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战胜过去 下
    “双龙破”震撼一式,王大生被冲翻在地,不但手中的寒刀不翼而飞,本人也是划退数十步,起身后吐血一口,看来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啊……”不过萧天这边也不好过,苍龙掌“空手抓刀”虽然巧妙,但徒以双手拼力刀锋,王大生的刀法精强,萧天坚如磐石的手掌也划出两道清晰的血痕,鲜血不断向外涌出……

    “厉害……”王大生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调养一阵后,重新站起身,用冷血的目光望向萧天道,“太过瘾了,太刺激了,这才是我王大生看中的猎物,要是你两年前就这么厉害,我两年前就可以与你做个了断……”

    萧天很清楚,虽然刚才一回合奇招致胜,但本质上并没有打伤王大生多少,反倒是激起了他邪恶的斗志。萧天身体也受到了不小冲击,双手渗血隐隐作痛,虽然体力还很充沛,但悬崖边上拼死一搏,一招一式都要谨慎小心。

    “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就不行了,我还没玩过瘾呢……”王大生露出狰狞的面孔,如豺狼般死死盯着似乎有些“恍恍惚惚”的萧天,冷笑道。

    “哼,不杀了你,我怎么可能倒下?”萧天重新拾起地上的铁剑,举剑凝神道,“我说过了,今晚我要和你做个了断,以报这两年以来的仇怨——”

    “武功长进了,骨气还是和原来一样,我王大生打从心里佩服……”作为武林中人,王大生发自内心赞叹了萧天一句,但满含杀意的他,随即又道,“不过今晚和两年前神峰崖上一幕,实在太像了,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熟悉的东西好了……”

    王大生的口气十分胆寒,萧天听完,心中不禁一紧——让自己看看熟悉的东西,萧天似乎是回忆起了两年前的痛苦一幕……

    王大生一个响指命令,身后蒙元士兵阵中忽而响起异动,只觉丛林后方,时不时传来沉重铁索拖滚的声响,如同地狱里束缚魂魄的锁链,让人听了心惊胆寒。

    听到了铁索声,萧天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可抬头正眼而望,自己先要面对的,是严阵以待的“蒙元盾阵”。

    蒙元士兵行列交错,以长盾冲阵,苗刀长矛尖刺为为锋,一步一步将萧天往悬崖角上逼去。

    萧天看在眼里,手中铁剑凝然一动,和两年前神峰崖上一样,王大生想要用“盾阵”合计,强行将自己逼入困境。

    “呀——”萧天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出招一式,剑阵杀出——龙威再现,八面杀狂,神龙九变第八式“龙游八方”,怒破青云而出。横贯剑气化作千百巨龙,掀起狂澜百丈,巨浪冲天,正杀敌军“盾阵”而去。

    比起两年前,萧天的武功内力广厚雄浑,加以苍龙诀式心法威慑,如今的神龙九变剑法,萧天使来不但随心自如,威力更是数番,比起自己的师父,郜英郜前辈亲自所创神龙剑法,萧天的剑法中,更多了强厚之力的贯通,剑掌齐出,欲撕裂天地之痕。

    “啊——啊……”果然,剑气威震八方,有如千百蛟龙翻江倒海,搅乱天地风云,蒙元盾阵一举而破,列阵士兵纷纷被巨龙之吼冲翻在地,惨叫连连。

    可王大生的士兵训练有素,即使剑气阵魄在前,依旧无所畏惧继续“赴死而上”。萧天眼见王大生有如两年前一样,故技重施,索性这回自己不留余力,以其神威百丈之力,剑魄天魂,正杀蒙元阵中,士兵全受巨龙剑气,皆负伤倒地不起……

    “果然,比起两年前,他内力要强太多,也难怪会成为苍龙大侠……”王大生看在眼里,心中暗咕道。

    萧天剑中三番两式,就将蒙元部队杀得落花流水,半空落地的萧天凝然一笑,冲王大生“嘲讽”道:“不是想让我和两年前一样失败吗?王大将军只有这点本事……”

    “哼,这么着急去死,那我也不好拒绝……”王大生依旧冷冷一笑,继续做了一道手势,后面的士兵继续列盾阵徐徐而上,似乎就算武功上斗不过,也要把萧天逼死在悬崖边上,无以进退。

    “切……”萧天眼看没什么新花招,不屑啧言一句,再次举剑,准备以神龙九变剑法再次杀阵。

    然而,这回阵后铁索的响动愈加强烈……突然,一阵寒柝的惊悚声,黑夜密林下,从士兵阵后飞出一条漆黑悚然的千斤铁索,正朝萧天迎面而来。

    萧天刚想施剑扫开前方士兵的阻拦,铁索从天而降,正套自己持剑的右手手臂。萧天一个没留神,剑气刚出,巨龙还未惊闪,铁索铮铮一响,瞬间将自己的手臂死死缠住。

    “啊……”萧天下意识惊叫一句,一个没留神,手中的铭蒙铁剑恍而落地,巨龙剑气顿时烟消云散。

    “哼,和两年前一样,铁索阵缠止巨龙之剑……”王大生冷冷一笑,露出狰狞的表情道,并朝身后继续下着手势。

    手中铁剑脱落,前方士兵徐徐而进,阵后又有无数的铁索声响咄咄逼人,被逼入悬崖死角的萧天,知道情势已是危急。

    “啊——”萧天没有办法,眼见前方“冷兵盾阵”逼近,大喝一声,左手奋力一式“断岳天龙”,青纹苍龙拔地而起,翻搅尘浪,正冲对面蒙元众士而去。

    “啊——啊——啊……”苍龙掌威力惊人,即使是单手相向,狂龙之魄依旧杀得蒙元阵中叫苦连连,紧急一招“龙掌”,便是冲得“盾锋之阵”瓦解溃散。

    “铛铛铛……”然而,散阵背后,又响起了胆寒畏惧的铁索声响,黑夜下如同数条漆黑的蟒蛇,正朝萧天迅然扑袭而来。

    萧天这会儿趁着空当,准备用手解开右臂的锁链,谁知铁索纠缠很紧,几个士兵同时拽拉铁索,坐镇侧旁一方树梢之上,死死勒住萧天的臂膀,萧天整条右臂几乎动弹不得。

    然而没完,左手这边还没解开,夜空下又是铁索铺天盖地袭来。萧天想要用苍龙掌正面迎接,可手掌刚一上扬,就正中铁索束缚的下怀。

    “嘿——”另一侧的蒙元士兵同时用力拉拽,萧天的左手臂一瞬间被铁索缠住,丝毫发不上力——和右手如出一辙,萧天两手被铁索束缚,紧紧向相反两侧拽拉,萧天整个人甚至直接被铁索吊在了半空。

    “啊——”萧天一边奋力嘶喊,一边用力挣脱铁索,可还不等萧天全然发力,阵前又有铁索数道,冷不防朝自己身前突袭而来。

    “铛铛……铛铛……”一声声铁索惊悚的击打,像是死神濒临的寒号,铁链一道接一道,将萧天腰间、两脚部位,纷纷死死缠绕——一时间,萧天已被四面八方的铁索,“五花大绑”锁在了半空,暂时动弹不得……

    “额……额……”萧天脖子还在用力,似要拼劲身体的全力,奋力挣脱铁索。可铁索数链条条粗壮,足有千斤之重,如今全部捆在自己身上,这压力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挣脱;而且萧天似乎也来不及蛮力挣脱,因为王大生已经带着狰狞的笑容,越过中道蒙元士兵倒下的尸体,朝自己步步逼近……

    萧天挣脱了一会儿,随即又全身放松下来,任凭铁索将自己死死缠住——不过萧天并不是放弃了,他稍稍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伺机蓄力……

    王大生走到被铁索绑在半空的萧天身前,看着插在地上的铭蒙铁剑,冷笑道:“我说什么来着,今晚会重现两年前的一幕;两年前在神峰崖,你也是被我的盾阵逼迫,最后以铁索缠身败阵,就连你兵器掉下的位置,都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如何,两年前的旧景重现,是不是想起来了?”说完,王大生用脚踢了踢萧天插在地上的铭蒙铁剑——和两年前一样,两年前被铁索困住的时候,插在地上的,还是那把郜英送给萧天的梅花剑。

    萧天听完,却是不以为然,缓缓睁开眼凝视着王大生,从容笑应道:“是啊,得感谢你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往事……不过你似乎忘了,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就连我手中的剑,也早已不是两年前的剑,而且两年前的对手,如今也不一样了……”

    “两年前的对手……”王大生没听懂萧天的意思,眼神不禁一凝。

    “哼……”萧天轻轻一笑,继续说道,“两年前,我武功平庸,你设计抓住我,用我引诱佳儿上钩,落入你的陷阱,最后我们失败了,还差点生死相隔……”

    “那和两年后的今天有什么区别?”王大生继续冷冷问道。

    萧天露出自信的目光,从容淡定道,“两年前因为我和佳儿在神峰崖上互相担心,所以我失神中了你的陷阱,佳儿被逼迫跳下神峰崖……不过今晚不一样,今晚佳儿不在,只有我一个人,我没必要担心什么,可以一心一意地和你较量做个了断,没有其他因素干扰——”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大生看着萧天被铁索绑在半空,依旧如此闲情淡定,不像是装出来的,丝毫不敢放下戒心。

    萧天继续笑道:“你自己亲口说的,今晚要和我做个了结,就算像两年前一样用计把我困于此处,我也可以毫无顾忌和你较量到底,看最后谁能打败对手活下来!”

    “哼,被铁索之阵束缚,居然还在嘴硬……”王大生看着萧天“五花大绑”的模样,不禁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如今的你还有什么办法?”

    萧天却是闭眼一笑,沉顿稍许后,缓缓睁开眼睛说道:“的确,如果是两年前的我,现在情形下你想杀我,我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可如今的我,如你所说,是赫赫有名的苍龙大侠,武功大长从前,用两年前的旧手段对付我,你觉得管用吗?”一边说着,萧天被紧缚的两手手腕一个转力,双手死死抓住了铁链两侧。

    “哼,有那个本事,就做出来看看,不用在这耍嘴皮子……”王大生冷冷说道,“不过如今这地步,想要挣脱铁索,恐怕来不及吧……”

    “来得及——”萧天即刻坚定一句,随即两臂自身体正中凝然聚力。不多时,萧天体内似乎一股精强的气力由内而外扩散,气力愈加强烈,龙吟忽隐忽现,身体四周忽现一股盘龙之气,吸附起周遭的尘土。

    “什么?”王大生看着萧天愈加强烈的气魄,怔在原地有些发怵。

    “啊——”萧天长吼一声,全身的巨龙之力在一瞬间爆发开来,两臂捆锁的铁链,一时间被龙魄之气撼动不定,控制铁索的蒙元士兵,也纷纷在两侧的树梢摇摆不定,似乎把持不住萧天的内力。

    “呀啊!——”萧天又是一阵狂吼,额头之上有如风云闪电般,其震撼之力威慑天地,两手死死抓住锁链,四肢千斤铁索也是止不住地摇摆颤动——萧天像是动用了体内所有的劲力,以其强魄之威,将束缚的铁索阵裂断碎,龙威盘旋闪电四起,看起来像是紧捆的铁索,却是被萧天的强劲内力深深掌控。

    “啊——啊……”果然,拽拉铁索的蒙元士兵,逐渐承受不住由铁索传来的震慑之力,纷纷平衡不支倒下,更严重者,甚至被铁索传接的巨龙之力震伤。

    “啊!!!——”萧天最后怒破一阵,“断锁狂龙”倾巢而出,无数闪电巨龙自铁索之上环绕,威震八方。苍龙诀式内发爆破,萧天动用了全身气力,以其巨龙之魄,震断了束缚全身的铁索,并将拽拉的士兵全部隔力击飞而去。

    “啊——啊——啊……”蒙元士兵惨叫连连,守不住苍龙气魄的威慑,纷纷负伤倒地。

    “居然爆发出这么强的内力……”王大生看在眼里,一边用内力强行抗衡,一边惊呼不定道。

    “呀啊——”萧天“巨龙铁索”一道震力,不但震飞了周遭的蒙元士兵,接连的铁索还震断了远侧一旁支撑的大树。大树遭受“巨龙”摧毁,纷纷断裂,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啊……”蒙元士兵躲闪不及,不是被巨龙之魄击伤,就是被倒下的倒数砸伤……

    “可恶,你这个家伙……”王大生看着萧天完全挣脱了铁索,并将自己的部队搅成一趟浑水,内心愤恨道。

    萧天将缠在身上的锁链一一挣断,正眼凝视着王大生。这一式“断锁狂龙”,算是消耗了萧天几乎全部的内力,不过好在威慑打乱了蒙元部队的阵型和军心,自己现在可以全心全力和王大生一对一做个了断。

    王大生当然不会就此放过,看着萧天内力消耗不少,自己起身一式“魂灭惊涛”,使出十成的力道,狂风骤雨般,便朝萧天冲击而去。

    萧天这边毫不示弱,冲前奋力一掌“狂龙破”,龙搅天地,碎石狂澜而上。

    二人全力一掌对拼,悬崖四周顿时狂风大骤、百木倾颓,黯灭之魂与巨龙之魄相错相杀,一时间天地风云骤变、乾坤扭倒。

    但这一招似乎依旧不分胜负,王大生动用了全力,却是硬招比不过萧天;而萧天则是刚才挣脱铁索耗尽了内力,如今一掌“狂龙破”与王大生势均力敌,已是到了极限……

    这一掌内力剧烈交错,二人心知各自气数将近,必将被震退数远。王大生倒是无所谓,萧天要是这么一放,自己肯定会被震下悬崖。

    不过这个悬崖远远不比两年前的神峰崖,就算被震下,也能顺着山坡滚落,性命并无大碍。王大生也很清楚,知道这掌即过,萧天飞下悬崖,二人又将分离未有胜负。但王大生也是被今晚萧天的举措所震撼,双掌分离前,冲萧天冷冷一笑道:“哼,看样子今晚我们依旧没有分出胜负……等着吧,下次一定会和你做个了结,而且是在战场上……”

    萧天也毫不示弱回笑道:“哼,我也是一样!”

    “轰——”紧随其后便是一阵惊天巨响,“龙魂之斗”破裂分开,萧天与王大生用尽气数,纷纷被震开数远。王大生被震飞击伤,滚落至死伤部队的凌乱场地,而萧天则是飞下悬崖前,看准拔出了地上的铭蒙铁剑,随后被气魄之力震下了悬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