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四章 芙蓉凋落
    “呜啊——呜啊……”焦急等待间,安安突然大哭起来,哭声极为悲恸,似乎预示着不安的结果……

    “安安别哭……”赵子川眼见儿子恸哭,抱在怀里不断安慰道。

    “呜啊……”可安安却是始终哭泣不停,像是失去亲人一般,悲伤极度不止……

    苦苦等待中,峨眉弟子这边也是纠结不安。月离靠在一旁的石壁上,抬头默默道:“这么久都没有回来,该不会是师尊她们,出了什么事吧……”

    “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竹韵在一旁轻声提醒道,“有苍龙大侠和苏姑娘在,还有花菱师姐和青雪师姐,他们一定会平安救回师尊和李姑娘……”

    兰芯在一旁眼眶湿润,露出企盼的眼神,望着之前花菱等人离去的方向,想起之前苏佳在自己面前许下的承诺,兰芯心中默默道:“苏姑娘,我相信你,你和我说过,世道再险,也要拼尽全力奋斗到最后一刻,我相信苏姑娘你一定会救回师尊还有李姑娘……”

    同样,赵子川也是目光不定地看着深林入口的方向,如果不是担心儿子的安危,赵子川也会亲身前去,拼死救回李玉如。

    “玉如,你千万不可以有事……”赵子川心中徘徊不定道。

    “呜啊……”而安安依旧没有停止哭泣,儿子的每一道哭声,似乎就像一把匕首,刺痛赵子川的心,让赵子川愈加不安……

    良久,夜间林中微风拂动,草丛中几阵“沙沙……”声响,似乎传来了急促轻盈的脚步声……

    “赵将军,前面有动静——”赵子川身旁的亲信士兵,察觉到前方林子的动静,不禁拔刀提醒道。

    赵子川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侍卫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则是抱着儿子,慢慢向前走近几步。

    “沙沙——”脚步声愈来愈近,已经可以看见林道处的几个人影。

    “这是‘凌云步’的声音……”赵子川像是听出来了脚步声,知道是萧天等人回来了;可脚步声十分急促,不确定带回来消息是好是坏,赵子川心中还是纠结不定……

    月光从乌云缝隙中缓缓映透,林中返回众人的身影,也是渐渐明晰……

    的确是他们回来了,青雪和傲晶师太互相搀扶着花菱,苏佳慕容樱这边照顾着李玉如,萧天和唐战则是前后护卫,众人像是一副“流浪落难”的疲惫样,磕磕绊绊回到了这里……

    “师尊——”看见傲晶师太和花菱青雪平安归来,兰芯等人这边,迫不及待想要上前迎接。

    “别动——”一旁的士兵还没把峨眉派众人当自己人,看着兰芯等人突然激动起身,拔刀阻止道。

    “让她们过去……”赵子川轻声下令一句,示意让她们师徒等人重逢。

    赵子川命令即出,士兵收回了刀。众峨眉弟子重新平安团聚,兰芯等人总算放下了心。

    “师尊你没事吧?”兰芯哭着上前关慰道。

    “本尊无大碍,只是你们的花菱师姐受伤较重……”傲晶师太回头望了一眼行动不便的花菱,随即将手中的“魏武青虹”交给兰芯,缓缓说道,“这是苏姑娘从兀良托多手中,拼死夺回的本帮神器,不但如此,她还救了我们的命,我们这回可是欠苏姑娘他们一个厚重的人情……”

    “苏姑娘……”兰芯听了,转头望了一眼苏佳,想起之前苏佳在自己面前的宽容与承诺,兰芯心中感触万分。

    “咳……咳……”花菱替青雪挡下了王大生的阴掌,似乎伤情还很严重,加上一路颠簸赶回,现在起身还不方便。

    “花菱师姐,你没事吧?”竹韵和月离在一旁见了,担心问道。

    “我没有事……”花菱微微一笑,腼腆安慰道。

    “师姐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青雪抓着花菱的手,深情关慰道。

    “谢谢你,青雪……”花菱心中感动不已,似乎冰冷四年的心,终于被情感化。

    傲晶师太看在眼里,转头一望苏佳等人,心中有感而发道:“峨眉派历来经历磨难,这一次恐怕是最严重的……但也正是这次磨难,我们遇见了苍龙大侠,遇见了苏姑娘,遇见了唐家后人……正是因为你们,峨眉派才能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曾经勾心斗角的同门姐妹,也能真正重归于好,互相宣照……两年前在我看来是一群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和毛丫头,如今却能不计前嫌,改变我们峨眉派数十年来未能解决的矛盾,你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傲晶师太望着萧天和苏佳等人,眼神复杂感慨,但萧苏等人现在,却没心思答复峨眉派的深情谢意——比起花菱,李玉如的伤情最为严重,被兀良托多一剑穿腹血流不止,此时已是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回来一路苏佳耗尽全力用寒灵神功续命,李玉如恐怕早已命息……

    “你们别管我了……”花菱这时候,也想起李玉如的危情,随即对青雪等人道,“我的伤无大碍,你们快去看看李姑娘……她……她已经快……不行了……咳咳……”花菱忍着身上的伤痛,也让自己的师妹先去关照李玉如。

    这点上,青雪最是清楚,何况自己和李玉如又有深交之情,李玉如命危,自己怎会不顾?随即,青雪对月离道:“月离,你在这里照顾花菱师姐,我去那边看看李姑娘——”

    “嗯,交给我了,师姐——”重归于好的峨眉众弟子齐心一处,月离点头应道,冲青雪投去了信任的目光。

    于是,青雪和兰芯等人,陪同傲晶师太一起,去关照李玉如的情况……

    李玉如这里,苏佳为其疗伤,几乎已经透支了体力,寒灵神功不断帮李玉如治疗着血伤,可腹部伤口过于深重,失血过多,恐怕李玉如今晚已是难以坚持……

    “玉如——玉如——玉如!”赵子川伏在李玉如身边,不断大声喊道。

    “呜啊——啊……”安安也是看见自己的娘亲奄奄一息,心中似乎悲痛至极,撕心裂肺哭喊道。

    “安安……还有……子川……”李玉如似乎是坚持着最后一口气,努力睁开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还有儿子,眼神欣慰道,“太好了,在我死之前……还能见到子川你……还有安安,安安平安无事就好……”

    “你说什么傻话?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赵子川哭跪在地上,紧紧握着李玉如的手。

    “嫂子,你不可以有事……”苏佳这边也早已是泣不成声,想要奋力救下李玉如的性命,怎奈自己已是内力透支,寒灵神功也难以支撑太久。

    萧天看见了,也跪在一旁,用内力支持着苏佳:“佳儿,我体内也有寒灵神功的内力,我帮你——”

    “阿天……”苏佳泪如雨下,治疗李玉如的双手也是止不住地颤抖。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萧天一脸严肃道,“坚持住佳儿,一定要保住嫂子的性命……”

    赵子川这边没办法帮苏佳,只能是紧紧靠在李玉如的身旁,尽力为李玉如分担着痛苦,虽然他很清楚,这样做毫无用处……

    “李姑娘——李姑娘……”青雪从一旁赶了过来,看着李玉如奄奄一息的神态,悲伤喊道。

    “青雪……姑娘……”李玉如临死前,依旧笑望着青雪,微微道,“我今天……也算是救了你们峨眉派一命……只求我们恩仇相抵……结束这一段恩怨……”

    “嗯……”青雪哭着点了点头,伏在李玉如的身旁,悲伤难过道。

    赵子川始终依偎在李玉如身旁,哭着安慰道:“玉如,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撑住……你说过的,我们一家人要一起渡过劫难,你一定不能有事……”

    李玉如微微侧过头,看着赵子川流泪的神情,眼神朦胧到:“笨蛋,你怎么还在哭……你可是堂堂……飞骑将军……驰骋沙场,无人能敌……”

    “我不是什么将军,我是个笨蛋,天底下最大的笨蛋——我能驰骋沙场,却不能保护玉如你……”赵子川一边哭着,手越攒越紧,他恨自己作为丈夫,却连最基本的保护妻子都做不到。

    “我这辈子,只见你哭过两次……”李玉如用回忆的口吻说道,“第一次,是两年前在南郊山洞里,你对我吐出真言……第二次,就是今天……我不想见你哭,我喜欢你……喜欢见你威风凛凛的样子……想看你堂堂英雄的模样……”

    “好……我不哭……不哭……”赵子川强忍着泪水,正眼凝视躺在地上的李玉如。

    “你恨我吗……”李玉如两眼微闭,继续笑道,“结婚后……我天天和你吵架,天天麻烦你……”

    “怎么会?”赵子川收回眼泪笑道,“我喜欢你吵架的样子,喜欢看你发火,喜欢听你骂我……因为那才是真正的你,你一定要活下来,玉如,等渡过了这一劫,我让你天天打骂,天天陪你吵架,我还要你和我吵一辈子……”越说着,赵子川越是忍不住眼中的泪水。

    身旁众人听着夫妻二人生死相言,不禁心中难受万分。

    李玉如继续道:“是啊,我也想和你吵一辈子……可是……可是我已经陪不了你一辈子了……”

    “不,不会的,玉如你不会有事的……”赵子川不断安慰道。

    李玉如依旧坚持着说道:“原来只有我们两个,现在又多了一个儿子……所有的担心,都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可怜我这一走,安安会很伤心……等我死了,我允许子川你再娶妻……我不想让安安出生没多久……就没了娘亲……”说着说着,李玉如也不禁眼泪滑落。

    “你不要说傻话,我不允许你说这种话……”赵子川终究忍不住泪水,摇头哭喊道。

    “我的祖先是李庭芝……抗元名将为国尽忠而死……”李玉如迷迷糊糊道,“我今天命殒蒙元刀下……也不负祖先之遗……”

    “住口,我都说了你不会死的!——”赵子川在李玉如耳边大声呼喊着。

    萧天和苏佳这边,也在奋力帮李玉如疗伤,不过看这情况,想要救活似乎已是徒劳。但二人依旧没有放弃,仍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坚持着。

    萧天已是满头大汗,不善医术的他,索性将自己体内的寒灵神功全部传给苏佳,让苏佳继续坚持;而身为女孩儿的苏佳,听着赵子川和李玉如的生死离别之言,早已满面泪花,一边为李玉如输送着真气,一边悲伤不已……

    “还有我的枣红马……”李玉如继续呢喃道,“我说过……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别想碰我的马……现在我真的要死了,子川你……替我陪着她……就是上战场九死一生,也要……陪她一起……”

    “不……不……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赵子川如今已是完全没了理智,拼命摇头哭喊道。

    “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子川你要答应我……”李玉如似乎是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支撑不久了,朝赵子川最后吩咐道,“等这一切结束了……不管你是生是死,求你……一定不能让安安有事……就算你有个三长两短,你也要托人带安安离开这里……从此远离战争……从此远离江湖喧嚣……让安安能平安成长……”

    “好……我答应你……”赵子川泪水滴下,不断点头道。

    “谢谢你子川……我爱你……”李玉如闭眼微微一笑,最后看了一眼赵子川俊朗的面容,呢喃道,“如果还有来生……想与你再做夫妻……”到最后,李玉如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赵子川似乎还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话在嘴边,眼泪不止,担心妻子安危却是说不出口……

    “呜啊——呜啊……”安安看着自己娘亲渐渐没了气息,越哭越伤心,伸出小手想要叫醒母亲。

    李玉如趁着自己最后一丝意识,微笑望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有无数的话想说,却是已然没了力气……临死之前,不想看着自己孩子伤心的样子,李玉如摆出一副笑脸,发出“啦啦……”的声音,就像平常一样,用最亲昵的方式,逗乐着儿子。

    安安看着娘亲和平日里一样“逗乐”自己,不禁收回了伤心,发出一丝开心的笑声。

    李玉如闭眼前,最后看到了儿子的笑脸,李玉如开心地流下了泪水,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

    “玉如!!!——”赵子川抓紧的手突然没了力气,不禁大声喊道。

    “嫂子!——”萧天、苏佳、唐战等人,全部在身旁大声呼喊道。

    然而李玉如的脉搏逐渐停止了跳动,这一回她真的死了……

    “啊……呜啊……”安安见娘亲“逗乐”完了,带着一副笑脸沉睡过去,却再没有醒来,安安不禁又哭了一声,用稚嫩的小手去摸娘亲的鼻子,和平日里一样故意“淘气”——只是这回,自己的娘亲再也没有醒来,安安悲恸至极,大声哭喊了起来。

    李玉如就此离开人世,也许带着无数的遗憾,但并未带着悲痛和落寞。这辈子能与赵子川做夫妻,李玉如无怨无悔;继承祖先遗志最终命殒蒙元,李玉如实现志愿;笑看着儿子离去,就算远离凡尘,李玉如依旧带着美好的期望……

    遥想红尘快马蹄,将女绝艳顾往昔。结发一许两迟暮,扬州芙蓉化春泥……

    李玉如死了,带着欢乐与悲伤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