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救人心切
    青雪翻身回到花菱身边,冲着前方的蒙元士兵,二人纷纷怒目而视……

    李玉如在最后时刻,将儿子交给了青雪,自己和傲晶师太则是被围困在蒙元士兵的包围中,无以逃脱。兀良托多出尔反尔,不但没有按约交换人质,还想要将所有人全部扣留于此。一想到这儿,李玉如心中不由一股怒火……

    但说起怒火,自然是青雪这边先发话了:“兀良托多,你这家伙,居然出尔反尔——”说着,青雪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举剑指着中道对面的兀良托多本人。

    命令手下部队挟持住李玉如和傲晶师太,兀良托多从人群中走出,冷笑而望花菱和青雪,表情狰狞道:“什么叫出尔反尔?我的原话是,如果你们不带赵子川的妻子儿子过来,我就会要了你们师尊的命,可从来没说要放了你们师尊……”

    “兀良托多,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花菱这边直接开骂道,面对如此狡诈的小人,自己恨不得立刻将其碎尸万段。

    然而,花菱和青雪在这儿怒视,李玉如却是在蒙元士兵的挟持下,大声冲二人喊道:“喂,还待在这儿干嘛?快带安安走啊!——”

    “呜啊——呜啊——”失去母亲和受到惊吓的双重恐惧,安安再一次哭啼不止。怀中抱着孩子的青雪见了,才知道李玉如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和花菱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然而,注意到了婴儿的啼哭,兀良托多冷血一望,看着青雪怀中的孩子,拔出苗刀相向道:“把孩子交过来,否则本将军可不保你们师尊的性命——”

    同一时间,束手无策的傲晶师太,脖子上被士兵架起了刀。

    “你这家伙出尔反尔,我们凭什么再相信你?”花菱毫不示弱反驳道。

    “你觉得你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兀良托多倒是不吃这套,继续言语相逼道,“别以为我真不敢动手,杀赵子川亲哥哥时,我都没有犹豫过……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再不交出孩子,你们就准备给你们师尊收尸吧——”

    李玉如看在眼里,听见兀良托多又一次谈及赵子衿被残害之事,不由心中怒火中烧。

    “花菱,青雪,不要管我,快带着孩子走!”傲晶师太这边,倒是视死如归道,“现在开始,我任你们俩同为峨眉派的新任掌门,带着同门弟子,离开汴梁!”

    “可我们不能丢下师尊你不管——”花菱像是执意不走的样子,回了傲晶师太一句后,又冲身旁的青雪道,“师妹,你带着孩子走,峨眉派掌门之位交予你,你带着姐妹们离开这里,我留在这救师尊!”

    “不可以,我不能丢下师姐你一个人不管!”青雪自然是说什么也不能让花菱一个人只身留在此地犯险。

    “呜啊——”孩子又发出一阵撕心的哭啼,作为母亲的李玉如在对面听到,焦急中带着心痛。

    “再说最后一遍——”兀良托多这边,还在继续相逼道,“再不交出孩子,你们的师尊就身首异处了!”

    情况到了最危急的地步,花菱和青雪二人陷入了两难境地——既不能受兀良托多的威胁交出孩子,又不能眼看傲晶师太殒命不管。

    “快走啊,师尊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傲晶师太还在大声呼喊,已经视死如归的她,不指望花菱和青雪能救下自己,她只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安全离开这里,带着李玉如的孩子一起。

    花菱和青雪这边也是又气又急,面对进退两难的境地,她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哈哈哈哈——”突然,出人意料地,李玉如被蒙元士兵挟持,却是发出了一阵嘲笑。

    兀良托多注意到了,把头转向李玉如一侧,不禁问道:“哼,死到临头你笑什么?”

    不只是兀良托多,傲晶师太和花菱青雪这边,也是用异样的目光望着李玉如。

    李玉如一脸不屑的神情,看都不看兀良托多一眼,“轻蔑”说道:“原本以为蒙元名将阿术的后代,会是怎样的一位天之骄子,却没想到,不过是个只会耍阴谋手段的胆小鬼……比起当年独领万军,浴血攻破襄阳的你的祖先阿术将军,你差远了……”

    “你说什么?”听到李玉如突然骂自己,兀良托多怒视问道。

    “不是吗?”李玉如继续道,“为了对付我夫君,不惜设伏杀害了子衿大哥,现在还想要挟持我和孩子,甚至连峨眉派的弟子都不放过……怎么,想要以此扰乱我夫君的心智,然后好下手杀他吗?哼,不敢堂堂正正较量,却在背后耍阴谋诡计,难怪会在襄阳吃了败仗……”

    “你的意思是,我不如赵子川?”被问到了敏感问题,兀良托多回头正视着李玉如,指着苗刀说道。

    “你觉得呢?耍尽了手段,却还没引我夫君出来,你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很无能吧……”李玉如继续嘲讽道,“你不是一直想夺取赵家的乾坤二剑,取我夫君的人头吗?如果是靠这种诡计手段取胜的,也说明不了你兀良托多的本事吧,反倒是证明了你是人之下者,能力比不过我夫君,才耍手段……”

    “住口!”兀良托多这边果然被李玉如彻底激怒,亲手用刀架在李玉如的脖子上,威胁道,“死到临头,你敢说我不如他?”

    李玉如面对死亡,展现出毫不屈服的气节,眼不乱心不慌,继续笑道:“如果靠这样威胁的方式取胜,兀良将军在祖先面前恐怕也抬不起头吧……想要杀我夫君,夺取乾坤二剑,有本事堂堂正正和我夫君一较高下,别拿峨眉派这些外人说事!”

    “那你想怎么样?”兀良托多似乎已经被李玉如的激将法套进去了,满眼杀气地问道。

    李玉如淡定自若说道:“留我一个人质在这儿就行了,放峨眉派的人走……反正作为赵子川妻子的我,对兀良将军你来说,也是重要的棋子,只要我被扣留在这,我夫君不会不来救我,兀良将军你也能如愿和我夫君生死一战……”

    兀良托多听到这里,人稍稍有些怔住了,而挟持傲晶师太准备动手的蒙元士兵,也暂时没了动静……

    花菱和青雪在对面见了,看出了这是李玉如故意激怒兀良托多,为救傲晶师太之计,一时惊异的同时,不禁敬佩起李玉如的牺牲奉献和临危不惧……

    兀良托多气愤一阵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稍许冷静了下来……

    李玉如镇静中,看着兀良托多的神情一变,心中也不免紧张,生怕让兀良托多看出了自己的用计……

    “哼哼……”兀良托多终于发话了,“行啊,说我不如赵子川是吗……”

    众人看着兀良托多冷热不定的表情,提心吊胆中等待着兀良托多的决定……

    “要我放了峨眉派的人,行……”兀良托多冷冷一笑,随即道,“不过只能放了对面两个姑娘,傲晶师太还得留在本将军这里……”

    答应放走花菱和青雪,说明自己的儿子安全了,同时又暂时保住了傲晶师太的性命。想到这里,李玉如算是放心了一半。

    兀良托多抬起头,转而望向花菱和青雪,提刀说道:“让我不杀你们师尊,可以,不过你们必须按本将军的命令行事——你们带着孩子回去,告诉赵子川,‘扬州女侠’在我手上,想要救她回去,就亲自前来与本将军一会!”

    “既是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挟持师尊?”虽然兀良托多答应暂时不杀傲晶师太,但花菱还是不忍问道。

    “当然是继续留在这儿当人质啊——”兀良托多冷笑回应道,“谁知道你们峨眉派会不会出尔反尔,一去不复返……”

    “你以为我们峨眉派的弟子,都像你一样不守承诺吗?”青雪也不禁愤恨一句道。

    “哼,随你们怎么说好了,反正这次,本将军说到做到,只要见到赵子川本人,就放你们师尊离开——”兀良托多继续道,“不过……可不能一点期限都没有,今晚只给你们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之内见不到赵子川本人,你们就准备同时给你们师尊和‘扬州女侠’收尸吧!”说完,兀良托多又示威般的望了一眼李玉如。

    李玉如倒是毫不畏惧,正视而望兀良托多……

    这次“谈判”总算是谈妥,可花菱和青雪似乎依旧内心不安,站在原地发愣,久久未有行动……

    “还不快走?要是等本将军反悔,你们可就晚了——可别说这次本将军不给你们峨眉派机会……”兀良托多继续相逼道。

    “呜啊……”青雪怀中,再次传来安安的哭泣。

    “快走啊,离开这里——”李玉如忍不住大叫一声,一面担心着自己的儿子,一面担心着花菱和青雪的安危。

    花菱和青雪相视一望点了点头,随即又望向对面被挟持的傲晶师太和李玉如,花菱不禁喊道:“师尊,李姑娘,你们放心,找到了赵将军,我们一定回来救你们!”

    眼神示意后,花菱和青雪带着孩子,施展轻功离开了这里……

    “谢谢你们,花菱姑娘,青雪姑娘……”看着孩子平安无事地离开,目送花菱青雪二人离开的背影,李玉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花菱和青雪离开后,兀良托多随即转身,指着被挟持的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下令道:“将此二人关押至军牢,两个时辰之内严加看守!”

    “是——”蒙元众士得令后,将手无寸铁的二人押了下去。

    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也没有反抗,如今二人也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花菱和青雪身上……

    兀良托多还没从激怒的情绪中缓和过来,想到刚才李玉如嘲讽自己不如赵子川的事,兀良托多想想就来气,心中打定一会儿见到赵子川,一定要堂堂正正亲手杀了他……

    “哼,没想到赫赫有名的兀良将军,扩廓帖木儿大人的最得力部下,也有被别人激怒的时候……”正踌躇间,兀良托多背后,突然响起阴冷的笑声。

    “是你……”兀良托多回头一望,只见背后一尊九尺身影忽而出现,来者竟是——王大生。

    “是我——”王大生用满含杀气的冰冷口气说道。

    “王大将军怎么在这儿,不是安排你处理汴梁方面的任务吗?”兀良托多冷冷问道。

    王大生冷笑着回应道:“哼,汴梁方面的事情已经办妥,无论是左君弼左大人,还是南宫慕容世家,一切尽在我的掌握……我只是听说兀良将军与峨眉派在这儿出了点事情,所以前来查看查看……”

    “哼,没想到王大将军的眼线挺多的,连本将军的计划都这么清楚……”兀良托多依旧是冷声回应道,“王大将军不请自来,到我这军营驻地,恐怕不只是看看本将军这么简单吧……”

    王大生露出狰狞的面孔,杀气逼人道:“是啊,刚才听闻兀良将军要引赵家后人赵子川出来,我有点不放心……救峨眉派的人一定会来,不过来者可能不是……或者说是不只是赵子川吧……”

    “你什么意思?”兀良托多一时没弄明白王大生的话,继续冷问道。

    王大生继续道:“峨眉派的事,我比兀良将军熟,两年前在汴梁这里,我就把她们的人际关系全弄清楚了……”

    “那王大将军刚才说,不止赵子川前来,该不会是……”兀良托多似乎是明白了王大生的意思以及今晚前来的意图,眼神一凝道,“王大将军今晚前来,是要见真正想见的人……萧天和苏佳……”

    王大生默而不语,露出诡异的笑容……

    此时此刻,先锋军营中……

    “快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子川和南宫俊慕容飞三人,刚刚从常遇春军营返回,得知了今晚发生的一切,赵子川焦急万分抓着杨小飞的肩膀道,“玉如和安安呢,他们怎么样了?”

    杨小飞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大致叙述了一遍,看着赵子川焦急心头的样子,杨小飞同样心急道:“夫人被峨眉派的弟子带走,唐将军和萧将军等人已经先行去往了碗子林,准备去救夫人……如果不在碗子林的话,夫人恐怕已经……被带回峨眉派的根据地了……”

    赵子川没再问下去,简单收拾了兵器,转身便冲着营外大声喊道:“集合!——”

    “吭咔吭咔——”寒冰铁柝声响,部队整装待发,看来赵子川是要发兵前往梁翁山,救援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喂,等等——”南宫俊在背后见了,急忙上前道,“你冷静一点,现在花菱她们挟持了嫂子和安安,回到了峨眉派的根据地,你知道根据地在哪儿吗?”

    “哼,梁翁山我小时候都走过多少回了,一草一木知根知底地熟,她们藏在哪儿我还能找不到?”赵子川倒是直截了当,将乾坤二剑别在腰间,放弃战马,准备带兵徒步上山前去,“而且唐战兄弟和萧兄弟他们先行一步去了,碗子林不在的话,他们一路上定会留下线索……运气好的话,很容易能与他们会和,找到他们不是难事——”赵子川长话短说道。

    “可是,你一个人就这样带兵前去,太危险了吧?”南宫俊继续担心道,“不然我和慕兄也随你一起去吧——”

    “你和慕容兄陪秦将军留着守营吧,以防夜中汴梁方面敌军对我军有所企图……”赵子川整理好了着装,眼神坚定道,“区区一个峨眉派而已,唐战兄弟、萧兄弟和苏姑娘都在,傲晶师太又被唐战兄弟打伤,就连武功高强的花菱如今也不是我的对手,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出发!——”

    随即,救妻心切的赵子川,没有再和南宫俊闲话,带着手下的精英部队,夜中摸黑便朝梁翁山的方向赶去……

    “但愿,今晚真的不要发生什么……”南宫俊看着赵子川的部队离开,心中顿起一阵不好预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