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誓报血仇
    翌日,先锋营军营……

    阴云密布,忧郁重重,营中将士一片宁肃,低沉的氛围充斥着校场四周,似乎涌溢无限的悲伤与没落。言情首发[?八?一({中文[网<〔  w]w〉战马成群,哀啼不断,寒兵铁柝,簌簌作响。丧命的钟声断续敲起,正为将去的逝者安息祷告……

    赵子川营中正前,木柴堆起的高架,李玉如的遗体安稳躺在上面。沉静的面容,温柔的笑脸,当年“芙蓉女侠”的风华依然在目。只是这次与生者告别,即将长辞人世,也许心里有太多的不舍和遗憾,但李玉如带走的,绝不仅仅是悲痛……

    赵子川等营中将士,站在木堆之前,眼神悲伤没落至极。赵子川手持火把立于前方,更是眼神凝肃,即将亲自送自己的亡妻上路,赵子川心中隐隐痛楚……

    “嫂子……”从昨晚到现在,苏佳一直在哭,她很自己,没能保护李玉如,即使拼尽了全力。

    萧天没有说什么,站在苏佳身旁,轻轻挽住苏佳的肩膀,陪她分担心中的痛苦。

    “呜啊……”苏佳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躺在萧天的怀里暗暗哭泣——平日里坚强的苏佳,此时也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我真没用,没能保护嫂子……”唐战在一旁,也咬牙悲愤道,“我堂堂先锋主将,却保不住亲人朋友的性命,我还算什么东西……”说着,唐战握紧了拳头,不断泄着心中的愤恨。

    “怪我……”萧天轻轻搂着苏佳,对身旁的唐战道,“如果在襄阳,我听从唐战兄弟你的命令,拦截杀掉兀良托多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这不怪你……”唐战轻轻摇了摇头,补充道,“是我的错,是我那时一时大意,在襄阳放走了兀良托多……菁儿说得对,兀良托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如今他杀害了玉如嫂子,下一回碰面,我们绝不会放过他——”

    “要把他碎尸万段!——”萧天跟上愤恨道……

    不只是先锋营的将士,峨眉派众弟子也在李玉如遗体前“告别”。其中青雪哭得最是伤心,作为和李玉如关系最特殊的姐妹,亲眼见着姐妹火化,青雪心中无比钻心的痛。

    “李姑娘……李姑娘……”青雪一时伤心不知怎样出言,只是在一旁不停伤心地絮叨。

    傲晶师太眼见,也眼神迷蒙道:“我们曾经那么对你,你却不计前嫌,不但帮助了花菱和青雪,还救了我,救了峨眉派一命,我们峨眉派都欠李姑娘你一个人情……”

    “呜啊……呜啊……”安安依旧在一旁哭泣,知道自己的娘亲即将与世长辞,安安伤心到了极点。

    赵子川抱着儿子,将其交给杨小飞道:“小飞,帮我照顾一下安安,我要亲自去送玉如上路……我怕安安看着娘亲离开,会更加伤心难过……”

    杨小飞接过孩子,轻声点头道:“嗯,交给我吧……”

    “呜啊……呜啊……”杨小飞抱着孩子不停安慰,可安安依旧哭个不停,眼神也一直朝自己娘亲的遗体方向望去……

    赵子川手持火把来到木堆面前,终于到了送逝者上路的时候……“玉如,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看你了……”赵子川看着自己妻子安详的遗体,默默道,“我原来真的很傻,天天和你吵架,天天和你矛盾,却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才是最幸福的……如今你安息了,终于不和你吵了,我却再也开心不起来……你说得对,今世成为夫妻,是我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可惜美好的时光太短,只有短短两年……你好残忍,丢下我和孩子不管,我也真的很傻很没用,没能力保护你……到了天国,希望你天天脾气,骂我这个傻瓜没用,我心里或许还好受些……如果还有来生,若能相逢,来世我非你不娶……”

    赵子川在妻子的遗体前,说了太多的感言,全部都是夫妻间的昵语,没有一点悲愤的言辞。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但越是这样的话,越是听了让人痛心,萧天等人在背后闻见,心中更是纠结难过……

    “话就说到这了,免得你又嫌我唠叨……”赵子川笑望着妻子,心中却是有苦难言,但最终免不了离别,赵子川收回表情,短语默默道,“走啦,就让为夫亲自送你一程……”

    说完,赵子川火把点燃了柴堆……

    火势迅蔓延,熊熊大火很快将李玉如的遗体包围。火光中最后一次看着妻子绝美的容颜,赵子川心中咬牙悲痛。

    “呜啊——呜啊——”看着娘亲在火光中渐渐消逝,安安出最撕心的一声哭啼……

    “呜啊……”苏佳也在哭,躺在萧天的怀里,根本不敢去看李玉如被火焚化的样子。

    “呜啊……”慕容樱也一个人默默流着泪水,站在哥哥慕容飞的身旁。

    慕容飞和南宫俊一起,看着李玉如魂归天际,兄弟二人也愤恨自己当晚没能赶回救人……

    赵子川依旧站在最前,看着大火青烟将李玉如的灵魂带走,赵子川心中阵阵誓道:“玉如,你放心,你和大哥的仇,我一定会报——兀良托多,你杀我妻子和大哥,我一定会亲手将你血刃,用你的人头祭我亡妻亡兄的在天之灵!”

    大火越烧越旺,最终,完全看不见李玉如的身影……

    军中将士依旧默默悲伤,只留下安安凄惨悲痛的哭泣,久久徘徊在冰冷空旷的军营校场,让人心酸……

    午时时分,汴梁郊外阵地,一支军队正在缓缓行进……

    “先锋营送来的书信?”军中正处,朱元璋得到了先锋军士兵送来的消息,不禁问道。

    “是的,皇上——”士兵继续道,“唐战将军请求皇上,将这封书信送予6军师……”

    看样子,唐战那边已经送来了书信,是要告诉跟随朱元璋一起的6菁,有关先锋营方面的消息。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朱元璋摆了摆手,示意传信的士兵离去。

    “是,皇上——”士兵应声一句,快离开了军队……

    朱元璋带着亲信部队,随同徐达、常遇春一起,前往汴梁附近的驻地,意在与汴梁使者方面交涉。前日已经给汴梁太守左君弼送去了书信,左君弼也答应了谈判,时间就在今晚。而先锋营的6菁一路随行至此,昨晚先锋营生的风波,她还一无所知,如此看来,今日先锋营士兵送来的书信,内容可想而知……

    “皇上,驻军地方到了——”常遇春跟随朱元璋身边,时刻汇报着军情状况。

    “嗯,好吧,这里挺不错的,不但离汴梁很近,而且部队可进可退,万一有什么变故,可以随时应对……”朱元璋随口说了一句,随即道,“传军中将领,驻军一个时辰后,来朕的营中商议军事,今晚就与汴梁太守谈判一事,我们得事先做些安排……”

    “是,皇上——”常遇春遵命应道。

    “哦,对了……”朱元璋似乎还有话说,将手中的书信递予常遇春,随口说道,“这是常将军你属下先锋军送来的书信,说是要给6军师的……你替朕交给她吧,说是唐战将军给她的。要是朕亲自去送,恐怕6军师会有什么非分之想……”最后这句话,朱元璋口气稍稍一变。

    不过常遇春并没注意,只是平常接过了书信奉令道:“遵命,皇上——”

    朱元璋做了一个手势,没再理会这件事情……

    到达驻地,大军很快开始布置营地,做好今晚迎接左君弼的准备……

    驻军后,6菁也是搭上了自己的帐篷,从先锋营跟随一同前往的,只有6菁自己一人。一边思索着如何与左君弼交涉,一边提防着朱元璋对自己有何用心,6菁一路上没和任何人讲过话,也没笑过一下,全程一副冰冷枯死的表情,就像是去参加亲人的丧礼一般,只是冰冷的表情之下,多了一份严肃和谨慎……

    “6军师——”正当6菁在营中简单收拾着东西,帐门外突然响起了声音。

    6菁没有立即回话,只是回过了头——来者竟是常遇春。

    “常将军?”终于,6菁开口说了一路过来的第一句话,声音略显沙哑,像一个悲伤沉苦的老妇人。

    “哼,终于开口说话了……”常遇春见6菁一脸严肃的面容,作为一军之将,倒放松开起了玩笑道,“原来在先锋营,听唐战将军他们说,6军师向来最爱笑,经常能把军中的将士逗乐。谁知道这一路过来,军师不但未笑一句,甚至未一言,像是遇到了丧事一样……就连皇上有时都会说,6军师一路过来未出一言、未献一策,连笑都没笑一句,简直像个活死人……”

    “皇上也会开玩笑,那末将还真是见薄识寡……”6菁也不禁开了一句玩笑,只是自己的表情依旧严肃,一丝笑意也没有,“常将军突然来末将营帐中,应该不是只为开句玩笑吧……”6菁“玩笑”中,带着谨慎问道。

    常遇春点了点头,他对6菁的“态度”还算不错:“嗯,说正经的——刚才先锋营那边送来了书信,说是唐战将军派人交给你的……你自己拿去看吧,皇上和我都没看过,你放心好了……”

    “信?”6菁不禁疑惑一句,她想不到这时候唐战会给自己送什么消息,心中暗暗道,“是有什么急事吗?军中有变故……不对啊,我现在跟随朱元璋一起,只是作为随从将领,如果军中真有急变,他应该直接送信给朱元璋或是常遇春将军才更合理,那到底是什么事……”

    带着无数的疑惑,6菁上前接过了信,直接在常遇春面前拆开看来……

    “这……”6菁瞪大了眼生,似乎对信件的内容惊异难以接受。

    “怎么了吗,信上什么内容?”常遇春看着6菁惊异的眼神,不禁问道,“你们先锋军好歹也是本将军的属下,让本将军知道应该不过分吧……”

    6菁惊异只是短短一瞬,随即收回表情,面容严肃道:“回常将军,只是些小事罢了……说昨晚赵子川将军和南宫慕容将军,去常将军你营帐中调集骑军兵马。因为常将军你不在,所以说了点情况,没什么大事了……”6菁将信揣在怀里,显然是故意编了一个看似真实的谎言——赵子川他们昨晚确实是去了常遇春的营地,而常遇春刚好不在。

    “真的没什么大事?”常遇春却有些“不依不挠”问道。

    “当然——”6菁继续道,“常将军你想,如果真有什么大事,知道末将随从皇上还有常将军一起,直接写信给皇上或是常将军不是更合理吗?”

    “这么说倒也是……”常遇春没有多疑,点头应声道。

    “而且,在先锋营末将为军师,他们一计一行都要向我问事;我突然不在,他们自然不太习惯,所以就写信问候罢了……”6菁继续说道。

    常遇春也渐渐相信了6菁的话,没再怀疑道:“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你为先锋军立下汗马功劳,功不可没,他们都很信任你……”

    “请问常将军还有什么事吗?”6菁继续问道。

    “噢……”常遇春想起了要紧事,补充说道,“皇上有令,一个时辰后,众将领前往主营,就今晚谈判一事商讨对策,6军师你也在其中。”

    “末将知道了,谢常将军——”6菁微微点头,有礼恭送了常遇春一句。

    “嗯……”常遇春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营帐。

    6菁目送常遇春离开,手中却始终攒着送来的信件……

    良久,6菁的双手渐渐紧握,手中的信件也是愈加颤抖……突然,6菁看似冰冷的脸颊之上,留下两道伤痕的泪水……

    “嫂子……”6菁口中默默道——果然,信中的内容,是李玉如遇害身亡的消息。得知了李玉如遇害的消息,6菁心如刀绞,短短一阵精神崩溃……

    营中只有6菁一人,6菁“大胆”的哽咽哭泣,不断重复看着心中的内容,6菁心中悔恨不已:“如果我没有离开,和傻蛋他们一起呆在营中,就不会……就不会……就不会……”看来,6菁是在悔恨,李玉如遇害当晚,自己没能伴随身边。

    “兀良托多……”稍许擦拭了泪水,6菁的眼神忧伤转而愤怒,双手攒紧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誓要以你的血,来祭嫂子和子衿大哥的在天之灵!”

    想罢,6菁心中隐隐埋下一道血誓……

    一个时辰过后,军中众将全部集中朱元璋帐内,商讨今晚与左君弼谈判一事……

    朱元璋所立帐下正中,身旁更有徐达、常遇春等亲信将领在列,就今晚谈判之事表了意见。而被朱元璋特别“关注”的6菁,却是一个人默默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这几天一样,一言不、表情冰冷……

    “如果左君弼表面答应投降,回去后出尔反尔该怎么办?”事情似乎是说到了关键点,徐达怕左君弼会有策反之意,不禁担心问道。

    “所以谈判必须万无一失,一定要让他心甘情愿投降,并献出城中兵马……”朱元璋一针见血道,“这次谈判只有成功和失败,结果必须明确,不能模棱两可……要么打,要么降,结果必须心里有数,主动权必须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上,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皇上的意思,是想派谁去做今晚谈判的代表?”常遇春在一旁问道。

    “容朕想想,这件事情可马虎不得……”朱元璋说着,眼光不禁瞟向了6菁一侧。

    6菁没有正眼去看朱元璋,似乎有着心事,表情和之前一样,冰冷中带着悲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