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五十章 收编行动
    山野郊林,夜黑风高,乌云蔽月,浮影丛生……

    “哒哒哒……哒哒哒……”不远处的山道,传来愈渐清晰的马蹄声响,夜中一人,身披威武战甲,驭行骏马,驰骋在幽暗静僻的郊野丛林。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

    “驾——”驭马之人驾喝一声,陡峭山坡骏马飞跃,黑夜中如影掠过,飞马跳出丛林,正立所行荒野无垠的大道平原。

    乌云渐渐拨开,月光黯淡倾下,荒无人烟的平原之上,骑行之人身形渐明,正视所见,竟是蒙元将领兀良托多……

    兀良托多接到扩廓帖木儿命令,赶往洛阳方向调集支援兵马,以助汴梁。王大生之前所言,汴梁战火一触即,时间紧迫,因此兀良托多一刻也没停歇,赶了一天的路,已经快要到达洛阳边境。

    兀良托多似乎稍显疲惫,一天的赶路,人劳马衰,不禁在这月光映照的荒野大道上稍作休整。手臂被苏佳一刀砍成重伤,直到现在手臂还疼痛难忍,兀良托多一路赶道,没少忍受痛楚煎熬。

    “且,可恶,萧天和苏佳,这些家伙干的好事……”兀良托多捂着手臂,依旧隐隐有血在往外渗流,想起前晚的挟持激战,暗自不甘道,“赵子川没有到场,倒是被那些家伙砍成重伤,我堂堂领军之将,却是受到这等莫大羞辱……”

    兀良托多不断在心中暗自咒骂,除了对萧天苏佳等人的痛恨,同时也有对自己一时大意受伤的不屑。

    “不过……”良久,兀良托多继续暗道,“我倒是杀了‘扬州女侠’,赵子川的妻子,也不算是一点收获没有……哼,赵子川,你的大哥和妻子全部死在我的手上,我就不信你还能沉得住气,不急冲冲想找我报仇……”

    月光乌云下,埋藏着兀良托多狰狞的诡笑……

    “哒哒哒哒哒哒……”休息余间,兀良托多正前,忽而传来急促密布的战马蹄声,如同震动的鼓点,离自己愈来愈近。

    “是马蹄声,数量还不少,这个时候会有谁来这里……”兀良托多不知来者何人,心中暗暗道……

    夜中朦胧,前方尘土飞扬一阵,迷雾扩散下,一支威武庞大的铁骑之师渐渐浮现兀良托多眼前。正前所骑统领,将神之威尽显,兀良托多暗暗一笑,似乎认识来者何人。

    “驾……”兀良托多驭马一声,重行便朝军队正前而去……

    “吁——”军队将领看见兀良托多月下孤身行来,勒马停下,身后的军队自然也是紧随停止。

    兀良托多来到将领身前,跃马而下,应声说道:“末将兀良托多,参加帖木儿大人——”

    挥军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蒙元大将扩廓帖木儿。之前传令让兀良托多回洛阳搬救兵,今晚扩廓帖木儿更是亲自带兵迎接。

    “多日不见,兀良将军可否安好?”扩廓帖木儿上来问道,看着兀良托多手臂厚厚的绷带,暗自一笑,“呵,怎么,兀良将军还受伤了?”

    兀良托多抚了抚手臂,隐隐道:“末将一时大意,被敌军士卒砍伤手臂……不过并无大碍,至少这次汴梁之行,末将并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噢,你有什收获?”扩廓帖木儿不禁问道。

    兀良托多站起身,慢慢相叙道来:“这一次,末将至少摸清了大人您一直想要知道的,先锋军将士的底细……还有,末将亲手杀了死敌赵子川的妻子……”

    “赵子川,飞骑将军,你杀了他的妻子……”扩廓帖木儿听了,似乎并不是完全高兴,转而问道,“我知道,兀良将军你和赵家的世代恩怨,但是我也想提醒兀良将军,军之大局应该放在私人恩怨之前——你杀了赵将军的妻子,自然是想要他来找你报仇,以了结你们家族一百年来的恩怨;不过大敌当前,若是兀良将军执意为报私仇,而误军中大局,舍了重要之务,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兀良托多轻声一笑,自信说道:“哼,谁说末将杀死赵子川的妻子,只是为了报私门之仇?”

    “什么意思?”扩廓帖木儿见兀良托多话中有话,不仅有问道。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兀良托多继续笑道:“帖木儿大人忘了吗,出汴梁前,末将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末将说过,先锋军之所以战无不胜,缘于军中将士各个非属等闲之辈,想要彻底击败他们,必须将他们寻机拆散,然后逐个击破……赵子川的妻子,‘扬州女侠’李玉如自然也在其中,赵子衿死后,她就成了此计谋的第一个牺牲者,只要接下去接二连三一一对付,先锋军迟早有一天会自行瓦解……”

    “这么说来,杀死赵子川的妻子,从一开始就是兀良将军的计策喽?”扩廓帖木儿又问道。

    “只是稍许变动了一下,但结果都是一样……”兀良托多继续道,“李玉如即死,赵子川一定按捺不住想要找我报仇雪恨。但汴梁战火在即,先锋军主力若是奉命讨伐攻城,我只要带兵引诱,赵子川定会孤身离军……”

    “引诱赵子川,将他孤立是吗……”扩廓帖木儿跟着兀良托多的计策道。

    “然后就是南宫俊和慕容飞……”兀良托多继而冷笑道,“我已经通知王大生,让他用计灭南宫慕容世家,相信不过多时就会有结果……南宫慕容一灭,先锋军中两位骑将必心智大乱,届时也是杀他们的最好时机……然后汴梁既定,剩下就看帖木儿大人你了……”

    扩廓帖木儿冷冷一笑,随即道:“让我这边准备计划是吗……哼,如果说兀良将军所测无误,我这边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噢?”兀良托多听了,转而问道,“平日里不是不看重末将的计策吗?没想到这回帖木儿大人的行动,倒是先我一步……”

    “剿灭常遇春的先锋军,乃当前之要务,我仔细想了想,兀良将军所出计策,的确合理……放心,你让我做的,动用西域武林的力量,对付敌军中的将领,我都已经安排就绪……”说完,扩廓帖木儿将手中一个饰物类的东西一把丢给兀良托多。

    兀良托多结果饰物,仔细端详看来,眼神略显惊异道:“这是……童门的标符,难道说,帖木儿大人请来了童家枪的后人……”

    “西域三大高手之一,‘寒枪’童琛——”扩廓帖木儿冷笑道。

    兀良托多听了,冷冷一笑,将饰物丢还给扩廓帖木儿,随即道:“真不愧是帖木儿大人,竟然能请到童琛,看来是末将小看了帖木儿大人的本事……”

    “有些事情,我比兀良将军你要多算几步,至于你嘛,把该做的事做好就行……”扩廓帖木儿继续道,“洛阳借你两万兵马,让你救援汴梁,就算救不了,也要干掉先锋军中的麻烦人物……”

    “请帖木儿大人放心,末将说到,一定做到——”兀良托多自信道。

    “还有那个王大生……”扩廓帖木儿继续问道,“你真的能肯定,王大生能杀了南宫慕容家的人?”

    兀良托多冷笑道:“放心,王大将军做事,从来都是万无一失……”

    夜下计谋后,兀良托多带着两万援兵,调头前往汴梁战地方向而去……

    汴梁城外偏林……

    “驾——”“驾……”部队齐马飞至,朱元璋按照6菁所说,率队前往偏林方向,准备收编左君弼安排受降的士兵。偏林处离朱元璋的明军驻地不远,不出几刻,部队已经到达偏林从中……

    “吁——”左君弼骑马正前带队,率先停下了步伐,后面朱元璋及众将士所见,也纷纷停下了战马。

    “到了——”左君弼望着前方的暗林,一本正经道,“待我施号令,让手下士兵出来弃兵请降……”

    说完,左君弼下马,徒步向前走了过去。

    朱元璋所见,不禁问道:“左大人,部队就在这里收编是吗?”

    左君弼转过头,但并没有正视朱元璋,而是望着朱元璋身旁的6菁,只对6菁说道:“6姑娘,一会儿我的部下出来,你让他们一个个按列队站好……别对他们太严厉了,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汉人,因为战事波及,没有饭吃,所以才无奈选择从军,他们也是汴梁的子民……”

    “好的,左大人,我记住了——”6菁微微一笑,亲和答道。

    然而,朱元璋在一旁见到,左君弼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倒是一心一意和6菁“搭在一块儿”,朱元璋心中猜疑带着不满,一脸“敌视”地看着6菁……

    左君弼下马后一声号令,驻扎藏在暗林中的士兵千人,纷纷走至林中空地。在左君弼的吩咐下,众将士纷纷丢下兵器,接受投降……

    “常将军,嗯——”朱元璋见左君弼投降诚意不假,遂右手一挥,命常遇春率部将其收编。

    “是,皇上——”常遇春得令后,遂命身后的部下骑兵道,“二队三队随我过来!”

    令声即下,常遇春身后的骑兵部队,纷纷出列,在主将有条不紊地指挥下,将敌军投降士兵一一按列队进行收编。虽然投降人数众多,但条理秩序下,动作还算效率……

    6菁在一盘静静观望着收编的部队,也没有去帮常遇春的忙。望着车水马龙般攒动的列阵,6菁心中又起隐隐的不安……

    但不等6菁想明白,朱元璋却是骑马从一旁过来。6菁注意到了,暂时收回了自己思绪。

    “左君弼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对你如此信任,6军师有什么需要隐瞒朕的?”朱元璋上来就直接问道。

    6菁没有正眼去望,只是余光瞟视一眼,静静道:“没什么,只是些普通的言语,而且末将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没有隐瞒?”朱元璋有些不满问道。

    “对,没有隐瞒,因为本来就什么都没有——”6菁继续道,“末将出生草野,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不像皇上您,成为一国之君王,每天忌惮猜忌他人……”

    “你说朕猜忌他人?”朱元璋又问道。

    “不是吗?”6菁反问道,“认为别人有隐瞒,不正是因为自己猜忌吗……究竟是别人隐瞒了皇上,还是皇上隐瞒了别人,皇上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如果自己心中问心无愧,那便永远不会去猜疑别人有什么隐瞒……”

    朱元璋听着6菁话中有话,也算习惯了。虽然6菁一次又一次作出“以下犯上”的不恭样,但每一次计策,都是6菁算在了所有人之前,自己和徐达等人做不到的,6菁却都做到了。

    朱元璋没再多问什么,看着6菁无论临难与否,从来都是一副深谋远虑、处事不惊的大将风度,朱元璋不禁意味道:“6菁6姑娘,朕认为,你是最可怕的人……”

    “哼……”6菁听了,双手插间轻声一笑,“小女子只是聪明,什么都算在别人之前,对皇上来说是潜伏在身边的威胁,所以你觉得我可怕……”

    朱元璋似乎是知道6菁有话要说,两眼一凝静静听来。

    6菁继续耐人寻味道:“我聪明,一点都不自吹,无论在谁面前,我都是展现最真实的一面——在傻蛋萧大哥他们面前,在皇上您面前,其实都是一样……但傻蛋他们觉得我可爱,而皇上您却觉得我可怕;可我从来就没有变过,变的,只不过是看我的心、看我的人、怎么看罢了……”

    朱元璋像是听懂了6菁的意思,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随即道:“听6军师的口气,朕是因为心中多虑,才害怕你?”

    “皇上自己觉得呢?”6菁反问道,“我猜不透皇上您的心思,真正了解的,只有皇上您自己——您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随您南征北战,忠心耿耿,你却怕我,究竟为什么……”说完,6菁的眼神渐渐一变,似乎是在暗中指示什么。

    朱元璋像是被6菁说中痛点的样子,不知为何,朱元璋觉得6菁就像一个魔鬼一般,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自己无论有什么隐瞒或耍什么手段,都瞒不过6菁的眼睛。但也正因如此,朱元璋心中,渐渐萌动起想要利用完后除掉6菁的想法……

    可6菁怎么会不知道朱元璋的心思?她只是感到无奈,无奈自己看透一切,却只不过是一枚任人摆弄的棋子罢了……

    前方收编降兵,依旧秩序井然,约莫半个时辰,偏林处的大部士兵,几乎已经收归完毕……

    “还差几十人,动作快——”常遇春也在抓紧时间,命令自己的部下加快行动……

    然而……

    “嗖——”黑夜丛林中,一支箭矢穿云飞过……

    “啊——”一声惨叫,箭矢正中一投降士兵的后背,士兵惨叫一声,痛苦倒地而去。

    “嗯?”6菁神情紧张,还没从朱元璋的“逼问”中回过神来,却是被前方的异变所惊醒。

    “不好,有埋伏!——”常遇存大喊一声,急忙冲朱元璋的方向喊道,“皇上,快走,敌军有伏兵赶到!”

    “什么,伏兵?”朱元璋勒马一声,紧张问道。

    6菁眼神一凝,震惊说道:“不,不是事先埋伏好的,而是从汴梁城赶过来的敌军将士……”

    “你说什么?”关键时刻,朱元璋还是君臣上下一心,信任6菁问道。

    6菁严肃说道:“应该是城中的主战派,知道左君弼左大人要投降的消息,所以特派部队前来拦截……皇上快走,敌军是有备而来,人数一定不少!——”

    “朕知道了——”朱元璋勒马回头,随即下令道,“常将军,集结部队撤退!”

    “是——”常遇春喝令一句,遂收拾起“残兵部将”,准备撤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