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一章 半路截杀
    事突然,情况危急,朱元璋遂命常遇春即刻收拾部队撤退。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lt;{=""&gt;

    “嗖嗖嗖嗖嗖——”草丛密林处,又有几支暗箭飞来。

    “啊——啊……”伴随着几阵惨叫,投降的士兵接二连三倒下——看样子6菁猜得没错,突然出现此地截杀的敌军部队,应该是汴梁方面的主战派……

    “动作快点——”6菁不禁大声呼喊道,“这里是丛林,敌军就算前来,短时间也施展不开阵型,要撤退就趁现在!”

    左君弼在一旁安排好了自己的部下,看着6菁没有立刻撤退,依旧危境中临场指挥,不禁上前担心道:“6姑娘,这里危险,你也快走吧——”

    “我不能走!”6菁义正言辞道,“我必须要在这里组织部队安全撤离……左大人你快走,你投降了我们,前来截杀的主战派将领一定不会放过你,他们的第一目标肯定是你——”

    “嗖——”话音未落,一直穿云箭呼啸而出,越过众人的视野,如电如风,不偏不倚正中左君弼的肩头……

    “啊——”左君弼出一阵痛叫,右手捂着肩膀,鲜血渗流而出。

    6菁见了,大惊失色道:“左大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左君弼见只不过是肩头的皮外伤,咬牙坚忍道。

    “你快走吧,左大人——”6菁继续喊道,“他们的第一目标是你,要是在这里太张扬,肯定太危险了!”

    “嗖嗖嗖——”话音刚落,又有几支箭矢从丛林中飞出,目标依旧是左君弼。

    这回6菁眼疾手快,抽出腰间的龙凤双短剑,剑光一闪,将飞来的箭矢一二斩落……

    “吁——”突然,对面的草丛中马啼声响,火光隐隐浮动连成一片,看样子敌军的主力已经赶到了。

    果然,最前方的蒙元将领坐正前骑,战甲披身,杀气正浓,怒视而望6菁、左君弼等人。而在该将领的身后,更有数不清的蒙元铁骑,看来今晚他们是有备而来。

    “你是……”6菁正见着蒙元将领的面孔,凝神敌视道,“汴梁守将,王大生——”

    “王大生?”左君弼回过头,惊异地望向王大生的面孔。

    王大生勒了勒战马,将手中的弓矢丢给身后的部下——看来刚才射伤左君弼的人,就是王大生没错了。

    王大生目光一直盯着左君弼,看见左君弼肩头中箭受伤,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哟,左大人,不是今晚和朱元璋就事谈判吗?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投降了,做了朱元璋的走狗……”

    左君弼没有说话,只是用惊恐和不甘的眼神望着王大生。

    6菁摆了摆战马,挡在左君弼身前,视死如归道:“左大人,你快走,回到皇上身边你就安全了——这里由我顶着,应该能拖住一段时间,快走啊!”

    “可是6姑娘你……”左君弼还是担心6菁的安危,担心问道。

    “我没关系,只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其实6菁心里也没底,自己能不能从王大生手上逃脱,但大敌当前,6菁也没有多想,继续冲左君弼道,“快走啊,我顶在这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左君弼心想不能辜负6菁的一片苦心,何况自己受伤,毫无还击之力,留在这里只能是个累赘。&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随即,左君弼郑重望了一眼6菁身骑的背影,眼神怜惜道:“那好,6姑娘,我不走了,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说完,左君弼在部下士兵的搀扶下,紧随朱元璋撤退的方向赶去。而在林中空地,只留下了6菁孤将和为数不多用来断后的骑兵数人……

    6菁和王大生正视而对,眼神中镇定惊慌来回不止,就和两年前两人第一次在6府门口眼神对峙一样,6菁表面镇定自若,实则面对王大生杀气四溢的眼神,内心惶恐不安……

    “哟,我记得,你好像是汴梁6家的大小姐……”王大生认出了6菁,冷冷一笑道,“平常以整人出名的你,我说这两年怎么没有你的消息,原来是随朱元璋一起,在外出征……呵,真是想不到啊,曾经那个古灵精怪的6家千金,如今却成了驰骋沙场的一军之将,这变化着实让我震惊啊……”

    6菁不敢怠慢,面对王大生狰狞的面容,6菁手持双短剑,谨慎对待道:“王大生,汴梁战局已定,你为何还要苦苦坚持?”看来,6菁还想要试着劝降王大生。

    但这一招显然对王大生起不了任何效果,王大生冷冷一笑,语气可怖回应道:“哼,你在汴梁呆了那么久,不会连我王大生的性格都摸不透吧……我王大生向来只对杀人感兴趣,凡是阻挠我的人,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他——当然,如果有人敢主动向我起挑战,而起兼具实力能和我一较高下,我更是开心,就像苍龙大侠一样……”

    6菁很清楚,萧天和王大生的关系,而且白天寄来的书信中,6菁也了解了李玉如殒命一事,王大生也参与其中。想到嫂子的死,6菁就怒从中来,双短剑指向前方,悲痛起恨道:“你……你为什么要和兀良托多沆瀣一气,杀了玉如嫂子……我绝不会放过你,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6菁说着,愤恨的眼神中,多出几分伤心和痛苦。

    王大生却完全是一副冷血的面容,看着6菁痛恨难当,自己则冷笑着说道:“哼,你说扬州女侠啊……兀良托多那小子可真有胆识,敢当着那么多武林子弟的面,杀了李玉如,没想到你这个6家大小姐,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

    提到李玉如的死,王大生依旧是一副漠不关己的冷血模样,6菁不禁咬牙悲愤,似乎要将王大生碎尸万段:“王大生,你勾结兀良托多,杀害玉如嫂子……你这个畜生,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说完,6菁双剑交叉一挥,“浮花剑影”凌厉而出,几道破空剑斩随起花开花落,如影疾风般,夺命便朝王大生而去。

    王大生只是冷冷一笑,手中寒刀奋力一斩,只听夜中一道呼啸,“浮花剑影”被王大生诡异的刀法一招即散——看来双方实力差距甚是悬殊,6菁想要报仇,恐怕是力不从心。

    “哼,6大小姐,就你这点能耐,还想杀我替扬州女侠报仇?”王大生说完,突然纵马飞身跃起,如鬼影般朝6菁呼啸而来,狰狞可怖道,“两年前没对你出过手,算是仁慈;今晚就杀了你,用你的血祭奠逝者好了!”

    王大生的言语极为恐怖,出招更是惊寒。6菁眼见王大生度飞快,如魔鬼一般飞影掠过,自己根本躲闪不及。没有办法,6菁施展浑身解数,起身“天女散花”一式,剑影内力如飞花般四散开来,欲四面八方挡住王大生的攻势。

    可王大生的武功惊人,面对6菁“散花”般的剑法,似乎毫不放在眼里,半空中内力迅猛一震,便将“飞花剑影”给悉数震落,“剑花”真如花瓣一般,随风凋零。

    “哼,自不量力,你去死吧!”王大生知道6菁已无能耐拦住自己,如同野兽般挥刀便朝6菁而来。

    6菁却是在半空中无以平衡,王大生的度奇快,6菁知道自己这招已经躲闪不及,眼神中迷茫自若道:“到此为止了吗……”

    寒刀离了的身前越来越近……

    “吼——”千钧一之际,一道龙吼震慑而出,青纹巨龙破天而下,正朝王大生刀锋而来。

    王大生忽感头顶一阵压迫,遂迸全力用于抵挡。奈何巨龙之力如有神威,王大生半空之中无以把持,内力一阵爆破,就在刀锋身前一处,龙吟嘶吼,强大的内力将6菁和王大生二人“炸裂”分开。

    “啊——”6菁来不及反应,整个人被内力震开,向后飞了老远;王大生也是一样,只是内力深厚的他,依旧镇定力,被震飞数远,依旧把持着平衡。

    待到落地一刻,王大生一手抓住泥土,余力依旧未消,抓着泥石愈阻止身体飞后,结果却是在泥地上留下一道惊悚的爪痕。

    而6菁这边,根本没有定力把持,如同落叶般,随风飞后数远。但紧随其后,一只手紧紧托住了自己的后背,让自己平缓落下。6菁似乎是认出来了,嘴角渐浮欣慰的笑容……

    王大生如饿狼一般,露出凶光四溢的杀气,抬头正见对面之人,狰狞的诡笑随之浮现……

    没错,刚才挡住王大生一击的龙吼,正是苍龙掌的内力——是萧天,之前接到何一凡的消息,萧天、南宫俊和慕容飞带着骑兵部队匆匆赶来救援,千钧一之际赶到,正好救下了性命当头的6菁。

    萧天接住6菁后稳稳落地,6菁见了,都快感动得哭了:“萧大哥,你来了,太好了……”

    谁知,重新见到6菁,萧天也不忘调侃道:“哎,平日里那么欺负我,到了危难关头,还得我出马……”

    “驾……驾——吁——”萧天身后,南宫俊和慕容飞率领的骑兵千人也匆匆赶来,在这林间狭窄的道口,成列阵与王大生的部队争锋相对……

    王大生正眼看着萧天,自己想要了结的对手再次出现,之前的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却是欲要杀死对手冷血的诡笑。

    萧天也是注意到了,放开了久久未有回神的6菁,上前几步,正眼而视王大生的方向……

    “哼哼哼,昨晚还遗憾没有分出胜负,没想到今晚就再次碰面了……”王大生狰狞笑道,“我们可真是宿命对手啊,到死都有缘分再聚……”

    “谁愿意和你到死再聚?”萧天这边倒是毫不退让,昨晚只身一人对付王大生占得上风,今日倒是来了兴头,自信笑道,“要死的人只有你,而且我会亲手杀了你——”

    “有意思,不光是傲骨不变,而且确实是有那个资本……”王大生眼神一凝,手中的寒刀隐隐浮动,“昨晚吃了亏,是因为小看了你;不过今晚我可不会再大意,如果你以为我王大生只有昨天那个实力,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萧天听了,依旧镇定自若道:“少废话,有这个实力就动手吧,你说过的,下一次见面会是在战场上——现在已经实现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么阴暗的丛林,两方兵马对峙……”

    南宫俊眼见对方人多势众,自己等人只是前来救援,随即凑到萧天耳边,轻声说道:“对方人马比我们多,要是硬拼肯定吃亏,眼下的主要任务是护送菁妹安全离开……”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萧天轻声回应道。

    6菁平和了一下气息,随即向萧天问道:“萧大哥,你真的能拖住王大生吗?”

    “没事儿的,只要他部下不动手,和他单挑根本不在话下……”萧天自信回答道。

    “我看王大生的目标只有萧大哥你一个人,我倒是有个办法部队安全撤离这里……”6菁灵机一动,在众人耳边悄声道,“萧大哥你若是和王大生糜战,王大生一定会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你身上,届时我偷偷跑到后面,调集后方赶来的骑兵一一从后撤退,然后你们这边随之跟上……等到部队全部撤退完毕,萧大哥你再和南宫慕容大哥一起撤离……”

    “明白了,交给我们吧……”萧天背着身子,轻声答道……

    王大生可不知道对面等人在嘀咕什么,只当萧天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萧天身上,不管外界情况如何,今晚自己要和萧天做个了断……

    “走……”萧天正视着王大生,自己则是用手在背后轻轻做了一个手势,轻推示意6菁离开。

    6菁“嗯”声回应,自己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萧天等人的身后……

    王大生这边,早就不在乎6菁的死活,他的目标,只有萧天一个人。安全送走了6菁,萧天这边也可以放开手脚与其“大干一场”。

    而南宫俊和慕容飞则分居萧天左右,带领部队与王大生部争锋相对,一旦王大生手下士兵有异动,自己二人这边自然是领兵相争——没有了外在因素的干扰,这一回,真的是萧天与王大生独处间的较量……

    不过今晚还不是了结的时候,萧天心里很清楚,自己与王大生单独对峙的同时,要拖延时间,保证部队将士安全撤离此地。如果不能几回合内分出胜负制伏王大生,自己也必须伺机撤退……

    可王大生对这一切显然毫不知情,重新站起身拉开架势,刀掌齐出,正面相向道:“哼,昨晚把你逼到悬崖道口,也没能取了你的性命,看来你真是命大啊……”

    “错,昨晚不是靠我命大,是靠我的本事……”萧天故意拖延时间道,“而且,昨晚悬崖上奋力一战,只当是弥补两年前不敌你的遗憾——这还得多谢王大将军能把我逼到悬崖,让我身临其境两年前的境遇……”

    “听你的意思,今晚是真正一做了断了?”王大生继续冷冷问道。

    萧天“笑脸相迎”道:“那得看王大将军,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和资格……”

    二人冷话相对,林中寒风一阵,卷起阵阵尘土,看样子无论目的为何,今晚二人一战不可避免……

    而南宫俊和慕容飞这边,一面警惕着王大生手下的动静,一面注意着后方6菁带领部队一一撤离的状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