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四章 深入虎穴 下
    下一页

    送走了何一凡,萧天等人还得马不停蹄前往峨眉派的根据地……

    “江湖上多一个朋友,果然不是坏事……”萧天一路赶往,一路嘀咕道,“要不是有何兄及时通报,我们不会这么准确知道嫂子的下落……”

    然而,苏佳在一旁却有担心,想起刚才的一幕,苏佳不禁问道:“阿天,那个何一凡……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苏佳的问话略显严肃,萧天则是习以为常道:“就是菁妹离开的那天啊,我去营外的林子散心,结果就碰到了……当时还因为误会动了手脚,好在彼此都谦让解除了误会。然后想起要帮子川兄弟和嫂子打听峨眉派的下落,索性就让他们帮忙喽……”

    “嗯……”可苏佳似乎心中纠结着什么,表情一直略显凝重。

    “你怎么了,佳儿?”萧天看着苏佳一脸不定的紧张神情,不禁问道。

    “阿天,我想说……”苏佳轻声示意道,“那个叫何一凡的崆峒弟子,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啊?”萧天听了,略显吃惊,觉得苏佳是不是战前过于神经敏感了,于是不禁道,“佳儿你是不是想多了?何兄为人正直豪爽,调查峨眉派之事还是他们主动提出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坏人,更不会是敌军的细作……”

    “我不是质疑他的人品,只是质疑他的目的——”苏佳接话说道,“崆峒派弟子遵守正义之道,和峨眉派一样,所以我能确定他不是坏人……只是有一点太奇怪了,崆峒派济世大会以后,又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崆峒派的弟子会行动出没在这一带?而且菁妹离开的那天,我们军队还在江北,今天我军驻扎已至汴梁,这么远的距离,崆峒派弟子却都出现在我军附近,这也太巧了点。说不好听点,就好像崆峒派的人一直在跟踪尾随我们一样……”

    “佳儿,难道说……”萧天听完苏佳的分析,也不禁心起几阵猜疑和不安。

    “我也不太清楚……”苏佳默默摇了摇头,忐忑不安道,“如果何一凡不是坏人,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有预感,这一切事件的背后,似乎有一个人一直在操控或是观察,观察我们还有敌人,一举一动全都了如指掌……”

    “会是谁呢……”苏佳越说越“可怕”,萧天在一旁听了,内心的不安愈加强烈。

    “是啊,会是谁呢……”苏佳心中也不安宁静起来,“襄阳到汴梁,峨眉派到崆峒派,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虎视眈眈这一切,而且是一个比兀良托多还可怕的人……”

    伴着无数的忧心忡忡,众人继续赶往峨眉派的根据地而去……

    而在此刻,汴梁城外的驻军狭道,兀良托多将傲晶师太关押在军牢中,扣以人质的身份静候峨眉弟子及李玉如前来……

    驻军狭道分三九之列,每一列都有层层的驻军把守,不但列道士兵皆以长矛兵器相向,峡道之中,更是无时无刻不派巡逻士兵严加侦查,随时关注外来人员的一举一动。三九列道合并而成“牢笼之阵”,寒冰铁柝置于层层关卡之位,若是外人进阵想要举动造次,只要兀良托多一声令下,无数蒙元士兵便会举兵收网,将对手困死在这“天牢”之中……

    而在军牢内,傲晶师太手无寸铁盘坐在石板上,静心休养。兵器被兀良托多扣押,身受重伤的自己,只能慢慢调解恢复。不过恐怕等不到自己康复,花菱等人就会得到消息,赶到此地营救自己。想到这里,傲晶师太心中隐隐不安……

    “蹭——”驻地之外,兀良托多正仔细观摩着从傲晶师太手中夺过的长剑,魏武青虹。长剑出鞘,一道威力震慑的青红剑光隐隐闪现,气魄势压,似乎只要挥斩千军,便是流血漂橹。

    “厉害,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剑’,剑未出鞘,便是动气三分,外人所观无不胆寒……”兀良托多看着青虹剑锋,冷冷一笑道,“而今这把神兵落在本将军手里,就算武功不济,也能震慑万军,就算峨眉弟子中最厉害的弟子来了,本将军也不怕……”

    一旁的侍卫见了,奉承说道:“是啊,将军,要是您带着这把剑,挥军千里,定能百战百胜,威震四方!”

    “挥军百战倒不期望,我只是想拿它与另一对神兵比较罢了……”兀良托多冷笑一句,随即回头望着铁牢中闭目沉思的傲晶师太,不禁问道,“前辈,您说峨眉派的‘魏武青虹’,和赵家的‘乾坤二剑’,究竟哪把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傲晶师太没有睁眼,只是冷冷回应道:“哼,武林神兵之器,江湖人之敬仰,岂是尔等狡诈之徒可以评手论足?”

    “大胆老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侍卫在一旁见了,破口大骂道。

    “诶,不可对武林前辈无礼……”兀良托多这边,倒是假惺惺道,“‘天下第一神剑’,威力刚才也看到了……我兀良托多虽不是出身中原武林之辈,但身手一二还是能有几番,一会儿前辈的爱徒来了,倒是可以试试此剑的威力,前辈您说对吗?”

    “哼,我只希望你不会死的很惨……”傲晶师太倒也毫不客气,正眼都不望兀良托多一下。

    兀良托多只是冷冷一笑,没有再去回应话语……

    “报——”正在这时,阵外传来了士兵的通报。

    “什么事?”兀良托多转身问道。

    “报告将军——”士兵低身道,“营外来了三个女子,其中一人手里还抱着孩子,说是要见将军还有峨眉派掌门人——”

    “噢,这么快就来了……”兀良托多冷笑着说道。

    傲晶师太听了,顿时睁开双眼,忧心忡忡暗道:“是花菱和青雪——这两个孩子,还真不要命过来了,带着李玉如和她的孩子一起……笨蛋,我明明通知雪梅,让她们两个走的……”

    事已至此,兀良托多继续回头,冲傲晶师太冷笑道:“正好,前辈,就看看你真正心仪的爱徒,究竟有多少本事?哼哼哼哼……”

    傲晶师太没有作声,只是在牢中隐隐不安……

    军道阵外……

    “峨眉弟子花菱在此,请你们将军速速前来对话!”军道外,花菱一边大喊,一边用剑挟持着李玉如——李玉如被剑挟持,手中抱着孩子,青雪则是在一旁护卫。

    青雪凑到李玉如耳边,轻声道:“李姑娘,一会儿就按之前的计划……”

    “嗯……”李玉如点头暗道,“一会儿交换人质,擦肩一瞬我把安安抛给青雪姑娘你,然后你们带着安安和傲晶前辈快速离开……”

    “可是这样,李姑娘你不就……”青雪还在担心道。

    “只要安安没事,我什么都不怕……”李玉如毅然决然道,“何况兀良托多的目标是子川,想要引子川出来,被挟持为人质的我不会被刁难的,放心吧……”

    “李姑娘……”青雪没再说什么,只是满含担忧地看了李玉如一眼……

    时过不久,前方道口的众军排列,纷纷让出一条通道,正中间火光所望,兀良托多带着铁甲侍卫数十人,气势逼人地走到了花菱等人的身前……

    “你们就是峨眉派的弟子?”兀良托多见到花菱等人,露出不惜一股的神情,先言问道。

    “废话!不然大老远跑到这来,难道是来赏夜的?”花菱这边也毫不示弱,大声叫骂道,也好冲仇敌兀良托多发泄几句。

    “哈哈,好,果然有几分武林弟子的豪气,不愧是傲晶师太心仪的爱徒……”兀良托多继续冷笑道。

    “哼,少在那里假正经,你出手伤了我的姐妹,此仇岂能容忍?”花菱还惦记着雪梅等人被打伤的事,替自己的同门师妹出气道。

    “所以你想怎样,和如今拥有‘魏武青虹’的本将军一较高下?”兀良托多冷冷一笑,随即拔出从傲晶师太手中夺过的神剑,剑锋出鞘、气散四列道。

    “你居然把本帮的镇帮之宝给……”花菱看着兀良托多“亵渎”帮派神器,不禁咬牙切齿道。

    觉得花菱可能会失去理智和兀良托多拼命,青雪在一旁安安提醒道:“师姐,别忘了正事儿……”

    花菱听了,努力平复心中的怒火,随即推了推李玉如的肩膀,冲兀良托多大喊道:“好了,兀良将军你自己说了,只要带来李玉如和她的孩子,你们就会放了师尊,现在该你兑现承诺了——”

    兀良托多狡黠一笑,随即拍掌示意一番——从兀良托多部队的身后,几个蒙元士兵押着毫无抵抗之力的傲晶师太,慢慢走向了道口身前。

    “师尊——”花菱和青雪见了,同时大喊道。

    “你们这两个笨蛋,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傲晶师太见花菱和青雪前来犯险,不禁起声“骂”道。

    “我们不会丢下师尊你不管——”青雪略带伤心地喊道。

    “哎呀呀,师徒重逢应该感动不是吗,干嘛还要这样责骂救你的弟子?”兀良托多在一旁嘲讽不断。

    “你住嘴!你这犊子没资格说我们师徒——”傲晶师太也不禁训斥了兀良托多一句。

    旁边蒙元士兵所见,以为傲晶师太想要做出不冷静的举动,纷纷举起长矛指向傲晶师太。

    “喂,快住手——”花菱在对面见了,着急大喊道,“兀良托多,之前交换人质的条件你说过的,要是你敢对师尊不利,你别想得到李玉如和她的孩子!”花菱这边,也是这威胁道。

    兀良托多这边还真像是被说动了,举手示意手下的士兵退下,冷笑着看着花菱和青雪二人,随即轻哼道:“哼,好,就按你说的交换人质——”

    说完,兀良托多响指一个手势,命手下放下对傲晶师太的扣押。

    于是,士兵重重往前一推,傲晶师太双手反绑一个踉跄,隐忍一句后,慢慢往花菱等人的方向走去。只不过一路走着,两旁依旧有无数手持长矛的蒙元士兵虎视眈眈……

    “好了,该你们了——”兀良托多这边也不忘道,“交出李玉如和她的孩子——”

    青雪朝花菱示意了一个眼神,花菱点了点头,轻轻推了推李玉如,让其抱着孩子向前走去。

    李玉如装模作样回头望了一眼,随即抱着儿子缓缓和傲晶师太相向而行……

    “呜啊——呜……”安安像是预知到极大的危险,在母亲怀中啼哭不止。

    李玉如见了,不断用母亲的口吻安慰道:“安安别哭,不怕啊,不会有事的……”

    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互为人质,相向而行,二人越走越近,直到彼此看清对方的面容……

    傲晶师太停下了脚步,李玉如也停下了脚步,二人对视而望,这是自两年前南山上的赴会相见后,第一次恩怨二人再次重逢……

    “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重逢,真是可叹命运啊……”傲晶师太望着李玉如和她的孩子,苦笑说道,“两年不见,没想到李姑娘已经成人母了,短短两年,不想变化如此之大……”

    李玉如倒是没扯闲的,微微一笑说道:“不管前辈与我父母恩怨如何,如今同为敌营下,也算是共赴患难……希望傲晶师太离开这里后,能好好善待你的徒弟,花菱也好,青雪也罢,峨眉弟子今生能走在一起,也算是缘份……”李玉如说这句话,显然是想起了来之前花菱和青雪的真情表达。

    “照这样子,今日你替我掳为人质,我傲晶师太倒还欠你一份人情喽?”傲晶师太又不禁笑问道。

    “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我只是希望今日一事过后,如果还有机会见面,希望我们能彼此放下恩怨……”李玉如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诚恳的一句。

    “是吗……”傲晶师太也微微一笑,毕竟自己在被抓之前,也萌生过这样的想法……

    相向二人彼此交错,重新起步离开……

    李玉如走向兀良托多的阵营,傲晶师太则是返回花菱青雪的身前,眼看人质交换就要达成……

    “哼……”突然,兀良托多露出一阵歹笑……

    “不对劲——”青雪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中道两旁的蒙元士兵开始蠢蠢欲动,不禁提醒道……

    兀良托多做了一个手势,似乎有所举动……

    “师尊快跑——”花菱冲前方大声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谁都别想跑!——”兀良托多夜中露出狰狞面孔,放声喊道。

    突而,寒光利刃瞬现,茫茫多的蒙元士兵从中道两侧簇拥而来,就在李玉如和傲晶师太相行交错的一刻。

    李玉如也注意到了不对,回身警视一番,似乎心中打定了主意……

    看来兀良托多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果不其然,两道包抄而来的蒙元士兵,很快以长矛铁盾之阵,将中道前后去路围得个水泄不通。李玉如和傲晶师太二人纷纷手无寸铁,想要反抗也完全不可能。

    “兀良托多,你这个家伙——”傲晶师太见兀良托多出尔反尔,转身责骂道。

    而李玉如却是十分冷静,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青雪姑娘,接住!——”李玉如飞身跳起,出人意料地,竟将自己手中的孩子扔向了中道另一头的青雪。

    “呜啊——呜啊——”被抛掷半空,安安发出一阵极度恐慌的哭喊。

    “对不起安安,原谅娘亲的残忍……”半空中,李玉如含泪望向了被自己亲手“抛弃”的儿子。

    青雪看在眼里,一个翻身不偏不倚接中了孩子,将孩子安全救下后,青雪返回了花菱身边……

    其实李玉如之前的计划,是让自己与傲晶师太交换人质后,自己趁乱将孩子丢给青雪,让她带着孩子离开这里。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唯独不同的是,傲晶师太没能逃出包围圈,被兀良托多出尔发尔“扣押”在了原地……

    青雪翻身回到花菱身边,冲着前方的蒙元士兵,二人纷纷怒目而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