:“杀害皇亲官员,其罪当诛,此律不变……而且为求活命,竟然杀害自己的亲弟弟,亏你们还是引以为傲的南宫家的子弟,你这种人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南宫准听完,绝望地瞪大了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