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谈判交涉 下
    徐达离开后,左君弼继续独自一人坐在谈判桌前,神情恍惚不定……

    刚才面对徐达,还是一脸“高傲”和“不屑”的神情,然而剩下自己只身一人,此时的左君弼表情却渐显低落,没了刚才不屈傲骨的自信不说,眼神中也是流露出莫名的哀伤——显然刚才的强硬都是在徐达面前装出来的,左君弼心里真正的想法,却是无人知晓……

    “哎……”良久,左君弼两手托着桌面,独自叹息道:“这世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蒙元朝廷重赋徭役,廷中内外党派纷争,百姓民不聊生;盼着朱元璋能起兵驱逐鞑虏,如今却是自立为帝,谋图政治地位……我等一心想要安于天下,却是如棋子般受人摆弄,所有人都在为了私利纷争,这战火只能是越烧越久……我不知道,如今这乱世,我究竟该相信谁了……”

    正值左君弼孤身哀叹,里室帐帘有了动静。左君弼从一开始就知道里面有人,但还以为是朱元璋或是徐达的亲信侍卫,为了以防不测甚至想要威胁自己,左君弼从一开始就没当回事。

    “好了,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左君弼没有抬头正眼去看,只是低声说道,“我左君弼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需要你们暗中窥视,就算你想要取左某的性命,左某也不会皱半个眉头……”看来,左君弼以为出来的人,是谈判失败后朱元璋所设将自己灭口的杀手,说话临死不屈,但语气却是低沉哀伤。

    出来的人不是杀手,是陆菁,只是左君弼没有正眼去看,不明来者身份。直到陆菁缓缓摘下头盔,露出清秀的长发和倾城不变的容颜,用亲和的口气问声道:“左大人,您还记得我吗?”

    是个女人的声音,左君弼似乎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不禁抬头一看——“你是……”左君弼眼神中充满了惊异,神情一变道,“你是陆家的……大小姐……”

    “呵,我早就不是什么‘陆家大小姐’了,我现在是常遇春左属先锋军的军师参谋……”陆菁像是和熟人说话一般,面带微笑,亲和不断,和之前对待朱元璋与徐达的态度完全不同。

    说话间,陆菁也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也就是刚才徐达谈判时所坐的位置。陆菁的神情极为亲和,根本不像是今晚要谈判交涉的样子,反倒是像老朋友久别重逢,有无数的话语想说。

    “你怎么会在……朱元璋的营下?”两年不见,左君弼万万不敢想象,曾经“古灵精怪”、整人无数的陆家大小姐,如今却成了南征北战的一军之将,左君弼不禁道,“你这变化太大了,我……我半天适应不过来……”说话间,左君弼不禁玩笑了一句。

    “好久不见了,左大人……”陆菁面带微笑道,“虽然在汴梁,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我们陆家身处汴梁,有左大人你身为汉人的朝廷命官的照顾,对左大人你还是有感激其中……”

    “你还敢说?”左君弼像是和陆菁说开了的样子,回忆着笑道,“不记得你原来在汴梁,总是喜欢捣乱整人,我们官府的人去抓贼,你总爱带着你那个玲珑妹妹到处‘惹是生非’,给我们添乱……”

    “什么惹是生非,我那个时候不也想帮左大人你们抓贼吗?”陆菁也像是回忆起了曾经的趣事儿,不禁笑道。

    “帮个什么啊?我很清楚记得,有一次我们把贼逼到死胡同里,结果你这捣蛋鬼,好死不死赖在房顶上,一大盆洗碗水就往楼下倒……”左君弼笑着道,“泼到贼不说,还泼到我们官府的人头上,气得我的手下,当时都想把你一起‘逮捕归案’——”

    “可不是吗,当时那个贼会轻功……”陆菁继续笑道,“要不是我当时用洗碗水拦着,就算是死胡同,你们一样会把他放跑……”

    “结果你爹知道了这件事,把你和玲珑抓回去臭骂教训了一顿,还是我亲自出面去了你们陆家,替你说请,你爹才平息怒火呢,哈哈……”左君弼想起曾经陆菁的“淘气”,又不禁哈哈笑道。

    “哈哈,是吗?我原来有那么顽皮啊……”陆菁也不禁乐在其中,畅怀笑道,没了平日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谨慎,曾经少女的天真尽显。

    左君弼也不禁意识到,和陆菁的对话,让他忘了刚才的忧伤和烦恼,随即稍稍收敛表情,亲和说道:“还是陆姑娘你有意思,谁和你说到一块儿,都会开心,怪不得你原来那么‘顽皮’,还是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谢谢左大人夸奖,左大人也还是和原来一样,那么平易近人……”陆菁回应道。

    “只是没想到,如今的你,竟然成了军下参谋,随朱元璋一起讨伐蒙元。你爹要是知道了你心怀天下的壮举,恐怕也会对你这个女儿感到骄傲……”左君弼眼神不禁感叹一阵,望着陆菁依旧不变的容颜说道。

    “得了吧,要是让我爹知道我在外面打仗,肯定非把我训到以死谢罪不可……”陆菁想起父亲的严厉,不禁调侃一句,但提起家里的事,想到两年在外未有归家,自己也时不时怀念身在汴梁的家人,陆菁不禁感叹道,“不过,真的好久没回家了,我也好久没见爹娘还有玲珑了……两年前,我是偷偷离家出走的,还骗了爹娘,肯定让爹娘伤透了心……”说到这里,陆菁眼神中,不禁多了一丝哀婉。

    “哦,对了,说到你娘……”左君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禁提起道,“两年前你说你离家出走,我想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因为你失踪不见了,空留下了家里一封书信,你爹娘担心得要死,甚至跑到府中向我求情,让我派人打听你的下落……哎,可谁知道你北上前往了朱元璋的营地?我们的人在城中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的下落,一年以后,你母亲因为思念你太深,卧病在床,直到现在还没痊愈……”

    “什么,我娘她——”听到自己娘亲的病情,陆菁不禁担心问道,“左大人,我娘到底怎么了,她不会有事吧?”

    “病情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大夫说,你娘思念你太深,经常食欲不振,所以身体虚弱,经常卧病不起……不过好在你娘年轻时也是江湖上履历数久的剑客,身子底还算结实,这点食欲病没有什么太大影响,陆姑娘你别太担心了……”左君弼及时安慰道。

    “可我娘还是因为我病了……”陆菁知道自己娘亲的病情,不禁愧疚道,“小时候不懂事,总是给家里人添乱,让爹娘操尽了心。我娘原来最是疼我,每次我出门在外,她都担心我一个女孩子会出什么事情……看来这次,我出门在外有些过头了,从汴梁到山东,绕了大半圈再回到汴梁,足足两年不及音讯,我娘肯定担心害怕了两年……作为女儿,我没有尽到孝道,我真的很惭愧……”

    看着陆菁伤心自责的样子,左君弼也在一旁跟着难过,悲伤怀念的气氛,甚至让二人忘了彼此是军事上的敌对双方正在谈判,更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叙事家常……

    “但现在正是个机会……”左君弼话锋一转道,“你回来了,有机会可以重见你的爹娘……”

    “只不过现在的我,可没那么容易回去汴梁……”陆菁眼神哀转道,“现在我们是敌对双方,不进城池不说,随时还会有交战的可能……我真的害怕,害怕战火会波及到我爹娘,还有……还有……”陆菁说着,似乎有些可怕的预感,不敢继续往下道来。

    “除非……”忽然,左君弼口气一变道,“如果有办法能不打仗的话……”

    陆菁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了左君弼一眼。

    左君弼顿了顿,看着陆菁可亲的眼神,认为眼前的她,是自己如今唯一能够信赖的人。左君弼轻声一笑,随即说道:“陆姑娘,世道艰险、战争涂炭,我左君弼身处乱世,安处隅地之官,只求一方之宁静。怎奈算计权谋不断,汴梁终究躲不过虎狼之辈的觊觎,人心险恶,乱世中我左君弼也不敢信任他人……但唯独你,陆姑娘,我相信你,相信你还是那个‘顽皮’没有改变的陆家大小姐。如果议和之事交给你,我信得过,相信你的善良,能真正带汴梁百姓远离战火纷争……”

    “左大人……”陆菁见左君弼愿意把汴梁百姓的重任托付自己,眼神中不禁迷离感动。

    “就这么决定了——”左君弼站起身,笑着对陆菁说道,“我左君弼愿意开城请降,免遭战事……不过不是向朱元璋,也不是向徐达,而是向你陆姑娘一个人,我只相信你——”

    陆菁早就在一旁哽咽难言,她很感谢这些年以来,左君弼对自己对陆家的照顾和信任,直到现在战事关头,他依旧相信自己这个曾经给他“添乱”过的顽皮但却真实的女孩儿。

    “其实左某早就准备好了请降兵马……”左君弼继续道,“城中的主力兵马,我在出发前,就聚集在了城外偏林的一处。那里是汴梁曾经囤积练兵的场所,用以藏身一支几千人的部队,根本不在话下……陆姑娘,夜长梦多,今晚我便带你们偏林收编军队,以免让城中王大生等主战派将领察觉。只要收编了那只部队,汴梁的兵马所剩不过一万,只要大军压境,相信他们迟早也是会投降的……”

    “谢谢……谢谢左大人……”陆菁站起身,自己都快有些泣不成声。

    “行了,别哭了,我们这么做,不也都是为了汴梁百姓的安危……”左君弼微微一笑道:“我左君弼身为降将之臣,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好事,就让这次受降,为汴梁百姓做一次贡献也好……”

    “嗯,我也绝不会辜负左大人您的托付……”陆菁点头答应一句,也暗暗下定决心,完成左君弼对自己的期愿,也算是还其常年照顾陆家的恩情……

    中营正外,朱元璋等人还在外面苦苦等待,营中陆菁与左君弼谈判的结果……

    营中校场,时不时刮起几阵凉风,让人不禁瑟瑟发抖。常遇春怕是朱元璋龙体受病,于是提议道:“皇上,夜里风寒,不如我们到营中去等吧?”

    朱元璋却是扬起手势,眼神正望着中营前方,坚定说道:“不,朕一定要等到陆军师出来——”

    徐达看着朱元璋如此关注陆菁的样子,心中不禁迷茫不断,想起谈判前陆菁对自己说过的话,再看朱元璋期待陆菁的眼神,徐达不禁越来越预感到,陆菁说的话或是成真……

    “你怎么了,徐大人?”看着徐达有些精神恍惚的样子,常遇春在一旁不禁问道——他倒并不知道,徐达和陆菁刚刚在营中说过什么。

    “噢,没、没事……”徐达吞吞吐吐应道,“只是有些风寒,久立不动,可能有点发颤……”

    常遇春没有怀疑什么,只当是寻常一般,“噢”了一声后,便没再理会。

    徐达镇定一会儿,心中暗暗道:“可恶,大事当前,我怎么还在想这些事情?那丫头说的话,未必就是真的,我徐达堂堂征虏元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会被一个丫头说得神魂颠倒……对,不会的,绝对不会……”徐达时不时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

    “皇上,他们出来了……”良久,像是中营谈判结束的样子,常遇春在一旁低声提醒道。

    不用常遇春说,朱元璋眼神一直盯着中营不放,谈判进展的一举一动,他全都时时关注。看着陆菁和左君弼同时从营中出来,朱元璋心中在暗暗期待,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

    坐下台阶,左君弼和陆菁渐渐分开——左君弼前往自己部下的战马方向收拾东西,陆菁则是回到了朱元璋身边……

    再一次面对朱元璋等人,陆菁的表情恢复到往日的冰冷,让人看来心机重重。陆菁的眼角中还有泪水的余光,好在夜中色暗,朱元璋等人并没有注意到……

    “怎么样,陆军师,谈判结果如何?”朱元璋冷冷一声,迫不及待问道。

    陆菁神情淡定,冷冷回应道:“谈判当然是……成功了——左大人答应投降,今晚便带我们去城外的偏林,在那里,他提前集结了城中请降的兵马,等待皇上收编……”

    一听到成功了,徐达在一旁露出惊异的眼神——自己堂堂兵马大元帅谈判不成,却是让百般“嘲讽”自己的陆菁做到了……

    朱元璋听了,露出难以猜透的笑容,随即道:“很好,果然是陆军师,不负朕的期望……常遇春将军听令!”

    “末将在——”常遇春即刻回令道。

    “今晚命常将军和陆军师一起,随朕前往城外偏林,收编敌军部队——”朱元璋继续道。

    “末将遵命——”常遇春回声应道。

    “徐元帅!”朱元璋继续下令道。

    “末将在——”徐达也转身回令。

    “命你在营中看守待命,等待朕和常将军班师回营——”朱元璋继续道。

    “是——”徐达也应声道。

    吩咐完了命令,徐达和常遇春纷纷离开,各自去整理自己的军务……

    营前又剩下朱元璋与陆菁“独处”,朱元璋用猜疑的眼光看着陆菁,似乎还有话要说。

    不过陆菁似乎是不想和朱元璋又太多话语,想要转身和常遇春一起去集结兵马。

    “你是怎么做到的?”突然,朱元璋在背后冷冷问道,“告诉朕,连徐元帅都没能说服,你是靠什么说服左君弼的?”

    陆菁没有回头正望,只身背身冷冷道:“人情……”

    “你说什么?”朱元璋紧跟问道。

    “我说过了,越是大战在即,越得冷静商量,心系情感多多思考……而这,也是皇上您永远也不会明白的道理……”陆菁说完,头也不回地冷冷离开。

    而朱元璋则是伫立许久,看着陆菁的背影,久久未有回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