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诡计连环 上
    郑羽化微微一笑,回应道:“哼,他们好歹也是追风派的弟子,掌门您的爱徒,一点小危险就让你担惊受怕,不经历点磨练,将来怎么独自面对困境?”

    莫天行没说什么,只是对郑羽化的出现感到意外,于是不禁问道:“对了,你还没说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在驿站好好待着,跑到这汴梁神庙作甚?”

    郑羽化眼神坚定,语气转而一变道:“刚才在外面,徒儿隐隐约约听到了……莫掌门,您刚才在与玄空大师论事,是否提到了忆瑶师妹?”

    “你好像很在乎?”莫天行瞥视道,“忆瑶她……不,现在应该改口叫‘佳儿’,你那么在乎她,从追风派到汴梁这一路都有问及,难道曾经佳儿和你有过间隙?”

    “是掌门您自己说的,想要和你交手,必须先打败追风派的所有弟子……”郑羽化莫名说道,“现在我已经打败了几乎所有的追风派弟子,只剩下苏佳和陈世今,只要打败了他们两个,就可以有资格向掌门您发起挑战……”

    郑羽化年约三十,却是追风派的新进弟子,苏佳出山没有半年,他便加入了追风派,并与曾经苏佳的好友徐双、吴贤等人交好了关系。对待朋友,郑羽化亲善有加,苏佳、陈世今、红云离去后,可以说郑羽化成了徐双等人的大哥哥,经常关护他们。这次追风派众人来到汴梁,也是莫天行亲令郑羽化一路照顾徐双他们。

    然而,不为人知的一面,没有人知道郑羽化究竟是何身世——陈世今和苏佳相继离开追风派后,他变成了追风派中武学天赋最高的人。短短一年间,郑羽化的武功,打败了追风派的所有弟子,成了追风派的新一任首席,所有人都觉得,陈世今走后,他将会是未来追风派的掌门人。学会“追风九剑”其七式绝学,虽然不及陈世今,但也是继上官仙剑、陆清风、莫天行、陈世今后,第五位领悟“天神剑法”的人,这一点就连苏佳也没做到。

    莫天行惊异郑羽化的武功,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郑羽化“成名”后,却点名要向自己发起挑战。莫天行以为郑羽化或其前辈,也许曾经与自己有过恩怨,所以才加入追风派;于是想要问起身世,郑羽化却说只要莫天行与自己比武胜负,自己就会将身世告予莫天行。

    但莫天行也不会直接答应,作为交换条件,莫天行也向郑羽化提出了考验——只有打败追风派最厉害的最后两位弟子,也就是离开追风派的陈世今和苏佳,郑羽化才有资格向自己发起挑战。

    当然,莫天行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一心想要追寻苏佳的线索,却是没了着落。这回正好利用朱元璋和郑羽化,莫天行终于能够了解到,自己一直关心的苏佳现今境况如何,凭着郑羽化他们去寻找苏佳,莫天行期望能凭郑羽化的手,把苏佳带回自己身边……

    “想向我发起挑战,除非打败忆瑶和陈世今,你不会忘了吧……”莫天行转笑道,“现在忆瑶就在朱元璋的军下,明军若是拿下了汴梁、洛阳一带,西进潼关,忆瑶知道陈世今的下落,必会先下手为强,找陈世今一做了断……”

    “我是不会让忆瑶师妹杀了陈世今的……”郑羽化眼神冰冷道,“忆瑶师妹,陈世今,他们全都得败在我的手上……等入了军营,我会先和忆瑶师妹做个了断,让她断了找陈世今的念想;打败她后,再由我亲自去找陈世今一决高下,顺便杀了他,为追风派铲除这个叛徒……”

    “你可不要胡来——”莫天行依旧心有余悸道,“听说忆瑶现在是军中的御使将军,虽然你学会了‘天神剑法’,武功超于常人,打败佳儿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若是为了私人恩怨,误了明军的讨伐战略,我们追风派可是有失于天下之道啊……”

    “掌门放心,我沉得住气……”郑羽化冷静说道,“我会在她没有军务的时候,抛下一切包袱,堂堂正正和她一决高下……”

    “知道就好……”莫天行说完后,转身离开道,“好了,先回驿站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最近战火延及,汴梁风波不断,我们这些武林人士,最好少在外面露头……”

    “嗯……”郑羽化只是轻声答了一句,随后慢慢跟在了莫天行的身后。

    回去的路上,莫天行直视前方,心中却是挂念着身后的郑羽化,不禁暗暗道:“这个家伙,提及佳儿时,他好像非常激动,似乎他急着去找佳儿和陈世今,不单纯是为了打败他们两个……三十岁已是过剩之年,却有超乎常人的武学天赋,急着想要找佳儿一决高下……而且这家伙的面孔,总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很久以前,可就是想不起来,该不会这家伙的身世……”莫天行似乎是隐隐猜到了什么,脑海中,一片灰蒙蒙的记忆一闪而过……

    而在莫天行身后的郑羽化,并没有抬头看路,而是回去的路上,不停地盯着手中的饰物。饰物莫名红玉之色,但成色较差,不过就是个普通佩饰。可在郑羽化眼里看来,这东西似乎非常重要,郑羽化的表情和刚才完全不同,时而攒紧手心,时而神情凝重。郑羽化目不转睛望着饰物,心中喃喃道:“终于要找到了,忆瑶……不,应该是苏师妹——是的,她姓苏,我不会忘了这个姓……我终于要找到她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白白死去……还有莫天行,打败苏师妹和陈世今后,最后一个了结的,就是你……”

    莫名其妙的心语,至今为止,郑羽化的身世,是个未解的谜团……

    夕阳西下,汴梁城沉浸在一片臃肿的暗红中。曾经的汴梁繁华不再,转而战火延及,市井稀落,城中百姓人心惶惶。虽然盼着朱元璋能够讨伐蒙元,驱逐暴政,但讨伐即会打仗,打仗即会死人,没有人会希望自己遭遇战火之灾。但作为平民百姓,他们能做的,也只能是看似无用的祈祷和静待……

    一处离相府较远的大家后院,一个身着华贵的纨绔弟子正在赏玩古物,身旁站着一群奉承十足的奴仆——看来此人在城中地位颇高,或是仗有父辈的权威,高高在上。

    不过他似乎并不开心,对他眼前的古物不屑一顾不说,还时不时训斥自己手下的仆人,就像使唤奴隶一般……

    “滚开,你们这群废物,一点都不能讨小王喜欢!”此人自称“小王”,看来正是汴梁都尉汪古部扎台的儿子汪古部拉托——之前汪古部扎台与王大生议事时,汪古部扎台还到处询问自己儿子的下落。

    “小王爷别生气,你想要什么,我们都会想办法给你……”一旁侍奉的奴仆,就和主人家的养狗一般,不断贴身奉承着汪古部拉托。

    然而汪古部拉托却是看不起这些人,尽情当杂种发泄道:“一帮废物,带的这些东西都什么破玩意儿,还说是上好的古物……而且,连个女人都找不来,真是没用!”

    “是是是……”旁边的仆人连胜诺诺道,要是惹得小王爷不开心,自己甚至还有人头落地的危险……

    “小王爷——”正在这时,大院门口处,一个家仆神情慌张地跑了过来,似乎要要事想提。结果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最后在汪古部拉托面前跪下了,样子就像一条丧家之犬,极为狼狈。

    “又干什么?紧张兮兮的,没看见本王爷正烦着呢!”汪古部拉托大声斥责道。

    “不好了,小王爷……”家仆继续跪在地上说道,“汪古部大人说要找你,听说你又偷跑出来,大发雷霆……”

    “切,又是父王……”谁知,汪古部拉托似乎不屑一顾,连自己的父亲都敢不尊敬,吊儿郎当道,“他一把老骨头,正忙着怎么对付朱元璋呢,还有空闲管我?我劝他还是像左叔叔一样,干脆早点投降,省得他拼死战场,没人给他收尸……”汪古部拉托的话毫不客气,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该有的样子……

    “哟,最近小王爷的口气愈加张狂了,连作为父亲的都尉大人都不放在眼里了……”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冰冷的嘲讽。

    汪古部拉托熟悉这个声音,眼神稍稍一凝——是的,从大院门口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汴梁守将王大生。

    王大生曾经为汪古部拉托做过侍卫,所以虽然汪古部拉托畏惧王大生的作风,但充其量也就是自己的贴身护卫,仗着自己父亲权势,也丝毫不把王大生放在眼里。不过王大生并不像自己其他的那些奴仆一样,对自己奉承百依百顺,所以有时候自己对王大生自作主张的行为经常感到又恨又怕……

    “你……你来做什么?”汪古部拉托怕是父亲让王大生带自己回去,有些战战兢兢道,“不会是父王派你来……找我的吧……”

    王大生冷冷一笑,手里似乎拿着东西,隐隐揣在背后,缓缓几步走至汪古部拉托身前,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正当其中。不过王大生却并不像是汪古部拉托说的那样,来带他回去,而是起先说道:“当然不是……本将军只是好久没来看小王爷,看看最近小王爷过得怎样……”

    见不是带自己回去,汪古部拉托终于放下了担心,继续不屑道:“哼,看我?本王这几天烦着呢,找几个古物玩儿玩儿都没有像样的货色;最近又天天打仗,城中人心惶惶,想找个女人乐呵一阵都没地儿……你这家伙天天板着个脸,看得就让人烦,没什么事的话,有多远滚多远,少来这儿讨好我……当然,前提是你真的会讨好人才行……”

    面对汪古部拉托的“鄙夷”,王大生还是一如既往的忍住了。不过王大生也并没有应和着汪古部拉托的意思,忽而从身后亮出一把长剑——“蹭——”宝剑出鞘,亮出锐利的寒光。汪古部拉托大吃一惊,踉跄几步向后退去。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汪古部拉托以为王大生对自己图谋不轨,于是紧张问道。

    王大生冷冷一笑,缓缓收回了剑道:“小王爷,紧张什么,这把剑是本将军送给小王爷的礼物——”

    “礼……礼物?”汪古部拉托半天没有回过神。

    “是啊——”王大生一反常态地说道,“听说小王爷最近寂寞无聊,本将军特来找点宝贝古物什么的,伺候伺候小王爷……这把宝剑可是慕容家的‘断玉剑’,是本将军想方设法从慕容家偷偷弄过来的,就连慕容尊那老头都不知道……现在奉给小王爷你当玩物,怎么样,这宝贝够有分量吧!”

    汪古部拉托颤抖回过神,缓缓接过宝剑,确定王大生是真的奉上宝物,没有歹意,才放下戒备拿起宝剑,自己拔了拔又放回鞘中,惊叹道:“哟,今儿的王大将军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学会讨好本王了……不错不错,慕容家的‘断玉剑’,果然是上乘之器,比这帮废物带来的破铜烂铁气场多了……”

    说完,汪古部拉托怒视了一番周围跪在地上的奴仆,随手将自己口中的“破铜烂铁”纷纷杂碎,不屑一顾道:“哼,你们这帮废物,一点用都没有,还不给我滚?”

    汪古部拉托怒斥一声,周围的奴仆全部吓得趴地离开,不敢多有做声……

    “赶走”了家仆,汪古部拉托目不转睛地望着手中的宝剑,爱不释手道:“慕容家的‘断玉剑’,名不虚传,带着这玩意儿在城中晃悠,那有多威风——”

    “是呀,所以今晚本将军还为小王爷准备了娱乐的场子……”王大生继续装作“奉承”道,“今晚在‘荷香楼’,府中一些将军会去一聚,届时小王爷你低调进场,然后高调拔出宝剑,众同僚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

    “噢,真的吗?”一听到晚上有聚会,汪古部拉托兴奋道,“王大将军也要去吗?”

    “当然,末将必须时刻跟随小王爷的身边,只是出发之前,末将还得先去一个地方……”王大生淡定道。

    “有女人玩吗?”汪古部拉托邪恶地问道。

    “当然——”王大生继续道,“各色的女人,小王爷你想要谁,动口就行——只要都尉大人不在,你小王爷下一声令,城中有谁不从?”

    “哎呀,你这话本王爱听……”汪古部拉托浑身兴奋起来,一洗刚才的不悦,跃跃欲试道,“好,好,好,王大将军这事儿做得太漂亮了,今天能让本王如此开心……平日里老是在本王身边侍奉,本王也没给你什么好脸色,想必王大将军心里也烦闷吧?”

    “还好了……”王大生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眼光一直望着有些“失态”的汪古部拉托。

    “这次王大将军陪本王去‘荷香楼’好好放松放松,顺便带上你那两个兄弟……”汪古部拉托继续笑道,“今晚要是让本王舒服了,本王一定重重的赏你——以后只要你天天伺候好本王,本王一定不会辜负你!”

    “是,小人明白……”王大生冷冷一笑,简单应道。

    汪古部拉托没再理会王大生,兴冲冲跑回了房间,迫不及待准备今晚赴宴的服饰……

    王大生却是看着汪古部拉托的背影,心中杀气隐隐道:“好好乐吧,最后一次服侍你,以后可没这个机会了……今晚就是你的‘绝命宴’——放心,我不会让小王爷你独自一人孤单上路……”

    狰狞笑容下,似乎今晚的夜宴,是王大生蓄谋已久的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