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三十章 双重危机 下
    “啪——啪——啪……”忽而,山腰背后的丛林,想起了几声“鼓掌”,紧跟着月光下明晃晃的寒刀闪过,树林丛中,顿时涌现无数的黑影。

    傲晶师太察觉到了,眼神怒视一望……“什么人?”傲晶师太紧声问道。

    “不愧是峨眉派的人,夜中偷袭先锋军军营,就连我们朝廷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一声冷笑传来,从树丛身后忽现一张狡黠的面容——是兀良托多,身带数百亲卫部队,看样子今晚这里的一切,是朝廷的人下的手错不了。

    “你是谁?”傲晶师太满脸的怒意,站起身来拔剑问道。

    兀良托多面不改色,面对叱咤武林的峨眉派掌门人,兀良托多似乎显得毫不在乎。兀良托多冷冷一笑,继续说道:“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兀良托多,蒙元名将阿术的后人,今晚带兵至此,等候峨眉掌门多时……”

    “等候本尊……”傲晶师太咬了咬牙,看着地上死伤惨重的弟子众人,一股恨意的怒火涌上心头,“今晚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可不是吗?”兀良托多狰狞说道,“本将军说好了今晚在此等候前辈,是有要事相叙,谁知你的徒弟们不分青红皂白,见到我们就跟见到仇人一样,索性我就下了点重手……”说完,兀良托多身旁,数百将士纷纷拔刀相向,眼神凶神恶煞,黑夜下如同成群绿眼的饿狼,让人胆战心寒。

    “你们这些鞑子……”傲晶师太咬牙愤恨一句,耳边不时传来重伤弟子痛苦的呻吟,想着今晚不能就这么算了,手中的魏武青虹已是蠢蠢欲动,“和本尊有要事相叙?哼,朝廷的狗,不配和本尊相谈……”

    “想动手吗?”兀良托多冷问道。

    “你说呢?”傲晶师太不改平日的傲气道,“武林之外的人,敢向本尊挑衅,胆子不小……”

    “哼,别白费力气了——”然而,兀良托多似乎是了解到了什么,在傲晶师太面前,一丝畏惧都没体现,“以前辈现在的体力,根本斗不过本将军……本将军几日前暗中调查,早就知道你们峨眉派对先锋军图谋不轨,所以无时无刻不派人盯梢跟踪……刚才在山脚前辈和唐家后人的对决,我的手下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前辈重伤落败,现在已无力再战,前辈确定一定要和本将军拼死一搏?”

    “额……”傲晶师太听了,额头不禁渗出汗水——兀良托多说的没错,与唐战一战,傲晶师太不但几乎用尽了内力,而且身受重伤,已无力继续对抗成百上千的蒙元将士;若是此时兀良托多下令部队诛杀自己,恐怕今晚自己在劫难逃;而傲晶师太也是惊异,兀良托多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峨眉派的计划,还时刻派人跟踪,似乎从一开始,峨眉派就被兀良托多当做是莫名计划的棋子……

    “本将军并无意刁难前辈……”这时,兀良托多继续发话道,“本将军说过了,今晚本将军在此等候,只不过是想和前辈有事相许、做笔交易,不想伤害前辈……而且,这件事情并不关乎峨眉派的存亡利益,所以前辈大可不必多心……”

    “本尊凭什么相信你?”傲晶师太倒是不屈服道,“你出手伤了本尊的爱徒,本尊岂可善罢甘休?我傲晶师太头可断,血可流,但绝不苟同于蒙元朝廷!”这回,傲晶师太倒是展现了作为武林前辈的不屈气节。

    “看在前辈是武林尊者,本将军才好心说话,没想到前辈却是这么不识好歹,如果是这样的话……”兀良托多冷冷一笑,从地上一把揪起一个重伤不醒的峨眉弟子,提刀威胁道,“那本将军就不客气了——我会在前辈面前,一个个将你的爱徒杀掉,最后再来杀你……”

    “混蛋!——”傲晶师太看着弟子受迫,一时忍不住咒骂一句,但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师……尊……”被胁迫的峨眉弟子,忍痛模糊地喊道,“别管……我们……快逃……”

    兀良托多的刀,已经深深嵌在峨眉弟子的脖子之上,只要稍一用力,当场便能夺其性命。而傲晶师太此时已是抉择两难,她既不想看着自己的爱徒惨死蒙元刀下,又不想背信道义,替蒙元朝廷的人做事……

    “想好了吗?”兀良托多继续冷笑问道,尔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语气稍稍一变道,“只是让前辈帮忙一件事,不会有多难;而且本将军以人格保证,这件事情绝不会让你们峨眉派有损名誉,而且你们峨眉派还很乐意……”

    “哼,朝廷的杂种,有什么人格可言?”傲晶师太继续骂道,即使到了精疲力尽、无力再战的地步,自己依旧手持魏武青虹,昂然不屈。

    “先听我说完啊……”兀良托多切入正题道,“本将军不想多伤害峨眉派众人,只要你们答应本将军一件事……本将军知道,你们今晚行动的目的,无非是想抓住你们背叛弟子的孽种,‘扬州女侠’李玉如以及她的儿子……”

    “这件事你都这么清楚……”傲晶师太隐隐愤恨道。

    “可不是……”兀良托多继续道,“既是如此,本将军就直说明意图了——本将军的目标是赵家后人赵子川,可他迟迟未有现身,所以本将军便想到挟持他的妻子和儿子,以此引他现身……正好赶上你们峨眉派夜中袭营,所以本将军想要暂时委屈一下前辈,将前辈掳为人质,让你还在外地的峨眉弟子前来交人;峨眉派人才辈出,相信前辈厉害的弟子和爱徒一定还在山下,只要叫你的徒弟想尽一切办法,把赵子川的妻子和儿子交给我扣押,我就放了你们峨眉派,从此一事两清,再不往来……怎么样,这个条件不过分吧,毕竟处决李玉如,是你们峨眉派一直想看到的不是吗?索性这回让本将军帮你这个忙……”

    “峨眉派的家事,岂能轻容外人插手……”兀良托多说得“头头是道”,不过看样子,傲晶师太似乎并不领这个“情”,依旧出言敌意道,“本尊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对不住了——”兀良托多倒也毫不客气,继续用剑抵住峨眉弟子的脖子道,“那就只能要让前辈你,眼看着你的爱徒,一个个倒在血泊中了……”

    “额……”被挟持的峨眉弟子,血伤中发出一丝痛苦的呻吟。

    “你这个畜生……”傲晶师太握剑的手不定颤抖,虽然有保护峨眉派尊严的气节,但傲晶师太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徒弟一个个惨死于蒙元刀下。

    “怎么样,前辈,最后问你一遍,考虑好了吗?”兀良托多似乎耐心不多,最后问道。

    傲晶师太沉默了许久,内心的彷徨百感交集,痛苦犹豫万分后,傲晶师太似乎终于要做出决定……

    “好,我答应你,只要将军你放了她们,本尊和你走……”傲晶师太收回了剑,低头痛苦道。

    “师尊……”被挟持的峨眉弟子看见师尊做出如此痛苦的决定,心中不免一阵酸楚。

    “哼哼哼哼……”兀良托多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放下了被挟持的弟子,露出狰狞的笑容道,“很好,前辈你做了个非常明智的决定——那现在只好先委屈前辈你了,将你挟为人质,然后命令你的徒弟来汴梁交人……来人,将峨眉掌门带走——”

    “是——”手下将士答应一句,随即上前准备扣押傲晶师太。

    傲晶师太没有任何反抗,眼神低迷自认被蒙元士兵用枷锁锁住……

    “我们走吧?”兀良托多冷冷望了一眼傲晶师太,狡黠说道。

    “兀良托多,总有一天你会不得好死……”被押至兀良托多跟前,傲晶师太低声骂了一句。

    “如果今晚你的爱徒不来交人,那我就只好拿前辈你血祭了,哼哼……带走——”兀良托多冷笑一句,随即命令部下将傲晶师太押送回去。

    傲晶师太被押走前,转头冲倒地的峨眉弟子大声喊道:“雪梅,花菱和青雪回来后告诉她们,让她们两个继承峨眉掌门的位置,不要管我,带所有人离开汴梁!!!——”

    “师尊——”雪梅倒在地上伸手哭喊道,可重伤在身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尊被蒙元士兵的人押送回城……

    峨眉掌门被擒,看来今晚凶相危机不减……

    此时此刻,先锋后营……

    “你在搞什么,不是说好让你保护好嫂子吗,为什么还是出了差错?”后营营帐,杨小飞一番叙述了今晚偷袭的事,众将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苏佳不禁责备起萧天道,“不单是嫂子,就连安安也受到了牵连……”

    “是,是我错了,对不起……”仔细想想,李玉如和孩子出事,的确是自己的保护不周,萧天想到这里,不禁低头愧疚道。

    “苏姑娘,这不能全怪萧兄弟,保护嫂子不周,也有我的不是……”唐战听了,也在一旁劝解道,“而且那种情况太突发了,连萧兄弟都无法阻止,恐怕换做我们任何人,结果也是一样……”

    “是啊,苏姐姐……”慕容樱也在一旁劝慰道,“说到底,峨眉派今晚的夜袭,兵分四路全在我们意料之外,我们都被算计了——要说过错的话,我们都有不是其中……”

    苏佳叹了叹气,觉得自己老是责怪萧天也不好,于是低头叹气道,“哎,算了算了,这次阿天你也是拼尽全力,好在青雪姑娘站在我们这边,说不定今晚嫂子那边还能化险为夷……”

    “没想到青雪师姐,居然和李玉如……”兰芯等峨眉弟子这边,知道青雪暗中帮助李玉如的事情,神情不觉诧异一阵。

    苏佳冷不丁望了兰芯一眼,随即道:“好了,给你们峨眉派一个机会……只要你们放了李姑娘和她的孩子,我们与你们峨眉派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而且打伤你们师尊的事,我们愿意承担——”为了救回李玉如和孩子,苏佳打算最大宽限地与峨眉派交涉。

    “这事儿我们说了也不算啊——”兰芯在一旁无奈道,“师尊不答应不说,现在李姑娘和孩子又在花菱师姐手上……如果青雪师姐暗中帮助你们,说不定还有回转的余机……”

    “嫂子不是赴约去了碗子林吗?”慕容樱又不禁道,“现在时间还不晚,我们现在赶去,说不定来得及和青雪姑娘里应外合,救回嫂子和孩子——”

    “不可轻举妄动——”然而,萧天在一旁急忙提醒道,“花菱之前说过了,要是交涉看到我们的人,她们就会对孩子不利,我们千万不能莽撞行事——”

    “可是不过去营救,我们永远只能处于被动……”一向不愿任人摆布的苏佳,心有他想道,“只有一个青雪姑娘,恐怕处事不周,一旦稍有意外,很难针对处理……不行,我们还是要跟过去,就算是冒着风险……”

    “可是孩子的话……”打从心里,萧天也不想就这么坐以待毙,但他又担心花菱的心狠手辣,真对孩子下毒手,于是不禁担忧道。

    “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花菱的同时,也不让孩子受伤……”苏佳握了握拳,眼神坚定道,“我会拼尽全力救下嫂子和安安,一定——”

    “苏姑娘……”兰芯看着苏佳的决心,想起刚才斗破杀阵一事,苏佳永不放弃的坚定意志,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敬佩和信任。

    “那说好了,我们现在过去救人,营中的事怎么办,我们去多少人?”唐战又不禁问道。

    “这次情况不一样,要确保救下嫂子的同时,孩子不能受伤,所以人手不但要多,而且还要有厉害迅敏的身手,并且对峨眉派的情况知根知底……”苏佳冷静分析了一阵,随即道,“我,阿天,唐战大哥,还有樱妹,我们四个一起前去……至于守营的事,就交给秦大哥了——”说着,苏佳冲秦羽的方向嘱咐道。

    “放心吧,苏姑娘,营中的事情交给我就好——”秦羽自信回应道。

    苏佳想了想,又摆头朝向杨小飞,吩咐说道:“小飞,你继续留在这里,听从之前夫人的吩咐——若是赵将军及南宫慕容将军回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特别是赵将军!”

    “这个我知道,苏将军放心吧,夫人交代的事,我一定做到——”杨小飞也点头答应道。

    苏佳见任务分工完成,这才放下心来。随即,苏佳看了一眼被扣押的兰芯等人,继续说道:“你们也一起来吧,峨眉派的事你们清楚……阿天,你带着兰芯,唐战大哥带着竹韵,樱妹你带着月离,我们一起前往碗子林——”

    “带……我们一起?”兰芯听了,不禁疑问道。

    不只是兰芯,身后的竹韵和月离等人也是不懂苏佳的意思。竹韵性格平和,还算沉默,一旁的月离却是不好气问道:“哼,带我们前去,不怕我们中途‘反戈’,给你们带来麻烦吗?”

    “哼,有这个能耐,你随便动动试试?”扣押她的慕容樱冷笑一声回驳道。

    然而,苏佳回答的口气似乎很诚恳,并没有对月离充满敌意:“因为我们相信你们,作为峨眉派的弟子,对峨眉派知根知底,一定会帮助我们——”

    “嗯……”月离不懂苏佳为什么会如此信任自己,于是表情收敛问道,“你为什么要相信我们?”

    “因为我们不是敌人,是朋友……”苏佳语出惊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