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八章 虎口博弈 下
    赵子川凝神应对,似乎心中有数……突然,剑气掠过额头一瞬,赵子川一个低身划步,上方躲过剑气的同时,整个人滑铲至兀良托多下身底盘,举足抬脚就是一点,正中兀良托多手腕及身前……

    “这招脚法是……‘冲足二段式’——”李玉如在一旁见了,心中一阵惊呼……

    赵子川身形灵动,脚尖正中兀良托多手中关节。兀良托多顿感手腕一阵刺痛,所持神剑无以发力,不得不暂时收招。

    但赵子川并未给兀良托多机会,下底翻身又是一脚正前,正朝兀良托多的腹部踹去。兀良托多躲闪不及,也想不到赵子川竟会使出轻盈难测的拳脚套路,腹下正中一脚,兀良托多痛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划退数远。

    赵子川使完脚法,重新立足正前,看着兀良托多像是岔气的狼狈模样,赵子川不禁“嘲讽”道:“哼,就你这点本事,根本不需要我拔剑……”

    “哼,少在那里得意……”兀良托多不甘被自己的“宿命对手”如此羞辱,强忍腹下的痛楚,重新提剑道,“刚才是我太大意了,这回我要让你死在魏武青虹剑下!”

    说完,兀良托多神剑一挥,一道斩裂天地的青红剑光纵劈而去,驻军中道顿时发出撕裂的声响,似乎下一刻不躲开,赵子川会被直接当场分尸。

    “喂,小心魏武青红的剑气——”熟悉神剑的傲晶师太所见,不禁朝赵子川大声喊道。

    赵子川只是微微一笑,面对汹涌剑气毫不畏惧,似乎在他看来,兀良托多的剑法根本不足为题……

    “哼……”一阵轻笑,赵子川脚尖一转,整个人随身旋转侧身而避,不出一招一式,轻而易举躲过了这道看似惊天的剑气。

    剑气再次斩空,兀良托多已经心急火燎。赵子川凝神定视,看准兀良托多收招间隙的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影般闪现至兀良托多身前。

    如同风一般,兀良托多惊呆了,他没想到赵子川的身法竟是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自己反应。

    “什么,怎么会……”已经飞至身前,只要赵子川拔出利刃,取下自己性命只是一瞬。

    “这样就结束了,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快啊……”赵子川冷笑一句,身前凑至兀良托多耳边道,“在襄阳的时候,你就应该死的,现在让你多活几日,就是能为了亲手杀你,替我大哥报仇——”赵子川说得振振有词,看来这回,他是要直接取了兀良托多的性命。

    兀良托多显然躲不过了……突然,两侧寒光利刃明晃晃闪过,就在赵子川准备利刃出鞘的一瞬,左右蒙元士兵精卒蜂拥而至,以长矛兵器正好挡在兀良托多身前。依旧是如此近的距离,但赵子川最先触及的,显然是蒙元部队的兵刃。

    没有办法,受到左右士兵的干扰,赵子川这一招若是拔剑,势必风险极大……“啊——”兀良托多惨叫一声——只见赵子川改以边腿而过,一式重脚踢正中下怀,兀良托多在众兵掩护下,最终掩着身子向后倒退二十步,但手中的魏武青红神剑却是始终没有落下。

    兀良托多是被打退了,但左右齐上的蒙元士兵数十人,一下子挡住了赵子川的前路——看样子想要和兀良托多继续一做了断,不先解决掉这些杂鱼不行……

    赵子川没有办法,腰间抽出利刃,正面而上蒙元士兵护卫——“蹭噌噌——”只听得疾迅闪电般的的利刃呼啸,几乎只在一瞬,利刃穿行而过,正中每一个蒙元士兵的身前要害;众士还没来得及持枪还手,便是眼前一黑,惨叫连绵后,纷纷倒在了血泊中……

    解决掉了杂鱼,眼前的敌人只剩下兀良托多。赵子川将利刃藏于背后,自己则是快步冲向前去,阵阵威慑道:“哼,这回没有人可以救你了,去死吧!——”

    兀良托多瞪大了双眼,想要持剑反抗,却无形之中感到赵子川突袭而来的阵阵压迫,让自己毫无反击之力。本想要和赵子川堂堂正正一做了断,却没想到手持神剑与赵子川对决,依旧是被打得无以还击……

    “难道我就这么完了……”兀良托多觉得自己躲不过这一回合,看着气势汹汹的赵子川,兀良托多似乎已经绝望了……

    “呼——”然而就是一瞬,兀良托多背后,突然一阵强劲的阴风袭过,一道犹如地狱怨魂的黑色掌晕铺天盖地而来,正朝赵子川迎面而去。

    赵子川察觉到了不对,半空中即刻燕返回身,双手持兵,卯足全力挡住这一式硬掌……

    “砰——”两招相碰,内力乱冲,中道路口瞬间炸开了花——关键时刻救下兀良托多的人出现了,正是施展“魂灭掌”的汴梁首将王大生;而赵子川勉强挡住这一式后,也退回了原地……

    “王大将军?”兀良托多知道王大生一直在身旁观察和巡视,却没想到这回却是救下了自己,想着王大生出现的无比及时,暂时忘记了身上的伤痛,面对王大生的背影问道,“王大将军动作可真快啊,本将军还没真正出手,你就出现了……”

    “等你真正出手,恐怕早已是对方的剑下亡魂了……”王大生冷冷一笑道,“我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我闻到了让我兴奋的味道——那个两年前熟悉的,让我展露杀性的味道……”

    赵子川凝视着王大生本人,眼神不禁一怔,似乎一瞬间一股冲击直入脑海……

    “什么味道?”兀良托多已是没明白王大生的话,不由继续问道。

    王大生冷笑一番,继续道:“兀良将军身经百战,却没想到也会有疏忽大意的时候……仔细看看就知道了,前去接应傲晶师太的那两个士兵,他们是搀扶着傲晶师太走的……试想想,傲晶师太身为武林掌门,与军中人士尚无亲隙,为何他们两个会去主动搀扶……”

    听王大生这么一提,兀良托多也察觉到了不对,即刻转头望去——王大生说得没错,前去接应的赵子川的部下,似乎对傲晶师太很照顾的样子,不但知道傲晶师太身受重伤,还搀扶着往前行进。

    “你们两个……不对——”兀良托多似乎是认出来了,那两个士兵的脸。

    没错,搀扶傲晶师太,对其尊敬的二人还能有谁?是花菱和青雪,看样子刚才她们是打扮成士兵的模样,想要趁机救下师尊。

    “糟了,被发现了……”花菱一边和青雪搀扶着傲晶师太,心中一边暗惊道。

    “赵子川,你果然事先算计好了,想要趁着我和你硬拼之时,让峨眉派的人偷偷救走人质是吗……”兀良托多似乎是看出了赵子川的“计谋”,不禁咬牙切齿道。

    “很遗憾,今晚到来的人,也不是赵家后人……”王大生看着对面的“赵子川”,脸色继而变为狰狞,似乎一股按耐不住的血腥之气涌上心头。

    “你说什么?”兀良托多听到这句,整个人都震惊了。

    “好好看看那家伙的脸——”王大生继续直视着“赵子川”,冷冷说道。

    “赵子川”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易容术,刚才王大生阴掌突袭一道,其力划破了脸皮面具少许。

    “切……”扮装者索性撕下了面具,露出本来的面容——善使易容术,活用“二段式拳脚”的人,除了苏佳还会有谁?苏佳不屑一句,将背后的鬼刀亮了出来,黑夜之下折射出令人畏惧的寒芒。

    这下一切都清楚了,为了成功救出李玉如和傲晶师太,苏佳等人的计谋,就是利用易容术假扮成赵子川的模样暂时赴会。之前对付燕只吉台的时候,还有剩余的赵子川的********,这回正好用上了……

    “易容术……”兀良托多看着对面露出真容的苏佳,不禁咬牙道,“还是个女人,身手倒不简单……”

    “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再一次见到苏佳,王大生眼神中已经满是充血,一股杀意膨胀的凶情纷涌而出,四周所立之人皆胆寒不敢出言,就连背后倒地的兀良托多也是如此。

    “王大生……”苏佳心中暗暗道,再一次见到了“老仇人”,苏佳心知,面对曾经数次将自己逼入绝境的旧敌,自己万万不可有任何分心。

    “知道我为什么认出你是冒牌货吗?”王大生缓缓抽出腰间的寒刀,用令人窒息的冰冷话语道,“因为我闻到了苏姑娘你的味道,那个在汴梁城、在陵关城、在神峰崖上让我兴奋见血的味道……太神奇了,从神峰崖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居然没有死,还四肢健全的活着……”重逢相见,王大生果然提起了神峰崖之事。

    “哼,好像让你失望了……”苏佳这边也毫不示弱,冷笑着朝王大生回应道。

    “不,我怎么会失望呢?”王大生此时如同一个嗜血如命的魔鬼,看着苏佳这个“熟悉兴奋”的身影,王大生有如毒蛇露出毒牙道,“神峰崖上以为你死了,我就觉得此生再也没了对手……可是你居然没死,老天真是开眼了,可以让我再杀你一次——这一次,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你就是想再跳崖,这次恐怕也没机会了……”

    苏佳听完,手中鬼刀一转,任凭王大生如何挑衅,苏佳丝毫未有畏惧,依旧不客气回应道:“哼,想杀了我?这里既不是神峰崖的绝路,你也没有铜炮压阵,你觉得你会是我对手吗?想杀我,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既然你没死的话,那个小子应该也活着对吧……”王大生再次露出狰狞的面容,侧头一望李玉如和傲晶师太的方向。

    是的,王大生要找的人,正是萧天。而萧天也是卸除了易容伪装,以真面目与王大生正视而对。

    “王大生,没想到我们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重逢……”想起曾经的恩怨,萧天依旧怀恨在心,而今又接受了朱元璋的任务,似乎自己和王大生的重逢交手,是上天注定的宿命……

    “两年前,我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杀了你,可是我并没有,正是因为你两年前在汴梁说的那句话……”王大生对当年的事情,依旧铭记在心,随即继续冷道,“现在两年过去了,你也该兑现诺言,和我一较高下了。要是没点能耐,杀了你我可是一点价值和乐趣都没有……”

    王大生的话语,还是一如既往地直逼人心。但萧天似乎并未因此感到害怕和恐惧,相反,比起两年前第一次在汴梁与王大生碰面,如今的萧天要自信强大了不少……只见萧天理直气壮,冷笑反驳者王大生道,“哼,到底是谁杀谁,现在还很难说——”

    “口气不小嘛……”王大生听了萧天尤为坚定的话语,确定这两年萧天变强了不少,王大生愣是从未有过的兴奋,继续说道,“好,你,还有苏姑娘,我会让你们纷纷死在我的手上……”

    说完,王大生气魄一动,周身尘土被震飞数丈开外,强大逼人的内力震慑而出,恍若强威魄力四散,八荒草木皆枯……

    虽然萧苏二人如今武功登峰造极,但王大生所出之言向来不是吹牛,说到做到;两年前能把萧天和苏佳逼上绝路,两年之后依旧如此不会假……

    萧天倒是想和王大生一较高下做个了断,可今晚的主要任务是要救下李玉如和傲晶师太,如今敌军阵中被重重围困,如果不尽早突围离开,恐怕自己等人一个也走不了……

    苏佳明显感觉到,正前方的王大生,内力震如山石之力,比起两年前,他的武功又有“进步”,如果贸然轻敌,自己必吃大亏。但心中想着李玉如等人的安危,趁着王大生未有发力而出,苏佳冲着萧天等人的方向喊道:“阿天,快带嫂子和傲晶前辈先走——”

    “不行,佳儿,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犯险!”萧天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想起两年前苏佳遭受王大生“蒙难之举”,萧天仍旧心有余悸;如今旧仇在前,就算要报,萧天也已打定主意,和苏佳一起与王大生做个了断。

    然而,王大生似乎没那么“拖欠”……“哼,今晚你们谁都别想走!——”王大生夜中怒吼一句,起身腾跃而上,手掌聚力而出,似乎想要先发制人,给予苏佳威慑。

    苏佳沉着应对,眼见王大生暗掌袭来,苏佳手中鬼刀一闪——“降雷刀”聚足全力,雷鸣气魄欲压不出,似要和王大生争个高下。

    不过王大生的阴掌,似乎并不是朝着苏佳而去……

    “轰——”一声巨响,苏佳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王大生一招“落尘掌”,荡平黄沙的气魄,双掌断天之力,俯直冲下便朝地面而去……

    驻军中道。一刻间顿时被王大生掌力所及飞扬黄土,不但遮蔽了苏佳与王大生的彼此视线,同时也看不见萧天等人掩护峨眉子弟的身影……

    “阿天——”苏佳看不见敌我身影,不禁紧张冲萧天所在的方向喊道。

    “佳儿——”萧天也只是听到了声音,大声呼叫道,却是看不见彼此的容貌。

    “不行,要冷静——”苏佳看着前方尘土的一片模糊,心中镇定道,“王大生武功高强至极,屡次将我逼上陷阱,如今又故意干扰我等视线……千万不能轻敌,如果这时候我和阿天有一个人倒下,那就完了……”

    苏佳知道王大生曾经与萧天的恩怨,自己确保能够挡下其招的同时,也要确保保护李玉如和傲晶师太的萧天等人的安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