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诡计连环 下
    &lt;&gt;&lt;/&gt;

    “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王大生将头瞥向一处,凝神说道,“除掉慕容飞——”

    “你说除掉他?”慕容新听了,半信半疑道,“两年前我就有这个打算,可惜没有成功,他的武功高强,我们三兄弟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照王大将军你所说,现在他已经是朱元璋帐下的‘先锋虎将’,统领一方之军,要想杀他更不可能——”

    “不过眼下可有一个机会哦……”王大生心起歹意道。

    慕容新一听,转而问道:“什么机会?”

    王大生继续道:“朱元璋想攻打汴梁,必须得派探子偷偷潜入城中,提前摸清城中的状况……为此,熟悉汴梁情况的慕容飞自当是自告奋勇……”

    “你的意思是,慕容飞他已经回到了这里?”慕容新惊异地问道。

    “是潜入了这里——”王大生纠正说道,“偷偷潜入,意味着跟随侍卫不多,说不定只有他孤身一人……如今他潜入汴梁,身单力薄,又不知道你的意图,想要趁其不备置其死地,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

    慕容新听完,觉得王大生所言无错,但前提是王大生没有骗自己……慕容新还是有些不放心,不禁问道:“就算王大将军的探子情报滴水不漏好了,我怎么知道王大将军有没有骗我……慕容飞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这里,我凭什么相信你?”

    “哼哼……”王大生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冷冷一笑。

    “你笑什么?”慕容新觉得王大生的笑声狰狞无比,心中不禁顿起寒意。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会不想要慕容家继承人的位子吧……”王大生反问道。

    “什么意思?”慕容新没听明白,继续问道。

    “如果我说,慕容老爷子有想把位子传给慕容飞的话,你肯定不会不相信……”王大生转而道,“要是你还感觉疑惑,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好了,一个你都不知道的慕容家的秘密……”

    “慕容家的秘密?”慕容新听了,疑惑中带着不安问道,“慕容家还有什么秘密,连我这个慕容家的大公子都不知道?”

    “你爹没有告诉你,所以你不知道。何况,他觉得这个秘密告不告诉你,已经无关紧要了……”王大生冷冷一笑道,“你还知道,慕容家传家宝物之一的‘断玉剑’吗?”

    “断玉剑?”慕容新听了,神经一紧,不禁问道,“那玩意儿两年前就失踪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怎么,难道说王大将军也知道断玉剑?”

    “何止是知道?”王大生故意提声道,“我还知道,它现在的下落在哪儿……”

    “在哪儿?”慕容新紧张问道,但想起刚才王大生的话,自行猜疑道,“难道说,父亲没告诉我,是因为……”

    “没错——”王大生冷笑回答道,“那把断玉剑,现在就在慕容飞的手中,正是两年前慕容飞离家之前,慕容老爷子亲自交予他手上的!慕容飞一直将此剑携带身旁,而你爹也一直没把事情的真相告知你,谎称那把剑已经失踪了……现在你该明白了吧,虽然当年你爹将你弟弟赶出家门,但传家之宝‘断玉剑’却是交给了你弟弟,可见在你爹心中,你弟弟慕容飞才是他真正意向的慕容家的继承人……”

    此话一出,谈及慕容家继承人一事,慕容新果然神经触碰一般,顿时紧张不安:“不可能,这不可能,断玉剑会在那家伙手中……”慕容新开始有些内心动摇,原来一直以为慕容家的一切终归非自己莫属,可现在得知了这一秘密,慕容新顿时慌了神——连自己的父亲也在骗自己,可见王大生说的不假,自己的父亲从一开始就想把位子留给慕容飞……

    “我这么说,慕容公子还不信吗?”王大生看着慕容新内心的躁动,似乎像是算计正中,继续说道,“如果还不相信,今晚慕容公子可随本将军前去一探……”

    “什么,前去一探?难道你已经知道慕容飞的踪迹……”慕容新继续不安问道。

    “可不是?”王大生随之一笑,“这汴梁城边边角角,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一个敌军细作偷偷潜入城中,我连这都察觉不到,我还当将军啊?”

    “那慕容飞现在在哪儿?”慕容新有些迫不及待问道。

    “这么急着知道啊?好吧……”王大生缓缓一笑,继而道,“我已经从探子那里的到消息,今晚慕容飞会前往‘荷香楼’,想要找他,提前到那里等他就好了……”

    “荷香楼?”慕容新听完,有些半信半疑道,“那可是个风月场所啊,我弟的性格我很清楚,他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

    “谁告诉你他去那种地方是放松娱乐的?既然是军务在身,他准备潜入那里,自然是有他的打算……”王大生隐隐道,“今晚都尉的儿子会在‘荷香楼’大设宾宴,我想慕容飞应该是提前知道了消息,所以今晚想要乔装打扮,偷偷混进宴会——毕竟慕容飞也是认识都尉的儿子,偷偷跟在他身边,想要从中窃取什么军事情报,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吧……”

    “所以你确定慕容飞今晚一定会去……”慕容新跟着嘀咕了几句,随即又问道,“那我也前往‘荷香楼’,他岂不是认识我,会对我有所提防?”

    “哼,谁要你光明正大地走进去?”王大生闭眼一笑道。

    “你什么意思?”慕容新忽觉王大生话中有话,有些紧张不安地问道。

    “本将军的意思是,一不做二不休……”王大生睁开双眼,露出狰狞杀气的面孔,冷冷道,“慕容公子想要成为慕容家的继承人,就得处事心狠、手足相残……宴会上,慕容飞几乎只有一人前往,今晚便是杀死他的最好时机。你只要偷偷打扮样子,在暗地里等待机会,出其不意刺杀成功就行。毕竟,慕容飞的心思,全部放在窃取我军情报上,根本不会知道身为兄长的你,今晚会出手暗杀;况且,你早就不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了,要杀他夺取继承人的位子,就更应该心狠手辣不是……”

    “王大将军说的对啊……”经王大生这么“煽风点火”说明计划,本就对自己弟弟有仇的慕容新,更是起了杀意,在他眼里看来,慕容家继承人的位子,如今比什么都重要,想要杀他,只有今晚一个机会,于是慕容新不禁癫狂道,“没错,我要杀他,一定要杀他!慕容家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慕容新的,我不会让给别人!”

    “哼哼,这就对了……”王大生冷冷一笑,似乎一切计划,都按部就班地顺理成章。

    慕容新望了望自己的双手,依旧不安问道:“可是王大将军刚才说,为了避人耳目,慕容飞会乔装打扮不是?既是如此,想要暗杀,我怎么能确定他在什么地方……”

    “很简单……”王大生诡笑道,“刚才不是说了吗,他的‘断玉剑’一直佩戴在其身旁……今晚荷香楼一宴,我会想方设法跟在慕容飞的身边。你偷偷躲在一处,等我把都尉的儿子引到一个角落的位置,慕容飞自然也会偷偷跟踪……那地方一定人少光暗,只要看到携带断玉剑的人,那一定就是慕容飞不假了……

    “王大将军说的是啊……”慕容新听了,眼神顿起杀气道,“好,今晚便是最好的机会……慕容飞,两年不见,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你别怨我心狠,要怪,就怪你两年前为什么要愚蠢地和我作对……”

    看着计划一切顺利,慕容新成功下定决心,今晚实行暗杀行动,王大生心中,暗暗窃喜道:“很好,慕容家的大公子也上钩了……小王爷和慕容家的人搞定,最后就只剩下南宫家的人,也不知道,二弟那边的计划,倒地执行得怎么样……哼,南宫,慕容,家族也该走到末路了吧,今晚就在‘荷香楼’,好好大闹一场吧……”

    王大生诡异的面孔,预示着今晚似乎会有血光之灾……

    黄昏即过,夜幕渐渐降临……

    黑夜下的汴梁,依旧灯火连绵,虽然战事紧张在即,城中萧条没落了不少,但汴梁曾经的繁华依在,到了夜市,依旧会有热闹喧嚣的商铺正兴。只不过,夜市中出来闲逛的平民百姓少了,更多的,不过是有钱人家的大家公子……

    这不,南宫家的几个儿子,平日里游手好闲,即使是战事在即,依旧不掩骨子里的风流,怀里揣着几个风月女子,在大街上大摇大摆的行走。

    而街道上的人,大多知道他们是“南宫七子”,害怕着南宫家的权势不说,就算是一般的贵族公子,也不得不主动让开道路……

    走在正街上的南宫公子,正是家中最为纨绔的三子南宫准,四子南宫正和五子南宫寻。此三人经常在城中横行霸道,仗着南宫家权大势大,欺压平民百姓不说,也是到处勾结品行败坏的野路混混,和慕容家的慕容新如出一辙。为此,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也是经常训斥,但因这两年自己照顾着南宫家的基业,家里还算有个有责任心的大哥南宫成;六子南宫俊两年前离家后,南宫魄把所有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南宫成身上,其他的几个儿子,自己也无心再管……如今局势动荡,南宫家的儿子还有心情在城中醉酒玩乐,可见人心之糜烂……

    “宝贝儿,你说今晚我们到哪儿共度良宵呢?”南宫正花心十足,抱着怀中的风月女子,笑声连连道。

    “奴家都听你的……”风月女子也是尽显暧昧,丝毫未有检点,“南宫公子乃英雄之才,奴家愿意以身相许……”

    女子越是这么说,南宫正心里越是痒痒,加紧了怀抱的力气,兴奋说道:“你这小妖精天天‘胡说八道’,今晚我要好好惩罚惩罚你……”

    “讨厌,公子……”女子更是故意撒娇,在南宫正的怀里姿色尽显。

    南宫准在一旁见了,抱着自己手中的女子,笑望着说道:“四弟,看来你今晚很有兴致啊,这战火快烧到汴梁,你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南宫正听了,有些不愉快道:“切,现在正在兴致上,别说这种扫兴的话破坏气氛……这仗打不打,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打得赢,抵御外敌;打不赢,投降认输——结果不都一样,我们南宫家又不损失什么……反正我们有钱有势,他们打他们的仗,我们享受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三哥你说呢?”

    “你说得对,活在当下,就要好好享受……”南宫准说完,也加紧了手中怀抱女子的力道。

    “哎呀……”女子故意作弄了一声,意在挑起对方的兴致。

    南宫寻走在最前,虽然也有风月女子陪伴,但他并未作出过于暧昧的动作。比起这个,南宫寻更喜欢在外人面前显摆南宫家的权势,一个人挺身抬头走在前面,街道两旁所见之人纷纷让路,这种感觉让南宫寻不禁满足感十分。

    南宫正见了,不禁问道:“喂,五弟,走那么快干嘛?”

    南宫寻却不在意,了了回应道:“切,现在战事在即,没看到这里的街市比以前凄凉多了吗?在这种人少的地方走有什么意思,要显摆,得到人多的地方去不是?”

    “哼,果然是五弟的性格……”南宫准见了,在后面暗暗笑道。

    南宫正听见南宫寻又提起战争一事,不禁调侃道:“喂,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玩乐,尽谈打仗这种破坏气氛的事……我可没你们两个那么关心‘国事’,再说这种话,我可不陪你们走啦……”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今晚好好享乐享乐,把不愉快的都忘掉……”南宫准无奈应声道……

    南宫家的人继续往前走,往人多繁华的地方走去。前排的市民见了,依旧和之前一样,认出了他们南宫家公子的身份,纷纷让开中道避让。而南宫家的人越是看到这样,心中的虚荣感愈加满足……

    不过,就在前方的一个小巷口,事情突然有变……

    南宫准等人继续往前走,南宫寻还是走在最前面,来到巷口处间,本以为前面的百姓众人还会让开,可唯独一个漆黑的身影,却是拦住了自己等人的去路。

    南宫寻没有正眼去看,发觉前面有人拦路,大声斥责道:“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挡你爷爷的路……不认识我们几个吗?我们可是南宫家的人,除了朝廷,敢和我们作对,不想活了?”

    然而,稍微清醒一点的南宫准发觉有些不对劲,放开了手中的女子,正视着前方——拦路之人身着夜行衣,蒙面遮掩,看来不想露面于外人;此人眼神略显杀意,背后寒芒隐隐闪现,明显来者不善……

    “五弟,你先退后……”南宫准暗中提醒了南宫寻一句。

    南宫寻还不知道轻重,发生问道:“怎么了?”

    “嗖——”结果不等南宫寻反应,黑衣人一发暗器已然而至……

    “啊——”南宫寻痛叫一声,胸前正中毒镖,神情痛苦不定。

    “啊——啊……”跟随着南宫等人的女子所见,全部惊叫地四散逃窜——不速之客暗杀南宫家的人,场面顿时失控。

    不只是那几个女子,周围的平民百姓所见,也都惊慌地四处逃窜,街道巷口处顿时乱作一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