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五章 旧人相逢
    战火绵延,汴梁城中风云变幻,左君弼投降一事即传,城中将士皆有动摇,面对朱元璋浩浩荡荡十万大军,蒙元朝廷自然坐立不安。

    反观城中百姓,近日却异常兴起,传闻朱元璋挥军前来,城中鼓舞躁动不断。也正因如此,相府官兵近来巡逻管制频繁,镇压“反动噱头”尤为突出,从早到晚,时不时可见士兵列队扣押“反动人士”的情境。频繁的躁动、朝廷的施压,明军挥至城前,曾经繁华一世的汴梁,如今却成了人心惶惶的“深渊之地”——就在黎明前的黑夜,一切的鼓动,似乎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城中躁动频频,街市自然受到影响。战事在即,除了商业经营较大的驿站和春楼,城中几乎所有的小店铺关门歇业。商业阻塞,自然人流是少了许多,加上大街小巷经常看到蒙元士兵大肆施压逮捕,平民百姓几乎不敢出门——战火未至,城中已是“乱”成一片风雨……

    城南偏角处,设立着一座古朴气息的庙宇。战事燃及,庙中自然无人上香,更没有诵经念佛的朗朗声。庙宇不是平常的佛堂寺庙,也没有大金宝殿那样的雍容华贵装饰,有的只是朴素的门椅木窗,和偶尔从庙内飘出的阵阵青烟。庙门之上,不算太大的牌匾上写着“汴梁神庙”四个大字,平凡不缺灵气,简朴不失神秘——是的,这里便是汴梁有名的“汴梁神庙”,赵子川和南宫俊慕容飞的师父玄空大师,正是居住于此……

    战火临近,人心惶惶,未有百姓前来上香实属正常。但今日也并不是完全无人问津,在庙堂案前,玄空大师心神宁静地续着台前的三炷香,意味深重,而在身后蒲团之上,还跪坐静休着一中年男子。该男子器宇不凡,面容苍劲,像是经历过世道沉浮;衣着醒异,气场十足,又像是颇有地位之人。他并不是在汴梁居住,看来应该是今日前来“汴梁神庙”的过客……

    “施主,请用茶……”庙中的童子为男子斟上清茶,以礼相待道。

    “啊,谢谢……”中年男子也有礼回应道,一身至高在上的气场,像是地位不凡的人,语气却显平易近人,让人舒心……

    玄空大师续完了香,不紧不慢,转身慢慢走到男子身边,在其身边静坐下来。

    男子没有主动说话,心平气和饮了饮茶,韵味几番后,才缓缓开口道:“茶不错,就是比原来苦了点……”

    玄空大师微微一笑,缓缓说道:“不是茶苦,是世道苦,你的心苦……茶水并没有变,只是世道战火涂炭、满目疮痍,让茶叶变了味;你心里有苦,自然想着苦,品尝起茶,也会苦……”

    “师兄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凝心会解……”中年男子管玄空大师叫“师兄”,看样子他也是武林三老前辈之一“玄清大师”的弟子。此人才至中年,又和玄空大师忘年之交,地位品相不凡,可想而知,他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追风派的掌门人莫天行。

    战火燃及,莫天行并不是无故前来汴梁,缘因今日是自己的师父玄清大师的祭日,按照往常,玄清大师的弟子都会前来汴梁祭拜。只可惜,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常年不见踪影,精通机关之术的“妖鬼大师”又因腿脚残缺,今生今世恐在柳沙镇终老,现在又正赶上汴梁战火,身为最年轻弟子的莫天行,能够铭记前来已是不易……

    “今日师父老人家的祭日,师弟你还能记得,师兄我甚感欣慰……”玄空大师双手合十,微微说道,“我还以为,战火波及,你因危险不敢前来,又得我一个人默默为师父祭奠……”

    “可不是,师弟我好歹也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怎会因战争所怯,而忘记师父的祭日?毕竟当年若没有师父垂暮之年收留我,我恐怕今生今世都是个流浪儿……”莫天行先是自笑一句,随即转头看了看玄空大师身后,刚才他亲自续燃的三炷香,不禁问道,“三炷香?师兄,我没猜错的话,那三炷香应该不是给我师父上的吧……”

    玄空大师点了点头,继续道:“没错,师父的香,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点上了……那三炷香,是给我的三个徒弟上的……”

    “三个徒弟?”莫天行算了算,应声道,“师兄你的徒弟,我记得好像是赵家的三公子赵子川,南宫家的六公子南宫俊,还有慕容家的四公子慕容飞……说句玩笑话,师兄你平享人间高德,不沾功名利禄,却是收留了三个大家贵族的纨绔公子做弟子,可真苦了师兄你这辈子的修行,哈哈……”

    玄空大师微微一笑,继续道:“不然不然,点化俗尘亦是贫道之修行,收其弟子,不单是为其修行,也是为己修行……我虽尊称‘玄空大师’,但修行尚未圆满,虽已过年迈之岁,却仍需继续前进,世称道‘人无止境,修无止境,学无止境……’”

    “是啊,师兄你总是能朝前看,不管到了什么岁数,心中总抱着希望……”莫天行不禁感慨了一句,随即想到赵子川和南宫慕容三人,又提及道,“不过师弟我也有所耳闻,师兄你的三个徒弟,如今已是朱元璋帐下的先锋虎将,赵家公子赵子川更是‘飞骑神将’名震南北,真可谓是英雄之气,不负当年胸怀天下、解救百姓之宏图!能教出这样的徒弟,就算是出生纨绔子弟好了,看着他们蜕变成熟、心寄苍生,师兄你也该感到欣慰甚至是骄傲了……”

    玄空大师静默一阵,随即道:“其实不然,他们经历过什么,领悟了什么,我都不太在意……如今战事九死一生,我只是感到害怕,害怕他们有一天都战死沙场,留我秃发一人孤独于世……”德高望重的玄空大师如今也会感到害怕,看来在他眼里,人之性命高于其上,何况还是自己的徒弟,全部置身其中。

    “是啊,人之性命最高,失去了,什么都无法挽回了……”听了玄空大师的话,莫天行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不由叹息一句。

    玄空大师似乎是看懂了莫天行的意思,侧头一望,转而问道:“师弟你提及我出世之徒,了解这么多,恐怕不是专程在意吧……”

    “师兄的意思是……”莫天行有些明知故问道。

    “在我面前装傻,哈哈,没必要……”玄空大师不紧不慢笑道,“你不也是一样吗?对你来说如今最重要的人,也在军中,和子川他们一起……”

    “看来师兄也很了解她嘛,对她的事迹也了如指掌……”莫天行知道瞒不过自己的师兄,索性坦然道,“是啊,忆瑶也在,我无时无刻不在意她……”果然,莫天行所想之人,是同样身处军中的苏佳,曾经的李忆瑶。

    “何必呢?万事皆以明了,干嘛还呼她的假名,是不敢面对过去的自己,还是不敢面对她?”玄空大师微微一笑,继续道,“当年你亲手杀了她的父亲,却又将她养育成人,谁知她了却身世后,一心却只想找你报仇……”

    “是的,忆瑶她……不,是佳儿,我害死了她的父亲,若是再见到我,她恐怕会毫不犹豫想要杀我……”莫天行眼神中带着悲伤,痛苦回忆道,“雨霏不会原谅我,佳儿不会原谅我,我自己甚至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我想要赎罪,我把佳儿一直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辛辛苦苦养育了她十六年,可她知道真相后,完全不顾我的恩情,依旧把我当仇人看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追风派……我派杀手劝她回来,她却刀剑相对;神峰崖得知她跳崖轻生,我还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挽回;中原剑会上得知她还活着,现在又随朱元璋一起挥军讨伐……佳儿真的变了好多,经历了好多,唯独不变的,是对我的仇恨……”说着,莫天行甚至眼神中充满忧伤,他甚至后悔当年不该为了嫉恨之情,杀死苏佳的父亲。

    “你越是派人继续找她,她越会恨你,两年前我曾教导她不止一次,不知现在的苏姑娘,是否还记得……”玄空大师也回忆起自己曾经对苏佳说过的话,思绪中充满忧伤,但想到苏佳对莫天行的仇恨,又不禁问道,“不过她既然这么恨你,为什么当初却要离开追风派,不直接去找你报仇呢?”

    莫天行睁开眼,缓缓说道:“因为她要先杀了陈世今,断了自己在追风派的‘旧念’,然后再以复仇者的姿态,无牵无挂来找我报仇……”

    “陈世今?”玄空大师听到这个名字,又不禁道,“就是三年前背叛你师门,为求荣华富贵,投靠蒙元朝廷的那个追风派天才?苏姑娘之前也和我提过……”

    “是的……”莫天行缓缓答道,“佳儿她想要先杀了陈世今,最后再来杀我……哎,世道即是如此,我也做好了有一天与她刀剑相向的准备……”

    “陈世今……哎,说起来,他可真是当年武林中的天才,不但学会追风派九大剑法,而且还学会了‘天神剑法’,继上官前辈、陆前辈和师弟你之后……”玄空大师叹息道,“哎,只可惜却是做了朝廷的走狗,步了当年唐家弟子唐天辉的后尘……”

    “‘天神剑法’……厉害啊,没想到师兄你连这个都知道……”莫天行听了玄空大师的话,不禁道,“在陈世今之前,只有上官前辈、陆前辈和师弟我能驾驭的剑法,也被称为是超越‘神龙九变剑法’的名副其实的‘江湖第一剑法’。如果当年陆清风陆前辈年轻时就学会,恐怕华山一战就不会败给郜英郜前辈了,也就没有后来的‘江湖博’……”

    “但造化弄人,世道殊途,如今苏姑娘却成了‘江湖博’的传人,还要找你报仇……”玄空大师继续道,“她现在是不知道你在这里,否则挥兵前来、讨伐城池,若是知道你在城中,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虽然会‘天神剑法’,但此剑亦是险招,曾经的追风派前长老王天道,就因‘走火入魔’罹难于此剑法中,可悲可悲……苏姑娘若来找你,你能保证一定是她的对手吗?”

    莫天行静静说道:“我不知道……所以在这之前,我想要确认一下……”

    “确认?”玄空大师像是摸到了点莫天行的心思,不禁问道,“难道说,师弟几日前来,不全为祭奠师父灵位一事?”

    “嗯……”莫天行也毫不隐瞒道,“老实说,这次师弟我赴险汴梁,也是受吴王朱元璋之托……”

    “你和朱元璋有系?”玄空大师听了,略显惊异道,“居然还有此事,我竟毫不知情……”

    莫天行点了点头,继续道:“朱元璋一路南征百战,所依武林势力无数,这次也不例外……汴梁兵寡将残,迟早会被攻破,如果继续挥军西进,必会进军潼关……而在潼关,镇守的将领,当然是我师门的叛徒陈世今——陈世今当年叛敌轰动武林,朱元璋自然也知晓其中,出身明教的他,自知陈世今武功高强,世间鲜有人敌;要想对付陈世今,必然要对追风派的武功知根知底,所以朱元璋才主动找我……我追风派知晓天下大义,自会帮助吴王讨伐蒙元,所以这回来汴梁,还带来了徐双、吴贤、鲁涛他们——他们一来对敌营的陈世今熟,二来对吴王营中的佳儿熟,知己知彼,才有应敌良策……”

    “又要涉身战争是吗?哎,世道无情啊……”玄空大师听了,不禁感慨道。

    “所以所谓的‘确认’就是……”莫天行凝神嘀咕道,“让佳儿和陈世今一较高下,看现在的她,是否有资格打败拥有‘天神剑法’的陈世今……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希望她能回到我身边,原谅我曾经的过错,所以我还留了一手……”

    说了半天,几乎都在谈追风派的事。莫天行今日是一个人前来的汴梁神庙,徐双等人不在身边,现在战事在即,莫天行怕自己不在身边久时,暂居弟子会有危险,随即起身告别道:“时候不早了,那师兄,我先告辞了,小双他们没人照顾,我不太放心……”

    玄空大师也缓缓起身,双手合十道:“好吧,如今战事波及,常有不测,师弟你还是早点回去,照顾你的弟子甚好……”说完,玄空大师命照顾自己的侍童,送莫天行离去。

    “好的师兄,改日有机会,我们再见吧——”莫天行也回身招呼道……

    离开“汴梁神庙”的大门,向侍童谢过了今日的招待,莫天行准备返回之前暂居的驿站,向随行的徐双等人吩咐事宜……

    然而没走几步,一个神秘的身影出现在莫天行面前,身携佩剑,器宇不凡,似乎并不简单。莫天行也并没有显出多意外,看样子认识,只是突然出现在这里,莫天行反倒是有些担心。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叫你待在小双他们身边吗?”莫天行镇定后,用略微责备的口气说道,“郑羽化,你既然是本尊门下的弟子,就得听从本尊的命令……现在汴梁战事紧张,留小双吴贤他们单独在驿站,万一遇到不测……”

    原来此人名叫“郑羽化”,也是追风派莫天行的座下弟子,只是之前从未听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