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暗算抹杀 上
    “五弟!”眼见兄弟身中毒镖,南宫正在一旁惊异喊道。

    黑衣人诡异一笑,显然有意为之。南宫寻身受毒伤,全身顿时麻木,但武功内力仍能支撑,眼神惊恐地望着对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南宫寻捂着胸前伤口,惊慌问道。

    黑衣人露出狰狞的眼神,冷冷笑道:“取尔等南宫性命之人!”

    “大胆,竟敢向我们南宫家挑衅,你是找死!”南宫正在一旁怒不可遏,急冲冲为兄弟出气,贯手一招“鸿云掌”便朝黑衣人胸前而去。

    夜光下一道疾闪,南宫正飞掌即过,却被黑衣人轻松侧身躲开。

    南宫正不会饶过对方,排掌擦身而过,袖口顺势抽出折扇,扇面即拨,“浪雨连环”如波纹般飞斩而出,扇尖所附尖刀,横向骤雨突袭,欲直取黑衣人的性命。

    然而黑衣人却是冷冷一笑,似乎根本不把南宫家的人放在眼里。自信底盘纹丝不动,抬手怒掌排过,不等尖刀正面相向,一招硬掌直截了当,将南宫正的折扇击穿,南宫正手中扇子不翼而飞。

    “可恶——”南宫正报仇心切,抬手“鸿云掌”再次飞袭,继续朝黑衣人胸口而去。

    黑衣人不偏不躲,“寒杀掌”硬冲而上,贯如惊涛骇浪之式,正对南宫正的鸿云掌力。

    “啊——”南宫正痛叫一声,顿觉手腕处一阵轻微的骨碎——很明显,对方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内力硬拼,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南宫家的人,也不过这点能耐嘛……”黑衣人冰冷一阵嘲讽,轻松击退南宫正的掌力,左手由底而出,呈尖刀式游龙而上,似要一招断了南宫正的性命。

    “嗖——”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侧脸一道寒芒闪过,黑衣人顿觉不妙,退后两步躲开锋芒利刃——是南宫准,眼见自己两个弟弟身处危境,南宫准再也坐不下去,抬手起招问剑而出。

    “剑气长虹”凌然骤现,起游龙浪花处,剑里寒芒迅游即至,南宫准长剑凌然,出招瞬闪,不等黑衣人反应及时,剑式陡然而出。

    黑衣人仍旧是默默一笑,似乎自信满满,就算南宫三兄弟联手齐上,自己也能应付自如……果然,黑衣人这回不躲不闪,南宫准“剑虹”闪至,黑衣人双掌伏地而上,“碎云冲日”恍若惊涛拍岸,怒顶冲天,正着南宫准长虹剑锋。

    剑掌相击,内力硬冲,显然武功内力南宫准不如黑衣人。但仗着居高临下之势,南宫准依旧咬牙支撑,今晚被不明刺客羞辱家族威严,南宫准怎么说,也不会轻易绕过对手。

    然而黑衣人不像南宫准那般痛苦,剑掌相对,反倒是表情轻松,似乎自己的武功有所保留。

    “南宫家的公子,果然一个个都是纨绔子弟,浮夸招式,真要动起手来,不过是一些无用的鼠辈罢了……”黑衣人笑望着南宫准,不断嘲讽道。

    “你说什么?”一向沉稳的南宫准,听见黑衣人对南宫家的羞辱,这回也是怒不可遏,瞪眼相向道。

    “像你们这般,要比起你们六弟南宫俊,简直就差远了……”黑衣人继续笑道,还提起了南宫家的六子的南宫俊。

    “你说六弟?”南宫准长剑相对,凝神问道,“那小子两年前就离家出走,你居然认识他?”

    “你不知道吗?”黑衣人一边施掌,一边继续道,“南宫俊现在可是朱元璋先锋营中左翼方阵骑将,统领千军将骑,压境汴梁守关……本想和南宫家的人一决高下,现在看来,除了南宫俊,你们这帮家伙,不过是废物罢了……”

    “口出狂言!今日我南宫准便取你人头,以报南宫家的羞辱之仇!”面对黑衣人的数番羞辱,南宫准再也忍不下去,怒言回击一句,剑掌力道顺势而叠,俯身一式“剑云冲海”,如灌江天涌之势,剑气凌云化作惊涛巨浪,飞旋疾下,威武磅礴。

    黑衣人眼见其状,知道南宫准使出全力,自己索性掌中加力,“碎云冲日”转而“怒云破天”,寒掌之力势如螺旋之势,源源不断风层相叠,掌力愈增愈强,其厚重层叠之力恍若龙卷狂风,不出几阵,便是将南宫准的剑气逼得节节后退。

    “怎么会……”南宫准愈觉力道不支,心中略显惊慌,他想不到究竟是何人,不但正面挑衅南宫家,武功更在自己等人之上,甚至扬言要取自己等人性命。

    然而黑衣人似乎是略有所动,这一瞬间没有直接击退南宫准,反倒是点到为止,稍稍收了掌力,像是故意“放水”的样子。

    可南宫准并不知情,以为黑衣人体力不支,索性咬牙趁势而上,“剑云之力”继续灌涌,铺天盖地便朝黑衣人汹涌而去……

    “三哥,我来帮你——”关键时刻,南宫正在一旁回过神来,黑夜下寒光一闪,南宫正拔出长剑,剑气杀招夺然相向。“虎啸苍虬”磅礴即出,光电剑芒融合一处,暴风骤雨般,震吼内力杀出。

    两兄弟纷纷使出了最强杀招,正朝黑衣人左右夹击而去。黑衣人眼神一凝,左右分掌翘首以待——剑掌魄力横飞相向,狂风席卷,黑衣人却是镇定自若。

    “哼……”黑衣人冷冷一笑,聚足掌力接招挡下南宫兄弟的夹击,南宫二人已是奋尽全力,黑衣人自己却依旧是表情淡然,显然他的武功远远在南宫兄弟二人之上。不过黑衣人并没有直接予以全力反击,故意做出僵持不敌的样子,似乎心有诡计……

    剑掌相持一阵,黑衣人故意慢慢收回掌力,看似让南宫兄弟二人占据上风,自己的眼神去不经意望向了二人身后负伤倒地的南宫寻。

    一阵诡异的冷笑,黑衣人掌力收复……突然,底盘欲低而下,黑衣人收掌一瞬,低身躲开南宫二人的剑掌袭击,自己则如滑铲般,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至南宫寻身前,似有不轨。

    南宫准和南宫正没有反应过来,黑衣人巧妙一躲,自己二人失去重心,剑掌之力不能立收,伏身飞过,落地一阵巨响——剑掌扑空,击碎了身后的尘泥,然而待二人反应过来回头一望,却是为时已晚……

    南宫寻还不知道黑衣人突现自己身前,究竟是何目的……“额——”突然,腹下一阵冰凉,南宫寻眼神惊异而起,手上却不知何时鲜血淋漓——黑衣人二话不说,抽出身上匕首,直截了当取了南宫寻的性命……

    “五弟!——”南宫准和南宫正看出了黑衣人的歹意,惊异大喊,可已经来不及了。黑衣人身手利索,刚才还和自己纠缠不下,这回二话不说,干净利索便杀了自己的弟弟。

    “你……到底……是……什么人……”临死前,南宫寻依旧瞪大双眼,惊恐地望着黑衣人道。

    黑衣人冷冷一笑,狰狞说道:“将死之人无需知道……不过你得庆幸,成为了南宫家的第一个牺牲者,不会看见将要发生的,更加血腥凄惨的画面……”

    黑衣人说完,抽出南宫寻腹下的匕首,直接一脚将其踢倒开来。

    “啊——”南宫寻最后惨叫一声,死在了黑衣人的利刃之下……

    身前的南宫准和南宫正,看着自己的弟弟命丧当场,顿时肝胆俱裂。他们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弟弟竟会死于他人之手,也不敢想象竟会有不明刺客,明目张胆杀害南宫家的人……

    “五弟!!!——”南宫准继续惊慌喊道。

    “你这个畜生——”南宫正此时已是恨字心头,两眼顿时充血四溢,手中长剑颤抖不断,似乎下一刻要将仇人碎尸万段,南宫正咬牙雪恨道,“我要杀了你,为五弟报仇!”

    说完,电光火石再起,南宫正“虎啸苍虬”破土而出,剑光四闪满目杀意——南宫正已是抱死决心,今晚就算丧命,也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雪恨。

    南宫准也是一样,兄仇当场,自己怎能忍受?兄弟二人剑掌再起,同行左右并肩而上,欲合力将黑衣人手刃碎尸,以泄心头之恨。

    黑衣人冷冷一笑,似乎计划已然成功……

    南宫兄弟剑掌袭来,黑衣人依旧是左右双掌正面抵挡。不过和刚才的奋力较量不同,这回黑衣人并未使出全力,似乎是有意为之,故意让南宫兄弟占得上风……

    “啊……”黑衣人假装不敌,故意做出败退的样子,被南宫兄弟二人合招击退。而南宫兄弟二人眼见击退对方,真以为联手武功在其之上,心中更是坚定了报仇之心。

    “哼哼……”黑衣人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装作受伤的样子,故意向南宫二人嘲讽道,“怎么样,杀了你们的兄弟,是不是想杀我替他报仇?不过就你们这两个蹩脚,想杀我,恐怕得再过一万年吧……”

    南宫正提剑相向,咬牙怒斥道:“弑兄之仇,岂能不报?贼人,今日我们兄弟便要将你人头砍下,血祭五弟在天之灵!”

    “哼哼,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完,黑衣人轻功一闪,转身离开了“凶案现场”,往城西一侧方向逃去。

    凶手杀害南宫寻,扬长飞身而去,但看着地上兄弟的尸体,南宫正心中痛苦交加。

    “五弟……”南宫正望着到在血泊中的弟弟,双手握拳,心中却是万分的不甘。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南宫准在一旁,怒目提醒道,“那个贼人跑了,我们得赶紧去追——他杀了五弟,我们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用他的血祭祀五弟!”

    南宫正愤怒中重新振作,兄弟二人相视点了点头,随即二话不说,施展轻功便朝黑衣人逃窜的方向追去,只留下原地南宫寻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周围的百姓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但见着一阵打斗后,南宫寻命丧当场,虽然害怕,但更多的,是众人的大快人心——这个平日里仗势欺压的纨绔子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与此同时,汴梁城西地隅,一座阁楼灯火堂皇……

    檐楼歌舞妙语横生,灯笼结彩四座厅堂,殊一看红尘粉末君颜笑,忘却了人世浮沉醉逍遥。香楼厅宇,横台烁墨,浓妆淡抹,四溢留香,这里便是汴梁城中,最有名的情诗如梦风月之所,“荷香楼”。而今汴梁战事濒临,却有春楼夜饮作乐、通宵达旦,往来之人又多为城中官员、富贵世家,可见即使战事在即,朝中依然风气糜烂、苟且风月之乐,数命焉能久矣……

    今晚“荷香楼”更是热闹非凡,一楼厅堂宾朋满座、无地缺席,此皆源于相府军中将士在此请宴,“欢聚”一堂,都尉之子汪古部拉托更是前来捧场,楼中男女兴致高起,叫好不断,楼檐之下,顿时欢成一片……

    相比起汪古部拉托,本来跟随护卫的王大生随行前来,场下宴会开始,自己却是独自一人暂时离开,不知去向。不过汪古部拉托也不在乎,宴会欢腾一片,自己早已身心洋溢,沉浸在“热闹喧腾”的海洋。加上自己又在众将面前一展慕容家宝“断玉剑”,气场十足,场下之人连连道贺……

    此时此刻,“荷香楼”楼檐屋顶……

    王大生独自一人蹲在屋檐之上,俯瞰楼下歌舞灯火通明,眺望城外军火晦暗交替,不禁唏嘘几阵。或许他自己心里清楚,这场战争的胜负几无悬念,但出生西域武林的他,并不在乎世间的朝政风云,无论战争胜败,他自己有想要一定完成的“心中抱负”……

    突然,就在王大生独自沉静间,一阵阴风掠过,背后闪至一尊黑影,神不知鬼不觉屹立在王大生身后。王大生自然是察觉了,但神情并未有变,似乎一切都在自己预料其中……

    “大哥,我回来了……”身后之人身着夜行衣,娓娓道来。

    “要你做的事情,完成的如何?”王大生没有回头,冷冷问候道。

    “当然……”黑衣人缓缓摘下面罩,露出本来的面容——此人竟是王大生的弟弟王二生,只听王二生狰狞说道,“我已经杀了南宫家的五公子南宫寻,现在南宫准和南宫正急着想要找我报仇,正朝这边追来,估计一会儿功夫就能赶到……”

    原来,刚才在接头袭击南宫兄弟,并刺杀南宫寻的人,正是王二生。此次行动都是王大生一手策划,看样子,答应兀良托多的要求,灭族南宫慕容世家,王大生已经事先做好了周密计划……

    “那接下来呢……”王大生继续冷问道,“杀死了南宫寻,南宫兄弟前来报仇,准备执行下一步计划……二弟,要你做的,都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王二生冷笑着一个响指,刹那间,从屋檐一侧顿时蹿出一二十个黑衣刺客,鬼影魑魅一般,衣着打扮几乎一致,整齐有序地站列在王二生身后。

    王大生转过头,满意点头道:“很好,二弟你做事果然让我放心……接下来的任务你应该很清楚,带着你的手下,在‘荷香楼’大闹一场……”

    “当然,只要大哥你一声吩咐,兄弟我定当在所不辞——”王二生捶胸说道。

    “好了,废话留着之后再说吧……”王大生眼神凝视道,“刚才如果你故意放慢速度逃跑,让南宫兄弟找到你的下落,算时间他们也该追到‘荷香楼’来了。只要南宫兄弟赶到,就按原计划行事……我这边也不能闲着了,该执行我自己的计划……”

    “是,大哥——”王二生得令应道。

    王大生杀气恻隐,一个轻功跃下楼檐,狰狞的面孔消失在茫茫黑夜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