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玉蝶飞舞
    暗夜幕下,梁翁山前,一道身影疾行而过……

    赶路之人脚步轻盈,时而轻功飞跃,时而云步穿梭,黯淡月光下,露出一张俊朗面容,左脸上一道细长刀痕清晰可见——是萧天没错,和李玉如商量好分头行动,萧天这边马不停蹄赶往梁翁山的树林,前去支援替自己独自“赴会”的唐战。对手毕竟是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唐战独自一人赴约,萧天有些不太放心。

    “呼……呼……”施展“凌云步”匆匆赶往,加上之前与花菱和青雪数番的熬斗,萧天不觉有些气喘,但是想起陆菁临行前的嘱托,想到唐战的安危,萧天依旧是提心不放,“刚才前方传来巨响,应该是那里没错了……”

    是的,就在刚才,梁翁山的树林方向,传来了巨木断裂的声响——那是傲晶师太剑灵之刃与唐战劈空掌劈断大树的声音……

    “轰——”不多久,树林方向又传来斩断大树的巨响,看样子唐战和傲晶师太已经交上手了。

    “不好,已经打起来了,我得赶紧过去……”萧天心中一紧,不断担心唐战的安危,于是加快“凌云步”的步伐赶赴而去……

    树林之中……

    空气中传来剑影凄啸,傲晶师太当跃半空,魏武青虹浮影而现,红绿剑光四道分闪,撕裂天地之气魄,归于高山百丈之纵横,“血雨剑灵”纵天而出,分裂青光忽隐忽现,所到之处百木皆枯,剑灵正朝唐战身前横贯而去。

    唐战“回轮枪法”几式,一面缓冲峨眉剑灵的迅疾,一面移形身法寻觅反计。

    “咔——轰——”傲晶师太毫不留情,剑光所至,林中巨木纷纷斩落,巨响层层不断,剑灵之刃凶杀四起,意图似乎是要置唐战于死地。

    面对利刃,唐战回招冷静自若,坚信自己独以枪法,有实力与傲晶师太一战,索性前数回合并未主动出击,而是在不断防守和退避之时,掌握对手节奏,寻觅适机出手。

    然而这样,傲晶师太倒是看轻起来:“哼,不是说要和本尊一较高下吗?一味闪躲趋而不战,是怕了本尊吗,还是说刚才的豪言都只是虚张声势?”

    唐战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轻轻一笑,继续施展完美的身法,躲过了傲晶师太来势汹涌的每一道剑光……突然,翻身半伏一式,唐战似乎看准了对手破绽,朝天一指,梨花一式“震魂枪”,金光冲天而上,如雷霆般疾驰而出。

    “啊——”傲晶师太有些大意,以为唐战避而不战乃实力不济,因此身法未有注意,结果被唐战抓住空当,一式枪法正中点心,傲晶师太大叫一声摆头躲过,但头发稍许被光刃穿透,头上发簪都差点被击落。

    然而没完,唐战抓住机会,不等傲晶师太回头,起身冲上,“夺命索魂枪”一式,正朝傲晶师太眉心而去。

    傲晶师太忽感前方杀气急突,来不及正视,凭着感知以剑相抗……“铛——”枪头正中剑背,枪魂之力与红绿剑光正面相杀,威力不及上下;但因主动出击而袭身法不定,唐战仍旧占据优势,“夺命索魂枪”气宇正冲,梨花枪傲然之力,逼得傲晶师太不得不阵阵后退。

    “额……”因为一时的疏忽,结果被对手抓住空当一招反逼,傲晶师太怒不可遏。双手持剑全力一顶,魏武青虹剑光涌出,以其强势之魄正面而压梨花之刃。

    “夺命索魂枪”威慑即在一瞬,逼退傲晶师太数十步,其力渐渐削减,傲晶师太反手回击,很轻松就将唐战挡了回去。

    “哼……”唐战轻笑一声,一个翻身退回原地,正视对面有些措手不及的傲晶师太,笑言道,“唐家枪法,点中善于力中,不求招式之迅猛,只求一招之即破……前辈峨眉剑法虽然迅捷刚猛,但未有一招置其要,我唐家枪法虽然仅仅出招一二,却能正其要害,步步杀机……用武之人,点中善其招式,前辈贵为峨眉派掌门人,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这回,唐战倒是“嘲讽”起傲晶师太来。

    傲晶师太见被一个晚辈之人,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羞辱,心中已是怒火四起,手中剑光灵刃一闪,一道撕裂之气,地面顿现一束惊悚剑痕。魏武青虹杀气俱现,傲晶师太提剑杀意道:“哼,一个毛头小子也敢教训本尊?魏武青虹所至,遍地血流成河,今日就让你这个唐家后人,成为本尊的剑下亡魂!”看来,傲晶师太今晚是抱定杀死唐战的决心。

    唐战倒是毫不在乎,看着傲晶师太手中,魏武青虹杀意的剑光,轻声一笑道:“剑法威慑,不过其表,用剑之人,方为成败——就算剑法再惊、兵器再利,所用之人若无衡心,焉能善哉?”

    “你的意思是说,本尊剑术拙劣……”傲晶师太听出唐战是在嘲讽自己的无能,又是举剑一挥,剑灵之刃斩落百草,傲晶师太冷笑说道,“好,敢在本尊面前如此放言的年轻之辈,你是第一个,敢看不起本尊魏武青虹的剑魄,你也是第一个……唐家枪法惊世骇俗,那不过是二十年前的事,自武林七雄之一唐骁风隐退后,还没人敢以枪法独道自称……如今你这个唐家后人出言不逊,神兵之战不惧剑灵,那本尊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能耐——”

    “骁风叔叔……”唐战听了,似乎心有异动,提到自己叔叔的事,唐战不禁转而问道,“听前辈的口气,难道说二十年前,傲晶前辈与唐家霸王枪有过交手?”

    “是呀,正是唐骁风大侠——”傲晶师太回忆起曾经的“辉煌”道,“二十年前,本尊与骁风大侠有过一战,当时也是本尊魏武青虹与唐家梨花枪的神兵之战,结果打了个平手……没想到二十年后,唐家后人再度前来,神兵之战得以延续……你这小子虽有骨气,但比起骁风大侠,武功恐怕心有余而力不及。虽然刚才对招一式本尊掉以轻心,但接下来本尊不会再手下留情,让你看看你我之间的差距,以及够不够做神兵主人的资格……”

    唐战听完,在一旁静默了好一会儿……“哈哈哈哈——”突然,唐战放声笑道。

    “有什么好笑的?”傲晶师太眼神一凝,不禁问道。

    唐战回过神,自信言笑道:“前辈说得对,相比骁风叔叔,唐家枪法我确实能力有所不济……我也不隐瞒了,两年前在陆府,晚辈曾向武林众人撒了一个谎——我真正的父亲并不是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而是被江湖人之唾弃的曾经欺师灭祖背叛师门的唐天辉!”

    “你父亲是……唐天辉?”傲晶师太听完,眼神略显惊异道。

    “是呀,可是那又如何呢?”比起两年前,唐战似乎是成熟了不少,面对天下众士的猜疑,唐战似乎是懂得了许多,心态淡然道,“我父亲犯下了弥天之罪,可我现在已经成了先锋军一军之主,挥兵讨伐蒙元,以赎父辈之罪过——”

    “你到底想说什么?”虽然知道了唐战的真正身世,但傲晶师太并不明白唐战此言的意图,于是不禁问道。

    “晚辈是想说……”唐战枪杆一立,神情坚定道,“以曾经的眼光看待如今,永远不会进步!我父亲如此,前辈您的辉煌战绩如此,骁风叔叔和唐家武功也是如此……我父亲是********,但现在我成了义军的将领,讨伐蒙元,不但不受天下人之唾弃,反而赢回了父辈无法想象的尊敬;前辈您武功盖世,二十年前能与武林七雄一较高下,可如今世代变迁,您却故步自封,无意后辈之崛起,所以济世大会上才会输给萧兄弟;同样如今的我,虽然唐家枪法不敢称世代之绝,但我所拥有的崭新的东西,绝对是前代几世都不曾拥有的!”

    “哼,光说不练,有那个气魄的话,就做出来看看——”傲晶师太倒是不屑一顾,对唐战的“豪言”百般蔑视。

    “我说过了,今晚对决晚辈不用劈空掌,‘神兵之战’自然是以枪法剑法一较高下……”唐战重新拾起梨花枪,毅然决然道,“但唐家枪法并不是一成不变,只有改变才会进步——今晚前辈有幸,能亲眼所见二十年后的唐家枪!”

    “唐家枪,新的枪法是吗……”眼见唐战所言不像是在虚张声势,傲晶师太眼神鲜有的紧张起来……

    “呼——”二人正说着,突然唐战身后的林间小道,传来一阵脚步轻盈,似乎有人赶场前来……

    “什么人?”一向觉察灵敏的傲晶师太,眼见有身影从天而降,不禁转头厉问道。

    唐战眼见,也转头望去——此时匆匆赶到之人,不是萧天又会是谁?

    “萧兄弟?”果然,唐战见了,不禁疑惑道,“不是说好你在后营保护嫂子,我在这里对付峨眉掌门吗?怎么你又过来了……”

    “后营那边是出了点事,不过我根本帮不上忙……”萧天想着事情有些复杂,索性摇头道,“这件事情一句话说不清,回去再谈,眼下先要处理完这里的杂事才好……”说完,萧天冲傲晶师太投去了威势的目光。

    “苍龙大侠前来帮忙,难道说后营那边花菱她们出事了?”傲晶师太看着萧天前来,心中不禁默默道,“这时候前来,一个唐家后人就很难对付了,现在又来了个武功在我之上的苍龙……两年前他们二人联手的确败给了我,可是如今……难道真如唐家后人所说,世代变迁,他们一直在进步,而本尊的武功故步自封吗……”

    “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事态紧急……”萧天也不想浪费时间,走到唐战身边,望着对面的傲晶师太道,“可能江湖道义上过不去,但要说的话,也是峨眉派诡计偷袭在先……唐战兄弟,我们两个联手对付她,打败她后赶快与佳儿和秦兄弟他们会合,有些重要的事情迫在眉睫——”萧天语气干净利索,知道了峨眉派的阴谋,这回在傲晶师太面前,也不讲任何“道义”。

    然而……“萧兄弟,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你不要插手……”突然,唐战将枪杆一顶,义正言辞道。

    “你说什么?”萧天有些惊异地问道,“对方可是傲晶师太,峨眉派掌门人,就算是战胜过的我,再交手也不敢掉以轻心……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武功如今进步如何,但单挑的话实在有些风险。如今情急局势在即,不讲小仁小义……”

    “一个回合就好——”不等萧天说完,唐战突然说出一句语出惊人的话,“只要一个回合,我就能打败傲晶师太!”

    “什么?”萧天和傲晶师太同时惊呼道。

    唐战举枪正视傲晶师太,义正言辞道:“我说的,一个回合不能打败前辈,就算我输!”

    傲晶师太听完,愤怒中带着稍许的惊慌:“好大的口气,就算是苍龙大侠,也不敢这么说……”但看着唐战今晚所言皆以行动落实,并未虚张声势,傲晶师太心中也是隐隐不安。

    “我刚才说过了,唐家枪世代而变,今日前辈有幸,能够一睹真容——”唐战持枪而立,似要有所举动。

    “要来了吗,新的枪法……”傲晶师太魏武青虹不敢离手,不知不觉气势上已经完全被唐战所逆转。

    “新的……唐家枪?”萧天在身后看着,也是暗暗地嘀咕。

    唐战枪式一转,身形一变……

    “蹭——”傲月梨花一道寒光闪过,唐战跃步半空翻身而下,只是一瞬,梨花枪骤而惊起,从天而降。

    “哼,只不过是从天而降的枪法罢了……”傲晶师太眼见不过如此,轻笑一句,随即举剑正锋相对。

    然而半空即落,梨花枪顺势而变……“呀——”唐战大叫一声,枪矛如骤雨般抖动,伴着寒光伏伏点点而下。寒光透过丛林,转而分裂成金光万千,闪人眼球般,四面八方的光芒如天宇碎裂开来,转而幻化成无数的碎片,疾风利刃般,将随风而飘的落叶一一斩落,发出凄厉的鸣响。

    “糟了——”傲晶师太忽感压迫窒息的力道从天而降,自觉有些轻敌,想要施展“毁灭剑灵”全力抵抗,却发现魏武青虹的红绿剑光,分裂之力未能力及梨花枪的寒光碎片。

    枪法分裂的“碎片”一道一道,夜中闪现的光芒夺目刺眼,如同万千飞舞蝴蝶,利刃斩落之时,发出尖锐刺耳的蜂鸣。

    傲晶师太奋力抵抗,却发现唐战每况愈下,寒枪的灵气遍布四周,“蝴蝶”成群而上,将自己重重包围。

    置身群蝶阵中,刺耳的蜂鸣不断扰乱傲晶师太的神经,让其无法集中。一时间,万千的“玉蝶”幻化无数锐利的寒芒,正朝傲晶师太周身袭去。

    “不好——”傲晶师太惊叫一句,发现却是为时已晚——拼尽全力红绿剑光神灭而出,撕天利刃齐上,却是挡不住万千“蝴蝶”贯穿齐上。

    “叮叮叮叮——”蝴蝶利刃飞过,与魏武青虹剑光相向,发出密密麻麻的斩落声响。群蝶齐上,傲晶师太孤木难支,抵挡一阵自觉身体如同万箭穿心,短暂一瞬后,“啊——”地惊叫一声,整个人施展最后的力气跳出“蝶阵”,最终重伤倒地而去,看样子已经无法继续再战。

    唐战果然说到做到,从天而降枪法一式,便打败了傲晶师太。等唐战稳稳落回原地,身后的萧天都看呆了,连自己堂堂苍龙大侠都无法一回合打败峨眉派掌门人,唐战却做到了。

    唐战收回了枪,正视而立——刚才施展的枪法不是别的,正是之前自己灵感一现所创,被陆菁以像唯美起名的“玉蝴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