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三章 不安预感
    “你这话什么意思?”听见王大生的危言耸听,南宫俊大声斥问道。

    “哼哼哼哼……”王大生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一张狰狞诡异的面孔,让人心惊胆寒中捉摸不透。

    “你对我们慕容家做了什么?”慕容飞也欲有不安,紧张喝问道,“什么叫‘灭亡’?你要敢动我家人一根寒毛,我不会放过你!”

    “有些东西,还是不知道的好,否则哪天无意了解,可能会让你们寝食难安……”王大生继续冷笑道,“这么想明白的话,就耐心等待吧,人往往是被陷入绝境时,才会展现真正的实力,就和苍龙大侠一样……我倒是期待,你们两位大家公子,届时能满含愤意来找我……”

    “喂——”南宫俊还想要说什么,自己身后却传来了马蹄声响。

    “菁妹成功了——”萧天大喊道,“部队安全撤离,我们也该撤了——”

    “什么?”听见萧天的话,王大生不禁眼神惊异道——刚才自己把注意力全然放在萧天身上,却不知道这是萧天的拖延之计,趁着与自己全然应战,明军却是在后方有条不紊地撤离现场。

    “该走了!——”萧天转身一句,拍了拍南宫俊和慕容飞的战马,示意自己最后的这些人赶紧撤离。

    “我话还没问完——”南宫俊大声喊道,刚才王大生的话,让自己和慕容飞久久不能平静。可战马嘶蹄一阵,萧天有力趋势下,南宫慕容二人骏骑,即刻折返而去,二人甚至来不及勒马回头……

    “不好意思了,看来只能下次再做个了结了——”萧天回头冲王大生自信一笑,随即双掌聚力,龙吼震起,天崩地裂正朝地表而去。

    “苍龙掌”沉力十足,地表受其冲击,瞬时垒起数来高丈的土墙,似要在王大生众军面前做一层“屏障”以掩护将士撤退。

    “想跑?”萧天最后的眼神消失在土壁之后,王大生不想“放虎归山”,不顾身体的劳累,飞步一跃,施掌便朝“土墙”而去。

    然而……王大生临近土壁,突然土壁后方传来一阵裂响——“吼——”龙吟声惊空万里,穿透土墙,一招“旷宇苍龙”正朝王大生正面袭去。

    王大生有些吃惊,他以为萧天筑起了“土墙”,意在自己逃跑,却没想自己返身去追,对方却来了个出其不意,回击一掌。

    “啊——”王大生躲闪不及,又看不见土壁后的人影,自己冲速过快,肩头正吃苍龙一掌,惨叫一声,横飞数十丈之远。

    “将军——将军……”王大生重伤倒回原地,身后蒙元将士所见,皆惊异而下马照顾。

    “可恶啊……”王大生咬着牙,忍着伤痛重新起身,却是再没力气继续追击。

    却见土壁之后,传来萧天轻笑的声音:“没想到王大将军竟会如此大意,中了这么低级的陷阱,真是让我失望啊……希望下次见面,真正一决胜负的时候,王大将军能全力以对……”

    说完,萧天转身离去——这次萧天是真的走了,随着“苍龙掌”垒起的土墙垮塌一阵巨响,萧天等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无垠的黑夜中……

    王大生也愤恨,自己由于心急追击,却没料刚才“土墙”之后,萧天只是佯装撤退——萧天很明白,想要成功撤退,必须成功拦下自己,自己一时疏忽,被萧天“守株待兔”一掌击伤,这回自己是真的没有力气继续追击……

    看着萧天轻功离去的方向,王大生心中暗暗道:“这小子,武功内力已经高我之上,正面和他硬拼,恐怕不占优势……不过正是这样才好玩,杀死比我强的对手,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哼,仗着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两大绝学,他的武功鲜有人敌,想要真正打败他,必须要想办法限制这两式武学的发挥……”心中暗叙着,王大生心中似乎隐隐有了对付萧天的诡计……

    “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王大生身后的将士,依旧心有余悸地问道。

    王大生缓了缓气,稍许养伤后,站起身来,冷冷说道:“又让他们逃了,这回是带着军队……夜林恐有埋伏,不易追击。我们先回去吧,告知汪古部大人左君弼叛敌的消息,然后,本将军还有自己的计划……”

    “是,将军……”蒙元将领得令一声,随即冲身后将士喝令道,“收队!——”

    “吭咔吭咔——”兵甲铁柝声徐徐不断,王大生的部队即刻折返回城,今晚拦截一行,由于萧天等人的阻挠,暂时宣告失败……

    “拦截不成,那还是一步一步来,按照兀良托多之前所说,就从南宫慕容家开始下手吧……”王大生诡笑一阵,似乎预示着不详的征兆……

    翌日清晨……

    朱元璋营中,众将士经历了“夜中逃亡”,早已是身心俱疲,好在主力部队安全归来,收编降兵有惊无险,除了左君弼轻伤在身,其他将士几无伤亡……

    正营之中,朱元璋在为萧天等人昨夜的及时救援大加封赏,萧天只是只身一人前来汇报,南宫俊慕容飞二人并未跟随……

    “哈哈哈哈——”朱元璋十分敬重萧天,将其视为英雄相待,豪气凛然道,“萧将军果然是朕之亲附‘平威将军’,又一次助朕化解危机!此番萧将军功不可没,特封其为‘正前将军’,率领亲兵一万,可随时调度使用——”

    “谢皇上——”萧天恭敬答道,但表情却显得凝然惆怅,似乎心里并不开心。

    “朕之所言,萧将军乃天下英雄之辈,武功盖世、万人敬仰,此次所立大功,朕许你满足一个愿望,不知萧将军想要什么封赏?”朱元璋是真把萧天当作当世英雄,无比敬仰,此番立功还要继续加赏。

    然而,萧天却是一脸的镇静,没有任何表情,语气硬直道:“多谢皇上厚重!不过末将不敢多得封赏,此番只想即刻回常将军先锋之营……营中有人过世不久,军心未有平定,末将须得即使赶回才行——”萧天所述“过世之人”,自然是已经逝去的李玉如。

    “先锋军那个小小的地方,对萧将军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朱元璋不禁反问道,“你现在可是‘正前将军’,地位远在唐战将军等人之上,一个先锋营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但在那里,末将才能踏实,因为随行的都是兄弟朋友,心系感情,军中将士才能团结一心……”萧天略带感触轻言一句。

    听到这里,朱元璋再一次想起陆菁曾经说过的话……

    (回忆中)……

    “我也会向皇上证明,越是大战在即,越得冷静商量,心系情感多多思考……今晚谈判即是如此,这也是皇上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道理……”

    (现实中)……

    “都说过同样的话,看来你们是真的心连一块儿……”朱元璋心中嘀咕着,神情却不怎么开心,情不自禁无言发愣。

    萧天见朱元璋像是陷入沉思,迟迟没有回应,于是主动提道:“皇上,军中事务繁忙,若无要紧之事,末将先行告退——”说完,萧天想要转身离开。

    “等等——”然而,朱元璋像是想到了什么,即刻又叫住了,“先别急着走,萧将军你先回陆军师身边,一会儿朕有要事告知你们先锋将士,待朕吩咐完了军令,你们再离开——”

    “是,皇上——”萧天没有多想,得令一声后,自己先行离开去找陆菁……

    朱元璋留在营中,看着萧天离去的背影,所见刚才萧天认亲不认权的言行,心中不禁暗暗道:“果然是当世英雄,面对军权诱惑,萧将军你宁愿抛弃功名利禄,也要回到朋友身边……哼,虽然朕很欣赏你,但你若不能为朕所用,朕也不能让你为他人所用……先锋军很有能耐是吧,唐战、陆菁、苏佳……行,接下来就让朕给你们一个考验……”

    说完,朱元璋冷冷一笑,似乎在这一切的背后,藏有很大的疑云……

    陆菁营帐中……

    昨晚惊险逃脱,陆菁一早身心疲惫,自己坐在案前,单手撑着脑袋,闭眼调养休息。

    萧天这时候也赶到了,看着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站在帐外没有进去,不禁问道:“你么两个干嘛不进去?”

    慕容飞轻声道:“嘘——别吵,菁妹在里面睡觉……这么多天她一个人跟随皇上出征,我们又不在身边,她早就累坏了……让她休息下吧,菁妹她真的太不容易了……”

    “说的也是啊,菁妹一向有我们在身边陪她,这回却是自己一个人经历这么多……”萧天也不禁感慨道。

    然而,陆菁似乎仍有察觉,虽模模糊糊入睡,但还是听到了萧天等人在帐外的谈话,于是强忍着摆头醒来,冲着帐外问声道:“萧大哥你们在外面吗?进来吧,我没事的……”

    听了陆菁的喊言,萧天等人也才卸下头盔走进营帐,正见陆菁疲惫的神情甚至熬出黑眼圈,萧天等人不禁怜惜……

    “好久不见,虽然只有十几天,但这些天没你们在身边,我一个人真的好寂寞……”陆菁迷迷糊糊道。

    “菁妹,你太累了……”萧天不禁怜悯道,“这次招降的任务完了,菁妹你立了一大功,等回了先锋营,你先好好休息一阵子吧,别再想打仗的事了……”

    “哼,立了大功又怎样?只不过是徒增痛苦罢了……”想起之前自己与朱元璋的对话,想到自身之命不由己,陆菁不禁自嘲一笑。

    南宫俊和慕容飞一直在一旁之言不语,在他们心里,一直纠结的,是昨晚临走前,王大生对他们说过的话——这让他们一晚上都难以安心……

    “他们两个怎么了?”陆菁看着南宫慕容兄弟神情反常的样子,不禁问道。

    “噢,没什么,只是王大生的阴谋巧语罢了……”萧天随口应了一句,随即又道,“对了,刚才皇上说了,有要事要告知我们先锋营的将士,等吩咐完了军令,我们才能离去……”

    “我知道了,随便吧……”对于朱元璋的事情,陆菁此时已是看淡了一切,说起话来也是漫不经心,但想着自己真正担心的事,李玉如在先锋营殉职的噩耗,陆菁不禁眼神悲伤问道,“对了,嫂子她,她现在……遗体怎么样了,安安呢?”陆菁想到李玉如过世的悲痛,眼眶不禁湿润,甚至有些言语不清道。

    “遗体已经火化了,安安没事,只是经常会哭……”提起李玉如的痛事,萧天的表情也随之落寞,但也带着愤恨,“我们都是亲眼看着嫂子的遗体火化,心里都很悲痛……但这一切都要怪兀良托多,我发誓了,下一次在战场,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替嫂子还有子衿大哥报仇!”

    “我也是一样……”陆菁在心中暗暗发誓道。

    不过逝者已息,节哀顺变,眼前事,众人还是最为关心。萧天想起昨晚的“撤离”,仍旧有些心有余悸,看着陆菁平安无事,实现了自己“出征”前的承诺,不禁安心道:“昨晚可真是惊险啊,又一次和王大生正面交锋,还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不过好在菁妹你平安无事,我们救援真的是千钧一发……”

    “谢谢你们……”陆菁先是谢了一句,但随后心中似有疑惑,不禁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来得也太巧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昨晚谈判会有危险,千钧一发之际及时赶到?从这里到先锋营,快马加鞭也要些时辰,没有提前命令你们的话,你们没道理正好赶来啊?”

    萧天听了,也不禁问道:“不是菁妹你下命令让我们来协助你们吗?”

    “我什么时候下命令给你们了?”陆菁也是愈加感到奇怪,又回问道,“我又预料不到昨晚会有危险一出,何况这些天朱元璋从未放松对我的‘监视’,我就是想写信下令也不方便……”

    “什么,命令不是你下的?”萧天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心中略其担忧道,“那到底是谁,是谁下的命令?”

    “喂,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陆菁越听越迷糊,继续问道,“你们是接了谁的命令,才率兵前来的?”

    “是,何……”刚说到关键点,萧天顿时怔住了。

    不只是萧天,刚才还沉浸在自己不安中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也顿时惊醒过来——因为他们和萧天一样,也是在先锋营前接到了何一凡的消息命令。

    “菁妹我问你……”萧天表情一变,紧张问道,“你认识何一凡吗?”萧天认识何一凡的时候,正好是在陆菁离开先锋营之后,所以若是没见过面,陆菁应该是不认识何一凡的,也不清楚自己等人与何一凡的关系。

    “何一凡是谁?我没听说过——”陆菁直截了当道。

    听到这,萧天三人不禁瞳孔张大,一种隐隐的不安愈加转而恐怖,在三人心里徘徊。

    萧天更是想起了临行前苏佳对自己说过的话,心中顿起寒意……

    (回忆中)……

    “喂,阿天——”一直沉默不语的苏佳,这会儿终于说话了,只见苏佳神情紧张,抓着萧天的肩膀道,“你别冲动,我感觉,这事情有点蹊跷……”

    “有什么蹊跷?”萧天这边倒是有些失去了耐心,没有多加思考说道,“今晚谈判事情是真吧?菁妹在朱元璋帐下是真吧?王大生身为汴梁守将,谈判一事或许暗箱操作也是真吧?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可是……”苏佳似乎还有话说,依旧不依不饶。

    然而,萧天却是没有听从苏佳的话,迫不及待道:“佳儿,嫂子已经遇难,你也不希望看到再有人从我们身边离去——现在菁妹深处危险之中,我们必须前去营救,就算这其中真有什么蹊跷陷阱好了,那我们更要前去,至少要保住菁妹的安全!”

    “菁妹……”一提到李玉如罹难之事,苏佳心中又起一阵痛楚,刚才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全哽咽住了。

    (现实中)……

    “那个时候我太急着救菁妹了,没在意佳儿的话,说不定那个时候,佳儿看出了什么端倪……”萧天心中暗暗道。

    萧天,南宫俊,慕容飞三人彼此相视——何一凡之前莫名传出情报,还谎称是陆菁下的命令,这让三人心中顿时浮现不好的预感……

    “喂,你们说的那个何一凡,到底是什么人?”陆菁也像是听出了疑惑和端倪,不禁加问道。

    “他是……”萧天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从认识何一凡,到这其中发生关于他的事,一一告诉陆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