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诡计连环 中
    夕阳渐落,醉染尘红,汴梁城笼罩在一片余晖落日中。看似平静的繁城,却辉映着残影斑驳,恍似隐隐跳动的鼓点,颤随着人心沉浮,惴惴不安。战火即至,人心惶惶,落霞映射的全城,不再是曾经安居乐业的繁华都市;看似华美的房檐阁楼,雕龙画凤,似如火海蔓延前最后的一缕画卷,惶恐中带着凄凉……

    南宫,慕容,曾经引以为傲的两大世族,却因乱世天下,也欲风雨飘摇。“千秋塔”,这个作为南宫家象征的建筑,如今却如孤杆屹立般,在这饱经沧桑的古城中,夕阳余晖之下,悲凉衬透着最后的“洁白”,曾经的辉煌与荣耀,恍若凄凉演绎着最后的绝唱。

    而慕容家的“碧水瑶池”,也不再是平日里的清新优美,映射着血红的落日,衰末的繁华陈旧难掩。伴随着乱世迷途,曾经的繁荣一去不返,仅仅留下悲哀的残影,映衬唏嘘不止的往事沉浮……

    南宫慕容家族世人皆知,这两年却因乱世坎坷,愈渐低下。尤其是两年前南宫俊与慕容飞的北上离家,两大家族子孙后代,几无有志之人。曾经勾心斗角、相互敌视的两大家族,如今在这乱世想要自保及繁衍后世,似乎也是难上加难……

    南宫家,“南宫七子”中还算有长兄南宫成主持家世,就算家族萎靡低下,也能勉强传承后人;但慕容家“慕容四少”却是情景堪忧,自从唯一胸有大志的慕容飞离家出走后,其他三人都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整日挥霍家中钱财,甚至更是为了家族继承人彼此争斗。为此,慕容户主慕容尊也是自怨教子无方,整天抱怨成性,又时不时会怀念起从前的慕容飞,后悔曾经将他赶出家门的“气事”……

    “慕容四少”中,长子慕容新最是放诞,不但心无抱负,整日以金钱、女人为乐,甚至还勾结匪帮子弟,乱人处事。仗着自己是慕容家将来的继承人,经常在城中为非作歹、勾搭朝廷,坏了慕容家的声誉,为此慕容尊也是常日气愤上头,对自己的儿子一顿很训……

    这天也不例外,慕容新无所事事,竟带着外面的混混众人,和不知哪里场所的香艳女子,在自家的“碧水瑶池”前聚会饮酒作乐,不但行事极为乖张、有伤大雅,醉酒更是放肆出言,完全不是一个大家公子该有的样子……

    “来,继续……喝!——”慕容新像是有些喝醉的样子,陪着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醉酒享乐。

    “公子,你的酒量可真不小,小女子甚是钦佩,嘻嘻……”慕容新身旁,一个浓妆妖艳的女子尽显抚媚,故意挑逗着说道。

    “美人儿,你的嘴可真甜,今晚我要好好……惩罚惩罚你……”慕容新一把将女子抱入怀中,毫不自律地刮了刮鼻子。

    “公子,你讨厌……”该女子也是故意讨慕容新欢喜,在他怀里如猫一般攒动,挑逗得慕容新心里直痒痒。

    下面的一个粗汉见了,喝酒大笑道:“慕容公子真是有雅兴啊,整日邀我们在‘碧水瑶池’作乐——”

    说话的人叫程奎,汴梁城中出了名的混混,会得几手武功,经常欺压城中的平民百姓。仗着慕容家的人权大势大,和慕容家的长子慕容新成了“狗友”,为此,程奎更是带着身边的“兄弟”,在城中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

    “可不是吗?我慕容新的朋友,随时随地都能陪本公子喝酒吃肉……只要跟着本公子,少不了你们的福分——哈哈……”慕容新醉意中食指上扬,肆无忌惮说道。

    “可是,公子你天天这番样子,就不怕你们家老爷子知道?”程奎无意中提起道。

    谁知,慕容新却是不屑一顾,酒杯一甩,起身拍着胸脯道:“切,怕那老头作甚……本公子可是堂堂慕容家的长子,将来我爹一死,这慕容家上上下下都是我的……哼,所有东西都是我的,我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想玩什么女人就玩什么女人,谁能管得了我……你们放心,等我成了慕容家的主子,我会让你们所有兄弟都快活……”

    然而,本该是令人“高兴”的一句话,下面喝酒众人往慕容新身后一望,却是眼神突显惊异,酒意顿时全无。

    慕容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眼前人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样子,还以为他们觉得自己是酒喝多了吹牛,随即反问道:“你们怎么了,怎么都这个表情?怎么,不相信我说的……”

    下面的人还是没有讲话,甚至目光也没放在慕容新身上,而是望向慕容新的身后。

    “什么东西这么神神叨叨……”慕容新自言叨咕了一句,带着酒意慢慢回头望去。

    然而,背后突然出现的面孔,也把自己吓了一跳……

    “爹……爹……”慕容新稍醒酒意,眼神中也是惊恐无比——没错,自己的父亲慕容尊,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整日花天酒地的样子,自己的父亲定然火上心头;而且刚才还说了那样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慕容新心里清楚,一顿严厉的训斥是免不了啊……

    “你胆子挺大啊,敢说这样的话……”慕容尊一脸冰冷的表情,对自己的儿子失望到了极点,严厉斥责道,“天天不务正业,尽会花钱享乐,沉迷酒色……现在还到处交这些品质败劣的人,把我们慕容家搞得乌烟瘴气,你简直把我们慕容家的脸丢尽了!”

    “切……”底下的程奎听慕容尊说自己“品质败劣”,不禁轻声唏嘘了一句。

    “你们这帮人,赶快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踏进慕容家一步!”慕容尊是真的来火了,对着台下的醉酒人群斥道。

    一些胆小的男女听了,害怕不已,灰头土脸地走出了南宫家。程奎只是不屑望了慕容尊一眼,似乎心里非常嫉恨,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慕容新知道自己惹恼了父亲,虽然对父亲的出现非常不爽,但在父亲面前,自己又不能顶撞,于是假装平和道:“好了,爹,我错了,你别再发火,下次我不让他们再来了行吗?”

    然而,慕容新的语气带着酒意,慕容尊闻到后怒上心头,“啪——”的一个耳光扇在了儿子脸上,毫不留情。

    慕容新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酒也醒了不少,看见自己认错还招父亲的打,慕容新顿感不爽,回头正视道:“我把你当爹,向你认错你还打我……哼,我是敬你是我爹,才这样客客气气,要是把我惹急了,也想四弟那样一走了之,我看你把慕容家的遗产留给谁……”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真来气了,慕容新竟敢在父亲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大逆不道!”慕容尊已是愤怒到了极点,一脚将面前的酒桌踢翻,指着慕容新的鼻子道,“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得到慕容家的位置!我今年四十有五,身为当今武林七雄之一,身强体壮,武林威望并存,至少还能活五十年——只要我活一天,你就是和我一样成了老骨头,我也不会把慕容家的位子交给你!!!”

    慕容新听了,鼻子都气歪了,冲着自己的父亲,慕容新也毫不客气道:“哼,已经是老头子一个了,还这么倔!”

    慕容尊听完,怒上加怒,手指指向大门门口道:“马上给我滚!教出这样的儿子,真是丢了慕容家的脸,我不要再见到你!!!给我滚——”

    “哼——”慕容新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被自己父亲严厉斥责,还把自己赶出家门,慕容新这次也是头也不回,拿着没有喝完的酒壶,气冲冲走出了家门大院……

    自己的儿子走后,慕容尊也是气得好久都没平复过来,站在原地喘着粗气。良久,稍许平静后,慕容尊心中暗暗道:“哎,如今我的儿子,一个个都是这般乖张,慕容家的未来,前途无望……想当初,如果没有赶飞儿走,他便是我最心仪的接班人……只可惜啊,造化弄人啊……”

    想到两年前被自己“赶”出家门的四子慕容飞,是自己唯一看重的儿子,却因曾经的联姻之事,离家出走,慕容尊心中不禁一片唏嘘……

    慕容大院外,被赶出来的慕容新,一边心情不好的喝着酒,一边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去你的!——”慕容新喝完酒,将酒壶重重往地上一砸,发出清脆的声响,中道两旁的市民见了,纷纷害怕躲开。

    “哼,明明老骨头一根,还咬着慕容家的位子不放……”慕容新发泄一句,自言自语咒骂道,“我是慕容家的长子,这慕容家主子的位子,本应就是我的!什么胸无大志,整日游手好闲……看着吧,是我的,迟早我都会抢回来——等成了慕容家的继承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要什么有什么,就连父亲也管不了我……”

    说完,慕容新原地喘了喘气,似乎是继续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哟,慕容家的大公子,何事竟也会动如此怨气?”突然,一阵冷笑的嘲讽从慕容新的背后传来。

    “谁这么大胆,敢在背后评论我们慕容家?”慕容新突然听到有人嘲讽,不觉此人吃了熊心豹子胆,随即回头问道。

    然而回头一望,自己又是小小一怔——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正是汴梁守将王大生。

    “王大将军?”慕容飞知道王大生处事狠毒,但仗着自己慕容家的地位,也不是很害怕,不禁问道,“不知什么风,把王大将军吹来这里,还是独自一人前来,不带任何侍卫……”

    “不带侍卫不很正常?你觉得在这汴梁城中,有谁敢主动偷袭本将军吗?”王大生先是无意调侃了一句,随后又把话题扯会慕容新身上道,“倒是你慕容大公子,看你这一脸不悦的样子,随地撒气,又被你爹赶出来了吧……看样子,你爹确实是个老顽固,不愿把慕容家的位子让给你……”

    “不让给我让给谁?”慕容新反问道,“我的另外两个弟弟比我窝囊多了,暗地里跟我勾心斗角,其实我都看在眼里,只要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们按住,让他们闭嘴……等爹死了,他自然而然会把慕容家的位置拱手相让,我担心什么?”

    “不不不,慕容公子少算了一个人……”王大生摇了摇食指,故意“挑衅”道。

    “少算一人?”慕容新凝神问道。

    “‘慕容四少’可是四个人啊,你不可能把他忘了吧……”王大生故意提醒道。

    “你说慕容飞?”慕容新听了,冷冷一笑道,“哼,两年前就和妹妹离开了家,一点音讯没有,不知道哪里鬼混去了……就算父亲暂时不把继承人的位置让给我,也绝不可能让给他——两年没有消息,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担心他怕什么……”

    “那你知道他现在混得怎么样吗?”王大生冷笑着问道。

    “混得怎么样?”听王大生的口气,慕容新心中略其隐隐的不安,继续问道。

    王大生紧接着道:“他现在可是朱元璋帐下,常遇春左三先锋军五绝方阵右翼骑将,‘先锋五虎’之一,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带着两万兵马,正朝汴梁徐徐压境……”

    “你说什么,他现在成了将军?”慕容新听了,不可思议道。

    “想不到吧,短短两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人家可是在外经历了不少世事,成了一军之将,不像你们这些整天在象牙塔里享乐的大家公子……”王大生继续冷笑道,“你父亲慕容尊可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深明大义,若是慕容飞率军攻破汴梁,解救城中百姓,一定会被你父亲大为赞赏,到时候这慕容家继承人的位置自然会是他的……”

    “你说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听了王大生的话,慕容新不但惊异两年不见,自己弟弟如今的成就,而且觉得王大生的话不无道理,不禁心起寒意。

    “现在你懂了吧,这慕容家主子的位置,从来都没说过一定是你慕容新的……”王大生狰狞一笑,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不行,绝对不行……”慕容新摇了摇头,神情略显疯癫道,“慕容家是我的,我不会把它交给那个家伙,绝对不会!”

    “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啊……”王大生冷笑道,“慕容公子若想得到慕容家的位子,本将军倒是可以帮你……想要夺得慕容家的位置,就必须铲除阻挠你的人,这之间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你父亲慕容尊……”

    “你说要我除掉自己的父亲?”慕容新听完,即刻摇头道,“不行,他是我爹,我不能这么做!”看来虽然慕容新口中说嫉恨自己的父亲,但要真对自己父亲下手,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慕容新还是能保持理智,果断拒绝。

    “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王大生将头瞥向一处,凝神说道,“除掉慕容飞——”

    “你说除掉他?”慕容新听了,半信半疑道,“两年前我就有这个打算,可惜没有成功,他的武功高强,我们三兄弟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照王大将军你所说,现在他已经是朱元璋帐下的‘先锋虎将’,统领一方之军,要想杀他更不可能——”

    “不过眼下可有一个机会哦……”王大生心起歹意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