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入虎穴 上
    “师尊被掳为人质,这怎么可能?”花菱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雪梅还在坚持道,“之前在先锋营师尊被唐家后人打伤,内力折损蒙元部队乘人之危劫走师尊,并且并且”

    “并且什么?”花菱继续着急问道,“快说啊”

    “并且额”雪梅忍着伤痛,艰难说道,“并且兀良托多威胁我们若是不交出扬州女侠和她的孩子,他就会他就会杀了师尊”

    “你说什么?”花菱听到这里,心中既是着急又是气愤。

    “兀良托多的目标是我”李玉如心中暗暗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师尊被带走前还说”雪梅继续说道,“她还说让你和青雪师姐同时继承峨眉掌门的位置带我们带我们离开这里”

    “继承掌门之位,我和花菱师姐两个人”青雪听到这里,心中莫名触动,随即轻声道,“师尊是不想让我们犯险,带同门弟子离开这个危险地方”

    “开什么玩笑?”然而,花菱起身情绪激愤道,“我们作为峨眉弟子,不忘师尊栽培之恩,现如今师尊有难,我们怎能弃之不顾?”

    “师姐你说得对”青雪点头,郑重其事道,“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丢下师尊不管!”

    “兀良托多的人就在就在汴梁城外”雪梅继续说道,“如果师姐你们要去,一定一定要带上李玉如和她的孩子,否则否则兀良托多就会”

    “兀良托多欺人太甚”花菱握紧手中的剑,怒从心起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畜生,将他碎尸万段!”

    然而,花菱这边焦急万分,李玉如却是在一旁心神不定,猜到兀良托多的真正目的,李玉如抱着儿子,轻声呢喃道:“我懂了,兀良托多的目标,其实是我和子川”

    “什么意思?”青雪不禁转头问道。

    “你还记得吧,青雪姑娘,第一次你来我营中时,看到的子衿大哥赵子衿赵将军的骨灰”李玉如略显悲苦道,“子衿大哥就是死在兀良托多手上,为了赵家人与蒙元的百年恩怨,兀良托多不择手段也要夺取赵家的乾坤二剑,所以兀良托多的真正目的是要亲手杀我夫君可因为战事之由,恩怨二人始终碰不得面,所以兀良托多才想要劫持我和安安为人质,引诱子川出来。而你们峨眉派想要用计抓我的事,兀良托多的人一定事有侦查,得知你们峨眉派的行动计划,于是便暗中潜伏,坐享渔翁之利现在你们抓住我,兀良托多一定会挟持你们师尊,借由傲晶前辈的安危,引我前去受伏”

    “所以说,兀良托多真正要杀的人,是你和赵将军”青雪在一旁,同情中带着悲悯道。

    “可恶,不过一个朝廷鞑子,我们居然被他玩弄于股掌,还伤害我的姐妹,将师尊掳为人质”花菱越想越来气,恨不得现在就赶往汴梁,将其大卸八块。

    “现在该怎么办?”青雪在一旁有些犹豫,心中虽然想去救傲晶师太,可也不能让李玉如和她的孩子至于险地。

    “那还用说?”花菱回头冲青雪道,“青雪,我们两个现在就去汴梁,救回师尊!”

    “可兀良托多说了,如果见不到李姑娘和她的孩子,他们就会杀了师尊”青雪紧张说道。

    “对啊,还有李姑娘”花菱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不单单是峨眉派的安危,归根结底,兀良托多要找的,是赵子川李玉如一家。

    李玉如稍稍闭了闭眼,抱着孩子似乎心中作出了决定

    花菱看着李玉如的神情,想起刚才表露真心的对话,随即撇头轻声道:“李姑娘,你带着孩子走吧,这是我们峨眉派的家事,不需要你犯险”

    “师姐”看着花菱对李玉如态度上的转变,青雪略显欣慰道。

    “花菱姑娘”李玉如也是不可思议,没想到真正的大敌当前,自己曾经的仇敌居然想要放过自己。

    “没错,峨眉派和李姑娘你之间,确实有不可撇清之恩怨”花菱背着身子,继续说道,“可仔细想来,你们说的也没错,同为武林之人,不该自相残杀,我们真正的敌人,应该是暴政天下百姓的蒙元朝廷而今师尊有难,我们得齐心一向,兀良托多这笔账,我们峨眉派一定要亲手算个了结!李姑娘,你不值得再为我们犯险了”

    李玉如听了,略微有些感动,但她并不打算就此离去,决心已定的她,义正言辞道:“花菱姑娘能说出如此大义之言,我很欣慰不过你刚才说了,同为武林之人,我们得齐心一向!我也说过,兀良托多不只是你们峨眉派的事,更是子川的兄仇之事”

    “李姑娘”花菱回头一望李玉如,恍惚间那个桀骜不屈的“扬州女侠”的眼神又一次浮现。

    李玉如坚定说道:“兀良托多说了,如果我和安安不去,傲晶前辈就会遇险花菱姑娘,青雪姑娘,就让我和安安陪你们一起去吧,既是共同的仇敌,我们要一起面对!”

    “可是这太危险了”青雪听了,依旧担心道,“不说李姑娘你了,还要带着孩子一起,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

    “可我不去,傲晶前辈必死无疑除了一同前往面对险境,没有第二个选择!”李玉如义正言辞道,看样子是已经抱定了决心。

    “李姑娘你为什么”花菱看在眼里,不禁诧异道,“我们峨眉派,尤其是师尊,是杀你父母的仇人,和你不共戴天可你却还为了仇人的安危,奋不顾身,你到底为什么”

    “为了推翻蒙元暴政,解救中原百姓,天下大义置于私仇之前,无论是在扬州,还是嫁到汴梁,我李玉如从来就没有变过!”李玉如慷慨激昂道,“没错,傲晶师太的确是我的仇人,可如果为了一己之仇,而误天下之道,让敌人得逞,我终生难安这个道理,凡为武林正义之士,不会不明白”

    “李姑娘”花菱用惊异的眼光望着李玉如,看见了作为“扬州女侠”的决心,花菱似乎是明白了,欣慰笑应道,“谢谢你”

    “谢谢你,李姑娘,大义面前置私仇与不顾”青雪也感谢了一句,但看了一眼李玉如手中的孩子,依旧不安道,“可是,让孩子也只身犯险,是不是有点太”

    一提到孩子,李玉如的心又软了下来没错,比起原来自己是“扬州女侠”,现在的她,还多了一个身份,那便是母亲。

    作为母亲,怎会甘心让自己的孩子陪自己一起犯险?李玉如用母爱的眼光望着怀中忧心忡忡的儿子,眼神转而深情道:“对不起,安安,把你带到这个乱世你这小淘气,这么小就遭遇这么多的波折,真是让人操碎了心娘对不起你,让你陪娘一起犯险,如果我们能平安渡过这一劫,娘亲向你保证,一定好好待你,不会再让你身处危险”说着,李玉如轻抚着儿子的额头,眼光中闪着泪花。

    “啊咘”安安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听懂,看着母亲含泪的目光,应和着叫声一句,稚嫩的小手摸了摸母亲的脸颊,尽显孩童的无邪与天真。

    “李姑娘”青雪在一旁看在眼里,自己也快哭出来了,“让孩子也跟着受苦,实在是我们峨眉派对不起你”

    “没关系,不怪你们,就算你们今晚没有抓我,恐怕兀良托多一样会想方设法挟持我和孩子”李玉如努力平复了一下纠结的内心,随即用神望着花菱和青雪二人,似乎心有想法,随即道,“兀良托多的目的是要挟持我和安安,我们得想个办法,既能救出傲晶前辈,又至少能保住孩子的安全”

    “可是有什么办法?”青雪担忧地问道。

    “我想到一个,只是有些冒险”李玉如眼神一定,似乎是想到了法子,于是朝花菱和青雪二人的耳边轻声道来

    “这个方法行是行,可是”二人听完后,花菱有些犹豫道,“就算能救下孩子,可李姑娘你自己恐怕”

    “没关系,只要安安能够平安,我什么都不怕”李玉如似乎是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决心,丝毫未有犹豫道,“算我李玉如求你们了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要替我照顾好安安”

    “李姑娘”青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眼神悲伤道。

    “行了,还没做了断呢,谁知道结果会怎样?”性格不驯的花菱想要打破忧郁的气氛,随即大声道,“先别说丧气话,你可是堂堂的扬州女侠,在扬州只身一人不惧蒙元暴政,如今不过对付一名元将,何来放弃之言?既然李姑娘你如此视死如归,那我和青雪也会拼尽全力,救回师尊同时,也会救你和安安”

    看着花菱义无反顾帮助自己,李玉如感动至极道:“花菱姑娘,谢谢你谢谢”

    商量好了对策,三人带着孩子,准备前往汴梁城前,兀良托多军队的驻地

    “兰芯师姐她们还没有回来”看着花菱等人要走,倒地的雪梅似乎还有话说,继续坚忍道,“如果兰芯师姐回来了,该该怎么说”

    花菱走在最前,头也没回,似乎抱定了决心说道:“告诉兰芯,叫她们在这里等着,我们一定会把师尊救回来!”

    说完,和李玉如青雪一起,三人连同孩子,往汴梁方向马不停蹄赶去

    此时此刻,碗子林处

    萧天、苏佳等人,已经到了之前李玉如和花菱青雪“交涉”的地方,想要找寻李玉如的踪迹,可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不过众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花菱之前说过,交涉期间若是看见自己等人的身影,她就会对孩子不利。因此即使到了地点,众人还是悄悄躲在一旁的树林暗处,陪同兰芯、竹韵等峨眉弟子一起

    “喂,怎么没看到人,该不会是已经不在了吧”萧天躲在暗处,半天没有看见一个人影,不经意问道。

    “不可以大意”苏佳暗中提醒道,“说不定花菱知道我们要来,躲在什么地方观察我们的动向”

    “我想应该不会”关键时刻,兰芯倒是大胆放声道,“我们之前的计划,花菱认为我们会万无一失,所以并没有过于提防苏姑娘你”

    “那这么说来的话”慕容樱继续道。

    “她们就真的早就不在喽”萧天即刻接过了话语。

    “那就没必要继续躲了”唐战这边,率先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正经说道,“嫂子一定是被花菱带回了峨眉派,这个样子看来,青雪姑娘的计策也没成功现在救人在即,只好麻烦兰芯姑娘你们,为我们带去往你们峨眉派根据地的路了”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兰芯淡淡回应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和苏佳等人站在了同一阵营

    “什么人?”苏佳觉察极为敏锐,突然注意到树林一旁的“沙沙”声响,明显是有人的动静,八成是在暗中窥伺、不安好心,索性苏佳大声呵斥一句,并同一时间将面前的碎石一脚踢飞过去。

    “叮”草丛中的人用剑挡住了碎石,起身从草丛中出来,并作出阻止的手势道:“别动手,是我们”很快,草丛中隐隐约约走出几个人影。

    “你们是谁?”苏佳并不认识这些人,眼神冰冷地问道,不排除他们也许是蒙元军队的细作。

    但萧天似乎是认出来了,随即阻止苏佳道:“诶,住手,我认识他们,他们是崆峒派的弟子,之前遇到过,他们还帮我做了事”

    没错,“潜伏”在这里的人,正是之前与萧天不打不相识的崆峒派弟子,何一凡等人。

    “苍龙大侠果然在这里”何一凡依旧走在最前,兄弟朋友般招呼道。

    “是啊,为了救人”萧天先是应和了一句,随即问道,“对了,何兄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不之前答应过苍龙大侠你的请求,帮忙调查峨眉派动向的事吗”果然,何一凡直入正题道,“刚才我看到了,峨眉派首席弟子花菱,还有一个弟子,带着扬州女侠和她的孩子走了,是往梁翁山的方向去的”

    “你说什么,花菱师姐已经回去了?”兰芯这边听了,跟上问道。

    “果然,青雪姑娘策反失败,还是让花菱发现了是吗”唐战在一旁有些失望道。

    刚才句句有言的苏佳,此时此刻竟却变得十分安静,只是她看何一凡的眼神,有些谨慎和猜疑

    “谢谢你了,何兄,现在救人在即,你这个消息来得太及时了”萧天在一旁不禁谢道,“萧某又欠你们一个人情,这次帮忙之恩,萧某必铭记于心!”

    “哪里?能帮助苍龙大侠,是我等江湖走卒的荣幸,又何来的索图人情?”何一凡也在一旁笑应道。

    “总之谢谢何兄了,只是现在时间不等人,我们得赶紧去救人”萧天继续对何一凡道,“如果何兄熟路的话,不知可否与萧某等人一同前往?”

    “同路的话就算了,毕竟我们还有急事,需要赶往另一个地方”何一凡有些尴尬地苦笑道,“总之帮了苍龙大侠你这个大忙,我们也算是了结了心愿,愿你们能顺利救出扬州女侠,我等弟子就先告辞了”

    “好的,有事你们先去忙吧,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必当再谢,保重!”萧天也不忘回声谢道。

    “保重!”何一凡回应一句,遂带着同门弟子匆匆离开了这里

    萧天对何一凡的帮忙感到欣慰无比,然而一旁的苏佳见了,眼神一凝,似乎油然而起另一种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