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虎口博弈 上
    汴梁城外驻军,重新被扣押的李玉如和傲晶师太,被关押在重兵层层把守的铁牢之中。伴着夜色正深,寒宵铁柝下,空气变得尤为湿冷,铁牢四周犹如寒气逼人的阴间地府,如同鬼族一般巡逻的蒙元士兵,腰间寒刀明晃闪烁,让人不禁胆颤发抖……

    曾经的仇人,如今同入落难,还被关押在同一件牢房中,不禁悲叹命运的可笑。不过此时的二人似乎并不因曾经的恩怨心情难复,反倒是大难将至,心中多了一份时而久之的淡然……

    李玉如闭目凝神坐在一旁,被当做重点人质的她,并未有任何的慌张。相反,花菱和青雪救走了孩子,李玉如更是放心了一阵,在兀良托多不会轻易杀了自己的前提下,只要孩子平安无事,李玉如就已心满意足。

    而傲晶师太则是时不时望着李玉如淡定的神情,看着几乎临死之际,仍然毫不畏惧的她,傲晶师太不禁轻笑道:“哼,‘扬州女侠’果然胆识非凡,无论置身何地,处于何种险境,始终都是无所畏惧……”

    “不——”李玉如即刻回应道,“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怕,相反,如今的我,非常害怕死亡……”

    “噢?”傲晶师太听了,倒是不解问道,“那你为什么还露出一副淡定凛然的神情,还在兀良托多面前桀骜不驯?”

    李玉如缓缓睁开眼,从容应声道:“我害怕死亡,不是因为自己对死亡的恐惧,我害怕的,是我死之后安安没人照顾,没有我这个母亲继续呵护他……”

    原来,李玉如害怕的,是自己儿子的丧母之痛,傲晶师太在一旁听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深刻的往事,口气一转,不禁回忆道:“原来如此,为了孩子甘愿奉献一切,这就是母亲的伟大……想想当年你母亲花翠云被本尊处死之时,也说过类似的话……原来不理解花翠云的视死如归,现在看到李姑娘你这个样子,我多少也能理解了……”

    “哼,不沾世间红尘的你们峨眉子弟,又怎能体会这种感受?”李玉如反倒是略带嘲笑的口气回道,“陈腐的帮规只会误人子弟,你们峨眉派也好,苏妹妹的追风派也好,皆是如此……”

    “是啊,现在想想,我也觉得是该新一辈的年轻人,来改变曾经的墨守成规了……”傲晶师太闭了闭眼,不禁感叹说道。

    这句话不像是平日里傲晶师太的口气,李玉如也是注意到了,不禁反问道:“噢?没想到,能从傲晶前辈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还真是罕见啊——”

    “可不是嘛……”傲晶师太继续道,“唐家后人打败我也好,花菱和青雪的成长也好,时代迟早会交给他们年轻一辈的手中。我们老一辈如果还墨守成规把持着老旧的那一套,那便是永远都不会进步……”

    “花菱姑娘和青雪姑娘……”李玉如想到之前姐妹俩的事情,不禁微微一笑,“前辈您别怪我多嘴,恕晚辈直言,您辛辛苦苦培育了她们十几年,却是并不完全了解她们真实的一面……”

    “是啊,我确实不了解……”傲晶师太倒也没有反对,反倒是“自嘲”笑道,“剑道大会之后,她们二人总是彼此勾心斗角,我一直以为她们两个水火不容;谁想刚才险情中为了救我,她们二人却是彼此互助,就像真的情同姐妹一般……”

    “因为她们两个本就是很好的姐妹,从未改变过——”李玉如微微一笑道,“只是因为曾经的情殇,彼此产生了隔阂罢了。可是遇到了我,还有安安,花菱姑娘总算是解开了自己心中的那道结……”

    “你是说四年前的那个大家公子?”傲晶师太似乎很清楚李玉如所说何事,即刻接话道,“看样子,花菱她果然没有完全斩断情丝啊,最后竟是被李姑娘你说动了……”

    “不是被我说动了,是被青雪姑娘说动的——”李玉如坚定回应道,“这已经说明,其实她们两个彼此都很关心对方,并不是真的勾心斗角。在峨眉派,没有人能更比得过她们二人的姐妹感情之深……”

    “虽然不是完全了解,不过本尊的举动,也恰恰说明是正确的选择……”傲晶师太不禁笑道,“把峨眉派的掌门之位,交给她们二人,这做法确实不错,她们两个彼此,无论少了谁都不行……”

    “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吧……”李玉如倒是没有放弃希望的神情,振振有词道,“我相信子川来到这里,一定会想方设法救我和前辈你出去——”

    “他还要不计前嫌,救下本尊是吗……”傲晶师太听了,不禁自笑道,“没想到身临险境,你们居然还想着要救我这个仇人,这是太讽刺了……”

    “仇不仇人的现在说了不算……”李玉如继续道,“如今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兀良托多,面对真正的敌人,我们更应该团结一心才行——”

    “不愧是‘扬州女侠’,像一个侠者该有的样子……”傲晶师太背靠在墙上,闭眼说道。

    “前辈,等平安出去之后,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李玉如神情转而一变,向傲晶师太恳求我。

    “噢?你居然也会想要求本尊,还真是少见啊……”傲晶师太听了,嘴角一笑道,“反正无论生死,本尊已经看淡命运,有什么请求直说无妨,就当是赎我们峨眉派侵扰之行的罪过吧……”

    李玉如定了定神,一本正经道:“傲晶前辈,等我们出去离开了这里,无论你是否还想要杀我,我想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前辈能答应,我这个条件吗?”

    没想到,李玉如最后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傲晶师太听了,从李玉如身上看到了她母亲花翠云的影子,随即轻笑道:“哼,果然是流着同样的血,你和你当年的母亲太像了,她也是为了你,不惜牺牲自己,临死前还在向我祈求不要伤害你……”

    “前辈能答应我吗?”李玉如继续“不依不挠”问道,虽然没有正视傲晶师太,但眼神却是极为恳求。

    “二十年前,我没有答应你母亲,从你出生到现在,始终对你不放过……”傲晶师太闭眼说道,“不过二十年后的今天,也算是参悟了太多年轻时没能想明白的事情……就当是还当年对你母亲的绝情吧,李姑娘,我答应你——如果能离开这里,我发誓峨眉派不但不会刁难你的孩子,还会百般照顾你的孩子……”

    “谢谢你,谢谢前辈……”李玉如说着,忽而眼角中流下了深藏依旧的热泪。

    傲晶师太看在眼里,心中暗暗道:“真没想到,同样为了孩子,李姑娘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愿放下曾经的倔强,甘愿奉献一切,这就是母爱吗……”

    李玉如没再说话,两手抓着铁牢的栏杆,用企盼的眼神望着驻军中道的方向,期盼那个前来救她的身影……

    结果并没有让李玉如失望,他真的来了……

    “将军,赵子川来了——”中道正口,兀良托多正吩咐士兵在驻军之地严加巡逻,一名侍卫突然上前报道。

    兀良托多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顿时一变,不一会儿,嘴角处露出狰狞的笑容。

    “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兀良托多狡黠转而变为狂笑,手持未有出鞘的魏武青红,大声狂狼道,“来了,终于来了,日夜以盼的赵家后人终于来了——今晚我一定要杀了他,砍下他的人头,夺得双剑神兵,靠我手中这把‘天下第一神剑’!”

    兀良托多的笑声很大,铁牢这边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李玉如这边最是期盼赵子川的到来,兀良托多越是这么说,李玉如的目光越是紧张中带着渴望。

    “什么,这么快?”傲晶师太在后面听了,不禁疑惑道,“花菱和青雪的动作也真是迅速,这么快就通知到了赵家后人……”

    “他真的来了,子川……”李玉如不停念叨着,看着中道黑暗处,那个渐渐浮现的身影……

    没有错,从中道慢慢走来的人,身披铠甲,披风上阵,面容刚劲,神将之威——确实是赵子川不错!而在赵子川身后,也有随从数人跟随前来,看样子是赵子川的亲信部下……

    赵子川来了,兀良托多已经忍耐不住心中的杀意,一个跃步从中道台阶跳下,与赵子川正视相向行来,兀良托多露出狰狞的面孔,直视赵子川道:“哼哼,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

    “可不是嘛……”赵子川这边也不甘示弱,用满是恨意的眼光望着兀良托多,咬牙愤恨道,“你杀了我大哥,还挟持我的妻子,我怎能不杀你这个混蛋?”

    “好啊,恨我恨之入骨,这样杀你才会有价值……”兀良托多这边依旧冷血道,“今日我不但要亲手杀了你,还有夺得你的乾坤二剑,以完成祖先所疑之愿!”

    “那我也是一样,连并百年前的恩怨,今晚和你做个了结!”赵子川双手握拳,义正言辞道,“一百年前,你的祖先蒙元大将阿术,率兵攻破了宋城襄阳;一百年后,你却是在襄阳失守,狼狈而逃,还真是命运轮回啊……命运决定了你兀良家族气数已尽,今晚你不可能赢我!”

    “你说什么?”兀良托多听见赵子川的“挑衅之言”,眼中已是充满血意,忽而剑气闪动,魏武青虹震动而出,青红剑光威慑八方,似能斩断一切——兀良托多神剑出鞘,直指赵子川道,“哼,今晚‘天下第一神剑’在手,想要杀我?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子川,当心啊——”李玉如在身后的牢笼所见兀良托多拔剑,心知赵子川之前对付花菱等人已是费力,这会儿又要对付拥有神兵的兀良托多,自是凶险不少,于是大声提醒道。

    赵子川听见了李玉如的呼喊,转而一望,似乎心中计划着什么……

    而正是这一对视,李玉如似乎是从赵子川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心中不禁一震:“等等,有点不对,这个眼神……”

    赵子川重新将目光放回兀良托多身上,随即义正言辞道:“今晚我一定会和你做个了结,不过在这之前,你是不是该先放了我妻子和傲晶前辈?”

    “噢?妻子被我关押,刚才看你漠不关心的表情,还以为你不在乎呢……”兀良托多直视着赵子川,手中的神剑未有放下,随即一个响指道,“行,把她们两个放出来——”

    蒙元士兵接到命令,遂打开了铁牢的大锁,放了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二人出来。奇异的是,本以为期盼见到丈夫到来的李玉如会满心激动,却怎想李玉如的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似乎对于丈夫的到来援救并不过于兴奋,只是用深沉的目光望着中道相对的恩怨二人……

    “你们几个,去接夫人和傲晶前辈——”赵子川命身后的随从侍卫道。

    侍卫并没有开口得令,而是直接绕道跑向了地牢门口处,待到李玉如和傲晶师太缓缓走出,侍卫等人急忙上前搀扶。

    其中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傲晶师太,另一人则是在背后为李玉如护驾,跟着旁边的两个随从。

    傲晶师太本是一脸平静的表情,然而被左右两名侍卫搀扶,傲晶师太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眼神不禁一变……

    “好了,赵将军吩咐的事情本将军已经做了,现在可以做个了结了吧……”兀良托多抖了抖剑,威力惊悚的剑光随之一散,随即说道,“快,拔出你的‘乾坤二剑’,本将军可不会乘人之危,既然是要做百年恩怨的了结,我兀良托多一定要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谁知,面对兀良托多的挑衅,赵子川却是冷冷一笑:“哼,拿别人的神兵利器和我对决,算什么堂堂正正?”

    “你说什么?”兀良托多凝神问道。

    “算了,无所谓了……”赵子川依旧是轻笑一声,似乎并不把兀良托多放在眼里,随即说出一句震惊的话,“虽然说是百年世家恩怨,但对付你这种小人之徒,根本无需动用‘乾坤二剑’,你也不配死在我们赵家剑下……”

    “居然如此狂妄……”兀良托多见赵子川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咬牙切齿道,“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会让你死得难看……既然你不在乎,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送你和你大哥一起共赴黄泉!”

    “哼,少废话,你不出手,那我就先来了——”赵子川这边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但不拔剑相向,还徒手主动朝兀良托多的方向奔跑而去,似要先发制人。

    “你疯了吗?不拔剑就朝我的魏武青虹冲来——”兀良托多见赵子川率先“发难”,却是两手空空,惊异的同时不禁一阵紧张。

    “危险——”李玉如在后面见着赵子川孤胆深入,不禁大喊道。

    赵子川却像是视死如归一般,眼神如同猎鹰,似要一举将眼前兀良托多这只猎物抓碎。

    “既然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兀良托多什么也不顾了,反正赵子川迟早要杀,索性魏武青虹一阵挥舞,一道青红剑光斩灭八方而去。

    赵子川凝神应对,似乎心中有数……突然,剑气掠过额头一瞬,赵子川一个低身划步,上方躲过剑气的同时,整个人滑铲至兀良托多下身底盘,举足抬脚就是一点,正中兀良托多手腕及身前……

    “这招脚法是……‘冲足二段式’——”李玉如在一旁见了,心中一阵惊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