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蹊跷军令 上
    “皇上,从事还是须得小心——”徐达谨慎道,“左君弼出任汴梁太守前,就属降将之臣,就算我们真的说服劝降,难免会趁我军不备,倒戈反击……而且汴梁城中,敌军主战派将领不在少数,我军此次前来汴梁谈判,所率兵马不多,一旦生交火,防备不急,恐遭大患——”

    “这个徐元帅放心,若是敌军出现倒戈,朕自有分寸……”朱元璋似乎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紧不慢道,“而今之计,是要如何劝降左君弼为重,众卿可有良策?”

    台下之人沉默一阵,似乎未有计谋。[ <{?<&lt; ="" =""&gt;

    而6菁依旧是一副冰冷忧伤的神情,眼神呆呆地望着桌面,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把心思放在谈判一事上。朱元璋也是时不时瞟了6菁多次,却是半天没有回神,想着这些天来6菁未一言、未献一策,朱元璋不禁心中一阵猜忌……

    “皇上——”终于,常遇春在一旁自荐道,“左君弼虽然心向不定,但毕竟不是什么勇武之辈,只要我们以武力威慑胁迫,他不会不答应投降!”

    “微臣也同意常将军的观点……”徐达也在一旁附和道,“皇上,军机在即,切不可犹豫半分,只要能让左君弼投降,汴梁免受战火之灾,用点强硬手段也不为过——”

    朱元璋没有直接理会徐达和常遇春的话,而是目光望着6菁。稍许,朱元璋轻轻一笑,不禁冲6菁问道:“不知,6军师究竟有何良策?”

    朱元璋这么一问,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部集中在了6菁身上。

    6菁一直没有言,这回朱元璋提起自己,6菁才稍许回过神来。不过6菁也没有正眼去望朱元璋,似乎这个皇帝在自己眼中,也并非高高在上。“咳……”6菁用干枯的嗓子咳嗽一声,随即缓缓道,“只不过是劝降谈判罢了,软也好,硬也好,只要成功就行,没什么计策不计策的……”说话间,6菁也没有正眼相对,依旧一副枯死的神情。

    “6军师,皇上问你话,为什么6军师显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徐达见6菁像是没有把朱元璋放在眼里,不禁“训问”道,“6军师由皇上亲自引荐,为何这几日未一言,莫非6军师认为,我等众将亏待了你?”

    “诶……”常遇春这边倒是挺照顾6菁,看着6菁尴尬难言的样子,想要上前缓和气氛。

    6菁却不在乎,她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冷声道:“不是……只是今日先锋营中,故人罹难,末将还未回神罢了……”看样子,6菁也不避讳告知先锋营中逝者的消息。

    常遇春很清楚,今日6菁收到信件,表情骤显惊异,一定是向自己隐瞒了事情。

    然而徐达却不管这么多的“人情世故”,见军机当前,6菁却在心系亲友之情,不禁训斥道:“哼,你身为军人,如今战事紧张,却为私情迷惘,可知其扰乱军心之罪?”

    6菁这才觉得自己当下心系私情不妥,于是低头致歉道:“对不起,末将失心之责,甘愿责罚……”

    “6姑娘……”常遇春也觉得今天的6菁心绪不太正常,像是遭受人生重大打击一般,久久恍惚无神。

    “既然失责,你今日回营去吧,不议军事罢了!”徐达言语毫不客气,直接向6菁下了“逐客令”。

    “慢——”关键时刻,朱元璋在一旁话了。

    “皇上——”徐达见朱元璋突然打断,似乎有话要说。

    然而,朱元璋似乎是依旧“看好”6菁,侧身替其辩解道:“只是个人心系,还不至于扰乱军心……6军师是真正的大才,若要怪罪其之过,也得等今晚谈判之后再说……”

    “是,皇上……”徐达没有异议,只是在一旁轻声应和道。

    6菁像是不知道朱元璋的心思,又像是知道,表情依旧枯死没有变化。

    “朕决定了,今晚谈判由徐达元帅亲临交涉,如若不成,再由6军师接待使者……”朱元璋正视着6菁,继续道,“如若劝降成功,不但不责军师之过,朕还会大加提赏,不知6军师意下如何?”

    6菁表情依旧冷淡,缓缓应道:“承蒙皇上夸奖,末将谢过皇上……”

    “皇上,这样真的行吗,以6军师现在的状态……”徐达在一旁依旧不放心,虽然不再责备6菁,但还是对今晚的谈判略显忧心。

    “朕的决定不会有错,而且朕相信,6军师一定会付尽心力,毕竟这可是攸关她老家战火生死的决策……”朱元璋眼神一凝,似乎是想故意激起6菁的上进。

    果然,6菁听到这句话,稍稍回了精神,转头望向朱元璋。

    “行了,今日议事到此为止,今晚按计划行事,众卿先下去吧……”朱元璋吩咐了手下众将离去,最后向6菁单独说道,“6军师留下——”

    6菁也没有太大反应,只是默默答应了一声,站直身子停在原地。

    徐达的等众将渐渐离开营帐,临走前,徐达还不禁瞟了6菁一眼。常遇春最后一个离开,走之前,安慰了6菁一句:“6姑娘,亲人朋友世故,节哀顺变……别太揪心,皇上非常看好你,你自己要振作……”

    作为自己的得力手下,常遇春对6菁的态度算是最好。6菁也明白常遇春的用心,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余光目送常遇春缓缓离开……

    终于,帐中只剩下朱元璋和6菁二人……

    “朕都听说了……”朱元璋见没有“闲杂人等”,山前几步,走到6菁的身前跟道,“赵将军的夫人昨晚遇害,朕也只能为此深感叹息……”

    谁知,6菁听完后,闭眼不屑道:“哼,皇上的眼线果然还是消息及时啊,就像当日在山东,皇上派人时刻监视我和唐将军一样……”

    “怎么,听你的口气,像是在提防朕?”朱元璋走到6菁身边,反声问道。

    “皇上不也天天提防着末将吗?”6菁毫不避讳道,“何必呢?皇上乃天之骄子,而末将不过是草野之辈,一个天贵,一个命贱,皇上宏图统一中原的大业,没必要和末将等小野之辈斤斤计较……”

    “哼,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不过太聪明有时未必是个好事……”朱元璋口气忽而一变,转声道,“你聪明过人,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可若聪明过了头,往往会招来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不在己,在人——如果杀人的人不动杀人之心,不受猜忌执念,又何来的祸……”6菁话中有话道。

    “你是在说朕有杀人之心?”朱元璋明知“承认”道。

    “如果我太聪明,在皇上眼里是个祸患,趁早除掉我即好,又何必让我这个‘祸根’在皇上身旁效力?”6菁一副冰冷的表情,似乎今日将话与朱元璋说开,一点都不怕。

    “既然你从一开始就看透一切,知道朕在提防你,甚至利用你,你又为何留在朕的军下不走?”朱元璋继续问道。

    “我留下来,只是为了帮助傻蛋实现他的志愿……”6菁轻声说道,口气渐渐转而深情。

    “为了你所爱的人?”朱元璋又问道。

    6菁没有点头,但也没有否认,她只是低声感慨道:“我是一个女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情……我很聪明,那只是我的外表习性,这份聪明可以替皇上您除外贼、夺天下,可它永远不是我最真实本质的一面……”

    “好一个为情所痴……”朱元璋听了,不禁一笑,随即道,“你和萧天将军一样,出生武林江湖,重情重义……但现在是战争年代,弱肉强食法则不变,想要活下去、赢得天下,绝不能有任何的儿女私情——而这,也正是你和萧天将军最大的弱点……”

    “人人都有弱点,皇上你也不例外……”6菁直言道,“就算权谋算计再高,统一了中原又怎样?不懂人世常情,只靠冰冷的刀枪,是平不了天下的……就算真的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好了,皇上以为,平定天下仅仅只是推翻一个政权吗?”

    朱元璋半天没有说话,似乎6菁的这句话,让自己纠结和不定……

    良久,朱元璋轻声一笑,淡定道:“哼,6军师聪明过人,算计颇深,注定了你是朕的最佳谋臣,最聪明信赖的人……”

    “也是最危险提防的人对吧……”6菁紧跟着补充道。

    朱元璋没有在意,只是停顿了稍许,继续顺着自己的话道:“总之,今晚的谈判,就看徐达元帅和6军师你了……最后再说一句,心有私情,是成不了大事的——”

    “我从来就没想要过要成大事……”6菁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

    “越是敌我双方即战,越要武装自己,不能动儿女私情……不管怎样,6军师若是自信谈判成功,朕拭目以待……”朱元璋眼神一凝道。

    “末将会成功的……”6菁背着身子,意味深长道,“我也会向皇上证明,越是大战在即,越得冷静商量,心系情感多多思考……今晚谈判即是如此,这也是皇上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道理……”

    说完,6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营帐。而朱元璋则是默默看着6菁的背影,似乎今天6菁说的话,在自己心里久久难以平复……

    夕阳时分,先锋营中……

    今天一天,全营都沉浸在李玉如逝去的悲伤中,连平日里的练兵,今日也未操练。赵子川将李玉如的骨灰收好,和大哥赵子衿的骨灰放在一处,今天一天也没再出营……

    比起赵子川,军中的其他将领也都情绪低落,没有什么练兵兴头,最多的,也不过是对兀良托多的愤恨。心想若是汴梁一战遭遇,定要将兀良托多碎尸万段……

    萧天一个人坐在校场的干草堆上,苏佳本陪在自己身旁,却因他事稍稍离开一阵。

    萧天低头望了望自己的手掌,掌上两道深深的刀痕清晰可见——那是昨晚自己与王大生激战,“空手抓刀”留下来的血痕……

    “王大生,下次战场一见,我一定要和你做个了断……”萧天心中暗自誓道。

    “听说你昨晚和王大生交战了,还受了伤……”正在这时,萧天背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萧天回头一看,是胡夷狄。胡夷狄一个跃步跳上干草堆,坐在萧天的身旁,时不时还望着萧天手上的伤。

    “你怎么来了?”萧天不禁问道。

    “我不能来吗?”胡夷狄倒是不改平日里的“洒脱”,自在道,“何况,听苏姑娘提到了王大生的事情,兄弟我来了点兴趣,所以过来问问……”

    “你也认识王大生?”萧天又问道。

    “何止是认识?哼,说起西域武林的事情,我比你们可清楚太多……”胡夷狄站起身,“自豪”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和他交过手?”萧天继续问道。

    “交手倒没有,只是他的名声在西域武林太响亮了,就和我一样……”胡夷狄指了指自己的胸脯,凛然说道,“西域三大高手,我胡夷狄,还有王大生都在其中……”

    “西域三大高手?”萧天半信半疑道,“真的假的?不会是你又在开玩笑吧……”

    “我什么时候和兄弟你开过这种玩笑?”胡夷狄继续道,“你们中原人士,目光少有放在我们西域武林之上,西域武林有三大高手,我‘快刀’胡夷狄,‘寒枪’独门后人童琛,以及‘铁手’王大生……”

    “童琛?”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萧天不禁起了疑惑,“那个人是谁,从来没听说过……听你说高手有三,我还以为最后一个是曾经鬼王师的徒弟白燮呢……”

    “白燮武功确实高强,但还算不得我等三人之列……”胡夷狄继续道,“我们对付白燮的时候,都没少吃苦头,由此可见,你应该知道王大生该有多么厉害了……”

    “再厉害又如何,我迟早会亲手将他正法!”萧天握紧拳头,心中下定道。

    “也是,王大生很早就为蒙元朝廷卖命,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手握千万兵马……”胡夷狄又说道,“想要和他做个了断,恐怕真得是在战场上。听苏姑娘说他以前把你们两个逼入绝路,恐怕光靠武功高低,没那么好对付……”

    “该来的,迟早会来,王大生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萧天默默着誓言,随后又想起刚才提到的另一个人,于是不禁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寒枪’童琛是什么人?”

    胡夷狄想了想,随即道:“我也没见过,只是听说——听说他的枪法在西域一绝,有‘西域霸王枪’之称,号称能和曾经唐门世家的‘唐家霸王枪’相媲美;更巧的是,童琛的师门也在早年惨遭灭门,童琛也是童家枪的唯一传人,就和唐战兄弟的命运有些相似……”

    “唯一传人,还是‘西域三大高手’之一,看样子不简单……”萧天自言喃喃道,“西域向来是与蒙元朝廷往来频繁……三大高手中,你胡夷狄是站在我们这边,王大生则是为蒙元卖命,真希望这个童琛,将来不会是我们的敌人……”

    “但愿如此吧……”胡夷狄也感叹道,“我也不希望,同为西域出身之人,最后总是和我们站在对立面……”

    萧天胡夷狄正说着,不远处,忙完事情的苏佳回来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