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七章 蹊跷军令 下
    萧天胡夷狄正说着,不远处,忙完事情的苏佳回来了……

    苏佳红着眼睛,看样子依旧没从悲伤的氛围中恢复过来,萧天看在眼里,心中顿起怜香惜玉之意。

    苏佳回了回神,见胡夷狄在这里陪萧天说话,于是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看你们两个一整天阴郁的样子,当然是想说些话安慰一下……”胡夷狄站起身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与其整日为逝者哭泣,不如下定决心,下次在战场上交手报仇雪恨——”

    苏佳听了,忽觉胡夷狄说得有几分道理,随即收回眼中的泪水,双手紧紧握拳。

    胡夷狄知道萧苏二人又有心里话互相倾吐,自己不好意思在这里“插脚”,于是摆头道:“苏姑娘,你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恢复,累了一天了,我去帮你处理后营的事情吧……”

    “谢了……”苏佳轻声谢了一句。

    “嘿——”胡夷狄轻功一跃,浑身干劲飞身而去……

    剩下萧天和苏佳独处一处,心里话互相安慰,只是这次,二人心中有的,是无限的痛楚和悲伤。

    “佳儿……”看着苏佳悲伤没落的情态,萧天心中不免伤怀,自己一个大男人走出心理阴霾很简单,但苏佳一个女孩子,遭遇人情变故,必会纠结日久。

    苏佳武功出神入化,神刀无人能敌,但她有个最大的弱点,那便是为情所伤——在追风派,得知陈世今的叛离和自己身世的悲哀,苏佳的性格遭以扭曲;在柳沙镇为逃避现实的命运,惊慌中划伤了萧天的脸颊;在萧家山庄,遭到萧天母亲的拒绝,苏佳心里****不振;在神峰崖,苏佳更是因为情感矛盾,将自己置于险境……每每为情所伤,平日里叱咤风云的苏佳,便会变成一个忧伤难解的少女,萧天也很清楚,这时候的苏佳,最需要自己的安慰……

    苏佳上前几步,坐在了萧天身旁的干草堆上,轻轻靠在萧天的肩膀上,半天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萧天轻轻搂着苏佳,安慰道,“但胡兄刚才说的没错,与其整日为嫂子的死暗暗伤心,不如抱定誓言,下一次在战场,将兀良托多碎尸万段,为嫂子报仇——”

    “我只是伤心这两年来的境遇……”苏佳轻声感叹道,“亲人与朋友从我身边离去,我心里好难过……小红姐姐死了,小晶姑娘死了,子衿大哥死了,嫂子也死了……我好害怕,害怕这些人一个个从我身边离去,阿天……”说着,苏佳又忍不住抽噎起来,一把搂住萧天的手臂,伤心倾诉道。

    萧天很清楚苏佳的心境,担心朋友亲人的离去。与苏佳经历了这么多人世蹉跎,曾几何时,苏佳也为自己的离去而感到害怕和难过。不想看到亲人朋友与自己永别世间,萧天和苏佳是一样的想法,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时时刻刻守在苏佳的身旁——神峰崖上的生死相离,自己二人也曾遭遇过那时的悲痛……萧天明白,苏佳害怕一切的背后,最是害怕世道艰难中,自己有一天也会离她而去。

    “佳儿……”萧天继续安慰道,“你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会离开你——”

    “呜……”苏佳不禁小声抽泣起来,看来今天,苏佳没有办法从逝者的阴霾中走出。

    苏佳哭泣,萧天自己也会心软,不再激励振作之类的话语,而是默不作声,尽情让她哭干泪水,把心中的阴郁和悲痛发泄出来……

    苏佳自己也很纠结,乱世中有萧天不离不弃守候自己身旁,宣泄情感,苏佳心中不知是感动还是更加伤心……

    二人相依相偎一处,只是这一次,夕阳下的背影,徒增的是落寞和伤感……

    “报——”萧天和苏佳正沉浸在伤感和情愫中,军营门口突然一声报令,打破了煽情的气氛。

    苏佳从萧天的肩膀上起来,二人立即回过神,似乎军报传来,有要事想提。

    “什么事?”萧天一个跃步从干草堆上跳下,来到士兵面前问道。

    “将军,军营门口有一个人说要见你,说是将军你的故人——”士兵一五一十道。

    “我的故人?”萧天疑惑了一句,随即回头和苏佳对视了一番眼神。

    苏佳收回眼泪,点了点头,示意萧天去看看情况。萧天点头回应,随即冲士兵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一会儿过去看看——”

    “是——”士兵应声一句,随即转身退下。

    “故人?应该是朋友吧,知道我在军营,还特意选这个时候见我……”萧天心中嘀咕了几句,随即对苏佳道,“佳儿,我们过去看看——”

    “嗯……”苏佳答应一声,也跳下草堆,陪同萧天一起,往营门的方向走去……

    大营门口,的确是有熟人在等,不过在门口正里处,南宫俊和慕容飞也在。他们并不是替萧天来接见,只是凑巧处理事务走到了这里……

    不过得知门口找人上门的事,南宫慕容二人,倒是先替萧天“接待”了来者。

    “你要见萧兄弟,你到底是谁?”南宫俊不知道来者身份,不禁直言问道。

    “诶,南宫兄,说不定是萧兄弟的朋友,说话别这么不客气……”慕容飞在一旁劝阻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萧天和苏佳这时才匆匆赶到,看见南宫俊和慕容飞也在,于是跑来不禁问道,“南宫兄,慕容兄,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闲来处理一些杂事,碰巧路过……”南宫俊回应了一句,随即让道对着“来者”说道,“这个人说,有要紧事要见你——”

    萧天抬头望去,嘴角不禁一笑——这个人的确很熟,是崆峒派的弟子何一凡。

    “何兄,怎么是你?”再次见到何一凡,萧天略显兴奋道。

    “我就说吧,是萧兄弟的熟人,不是什么可疑的来者……”慕容飞在一旁应和笑道。

    然而,苏佳再次见到了何一凡,一下恢复了往日的警觉,眼神不禁一凝……

    “哈,苍龙大侠,我都被你的朋友误会了……”何一凡笑了一笑,转望了一眼南宫俊和慕容飞,似乎认识说道,“这两位便是南宫家的六公子和慕容家的四公子吧,在汴梁曾同为玄空大师的弟子,久仰久仰;如今随义军讨伐蒙元,拯救天下,也算是为你们南宫慕容家争光了……”何一凡不禁夸赞了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军。

    “哈哈,误会误会,没想到这位兄台,也认识在下二人……”南宫俊知道刚才出言有失礼节,于是回身道歉道。

    “不然不然,能够结识南宫慕容家最有心怀的子弟,是何某的荣幸——”何一凡也在一旁有礼道。

    “诶,何兄,你说你来找我,究竟所谓何事?”萧天回过神,直入主题问道。

    “这次是要紧事,我与苍龙大侠你们武林子弟颇熟,所以特来通报——”何一凡收回笑容,转而严谨道,“是汴梁方面,今晚皇上要与汴梁太守左君弼谈判交涉一事,陆菁陆姑娘特有要事让我转告苍龙大侠等人……”

    “什么?是菁妹——”萧天听了,不禁提心道,“菁妹好多天都没和我们回消息了,今日唐战兄弟送去了嫂子过世的消息,她这么快就回复了……”

    “嗯……”苏佳眼神不禁一定,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何一凡。

    何一凡神情随即变得严肃,将一封信件交予萧天道:“陆姑娘特以军令相告,今晚谈判恐有军事变故,命身为平威将军的苍龙大侠你,率先锋军部队前往汴梁支援后应,以防不测——”

    “变故?”萧天听了,意识到了事态的紧张,打开信件后,内容的确正如何一凡所说。

    “这还了得?”南宫俊看了信件的内容,紧张道,“菁妹陪皇上他们身涉危险地带,所带兵马不多,万一左君弼出尔反尔,率兵马出城发难,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啊……”慕容飞也在一旁焦急道,“谈判就在今晚,我们不能耽误!这里离汴梁不远,我们率骑兵赶往,时间还来得及——”

    萧天点了点头,同意南宫慕容二人的说法,于是对何一凡道:“谢谢你,何兄,这个消息……不,这道军令太及时了——多亏有你这个兄弟帮忙,我们能得到这么关键的消息……”

    “为苍龙大侠你们帮忙,小事一桩——”何一凡豪气道,“都是江湖上的兄弟,以后还有要紧,何某和众崆峒弟子必会全力以赴相助!”

    “嗯——”萧天也回礼谢道。

    说完,何一凡有事先行离开了军营,而萧天等人则是看完了信中的内容,迫不及待想要整顿兵马前往汴梁……

    “时间有点紧,恐怕只有骑兵可以赶到……”萧天得到消息后,一心想的都是陆菁的安危,“嫂子罹难,我们不能再让菁妹也身处险境……如果说这次谈判变故,王大生或兀良托多也在暗箱操作,那事情就不妙了,决不能让菁妹遇险!”

    “骑兵的话交给我们——”慕容飞在一旁提劲道,“子川兄弟不便出行,我们二人随同萧兄弟你前往!”

    “嗯,事不宜迟,赶快整顿骑兵,一刻之后出发汴梁!”萧天也加紧说道。

    “好——”南宫慕容二人齐声答应,遂转身集结营中的左右骑兵……

    “喂,阿天——”一直沉默不语的苏佳,这会儿终于说话了,只见苏佳神情紧张,抓着萧天的肩膀道,“你别冲动,我感觉,这事情有点蹊跷……”

    “有什么蹊跷?”萧天这边倒是有些失去了耐心,没有多加思考说道,“今晚谈判事情是真吧?菁妹在朱元璋帐下是真吧?王大生身为汴梁守将,谈判一事或许暗箱操作也是真吧?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可是……”苏佳似乎还有话说,依旧不依不饶。

    然而,萧天却是没有听从苏佳的话,迫不及待道:“佳儿,嫂子已经遇难,你也不希望看到再有人从我们身边离去——现在菁妹深处危险之中,我们必须前去营救,就算这其中真有什么蹊跷陷阱好了,那我们更要前去,至少要保住菁妹的安全!”

    “菁妹……”一提到李玉如罹难之事,苏佳心中又起一阵痛楚,刚才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全哽咽住了。

    见苏佳没有说话,萧天转身离开也去收拾。“诶——”苏佳回过神想要叫住萧天,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对,这件事有蹊跷,尤其是那个何一凡,他和菁妹从无往来,说什么‘江湖上的兄弟’帮忙,这时间也算的太巧了……”苏佳渐渐冷静下来,心中暗暗分析道,“自阿天和何一凡认识以来,从来没透露过汴梁谈判一事,更从来都没有提到过菁妹,何一凡是怎么和菁妹认识的……还有,就算真是菁妹通知的好了,以菁妹的性格,他应该会第一时间通知唐大哥才是,为什么会通知阿天?而且信上说,命‘平威将军’前去救援,菁妹可从来没有这么称呼过阿天……另外还有一个疑点,南宫慕容兄弟第一次与何一凡认识,何一凡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南宫家的六公子和慕容家的四公子——‘南宫七子’和‘慕容四少’,如果不是特别熟,谁都不敢断定一眼就认出他们个别人的身份,除非他对南宫慕容家或是军队里的事情了如指掌……就算是两年前汴梁剑道大会,崆峒派弟子参加时,何一凡也在场好了,南宫俊和慕容飞是当时剑道大会上,南宫慕容家最低调的公子,基本没露过面,一眼就能认识,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伴着无数的疑惑,苏佳愈发觉得,这个何一凡的身份有待猜疑。可是看着萧天等人迫不及待要去救人的样子,恐怕现在解释也来不及。而且萧天说得也没错,现在陆菁身处危险是事实,就算真有怀疑,当下没有什么是比救下陆菁的性命更为重要——无论如何,自己绝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亲人朋友从自己身边离去……

    约莫一刻中,南宫俊慕容飞集结了营中两千左右的骑兵部队,随同萧天一起。虽然不能与汴梁的主力军队正面抗衡,但危难之时掩护重要人等撤退还是绰绰有余……

    “平威将军”萧天坐骑最前,手持铭蒙铁剑,似要迫不及待飞身前往汴梁救援。

    苏佳没办法阻止萧天等人,临走前来到萧天身边,担心安慰道:“阿天,你要保护菁妹,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我不想……”

    “我知道——”萧天很清楚苏佳的担心,不等苏佳说完,萧天自信坚定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平安回来,带着菁妹一起……”

    “嗯……”苏佳没再说什么,只是点头投去信任的目光……

    “这里离汴梁没有几里,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到……”萧天遥望了一下远方的夕阳,观摩一番梁翁山的崎岖,不禁道。

    “从梁翁山脚一侧绕过去,应该可以提前赶到——”熟悉这一带环境的南宫俊说道,“菁妹他们谈判的地方,应该是离汴梁不远处的深林驻地,那里离梁翁山有段距离,我们得抓紧时间——”

    “嗯,走了,驾——”萧天拍马一声,身先士卒飞马而去。

    “驾——”南宫俊慕容飞也率领骑军左右,随同萧天一同朝汴梁方向进发……

    “阿天,你一定不要有事……”看着萧天离去的背影,苏佳心中默默祈愿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