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战火难免
    于是,萧天将自己与何一凡的交往之事,一五一十告诉了陆菁……

    “何一凡,崆峒弟子莫名出现在这附近啊……”陆菁托着下巴,凝思暗语道,“有要紧事,却几番几次告诉你们重要信息,确实有点奇怪……”

    “喂,菁妹……”萧天心中有些不安,现在他相信了苏佳之前说过的话,不禁问道,“你说那个何一凡,会不会是敌军的细作?”

    陆菁默默摇了摇头,随即轻声道:“应该不会,否则他不会对你那么客气……就阵营来说,我想那个何一凡,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至少从你认识他到现在,他一直是在帮我们……”

    “可是这次告诉我们‘谈判有难’的事情,也太蹊跷了点……”南宫俊也在一旁道,“他又不认识菁妹你,为什么要谎称是你给我们传的消息?”

    “这也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恐怕也是所有问题的线索关键……”陆菁继续分析道,“我想,何一凡不认识我,却用我的名号传送消息,一定会受到某人的嘱托,而这个人,一定对我非常了解,不但知道我的名字地位,知道我和你们的关系,还不怕万一事发意外被我察觉……”

    “我觉得,何一凡至少不是坏人……”萧天想了想,不经意道,“从他的一言一行来看,他身为崆峒派弟子,所作言行皆为正义之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举动总是让人感到奇怪和不解,甚至总比我们先行一步……”

    “或许吧,但至少可以肯定,在何一凡的背后,一定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陆菁点了点头,随即道,“总之,何一凡的事,我会多留个心眼;萧大哥你们如果还有机会再见到他,一定要留心他的举动,一旦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也要及时告诉我——”

    “我知道了……”萧天、南宫俊和慕容飞同时答道……

    “皇上有旨,传先锋军将士前往营中受令——”说话间,帐外传信的士兵打断了营中众人的思绪。

    “朱元璋找我们?”萧天嘀咕道,“看来他之前说的,临走前会安排我们任务,现在终于来了……”

    “我们走……”陆菁略显疲惫的神情,整理好身上的盔甲,正视前方道,“等接完了军令,我想赶紧回去,没能在嫂子临死前看到她,我很难过……”说着,陆菁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悲伤。

    “菁妹……”看着陆菁强忍悲痛的神情,萧天等人也是倍感怜惜……

    约莫一刻,萧天、陆菁、南宫俊和慕容飞四人,已经聚集到了朱元璋帐下……

    “末将参见皇上——”萧天和陆菁带头参见道。

    朱元璋转过身,看着陆菁一脸疲态的神情,知道这些天她的劳累。不过朱元璋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作为对自己来说“最可怕的人”,朱元璋已经早早为其留下了考验……

    “临走前召你们前来,是有要事吩咐……”朱元璋装作一脸镇静,严肃谨慎道,“这次汴梁招降之事,虽然左君弼投降,陆军师所立大功不假,但却激怒了汴梁主战派将领,谈判崩裂,战火在所难免——这样看来,陆军师你还算不上真的成功……”

    听到战火难免之事,众人心中不禁纠结一阵。尤其是陆菁,之前在朋友面前信誓旦旦自己能够谈判成功,可谁知左君弼投降,依旧阻止不了汴梁的战事,陆菁心中不禁一阵愧疚和不安。

    朱元璋看着陆菁,继续说道:“不过左君弼投降之事不假,只是陆军师所做,并未尽善完美,现在给陆军师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做好了,朕必大加封赏……”说着,朱元璋的眼神随之一转。

    陆菁像是预示到了不安,眼神不禁一凝。

    朱元璋嘴角渐露难以察觉的“笑容”,继而道:“汴梁战火已然难免,现朕命陆军师率领先锋军,讨伐汴梁!”

    听到是讨伐之事,不只是陆菁,萧天及南宫慕容二人,心中也纠结并起。

    “皇上想让我们率兵攻城?”陆菁反声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朱元璋反问道,“如今左君弼投降,汴梁敌城战力锐减,就算有主战派将领拼死顽抗,但先锋军坐拥两万之众,拿下汴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陆菁稍许闭了闭眼,似乎心中涌起一段隐隐的痛。

    朱元璋继续道:“而且,听说你们营中有亲将丧命敌手,现在率兵讨伐,不是报仇雪恨的良机吗?”

    此话一出,台下众人不禁一怔——没想到李玉如殒命的事,朱元璋也清楚。要知道,李玉如才过世没多久,连陆菁也是昨天才刚知道这个噩耗,朱元璋却又像是事有预料般,什么事情他都能第一时间掌握……

    陆菁看在眼里,无奈一笑道:“没想到,皇上真是消息及时,末将昨日只是告知亲将过世,皇上竟知道其是死于敌将之手……”

    “朕御驾亲征,军中大小事务必有过问,如果连这都不知道,还怎么统兵北上?包括你们先锋军也是一样……”朱元璋最后的这句耐人寻味、欲人不安。

    “讨伐城池,末将等人必会受命……”陆菁装作淡定地接收军令,随即又道,“只是虽然汴梁城兵寡将残,但仍旧有王氏三将军顽固镇守;虽然兵力优势尽显,但想直截了当拿下汴梁,只靠我们先锋军的部队,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汴梁一处已属残城,讨伐其下,不用大动干戈为好。朕所率亲兵坐镇后方,主力由山东集地赶来,将士还需养精蓄锐,留作洛阳、潼关战略之用……”朱元璋详叙了军队舟车劳顿一事,随即转而口气道,“而且,优势如此明显,军中又有萧天、唐战将军等英雄之辈,如果再拿不下一座小小的汴梁,先锋军在山东的‘英明壮举’,恐怕也当作古了吧……”朱元璋这么说,明显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陆菁听了,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眼神不禁一瞟。

    朱元璋想了想,继续说道:“当然,先锋军一路下来,虽立战功无数,但军用消耗也不小……放心,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朕可以提供你们充足的火药和箭矢。若是数日之后做好了攻城准备,随时来朕这里取用就好……”

    说完,陆菁与朱元璋对视一眼,似乎在彼此看来,对方都留有对彼此的算计……

    “谢皇上,末将必不负众望,挥军讨伐,拿下城池……”陆菁轻声应了一句,随后没再多言,陪同萧天等人一起,离开了营帐,准备返回先锋营地……

    朱元璋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暗自笑道:“哼,先锋军一路战功显赫,却是功高震主……这回讨伐汴梁,正好是削弱其军的一个机会,只要稍许暗作,攻城必受阻挠……若是拿不下城池,情理之中;若是拿下了,也会损兵折将过重,势力锐减……陆菁,你不是自称很聪明吗?朕这般阻挠,倒想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个本事……”

    看样子,朱元璋对自以为是自己最大威胁的陆菁,这回是暗中手脚,敌意相对……

    营帐正外,萧天、陆菁等人准备返回先锋营地。接到了讨伐汴梁的军令,众人心中似乎都添一层堵……

    四人往自己营帐方向走去,陆菁却是走到一半,低头停住了。

    “你怎么了,菁妹?”萧天看着陆菁低头“沮丧”的神情,不禁回头问道。

    “对不起……”陆菁没有正眼相望,只是低头默默道。

    “什么?”萧天没有听清,又转而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语气中带着自责:“我没能完成誓言……离开先锋营前,我向你们保证过,一定会拼尽全力阻止汴梁的战火,保护你们家人的安全……可是我没做到,汴梁最终还是要开战,我们的家人,汴梁的百姓,终究逃不过这场战事的涂炭……”

    “菁妹……”听到陆菁这么说,南宫俊和慕容飞也揪心不已,因为和陆菁一样,自己的家人现在都在汴梁。如今战火在即,若是波及城中,家人的安危难以保证。

    萧天听了,上前拍了拍陆菁的肩膀,安慰说道:“菁妹,其实你并没有违背誓言,相反,你为了大伙儿家人的安危,劝降了左君弼,已经做得很好了……你还记得你离开那天,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我说过了,菁妹你为了大伙儿在汴梁家人的安危奋不顾身,我也会一样,为了大家,也会为了自己——其实我们所有人都一样,我也好,佳儿也好,唐战兄弟也好,南宫慕容兄弟也好,为了汴梁免遭战火涂炭,都在做着最大的努力,彼此谁也没有辜负谁……这些天你一个人太累了,现在回到我们身边,我们所有人团结一心,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嗯——”说完,萧天冲陆菁竖起了大拇指,就和那天夕阳下离别一样,对陆菁,也是对自己予以鼓励。

    陆菁想起了那天的场景,看着萧天自信乐观的神情,陆菁像是转而想通一般,露出了久违笑容。

    “谢谢你,萧大哥……”陆菁微微一笑,也冲萧天回了一个鼓励的手势。离开了朱元璋,回到朋友身边,陆菁不觉一阵久违而熟悉的欣慰涌上心头,那感觉,暖暖的……

    随即,四人带着昨夜赶来支援的兵马,马不停蹄折返先锋营而去……

    汴梁城中……

    另一方面,汴梁相府,带兵折返的王大生向都尉汪古部扎台汇报了左君弼投降一事,气氛惴惴不安……

    “你说什么,左大人投降了?”汪古部扎台如坐针毡,手中的茶杯止不住地摇晃——他很清楚,左君弼投降,汴梁军队未战先损,现在城中兵力缺失一处,若是明军强行攻城,汴梁迟早沦陷。

    “你现在还叫他大人……”王大生冷冷道,“哼,左君弼是个骑墙之辈,谈判前我就说过了,这么放他走,无异于放虎归山……放在我们这儿,左君弼是个孬种,可放在敌人那儿,就成了我们很大的威胁……”

    “那怎么办?”汪古部扎台有些着急道,“现在汴梁军队被折损,左君弼又带着我军情报投降了朱元璋,城中百姓近日又大肆鼓动迎接明军之意,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占,这汴梁究竟是战是降啊?”看样子,左君弼投降了,汪古部扎台似乎也有了投降的意动。

    “汪古部大人的意思,难道也要投降?”王大生听了汪古部的话,冷声问道。

    “不然怎么样?要打你自己去打——”汪古部扎台放下茶杯,无奈中带着气愤道,“当初是你让我和朱元璋作对——现在好了,左大人先投降了,还带走了城中的精兵,让我们拼死抵抗,别说骨气了,先有那个资本再说!”

    王大生倒是冷峻中带着镇定,不慌不忙道:“放心,刚刚末将得到消息,兀良托多将军,已经带着两万精兵,从洛阳方向疾驰赶来,不出几日,应该就会到达……赢不赢的不先说,但还没打就投降,可不是汪古部大人您的作风,再怎么样,汪古部大人也不该像左君弼那样,去做朱元璋的走狗……”

    “拉托人呢,怎么又不见了?”然而,汪古部扎台似乎是没有去听王大生的话,这时候想起自己儿子不在身边,竟是满头询问自己的儿子的下落。

    汪古部扎台的儿子汪古部拉托,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整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极好逛春楼和棋院。两年前剑道大会,曾与苏佳在珍明棋院对弈一局,却被苏佳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最终被苏佳用计套出了剑道大会的秘密……

    “回大人,少爷出去了,不知何时回来……”一旁的侍仆不禁低头道。

    “哼,这个兔崽子,每天就知道陪那些狐朋狗友喝酒,玩女人,从来都不务正业!”汪古部扎台看着儿子不争气,不禁气愤道,“现在汴梁战事在即,他还有那个心思到外面闲逛,哪天把我惹急了,我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汪古部大人,末将刚才的话,不知大人听进去没有……”王大生见汪古部扎台全把心思放在自己儿子身上,对自己的言语置之不理,不禁反声问道。

    汪古部扎台摆了摆手,对王大生不客气道:“哼,要打你自己打,这城中所有军队都给你了——现在战事在即、人心惶惶,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力挡住朱元璋的十万大军!”

    说完,汪古部扎台一声泄愤,转头走出了相府……

    王大生依旧留在原地,看着汪古部扎台似乎也有投降的意向,王大生心中暗暗道:“哼,看来汪古部大人也和左君弼一样,都是胆小如鼠之辈。不过现在汴梁军队的大权依旧在你手中,我可不能像对付左君弼那样,对你那么不客气……萧天苏佳还没死在我手中,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我说过了,我要在战场上,亲手杀了他们两个……”

    王大生来回踱步几阵,想起刚才汪古部扎台寻找儿子的事情,王大生继续嘀咕道:“哼,你不想打仗,我自有办法让你打……你的儿子游手好闲,看着自己儿子不争气,心里一定很气愤吧——索性我就帮你个忙,好好教训教训你家的大少爷;只是这个教训,恐怕得让你儿子和南宫慕容家的人陪葬……”

    王大生露出诡异的笑容,似乎一个可怕的计划正在隐隐酝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