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二章 花菱心事 下
    “你说完了没有……”花菱这边,终于冷冷地开口了。

    青雪看着花菱复杂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觉得呢?”

    李玉如这边,倒是神情诧异不定,看着花菱心中暗含痛楚的表情,暗暗怜惜道:“没想到,花菱姑娘你曾经,有过这样伤心的往事……”

    “蹭——”然而不等李玉如说完,花菱突然愤怒拔出了佩剑,指着青雪的脖子,厉言斥道:“你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不顾姐妹之情!”

    “都是事实不是吗?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师姐你有什么放不下……”青雪表情依旧淡定,微笑着说道,“何况今晚我也是将死之人了,死在师姐你手里总比死在师尊手里要好……”

    听到这里,花菱不禁有些迷茫了,手中的长剑也止不住地颤抖。今晚说出了曾经的往事,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不堪回首,花菱的心里也是四年来从未有过的纠结与茫然。

    像是读懂了花菱的心思,青雪默默道:“那件事情以前,师姐你不是这样的……你和我们一样,一样爱说爱笑,爱和姐妹们习武玩在一起,就算当时你不是峨眉派的首席弟子好了,我们却更愿意看见那样的师姐……”

    花菱没有说什么,平日里冷血无情的她,如今想起往事,却是显得有些低沉。

    青雪继续说道:“四年前那晚,师姐你在我身旁哭了一宿,那也是师姐最后一次向我表达真情……可是那晚过后,你就变了,变得冷漠甚至让人害怕,曾经那个爱说爱笑的师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张冰冷了四年的面孔……四年以来师姐你专心习武,不动任何情感,哪怕是姐妹之情,最后不负师尊所愿,成为了峨眉派的首席弟子……”

    “是又如何……”终于,沉默一段后,花菱又发话了,“因为我放下了情感,所以我才能专心致志习武,不被尘世所干扰,最后凭借努力成为了首席……难道这样不对吗?人与人的情感本就像是毒药,深陷其中只能无法自拔。我这样做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所以我并不后悔曾经因冷漠放下的一切——”

    “不对!——”忽而,青雪严正反驳道,“师姐你并没有放下,你只是在逃避,不愿再去面对自己,面对那个曾经情生触动的你……如果说放下情感真的能努力修为,那我呢?两年前的我,被师姐你压人一头,被你看不起;可是因为惦记着李姑娘对我的劝诫,两年来我始终铭记于心,不一样是奋发向上,现在和师姐你平起平坐……”

    “你和我平起平坐?”花菱还在“固执”,用长剑威胁着青雪,眼眶中却隐隐闪着泪花,“好哇,只要杀了你,峨眉派上下,就没有弟子是我的对手,我会证明我是对的!”

    “你真的……下得去手吗?”青雪眼神坚定地望着花菱,忽而用身问道。

    “额……”花菱真的像是怔住了一般,虽然长剑在手,离青雪的脖子只在毫厘,自己的手却像不受控制般,止不住地发抖。

    青雪缓了缓,继续说道:“不管师姐你怎么想,这四年来,虽然师姐你变了,可我没有变,我依旧把你当成是我的好姐姐……你冷漠,我就想尽办法和你倾诉;你无情,我就想尽办法替你用情安抚;你生气,我就忍住一切任你责骂……四年以来,我一直都这样做,从未抱怨。而今晚也许是最后一次替你解忧,如果师姐杀我能够平复你心中的杂乱,我死而无憾……当然,前提是杀了我,真的能够平复的话……”

    “青雪姑娘……”李玉如见青雪竟说出如此“不顾性命”的话语,有些担心地上前问道。

    然而,青雪没有回头,朝身后的李玉如微微做了一个阻止手势,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自信能够说服花菱。

    “住口……我叫你住口——”花菱手中的长剑愈加控制不住,终于,离开了青雪身前,花菱使剑用力一道,横劈斩向了一旁的岩石。黑夜中一道青红剑光闪过,岩石发出碎裂的声响,花菱则是止不住地暗暗抽泣。

    青雪见了,露出缓和的笑容道:“师姐,你果然还是顾念着我,顾念着姐妹之情……”

    “为什么……”花菱收回了剑,一手抚着额头,忧心忡忡道,“你为什么这么做,四年来你为什么总是逆来顺受……为什么——”

    “我并没有一直逆来顺受……”青雪知道花菱已经动了情,随即欣慰笑道,“至少如今和师姐你平起平坐的我,每天还和你争论不休,故意和你对着干……原来我总是忍受,想以此让你想起从前的自己;而今我勤有成就,行为处事和师姐你格格不入,也是想故意激怒师姐,毕竟矛盾不和,也是姐妹之情的体现……”

    花菱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留下了伤心的泪水——是的,花菱哭了,四年来她不但未有动情,也从未哭过,如今就在青雪临死之晚,泪水夺眶而出。

    “你为什么……”花菱哭泣中隐隐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关心我,四年前我就打算忘记从前的我,四年以来我一直对你没有好脸色,就是想让你放弃,可是你……”

    “这就对了——”青雪继续笑道,“你四年以来一直想让我放弃姐妹之情,恰恰说明了你心中有我这个妹妹……其实你没变,你只是不敢面对曾经的错爱伤痛,假装把自己变得冷漠罢了……我一直不放弃,就是因为我知道师姐你不会忘记旧情,就算错爱一次,至少不会姐妹之情都不顾……我一直相信你,所以四年以来我一直无怨无悔……”

    “现在说这个有用吗……”花菱微微抬起头,满含热泪地望着青雪,表情上依旧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

    青雪似乎也是触景生情,心有灵犀一般渗出了泪花,微微笑道:“当然……我很高心,因为在我临死之前,我找回了从前的师姐……你哭了——四年了,你终于哭了一次,你终于在我面前流露了真情,我很高兴……”

    “青雪……”花菱终于放下了四年来的架子,在青雪面前表达了真情。

    而李玉如都在一旁看呆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日里冷血无情的花菱,竟被青雪的三言两语所感到。但也许这才是花菱真正的一面,比起自己,青雪比谁都要了解花菱的内心……

    “啊……哈哈——”蓦地,花菱怀中忽然有了异动,安安天真一笑,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擦拭着花菱眼角的泪水。

    花菱见了,用惊异感触的眼神望着手中的孩子——天真无邪的孩童,此时竟会在自己这个“恶人”面前安慰关心自己。

    “安安……”李玉如看着儿子的举动,在一旁心情复杂不止。

    花菱满含泪水望着孩子许久,心中似有所动……

    “花菱姑娘,我想求你个事……”突然这时,李玉如发话说道,“我想求你放了安安,看在他还是个孩子的份上……傲晶师太要找的人是我,我随你回去就是——”

    “李姑娘?”青雪听了,莫名转头问道。

    花菱也用异样的眼神望着李玉如,现在的自己,也不禁变得怜悯起来:“也许吧,孩子是无辜的,没必要让他牵扯进来……”

    “师姐……”看着花菱善心忽起的样子,青雪在一旁高兴道。

    “不过……”花菱继续道,“放了孩子,又要押你回去,谁把孩子送回去呢?”

    这也确实是个问题,毕竟孩子这么小,若没有人送回,一样解决不了。

    李玉如和青雪没有说话,花菱忽然灵机一动,又主动说出出人意料的话语:“青雪,孩子就交给你了,你把孩子送回去……”

    “师姐?”青雪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不禁道。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师尊,你和李姑娘私通的事……”花菱转而道,“如果没有你在,我一个人在峨眉派一枝独秀,也没什么意思……”

    “哈——”听见花菱居然为了自己隐瞒师尊私通之事,青雪也是感动高兴到了极点,眼角中再次闪出泪花。

    “太好了,青雪姑娘——”李玉如也在一旁为她高兴,似乎除了自己的命运,今晚的一切都能皆大欢喜。

    “我又不会放过你,你为什么这么高兴?”花菱看见李玉如在一旁高兴的笑容,不禁皱眉问道。

    “因为今晚花菱姑娘你变了……不,应该说是回到从前的你了,不但顾念姐妹之情,还答应我放了安安……”李玉如开怀说道。

    “可你自己还是逃不了被处决的命运不是吗?”花菱继续问道。

    “只要孩子没事,我什么都不怕……”李玉如看着花菱手中高兴欢笑的儿子,眼神欣慰道,“而且我‘扬州女侠’福大命大,说好了和子川还有儿子一起渡过劫难,我不相信今晚的自己就会命绝于此……”

    “你倒挺乐观的……”看着李玉如临危不惧的笑容,花菱不禁道。

    李玉如微微一笑,随后似乎想起什么,峰回路转问道:“不过话说回来……刚才一路走到这里,你们不是说,今晚傲晶师太也去军营偷袭了吗?我们这么早回来,你们怎么知道傲晶前辈是不是比你们先一步回到根据地,如果有什么情况,她不是应该想尽办法通知你们吗?”

    “对哦……”青雪听了,也不禁回神道,“太奇怪了,师姐,师尊之前的计划,不是每进行一步,都会传信息告诉我们吗?怎么我们劫持了李姑娘和她的孩子,现在一路折返,一点师尊的消息都没有?”

    花菱听了,眼神变得略微紧张起来,不禁提醒道:“嗯,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师尊行事向来严整周密,不可能忘了通知信息给我们,除非……除非出了什么意外……”

    “你说什么?”青雪听到“意外”之言,不禁心起担心道。

    “傲晶前辈武功高强,有能与当今武林七雄匹敌之力,她能出什么意外?”李玉如从中问道。

    “总之有些不对劲……”花菱一边向前走了几步,一边暗暗道,忽然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用鼻子轻轻嗅了嗅问道,“等等,这里已经快回根据地了,你们有没有问道什么奇怪的味道?”

    “奇怪的……味道?”李玉如越听越迷糊。

    青雪也跟着闻了闻,眼神略显惊慌道:“是有,这个味道好像是……血!”

    “什么?”李玉如听了,有些大吃一惊道。

    “该不会是根据地出了什么事吧?”青雪越想越可怕,不禁说道。

    “快回去看看——”终于,花菱什么也不顾,抱着孩子直接往根据地的方向回跑而去。

    “喂,师姐等等——”李玉如顺势解开了青雪的穴道,青雪喊叫了一声,施展轻功便超前方追去。

    李玉如也没有多做停留,既担心儿子,又担心峨眉派的变故,于是也跟着追了上去……

    花菱最先回到根据地,青雪和李玉如紧随其后。然而看到眼前的景象,她们都惊呆了——

    是的,和傲晶师太回到这里一样,众峨眉弟子全部重伤倒地,有的甚至丢了性命,倒在血泊之中……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花菱看着眼前的惨状,悲伤中带着愤怒问道。

    “呜啊——”或许是闻到了血腥,花菱手中的孩子再一次哭啼起来。这时候李玉如与峨眉派之间也暂时不分什么敌友了,李玉如二话不说从发呆的花菱手中抱回孩子。

    “安安,别哭别哭啊,阿娘在这里……”李玉如终于抱回了儿子,满含热泪地关慰道……

    现在峨眉派与李玉如恩怨什么的,已经无人顾及,看着眼前发生的惨状,众人都想知道,今晚袭营行动的这段时间,根据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额……”地上还有重伤弟子的呻吟,花菱注意到了,立刻伏身关心起来。

    “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雪梅——”花菱焦急地扶起雪梅,大声问道。

    “师姐,你……终于回来了……”倒在地上的雪梅,血色中痛苦地说道,“朝廷的人……蒙元朝廷派兵偷袭这里,姐妹们全都……全都受了重伤……”

    “什么,蒙元朝廷的人?”青雪听了,不可思议地等到了眼睛。

    “没想到战事未开,朝廷的人居然……会向你们峨眉派下手……”李玉如冷静想了想,不禁道,“而且正好是趁你们偷袭我军空虚的时候,看样子是有预谋的,你们峨眉派的一举一动,他们都尽在掌握……”

    “朝廷的人针对我们?为什么——”青雪不解地问道。

    “还有师尊……”雪梅似乎还有话说。

    “你说师尊?”终于听到了傲晶师太的消息,花菱扶着雪梅的肩膀,又继续问道,“喂,师尊人呢,她到底怎么样了?”

    “师尊她……”雪梅继续道,“师尊被蒙元大将……兀良托多掳为人质……带……带走了……”

    “你说什么,兀良托多?”李玉如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一震,心中顿起不祥的预感。

    “师尊被掳为人质,这怎么可能?”花菱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雪梅还在坚持道,“之前在先锋营……师尊被唐家后人打伤,内力折损……蒙元部队乘人之危劫走师尊,并且……并且……”

    “并且什么?”花菱继续着急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