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一章 花菱心事 上
    苏佳语出惊人,在一旁的峨眉弟子听了,惊异沉默许久……

    “苏姑娘……”兰芯最是深有感触,自己等人屡次置苏佳等人于死地,苏佳不但不记恨在心,甚至还把自己当成朋友,这在以往险恶丛生的江湖阅历中,根本不敢想象。

    “朋友……”月离听了,眼神也稍稍一变,感到不解的她继续问道,“我们非亲非故,甚至屡次暗算你们,你们居然还把我们当朋友……”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心胸那么狭隘……”背后的慕容樱见月离还在“死要面子”,不禁“嘲讽”几句,“要不是看在嫂子和孩子的安危上,我们才不会对你们这么好脸……”

    “说到底,还是为了救人嘛……”月离不禁闭眼一笑。

    “不只是这样——”然而,苏佳峰回路转道。

    “嗯?”月离等人所见,纷纷抬头望向苏佳。

    苏佳眼神诚恳,没有一丝敌意,郑重其事道:“峨眉派也好,‘扬州女侠’也好,都是江湖中的名望,如今却因为上辈子的恩怨,纠缠不清……‘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说的再多不过的老梗了。如果因为这场两代恩怨,峨眉派所有人和我们敌视相望,那不过是太残酷的玩笑了——我们本能成为朋友,却因为别人的恩怨相互敌视,岂不是可笑吗?”

    冷静听来,苏佳说的不无道理,说到底,时隔多年的“恩怨闹剧”,全因李玉如父母一辈与峨眉自古门规的冲突,却是牵连了太多无辜的人置身其中,双方这样拼死拼活置对方于死地,又是为了得到什么呢——名誉,快意恩仇?好像追根究底,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或许苏姑娘你说得对……”沉默许久,竹韵终于在一旁回应道,“就算真是两代人的恩怨,那也是李姑娘父母一辈与师尊的恩怨;可我们这些局外人却在不顾一切互相厮杀,也不为了什么,得到什么,这样实在是太傻了……”

    见底下的峨眉弟子皆有触动,苏佳定了定神,继续严肃道:“要说敌人的话,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如今汴梁城前,两军战火一触即发,我们挥军讨伐,不但要推翻蒙元暴政,更要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这才是我们武林之人真正该做的事!如果因为我们彼此的不必要冲突,耽误了真正的军务大事,那才是置天下于不顾,有失于天下之信也……”

    看样子,在场所有的峨眉弟子,已经完全被苏佳感化了……“哼,没想到我们最后不是被武力制伏,是被苏姑娘你说动了……”兰芯轻轻一笑,自惭笑道。

    “以武相对,我随时都能奉陪,如果真能解决问题的话……”苏佳继续眼神坚定道,“但是这样解决不了——大敌当前,战争涂炭,希望你们峨眉派真的能放下恩怨,关乎天下百姓的轻重;如果傲晶前辈还是执意不放,等汴梁的战火停息,再来纠缠,我苏佳随时奉陪!”

    萧天等人在一旁听了,赞佩苏佳的同时,心中也和苏佳抱有同样的想法。

    兰芯想了想,确实应该听苏佳的没错……“你说吧,苏姑娘,我们相信你……”终于,兰芯开口问道,“要我们怎么做?”

    见峨眉派的人终于“答应”了,苏佳回归正题道:“当然是陪我们一起去救嫂子和孩子……要是青雪姑娘暗中‘策反’成功,那还好;如若不成,被花菱识破了计谋,她们很可能把嫂子和孩子带回你们峨眉派的根据地……我们先去碗子林看看情况,如果人不在,需要你们峨眉派的人带路前往你们在梁翁山的根据地,拜托了——”苏佳最后不忘一句诚恳的请求,看得出苏佳是真心把峨眉派的人当成朋友。

    萧天、唐战和慕容樱这边,像是领会到了意思,相视一笑,纷纷解除了对峨眉弟子的扣押;而峨眉弟子等人也是真的被感化了,没有想要反抗,静默答应了苏佳的请求。

    “好吧……”终于,兰芯做出了决定,“我们现在就前往碗子林,如果师姐和李姑娘她们不在,我再带你们去根据地……”

    言罢,兰芯带着众弟子走在最前,主动为苏佳等人带路。苏佳看在眼里,也是露出久违的欣慰笑容……

    梁翁山山腰处……

    崎岖小道上,花菱、青雪和李玉如正往峨眉派的根据地处折返。一路花菱挟持着熟睡的孩子,李玉如则是“奉令”用剑挟持着青雪,一行人缓缓在山路中行进……

    一路上,李玉如的心情最是不能平静,不但担心着儿子的安危,又对被自己“挟持”的青雪感到愧疚不已,手中的长剑也是时不时地轻微发抖。

    青雪像是注意到了,一边走着,一边冲身旁的李玉如关慰道:“李姑娘,你不用为我担心,如果回去师尊要以叛门之罪处死我,我也认命了……”

    李玉如则是悲伤的神情,一脸伤怀道:“我只是愧疚,青雪姑娘你为了还我恩情,不惜与自己的师门作对……”

    “是又怎样?”青雪“临近死期”,倒是乐观一笑道,“我说过了,还李姑娘你的恩情,我不后悔——毕竟,如果没有李姑娘你两年前对我的教导,也不会有今天的我……这峨眉派的帮规,无论严格与否,也不该置人命于不顾。我虽自峨眉教诲长大,却也看不惯这毫无人情的帮规……”

    “青雪姑娘……”看着青雪“临死”前,有如此大义凛然的心态,李玉如不禁感慨万分。

    “只可惜啊……”然而,青雪似乎还有顾虑,眼神一低,继续忧叹道,“我们这代人的恩怨,不该牵扯孩子……就像李姑娘你父母一辈的恩怨,不该将你牵扯其中……”

    “安安……”李玉如听了,眼神悲切地望着走在最前花菱手中的孩子,伤感万分的同时,似乎萌动着莫名的想法……

    花菱走在前面,后面青雪和李玉如“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怕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花菱不禁回头道:“你们两个,中途可别想打什么坏主意,别忘了,孩子还在我的手上……你们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跟上来,等见到了师尊,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呜啊……呜……”正说着,花菱手中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睡穴的时间已到,安安醒来身处异地,又没有母亲照顾,不禁泣不成声。

    “安安——”听见孩子的哭泣,李玉如母性又起,眼神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真是的,早醒晚醒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花菱又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抱着哭闹不止的孩子,自烦叨咕道。

    “呜啊——呜啊……”可孩子的哭闹声不断,在夜中显得尤为清亮,亲人听了担心不已,闲人听了心烦意燥。

    “好了,别哭了!”花菱烦乱中不禁训斥一句,自己这个堂堂峨眉首席弟子,平日里在江湖上叱咤风云,如今面对哭闹不止的婴儿,也是束手无策。

    “呜啊——啊——”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要不是看着人质的份上,花菱都想要直接将孩子丢弃不管。

    “安安,不哭不哭,阿娘在这里……”李玉如想要努力安慰,可是距离太远,自己又不能靠近花菱,不管怎么说,孩子就是哭声不止。

    花菱当然不会让李玉如靠近自己照顾孩子,怕对方趁机有什么“企图”。可孩子哭闹不停也不是个事儿,一路要是“哭”回去,被吵得爆耳亡不说,花菱也会烦心糟糕到极点。

    “哎呀,我没照顾过孩子,快想想办法——”终于,花菱放下架子,冲着李玉如不好气问道。

    李玉如看了一眼花菱,忽觉这一刻花菱的眼神中杀气不再,不禁莫名一种想法……随即,李玉如眼神微皱,冲花菱轻声道:“你把孩子的脖子抬高三分,用手轻轻抚他的额头……”

    事已至此,花菱只能照李玉如的方法行事。神奇的是,花菱按照李玉如的指示做完后,孩子真的不哭了,甚至还冲抱着自己的花菱“哈哈”一笑,完全没把花菱当成外人,尽显天真无邪的神态。

    也就是这一刻,花菱内心似乎短暂的良心一抿,不但没了眼神中的杀气,反倒是多了几分亲切的关怀——这是看着孩子的无邪,花菱不禁意间流露出的表情。

    李玉如也是注意到了,看着花菱忽变的眼神,自己不禁稍稍一惊。

    “花菱师姐,或许是想到了曾经的自己……”青雪似乎是了解什么,不禁呢喃回忆道,“汴梁剑道大会遇到李姑娘你以前,我和花菱师姐是最好的姐妹,什么事情她都对我推心置腹,所以关于她早些年的经历,我也是有所了解……”

    然而,就在青雪说话间,花菱心中似乎被触及到了痛处,没有再去看孩子,而是准头怒视着青雪道:“住口,青雪,如果你敢说出以前的事,我会亲手杀了你!”看样子,花菱似乎是有着不堪回首的记忆。

    谁知,青雪似乎毫不畏惧,转而一笑道:“怎么,不敢面对曾经的自己?你曾经伤心时,还那么倾心地告诉我一切,还是我一直在安慰师姐你……反正我和李姑娘都是将死之人了,你又何必害怕让李姑娘知道你曾经的过去?”

    “你……”花菱一时间说不出话,看来曾经的回忆让自己有些难以启齿。

    “就当是我求你了,师姐,这可能是我生前最后一次和你互吐倾心了……”青雪像是看淡了一切,微笑着说道,“李姑娘也是将死之人,让她知道又何妨呢?就算是死,我和李姑娘也不愿意这样不明不白地死……”

    花菱没再说话,像是默许了这一切。

    看见花菱眼神再无异动,李玉如不禁好奇问道:“花菱她……曾经经历过什么?”

    “哼……”青雪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微笑着叙道,“其实曾经的花菱师姐,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虽然我和花菱师姐从小就就在峨眉修行,但真正成为互吐真心的姐妹,还是在四年前。也就是四年前的那件事,彻底让师姐变了……”

    花菱见青雪说出了自己的过去,可能是觉得她们已是将死之人毫不在乎,也可能是心中有莫名感触,没再阻止青雪的话,自己的眼神也渐渐变得迷茫。

    青雪继续说道:“四年前,花菱师姐曾偷偷暗恋过城中一个慈善人家的大家公子……在我和花菱师姐出巡的一次任务中,正巧碰见那位公子一家救济百姓,却遭到了官府的欺压,花菱师姐当时看不惯,就出手相救,赶走了官府。也正是那次,花菱师姐与那位公子彼此相互爱慕……”

    “没想到,花菱姑娘身为峨眉弟子,也曾有过一段暗恋情愫……”李玉如听到这里,默默念叨的同时,不禁对花菱有了新的看法。

    “嗯……”似乎是想到了曾经的痛楚,花菱不禁心中一股沉痛涌起。

    “可是事违人愿,那一次爱慕之后,便是分道离别……”青雪换了一个口气,继续回忆道,“直到两个月后,花菱师姐听到了一个噩耗……”

    “什么噩耗?”李玉如有好奇问道。

    “那位大家公子最后娶了一位官府家的小姐……”青雪略带着痛惜道,“花菱师姐闻讯,偷偷跑出师门,就在那位公子与小姐的大婚之宴上,举剑当场责问大家公子的薄情寡义。然而大家公子则称从未对师姐有过爱慕之心,师姐当场情绪崩溃,并发誓要亲手杀了那个负心汉……”

    “所以最后,花菱姑娘亲手杀了他……是吗?”李玉如小心翼翼地问道。

    青雪摇了摇头,沉默了稍许,随即感伤道:“其实说要杀了他,也只是师姐当时的气话,冷静下来后还是作罢……师姐本打算就这样当做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正好断了自己作为峨眉弟子的情愫念头。可谁知道……”

    “又发生什么了吗?”李玉如听到事中有变,眼神好奇中带着惊异问道。

    青雪缓了缓神,继续道:“谁知道师姐那晚大闹婚宴的事,让师尊知道了……因为李姑娘你母亲的往事,师尊不能放任弟子对世间男子产生爱慕,但念在师姐是师尊最心仪的弟子,于是给师姐下了一道命令……”

    “什么命令?”眼看问出关键,李玉如继续急问道。

    青雪眼神中也略带着些许伤感,用情说道:“可能是造化弄人吧,自从大家公子娶了官府家的小姐,性格就变了……几个月后,小姐官府一家,因爱慕朝廷荣华富贵的虚荣,不顾道义杀害了武林正义人士,并大肆剥害城中百姓,那位大家公子也参与其中……适时峨眉派正好受武林广道之命,铲除城中官府罪首,为民除害;结果借着这个机会,师尊便给师姐下了一道命令——命师姐亲手杀死自己的念旧,大义除害的同时,也能正好断了红尘……”

    “什……什么?”李玉如听了,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那……那最后花菱姑娘真的杀了……那个人?”

    青雪依旧摇了摇头,继续道:“铲除罪恶官府那晚,花菱师姐找到了那位曾经的公子,举剑之时却是犹豫没有下手……”

    “因为对那位公子还有爱慕的念想是吗……”李玉如听到这里,默默呢喃道。

    “然后……”青雪语气稍变,悲痛万分道,“师尊赶到发现,于是……于是……于是在师姐面前,亲手杀了那位公子……”

    “你说什么?”李玉如听了,不禁眼神失色。

    不只是李玉如,花菱听见后,心中也是如同刀绞万分,一股浓浓的悲痛贯彻全身。

    青雪似乎还没说完,继续说道:“杀人那晚回师门后,师姐在我身旁哭了一宿,把这辈子想要诉说的心事全都说出来了……可是那晚过后,师姐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冷血无情’,再也不念任何的情感,就连同门之间的姐妹之情也是一样……”

    李玉如听完了青雪的叙述,眼神不禁微微一颤,随机冷不丁地朝花菱方向望去。

    “你说完了没有……”花菱这边,终于冷冷地开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