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二章 龙碎狼牙
    林中空地,顿时肃杀一片,阴风习习,寒意纷然骤起……

    萧天和王大生正面相对,彼此眼如虎狼之势,刀剑硬掌齐行就绪,只需导火即燃,拼斗一触即……

    除了萧王二人,军队将士彼此争锋相对,南宫俊慕容飞分居萧天左右,所率骑兵提神万分;蒙元将骑所置王大生身后,寒刀骤闪,犹欲蠢蠢欲动……

    丛林身后,马蹄声断断续续渐行渐远——那是6菁偷偷退到部队后方,按照计策,趁着王大生注意力全在萧天身上,将部队由后分批撤离这里……

    双方对峙紧绷一线,萧天聚掌而起,剑掌并行,两脚愤然起劲,看来这回较量,倒是自己先动手了……

    萧天手持铭蒙铁剑,施展“凌云步”飞闪至王大生身前,王大生寒刀出鞘,刀剑即闪,二人寒兵先一式。言情首发(八一?中<z〉w〕.)c]o〕m&gt;

    “吼——”萧天上来即出杀招,神龙九变第四式“雷龙破风”,剑气化作贯气长虹的巨龙闪电,正面硬冲,破天直朝王大生锋刃而去。

    王大生不敢怠慢,浑身也是兴奋骤起,寒刀飘闪即过,“破荒斩”如铁碎狼牙,正面而朝“龙牙”之上,与“雷龙破风”正面相对。

    “砰——”刀剑一招硬碰,内力乱冲,一时间土碎尘飞、震破四处,龙吼芒牙断碎天辰,黑夜下骤光一闪,顷刻间天地失色。

    对招双方显然是尽力而上,无论结果如何,今晚定要全力做个了断。

    萧天奋力施展剑法,却见王大生数番全力顶住,想起曾经王大生的恐怖内力,如今自己已成苍龙大侠却依然吃力不减,可见这两年王大生的武功也有长进,想要打败对手,不是那么简单。

    王大生这回没再轻敌,知道如今的萧天武功大长,自己若是不尽全力,根本不是对手。王大生索性也没留情,刀锋聚出十成力道,与萧天的巨龙剑气相搏相杀,锋芒之力化作旋风即飞的刀光剑影,随着阴风呼啸四射,甚至斩断了空地四周树梢的枝桠,出清脆而惊悚的斩落声……

    萧天铁剑凌然相向,对招僵持间想要变招出其不意,可没想到王大生却是快人一步——

    这回是王大生先制人,刀锋抵住萧天的剑气,右手出掌盘旋翻上,一道阴风之力,正朝萧天的颈部袭来。

    萧天没有办法,改单手支撑剑气,左手苍龙诀一式,“藏龙云手”正挑而起,对上王大生突袭的阴掌,一道精纯相抗之力,顿时四散而去。

    “呼——”“吁——”掌风如骤影般忽明忽暗,却是震动四方尘土,双方阵营战马嘶蹄一阵,纷纷马扬前蹄,似乎是被萧王二人的掌风聚气所威慑。

    “额……”一向擅长骑术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也不例外,南宫俊镇定拉了拉马缰绳,惊异地望着阵前对峙的萧天和王大生,不禁呢喃道,“好可怕的掌风,不愧是苍龙掌的威力,没想到两年过去,萧兄弟的武功竟会如此深厚,苍龙大侠的传人名不虚传……”

    萧天这边,没时间在乎敌我将士的眼光,虽然自己掌力不落王大生下风,但几回合对过,自己却始终被动接招。刀剑掌风相持,自己很难先制人,想要拼力变阵,恐怕须得冒险收招一式……

    果然,萧天右手稍稍收回剑气,似要退后几步,左手“苍龙掌”依旧正面相持,右手缓缓拔起铁剑,欲收招后退。言情首发

    但王大生眼神凝望,注意力从未离开,眼看萧天开始“收力”,王大生即刻变招——阴掌旋翻巧回,全身倾斜重心压低,萧天“藏龙云手”突然扑空,身体稍向前倾……

    “破——”王大生突然大喊一声,双脚翻身并上,眼见萧天中心倾斜,对其身前就是一道重脚。

    然而萧天早就看在眼里,虽然失去重心,但也早有准备……

    萧天即刻全部收招,双手呈合十状奋力往胸前一挡,聚力两臂之前,阴阳调和之力随之取代——萧家拳法“玄星式”油然而出,一招防御式的掌法,调和盘旋之力以列相对,比“斗转星移”反应更为及时贯彻的拳掌招式,不偏不倚挡住了王大生的这道“阴脚”。

    不过脚法的力道还在,虽然防御及时没有受伤,但萧天依旧被王大生一脚踢出数丈开外。萧天底盘扎稳,双脚搓着泥浪向后退去,双手的掌式没有改变,眼神也一直没有离开王大生……

    王大生起身翻起,看着萧天每招每式都从容应对,自己全力相拼不但未有占优,自己还时不时被萧天以变招针对,王大生心里很清楚,如今的萧天很强——但也正是这样,王大生才愈加兴奋,平日里杀人如麻的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值得自己亲手杀死的对手……

    王大生神情一转,掌式不变,冲着萧天冷冷笑道:“不错嘛,比两年前厉害不止一斤半点……”

    萧天站稳了身子,嘴角一笑,也相对应声道:“哼,总是以老眼光看人,可是很愚蠢的,王大将军小心点,小看了我,一会儿可是会吃大亏的……”

    王大生听了,又冷冷笑道:“哼,我可是你的敌人啊,你居然会好心提醒自己的对手……战场相拼,你死我活,你以为这是讲什么道义的江湖决斗吗?”

    萧天却是不以为然,继续不屑一顾道:“你错了,我提醒王大将军你,不是讲什么道义——我是想证明,不用耍什么手段,就凭真本事,我也能堂堂正正将你打败!”萧天的语气转而愈加坚定。

    王大生闻之,一股久违的亢奋灌注全身,两眼露出凶光般的杀气,嗷嗷浴血道:“刺激,太刺激了,好久没有人敢这样在我面前挑衅,而且是凭实力挑衅……你真是太棒了,是我这辈子遇上的最美猎物!比起苏姑娘,我现在倒是更喜欢你了,这辈子能碰上你这样让我痛快的对手,我王大生值了——我可真得庆幸,幸好两年前我没有杀你,否则我就失去了人生最大的乐趣……我要亲手杀了你,砍下你的头颅,将你碎尸万段,然后用你的血以酒相饮,将你彻彻底底残杀殆尽,以享受这最大的乐趣!”王大生语气狰狞万分,如同一个嗜血的魔鬼,在萧天面前尽露毒言。

    南宫俊和慕容飞在对面听了,顿时惊悚万分,见过万千世面的二人,在汴梁城从小长大,也从未见过王大生如此可怖一面。二人不禁冷汗直冒,双眼瞪大,咽了咽口水,他们也实在不敢想象,萧天两年前敢主动挑衅王大生,如今被王大生死死盯上,成了必要杀死的对象。

    然而作为“当事者”的萧天,却丝毫不在意王大生的惊悚毒言,似乎在他看来,杀死这样的仇人,萧天也算不虚此行,一切恩怨如同云淡风轻。而今一身是胆,面对昔日的宿敌,萧天的眼里并未有一丝的畏惧,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和坚定打败对手的决心,比起两年前的自己,萧天真的是成长了不少……

    “萧兄弟小心啊——”南宫俊在后面担心,不禁冲萧天大喊了一句。

    萧天没有回应,只是冲背后做了一个自信的手势……

    王大生满脸狰狞,如同狂噬人的野兽,双掌疾电聚力而起,重击尘土,飞扬破荒而出——“铁碎掌”擦起地面的尘泥,王大生双掌深入尘土,一时间林间空地震动不断,看样子王大生这一招似在陡然聚力,直接给予萧天致命一击。

    萧天看在眼里,眼神一凝,收回铭蒙铁剑,似乎欲改以掌法全面相抗……

    “吁——吁……”战马受到王大生聚力地表的震动,如地震般躁动不安,紧张嘶蹄不断。

    “可恶啊……”南宫俊和慕容飞同时想要扼制战马的骚动,怎知王大生的内力过于惊悚,竟是使得战马惊慌无以停歇。

    “好可怕的内力,王大生这家伙,究竟是人还是妖怪……”慕容飞一边努力镇定,一边直视着王大生震撼尘土的内力,眼神惊异道……

    “吁——吁——吁……”不只是南宫俊和慕容飞,就连蒙元部队一边,也是受到了不小骚动,将士数人惊慌不断,遏制不住战马不说,将士众人也开始心惊胆寒……

    唯独萧天镇定自若,双脚感受着地表的震动,萧天眼神不变……“吼——”龙吟再起,萧天双掌齐出,十成力道“断岳天龙”,正面直朝王大生冲天而去。

    巨龙破风,王大生眼光凝视,翻身悬空,躲过这掌“巨龙突袭”。

    苍龙掌力破劲冲天,没有击中王大生,倒是将王大生身后的蒙元将士冲击得人仰马翻。只听得王大生背后阵阵惨叫,“龙掌”破穿横贯而过,骑兵战马顿时乱作一团……

    萧天看准时机,趁着王大生翻身于上,震撼之力暂无,萧天“凌云步”飞而至,欲近距离与王大生拼杀了结。

    王大生看在眼里,半空出掌即下,大声喝道:“来得正好——”

    断空之下,“苍龙掌”与“铁碎掌”横空相杀,一道惊威碎天的震宇之力划破天际,龙吼狼牙绞杀一处,欲撕裂天地的寒鸣惊鸿十里……

    “啊——”萧天和王大生同时惊叫一声,似乎这道拼杀之力过于震慑,出招的二人甚至有些掌控不住。

    萧天一鼓作气,以掌力奋力相持,底盘极度扎稳,相许后退几步,勉强抵住破天的冲击;而王大生也是全身贯力,从半空中撑强落地,双掌聚力再击尘土,一面稳住自己的脚跟,一面准备故技重施……果然,撼地之力再起,王大生拼尽全力,双掌威慑的力道,震撼着方圆地土。

    然而,这回萧天没有再“坐以待毙”,和王大生一样,在王大生对面不远处,萧天双掌苍龙诀式,聚集全身力道,冲地一道震撼,双掌深入地表,以其龙威震慑之力,强行与王大生相抗。

    效果还不错,萧天的内力丝毫不输王大生,甚至还在王大生之上。震撼掌力不但扛住了王大生掌惊的威慑,地表的震动甚至“返还”王大生,离王大生较劲的土被受到内力冲击,顿时变形骤起,内力相拼的结果,局势上逐渐对萧天有利……

    “可恶,难道我现在的内力,已经比不过他了吗……”王大生双手愈加感到吃力,看着对面萧天镇定自若的神情,王大生心里不禁暗惊道,“开什么玩笑?我要亲手杀了他,作为我宿命的对手,今晚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然而越是这么想,王大生愈是吃力……终于,萧天两眼一凝,加强了“苍龙诀式”的力道,地表出一道强烈震动。

    “啊——”王大生忽感一股巨浪般的冲击由地中突袭而来,王大生一时把持不住,被萧天强而有力的爆震开,整个人被冲飞数丈之远……

    “有戏了!”慕容飞见萧天与王大生的对招,萧天将对手击飞,慕容飞不禁兴奋道。

    “不好,那是——”然而,南宫俊察觉敏锐——虽然萧天这一招打败王大生,可自己也损力不小,半天无以起身;然而趁着这个空当,王大生手下将骑看着主将“败阵”,欲趁萧天未有反应,持刀飞马便朝萧天而去,似要当中偷袭。

    “我们上——”慕容飞眼看蒙元骑兵想要偷袭没有恢复过来的萧天,即刻持剑大喊道。

    “驾——”南宫俊蛇矛相对,与慕容飞一起,驭马飞驰而去……

    “呀啊——”蒙元骑兵二人左右,苗刀相向,似要将未起身的萧天一刀斩杀。萧天也是来不及回神,压制王大生消耗了自己不小的力道,蒙元骑兵突然偷袭,自己有些防备不济……

    千钧一之际,枪剑寒光交错……“啊——”“啊——”两道极为凄厉的惨叫,蒙元骑兵还未挥刀,就被斩落下马——南宫慕容二人护卫萧天左右,虎将之威尽显,一招一式即克,不愧为“先锋五虎”之将……

    王大生抚着腰,稍许喘息了一会儿,看着刚才营救的南宫慕容二人,眼神略有所动……

    萧天这时候也才回过神,抬头望着南宫慕容二人,笑着谢道:“多亏有你们,否则我刚才大意,还真的有些麻烦,谢啦——”说完,萧天重新注视着对面的王大生。

    王大生这次没把目光放在萧天身上,看着萧天身旁的南宫俊和慕容飞,王大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冷笑说道:“哟,这不是南宫家的六公子和慕容家的四公子吗?两年不见,没想到如今也成了朱元璋的走狗……”

    南宫俊毫不退让,持起蛇矛义正言辞道:“哼,王大生,你死到临头还嘴硬?要是痛快点,死在我南宫家的枪下,也算让你死之正名——”

    “不,应该是死在我慕容家的剑下!”慕容飞这边也丝毫不让,战马前行,举剑冲道。

    “南宫?慕容?哼哼哼哼……”突然,王大生像是变了一个口气,与南宫俊慕容飞说完了花,突然冷不丁地出惊悚的寒笑。

    “嗯?”萧天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不对劲,眼神一皱……

    “有什么好笑的?”南宫俊见王大生突然一个人独自笑,不禁问道。

    “死在你们南宫慕容家的手上?笑话……”王大生忽而冰冷相对道,“到底是谁死在谁的手上,你们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啊……”

    “你说什么?”南宫俊和慕容飞几乎同时应道。

    “南宫慕容世家,已经到了尽头,马上就会灭亡……”王大生露出狡诈的神情,冲南宫慕容二人阴笑道,“为了当做是尊敬,就让你们二人成为南宫慕容家最后的牺牲者好了……”

    王大生的话胆寒四座,南宫俊和慕容飞听了,一种怵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