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三章 风波未平
    被“龙魂之斗”震飞的萧天,手持铁剑,滚落山崖而去……

    “啊——”萧天飞落山崖,大喊一声,手中长剑用力往峭壁一顶,想要强行停止坠落。可峭壁过于陡峭,土被又是极为稀松,虽然缓解了不少,但萧天还是没能“抓住”断崖,整个人重重撞在土壁之上,翻身滚落而下。

    不过滚落山崖,总比坠落要好,萧天把着铁剑,两眼紧闭,从山崖上壁一头,愈渐滚速而下,直至滚入山底……

    “啊……”山崖峭壁之下,刚刚从悬崖处逃脱的苏佳、唐战等人,一边护着奄奄一息的李玉如,一边急匆匆赶着路,苏佳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心中不禁冷汗一冒。

    “你怎么了,苏姐姐?”慕容樱见苏佳突然惊异的表情,不禁问道。

    苏佳一边用寒灵神功继续为李玉如续命,一边担忧问道:“你们刚才……听到山上的叫喊没有?”

    “叫喊?”慕容樱略显疑惑道。

    “就是刚才山上一声惨叫……”苏佳眼神担忧道,“好像是阿天的声音……他该不会,被王大生给……”想到王大生令人胆寒的身影,苏佳不禁担心起萧天的安危。

    “嗯?”唐战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眼光往之前下来的峭壁方向望去,不禁说道,“不是什么好像,就是他——”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从山崖之上急速滚落,最后滚回了地面——是萧天,看样子自己算是命大,从峭壁上滚落,没有什么大碍。

    “阿天——”苏佳怕萧天是被王大生打下悬崖,气息命危,不禁着急喊道。

    不过,萧天似乎没事……“可恶啊!——”萧天不顾身上的擦伤,起身后跪在地上,两手重重往地上一锤,似乎是在发泄心中的不甘,“就差一点,就能干掉那个家伙……”

    “喂,你……没事吧?脑子摔傻了……”唐战看着萧天从那么高的地方滚落,却说出这样的话,像是脑子摔坏了一般,不禁调侃问道。

    “我当然没事了——”萧天起身拍拍尘土,随即不屑道,“可恶的王大生,把我逼到悬崖角边,就和两年前一样……这回我让他吃了苦头,只可惜用力过猛,自己倒从悬崖摔了下来……”萧天的话语中,略带着玩笑的口气。

    “呵,你就知足吧,幸好这只是个不高的峭壁,翻滚一身狼狈样……”慕容樱听了,黑眼调侃道,“说得那么轻松,要这是像你说的两年前的神峰崖,你就爽了!”

    “阿天……”苏佳倒是没心情和唐战慕容樱那样玩笑,满含担忧地看着萧天。

    萧天知道苏佳的担心,收回“不恭”的表情,走上前安慰道:“我没事,佳儿,王大生也就那样,伤不了我……你看,我现在不还好好的吗?额……”话音未落,萧天顿觉胸前一阵闷痛,不觉吐了一口血。

    “阿天!”苏佳看在眼里,紧张万分道。

    “喂,你到底有没有事啊?”唐战这边,也紧张问道。

    “我……没事……”萧天做出一个阻止的手势,平息道,“只是和王大生对了一招硬掌,受了点内伤,没有大碍……别担心,只是小伤罢了,胸中有点闷,缓和一下就好了;你们别看我这样,王大生在上面,恐怕伤得比我重得多……”

    但苏佳依旧是一副带雨梨花的眼神,绝代佳人满含泪光道:“阿天,我真的好担心,你会被王大生……”苏佳满眼忧伤,露出极为少有的紧张——苏佳和萧天一路过来,什么样的苦难都经历过,但这次唯独不同,对手是曾经将自己二人逼入绝路的王大生,这也是苏佳目前唯一害怕的对手。

    “都说了没事了,别哭了,佳儿……”萧天忍着痛,用手轻轻擦拭了苏佳眼角的泪水,随后看着苏佳身旁气息将尽的李玉如,担心重重道,“现在得赶紧救嫂子,否则的话……”

    前面的青雪也觉得事情不可耽搁,搀扶着花菱说道:“我们先回根据地去吧,去那里救李姑娘,敌军不会有追兵——”

    众人也都没有异议,事不宜迟,即刻起身……

    此时此刻,峨眉派根据地,兰芯等人一面等待着花菱她们的消息,一面帮李玉如照顾着孩子……

    “呜啊——呜啊……”孩子还在哭闹不止,峨眉派众人也没有一个人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兰芯怕这孩子哭哭啼啼,可能会招来附近“不明人士”的注意,不禁有些着急——现在花菱等人不在,峨眉派大多弟子又身负重伤,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什么事……

    “哎呀,别哭别哭了,姐姐带你玩好不好?”兰芯只能试着想方设法去逗乐孩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孩子一直哭啼不止,而且声音极为悲伤,似乎他能感应到,自己的母亲已经遭遇险情。

    “求求你们快回来吧,师姐,李姑娘,苏姑娘,孩子这边还在哭……”兰芯无可奈何,苦求着自言自语道,“我真的没办法照顾孩子,一直哭闹不止……师姐,你们一定要救下师尊,千万不能有事……”祈求的同时,兰芯不禁担心起花菱等人的安危。

    然而,别人的安危还没来得及顾上,自己这边似乎先遇“危情”——兰芯低身照顾着孩子,没有注意后面的情况,一把冰冷的长剑突然架在了自己脖子之上,兰芯一瞬之间怔住了……

    其他峨眉弟子也怔住了,大部分弟子重伤不能行动,唯独能动的竹韵、月离等人,也是来不及拔剑,只能眼睁睁看着前方的“不速之客”。

    “不许动——”来者不止一人,除了“挟持”兰芯的人,竹韵身后兵甲重重,数十士兵忽而从山腰出现,挟持住了众峨眉弟子。

    “你们是什么人?”一向心高气傲的月离不甘心,即使被冷兵挟持,依旧心气问道。

    兰芯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余光所见脖子上寒光夺目的剑锋,不禁慢慢转头一望——兰芯惊呆了,挟持自己的人,竟是赵子川。

    赵子川终于找到了峨眉派的根据地,带领部队悄无声息地潜入这里,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哭泣,赵子川沉着冷静,从背后挟持住了兰芯等人,既救下了孩子,也没让兰芯等人来得及挟持孩子为人质……

    “赵……将军……”兰芯有些哽咽地说不出话。

    赵子川以为兰芯等人是坏人,一脸愤恨的表情,看着兰芯手中的孩子,冷冷“威胁”道“把孩子给我——”

    兰芯当然不会反对,毫无顾忌便把孩子交给了赵子川。赵子川接过孩子,眼见儿子平安无事,于是放下了长剑,怀抱着安慰道:“安安别哭,爹在这儿,没事的啊……”其实只要儿子没事,赵子川的心就能放下一半。

    “呜啊……”安安还在哭,不过可能是被父亲“救下”,安安的哭声小了不少。

    赵子川抱着孩子,一手举剑对着依旧低身的兰芯,继续相问道:“我娘子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儿子平安无事,赵子川心中再担心的,自然是妻子李玉如。

    兰芯见着赵子川,哭着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道:“赵将军,李姑娘还有师姐她们……”一边说着,兰芯一边泣不成声。

    赵子川见着兰芯竟在自己面前跪下,还满脸的哭泣,再往四周一望,尽是倒在血泊中重伤累累的峨眉弟子——赵子川这才察觉事情不对,于是转了口气问道:“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兰芯一边哭着,一边把自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赵子川……

    汴梁城外驻地……

    王大生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残兵败将,从悬崖丛林口,一瘸一拐地回来。萧天说得果然没错,王大生比他要伤得重得多。为此,王大生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甘,本来是把萧天逼到了绝境,却没想到因自己轻敌而被萧天“将了一军”,为此,王大生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回到驻军地,兀良托多还在营中养伤——被苏佳的“凤凰刀法”一刀砍穿肩膀,兀良托多的整条手臂,暂时像残废了一般,不得动弹;包扎数久后,才暂时止住了血。不过兀良托多为此依旧狂躁不止,即使是王大生带着部队回来,他也毫不收敛。

    “啊——啊!——”兀良托多的血流早就停止,自己却还像发疯一样地抓着受伤的肩膀,苦苦嗷叫,“我要杀了萧天和苏佳,我要杀了这对贱人!啊——”

    一旁治疗的士兵也是暂时不敢靠近兀良托多,纷纷躲得远远的,任凭兀良托多一个人坐在地上发泄愤恨。

    王大生从远处一望,冷笑着走到兀良托多身前,嘲讽说道:“哼,因为一时之痛,变得如此焦躁,一点不像兀良将军你的作风啊……”

    兀良托多看着王大生归来,稍许平息了躁动,不禁问道:“怎么样,抓住赵子川的妻子和峨眉掌门没有?”

    王大生没有回答,只是冷冷摇了摇头。

    “没有你还敢回来见我?”兀良托多见王大生也失败了,不禁毫不留情责备道,“哼,你王大生不是号称‘西域三大高手’之一吗?连个峨眉派的掌门和‘扬州女侠’都对付不了,算什么本事——”

    谁知,王大生听了不开心了,一向冷血且毫不在上司面前奉承的他,举起寒刀对准兀良托多道:“哼,你要搞清楚了,这汴梁是我的地盘,你居然在我头上嚣张……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名将阿术的后人,或是扩廓帖木儿的红人,要是敢把我王大生惹急了,我谁都会杀!”

    王大生的话语窒息无比,出身西域、行为狠辣的他,不是什么都做不出来。知道王大生性格的兀良托多,稍许冷静后,慢慢拨开王大生的刀,不屑道:“哼,算了,今晚想要引诱赵子川出来,结果计划却全泡汤了,这都要怪那帮家伙……萧天,苏佳,尤其是这对贱人,请王大将军一定要杀了他们,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哼,不用兀良将军提醒,我也会这么做的……”王大生狰狞说道,“这回又让他们逃了,看来我和他们二人的恩怨,是上天注定,下次在战场上,我一定会杀了他们……”

    “噢?听王大将军这口气,似乎汴梁一战已是板上钉钉……”兀良托多听了王大生的话语,不禁转移到军事话题道。

    “当然……”王大生冷冷说道,“兀良将军交给我的任务,我当然去做了……左君弼左大人今晚出城去会见朱元璋,估计明天就会有个结果。不过结果恐怕八九不离十,左君弼是想要投降朱元璋……”

    “那王大将军有什么对策吗?”兀良托多继续问道。

    王大生不紧不慢道:“兀良将军放心,我早就有所准备——左君弼想要投降,一定会开城奉降兵马……而我早就准备好了一手,等到左君弼回军出城一瞬,我必会叫他这个叛徒有来无回……”

    “看样子王大将军胸有成竹啊……”兀良托多见王大生计谋已成,收回了焦躁,继续冷笑问道,“还有一件事,南宫慕容家的事情,王大将军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大生冷冷一笑道:“放心,一起尽在我的掌握,左君弼的事情一结束,我就会让南宫慕容家彻底玩儿完……”

    “这样甚好,王大将军做事向来直接了断让人放心,本将军甚是欣慰和佩服……”兀良托多闭眼一笑,似乎想到自己的计划将成,刚才的不愉快一下子一扫而空……

    “报——”正在这时,驻军营外传来了蒙元士兵的通报。

    王大生回头一望不是自己的部下,不禁朝兀良托多冷笑道:“看来,你的部下又给你带来了新消息……”

    兀良托多坐直身子,正视而望,眼见士兵来到自己跟前,索性直言问道:“怎么了,有什么情况通知本将军?”

    士兵一五一十道:“报告将军,扩廓帖木儿大人有令,命将军回返洛阳一趟,率部队两万,前来支援汴梁——”

    是扩廓帖木儿的命令,看样子今晚是有急令召兀良托多回返洛阳,毕竟汴梁开战在即,从洛阳调集两万人马前来支援,事态紧迫。

    “看样子,帖木儿大人如此信任我,居然让我回去带领人马支援……”兀良托多微微一笑,随即起身对王大生道,“不好意思了,王大将军,本将军今晚暂行告退,前往洛阳调集援兵……这段日子还请王大将军率兵镇守汴梁,本将军数日之后定会率兵前来,与王大将军会和——”

    王大生也冷笑回应道:“好啊,那就有劳兀良将军了,不送……”

    兀良托多轻“哼”一声,临走前心中暗暗道:“嗯……正好,这才带部队前来,我可以和赵子川在战场上真正一较高下……”随即,兀良托多带着亲信部下,离开了驻军地。

    目送着兀良托多的背影,王大生心中暗暗道:“洛阳已经派救兵了……哼哼,看来,这汴梁的战火,似乎已经无法避免了……”

    黑夜下的火光,似乎是预示战火的序幕……

    而在峨眉派驻地,兰芯等人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赵子川讲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兰芯擦干眼泪,酷酷说道,“是的,事情都因我们峨眉派而起,赵将军若要怪罪的话,怪我兰芯一人就好,师尊她们深处蒙元阵中危急,请赵将军放过师尊师姐她们……”

    谁知,赵子川收回剑,义正言辞道:“谁说过要怪罪你们?我们真正的敌人,是兀良托多以及蒙元朝廷,如此危情之下,我们身为武林中人,更应该团结一心!”

    赵子川的话和苏佳之前所说如出一辙,兰芯听了,不禁冲赵子川投去惊异的目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