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六十章 暗算抹杀 下
    “荷香楼”中,热闹喧嚣依旧,相府众军士大放以酒畅怀,汪古部拉托本人更是乐在其中,左拥右临绝艺女子,心情畅快至极……

    “小王爷,再喝一杯嘛……”怀中女子举起酒杯,妩媚至极地递到汪古部拉托嘴边。

    汪古部拉托也是久久没有尝享女子妖娆之乐,心中大为兴奋,抱紧女子的细腰道:“小妖精真调皮……来,陪本王一起喝——”说完,汪古部拉托也将酒杯送到了女子嘴边。

    “嘻嘻,小王爷你真坏……”女子说话极为暧昧,惹得汪古部拉托心中直痒痒。但越是这样,汪古部拉托心中越是开心,他庆幸今天来这里真是来对了,不但没有自己父亲管制自己,还能痛快玩乐一晚——说实话,汪古部拉托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爽快过了……

    “小王爷,来走一个——”“走一个走一个……”今晚汪古部拉托俨然成了宴会焦点,底下众将士纷纷举酒相邀,应和祝酒庆幸。

    汪古部拉托自然不会拒绝,当着全场众人的面,当仁不让,举起碗酒,一饮而尽。随即,汪古部将酒碗亮于众人,以示海量。

    “好——”“小王爷真是好酒量——”“再来一个……”下面的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举手叫好。汪古部拉托本人更是开心到了极点,不露半分醉意,劲头意犹未尽……

    然而正值宴会高点,刚才从房檐一跃而下的王大生,此时悄悄走进宴会大厅,来到汪古部拉托身边,似乎有话要说。

    不过王大生还没开口,汪古部拉托倒是注意其到来,先言问道:“真是的,王大将军,这里这么痛快,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王大生莫名一笑,随即答道:“回小王爷,末将刚才替小王爷你安排了对象……”

    “什么对象?”汪古部拉托不禁问道。

    “当然是寻欢作乐的对象啊……”王大生耐人寻味道,“末将认识这座‘荷香楼’的花魁灵儿姑娘,今晚听闻小王爷在此宵乐,又赏识小王爷的英明神武,特来拜贺……灵儿姑娘不但美貌,而且赏识世间古物,末将告知灵儿姑娘小王爷手中的‘断玉剑’,灵儿姑娘便想相约一见……”

    “真的吗,灵儿姑娘人在哪里?”一听“荷香楼”的花魁赏识自己,汪古部拉托更是兴奋,一把放开怀中的“普通”女子,不禁兴奋问道。

    “她就在楼上的‘曲水阁’……”王大生低声说道,“小王爷你带着‘断玉剑’前去进门,灵儿姑娘一看便知……”

    汪古部拉托听了,早已是迫不及待,道谢一句王大生后,自己放下酒杯,转身冲着宴会“熟人”道:“各位,今晚小王有些酒醉,想要休息一阵,就不陪诸位兄弟继续畅怀,你们吃好喝好……”

    “哎呀,小王爷别走嘛……”台下的人见汪古部拉托这么快就离席,一点不痛快地说道。

    汪古部拉托早就被花魁勾走了魂,没再理会台下众人,自己已是迫不及待踮起脚尖,快步走上二楼,前往寻找“曲水阁”而去……

    王大生在背后默默看着,眼神稍稍一变,随即也慢慢跟了上去。不过跟汪古部拉托之间,自己还是故意拉开一些距离……

    “荷香楼”中百花齐放,花魁灵儿姑娘所寝之处正在阁楼二楼最深处的“曲水阁”。阁外屋道辗转曲折,汪古部拉托摸着路子走了好久,才找到香阁的门口。仔细一觉,此处已是楼中“偏僻之处”,身处二楼盘旋小道之上,却是望不见一楼酒宴喧闹之景……

    不过汪古部拉托早已不在乎这些,心系“绝艳”的他,蹑手蹑脚地推开了房门,连门都不敲,似乎是要给屋中的灵儿姑娘一个惊喜。映着房内的烛光,汪古部拉托带着一丝醉意,轻轻走进房门,故意露出手中的“断玉剑”,意在吸引灵儿姑娘的注意。

    不过令人疑惑的是,汪古部拉托已经探进半个身子,既是没有敲门,理当是吸引了对方的注意不说。可房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灵儿姑娘了,床边除了红褥帐幕、微烛火光,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汪古部拉托见状,稍稍有些不开心,整个人进了屋子,确定里面确实没人,心中便不悦道:“切,这个王大生,说好的灵儿姑娘呢?难道他在骗我……”

    然而不等汪古部拉托回过神,自己头上一怎凉风袭过。汪古部拉托似乎是意识到了不对,想要抬头去望,可是为时已晚……

    “蹭——”一道寒光利刃闪过……

    “额——”汪古部拉托惊叫一声,喉咙顿时多了一条血口,还没惊异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便被不明人士一刀毙命……

    动手之人,是房中梁上跃下的一黑衣刺客,刺客身手极为迅敏,干脆利落割喉汪古部拉托后,又在他背后捂嘴连续捅了几刀。

    汪古部拉托早已是瞪大双眼,来不及叫喊,自己便已惨死对手,手中的“断玉剑”也随即脱落……

    “扑——”尸体倒地的声响即过,黑衣人缓缓睁开了面纱——是的,此人正是在此埋伏已久的慕容新。

    慕容新是从房梁跃下背后突袭,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容,只看见了对方手中的“断玉剑”,便认定他是王大生口中所说的“细作”慕容飞……

    “四弟,我终于……终于杀了你了,哈哈哈哈……”慕容新以为杀死的人,是自己的四弟慕容飞,不禁低声狂笑道,“你终于死了,这慕容家的一切终归是我慕容新的,没人能和我争……”

    说完,慕容新拾起地上的“断玉剑”,拔出剑锋,确认无误后,于是准备掀开倒在血泊中的尸体,确定死者身份。

    “好久没见了,四弟,就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何模样……”慕容新冷冷一笑,掀开了地上的尸体……

    然而,死者的身份却是让慕容新吓到了——两眼瞪大,鲜血四溢,神情中带着惊恐,想要惶恐喊叫却是撕破喉咙发不出声;喉咙处一道深深的血口刻在其中,背后又被连续数刀穿堂,死相极为凄惨……死者并不是慕容飞,而是都尉的儿子,汪古部拉托……

    “这……这怎么可能……”慕容新自己也是一下子惊惶失措,不但没能杀死慕容飞,还误杀了汴梁都尉的儿子。都尉汪古部扎台乃是皇族亲信,杀死朝廷皇戚官员,按罪应当株连九族……

    慕容新显得十分惶恐,拾起“断玉剑”想要趁着没人逃离这里,不过好像已经晚了……

    “都说了叫你别心急,慕容公子怎么没看清来者面容,就这么着急下手?你和你弟弟慕容飞,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杀人之际,王大生竟是倚在了门口栏杆一处,冷冷笑声道。

    “王……王大生?”完了,这下人证即在,亲眼看见自己行凶一幕,这回慕容新就算想逃,恐怕也是来不及了,惶恐地望着王大生,言语颤抖道。

    “本将军可是全看见了,刚才慕容公子行凶的一幕……”王大生双手插间,冷冷笑道,“汪古部大人可是皇上远亲皇戚官员,你杀了他的儿子,按律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慕容新听了,心中一阵惊寒,但想起之前王大生的话,依旧紧张狡辩道:“是……是你告诉我的……慕容飞手里拿着的,会是这把……‘断玉剑’……”

    “可我也没说这把剑,就一定会时时刻刻在慕容飞的身上……”王大生转头瞥眼一望,正视着慕容飞的眼神。

    然而,慕容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一变,惊恐中带着不可思议,指剑责问道:“你骗我……慕容飞根本就没来这里,对不对……”

    “哎呀,现在才明白啊,不过已经晚了……”王大生索性也不隐瞒了,摊牌说道,“不过事实摆在眼前,你无故杀了都尉的儿子,不单是你,你们慕容一家全部死罪难逃……你想辩解,找谁去?难道说是我故意谎报实情,让你失手杀人,那你本来杀人的目的就有理说过去吗……再说了,这汴梁城中将士官员全都站在本将军这边,你也找不到人说理……”

    “王大生,你……”慕容新举剑对着王大生,咬牙道。

    “怎么,想反抗啊?”王大生露出狰狞的面孔,威胁说道,“劝你还是放弃,别说你了,你爹都未必是本将军的对手……想要鱼死网破?现实点吧……”

    慕容新知道自己若是反抗,必然会惨死王大生之手,已是风中残烛的自己的性命无以为保,慕容性顿时心智神情大乱,最后竟害怕得在王大生面前跪了下来。

    王大生见了,不禁唏嘘笑道:“呵,堂堂慕容家的人,居然在本将军面前跪下来了,你还真是给你们慕容家丢脸啊……”

    慕容新这回也是什么面子也不要了,害怕自己死不瞑目,跪下求饶道:“王大将军,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

    王大生听了,似乎心中还有算计,峰回路转说道:“你放心,我王大生出生西域武林,虽然出手杀人凶狠毒辣,但替人守信的江湖道义还是讲的……我之前说过了,一定会让你继承慕容家继承人的位置,替你上位,我王大生说到做到——”

    听到这句话,慕容新像是重新看到希望,但并不明白王大生这么做的目的,依旧心有余悸问道:“王大将军……你……是什么意思?”

    “杀死都尉的儿子,的确是本将军的计策,不过并不是让你们慕容家的人背上罪名……”王大生冷冷笑道,“收拾好都尉儿子的尸体,一会儿本将军会让你看见,你们慕容家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事……”

    慕容新不知王大生究竟何意,但如今自己已是性命牵由对方,只能是任凭听命……

    “荷香楼”宴会大厅……

    相府众将士依旧饮酒畅怀,乐在其中,二楼发生的暗杀一幕,他们根本毫不知情……

    “砰——”突然一阵巨响,毫无征兆,一楼天花板顿时碎裂开来,从中窜出一个黑衣刺客,施展轻功从上方跃下,堂而皇之落在大堂正中桌上。

    “啊——”不速之客从天而降,黑衣身着来者不善,楼下女子闻之惊叫,即刻四下逃散而去。

    “什么人?”女人跑了,堂下饮酒的众将士可不怕,看着黑衣刺客明目张胆“上门挑衅”,众将士纷纷拔出武器,提刀相问道。

    “哼……”黑衣男子冷冷一笑,二话不说,忽而一脚旋踢,正中提刀将领的头部。脚法准中带凶,将领来不及回身,“啊——”地惨叫一声,自己被一脚懵晕不说,整个人也是飞出数丈之远,一阵巨响后,连桌椅板凳一起,摔成一团乱……

    “啊——啊……”楼下又是众女子的尖叫声,知道刺客身手不凡,纷纷躲到一楼的角落,远观而望。

    “杀了他!——”其他将领见状,纷纷拔刀以对,虽然今晚宴会没有随带官兵侍从,但仗着人多势众,众人绝对对付一个刺客,应该不在话下。

    不过黑衣刺客并不慌张,眼神淡定自若,他敢独自一人明目张胆出现在蒙元众将面前,必然是有备而来……

    “三哥,我们到了!”正在关键时刻,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呼喊——是南宫准和南宫正,南宫寻在街上被黑衣刺客谋害,为报五弟之仇,兄弟二人一路追逐凶手至此,也就是“荷香楼”一处。

    不过此时此刻,也没人把注意力放在南宫兄弟身上,黑衣刺客的突然到来,楼中大堂已是乱成一团。蒙元将士拔刀相向,将桌上居高临下的黑衣刺客团团围住。而黑衣刺客则是淡定自若,毫不畏惧……

    “就是他!”关键时刻,门口的南宫兄弟正好撞见这一幕,南宫正指着正桌上方的黑衣刺客,大声喝道,“是你杀了五弟,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偿命!——”说完,南宫正不等南宫准提醒,自己准备提剑飞上。

    “喂,那家伙你一个人不是对手,小心点——”南宫准知道黑衣刺客武功高强,刚才自己和四弟同心协力,也才打个平手。现在这里又有众多的蒙元将士在此“聚会”,要是出了什么乱子,自己二人很有可能难以脱身。

    但南宫正可不管那么多,抱定决心血仇为恨的他,不顾一切便朝黑衣刺客冲顶而去。黑衣刺客冷冷一笑,似乎根本不把南宫正放在眼里,连武器都未拔,只是从容抬手,打了两发响指……

    像是命令一般,一楼天花板再次发出连串巨响,碎木横飞——令人瞠目结舌,从房顶上方,黑衣刺客一二十人,几乎同一时间落下堂前,和最开始的刺客首领一般打扮;一时间,二十来人的黑衣刺客成群一堆,很难分清究竟哪个才是南宫兄弟要找的仇人。

    不但如此,起初发号的刺客首领冷冷一笑,没有和冲上来的南宫正正面硬碰,而是一个转身,一溜烟便躲进了桌下的人群中……

    “可恶,逃了……”南宫正失去了目标,取而代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眼花缭乱穿着相似的黑衣刺客十数人,南宫正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

    “居然用这种伎俩……”南宫准站在门口,看着这么多黑衣人同时出现,不禁紧张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哪个才是杀死五弟的凶手……”

    “管他哪个是真的,敢身着夜行衣,都是该死之人……别和他们废话,全部做了他们!”看样子,南宫正倒是不为所动。

    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冒着极大的风险,看来,南宫正是准备将所有的黑衣刺客全部铲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