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神兵之战
    苏佳飞身上前,点中了兰芯的穴道,兰芯顿时傻眼了……

    胜负已分,兰芯看着苏佳的眼神,惊异中带着疑惑——她惊异苏佳仅凭一人之力破解了杀星剑阵,而她疑惑苏佳赢了却没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啪——”夜下一道响亮的巴掌,苏佳竟重重在兰芯脸上抽了一个耳光。

    所有人都惊呆了,兰芯惊呆了,她的同门师妹也惊呆了……

    “这一掌,是替你师门打的,打你触犯帮规使用禁忌剑法——”苏佳一手挥完巴掌,一手抓着动弹不得的兰芯衣襟道。

    “额……”兰芯咬牙忍着脸上的疼痛,似乎苏佳这一巴掌把自己打醒了——体力上的透支,身体因重负而产生的剧痛,让她认清刚才自己施展禁忌剑法的危险。

    “啪——”还没完,苏佳继续又是一个耳光上去,重重打在兰芯另一半侧脸上。

    “这一掌,是替你师妹们打的——”苏佳继续义正言辞道,“为了对付我不择手段,施展禁忌剑法,不单害了你自己,还让你的同门师妹陪你一起犯险……你自己看看,看看你的同门师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苏佳说完,兰芯朝阵台方向望去——被刀光剑影破坏的残枝败土下,众峨眉弟子几乎全部瘫痪一般负伤倒地,叫苦不迭,但并不是因为被苏佳的刀剑所伤,而是杀星剑阵带来的身体重负,让施剑众弟子体力透支、内伤苦不堪言……

    “啪——”还在继续,苏佳又朝兰芯扇了一巴掌。

    “这一掌,是替你打的——”苏佳这句说的最为郑重,“打你视自己命如草芥,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什么江湖险恶,人命风中落叶,我从来都只当它是笑谈——自己的命从来都是自己掌握,不管置身江湖还是战争,世道再险恶,只要有强烈的求生欲,人就应该拼尽全力好好地活下去,而不是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就像我,刚才明知‘杀星剑阵’的险恶,江湖鲜有人敌,但还是坚定决心,靠自己的力量和强烈的求生欲望,奋尽全力破阵——”

    “苏……姑娘……”兰芯忍着耳光的火辣,重新正视着苏佳。苏佳最后的这句,兰芯听了似乎心有感触,对视的眼神也逐渐迷茫。

    苏佳稍许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语气也随之缓和道:“其实,原来的我也和你一样,为了复仇亡命天涯,每天在刀口浪尖上奔波,觉得自己若有一天命如风花、身葬尘泥,也是天意无奈……可是自追风派出山以来,两年间经历了太多太多,自己一人也好,和阿天他们在一起也好,经历了太多的波折与苦难……虽然人生目标还未实现,但我至少明白了,不管现在或是将来,世道再怎么险恶,我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苏佳的眼神无比坚定,兰芯见了,内心感触中带着愧疚……“对不起,苏姑娘……”终于,兰芯像是被感化一般,觉得刚才想要置苏佳于死地,不惜使用禁忌剑法的行为,心里不断斥责自己的罪恶感。

    “想道歉的话,别向我了……”苏佳闭眼回应了一句,随即向右挪了几步,抬手向着倒地的众峨眉弟子方向,缓和说道,“向她们吧——”

    兰芯终于从走火入魔的心态中恢复过来,眼神迷离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同门师妹,心中愧疚不已。苏佳见状,顺势解了兰芯的穴道,她明白此时的兰芯已经不会再“想不开”了。

    兰芯身体恢复自由后,有些痛哭地跪在地上,向自己的师妹们忏悔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师姐一时不冷静,害得你们也遭受禁忌剑法的折磨……”

    众峨眉弟子托着身子慢慢起来,看着兰芯在自己等人面前道歉,心中不禁油然一股暖意。终于,先前被苏佳救下的身体较好的峨眉弟子几人,走上前去扶起兰芯,欣慰说道:“没事儿的,师姐,我们一直都相信你……”

    说完,众人又朝苏佳投去感谢和敬意的目光——苏佳不但完成诺言,破解禁忌剑阵的同时救下峨眉弟子众人,还以博爱的胸怀,开导了平日里性格孤僻的兰芯,撮合了平日里矛盾不断的弟子关系……说真的,一个女子能有如此胸襟,武功高强又不失博爱之心,峨眉弟子众人打从心里,也对苏佳感到无比的敬佩。

    其实,原来的苏佳完全不是这样,能有今天的胸怀和对世道恩怨的坦然,苏佳这两年来没少成长,和萧天等人一起……

    巧妙化解了恩怨,按理来说也算皆大欢喜。不过苏佳似乎心中仍有顾虑,见兰芯等人的情绪平静后,走上前去转而问道:“说正事,你们峨眉派今晚袭营,目标应该还是嫂子对吧……今晚兰芯姑娘率先劫营,目的是为了引我出来,如此说来的话,现在在军营那边,你们的人应该还有其他行动才对——”

    兰芯这边,也不把苏佳当成敌人了,平复一下心情后,点头应道:“是的,正营那边,竹韵和月离她们应该是继我之后行动,苏姑娘你不在,恐怕局势会有焦灼……还有侧营,师尊和花菱师姐她们也有行动……”

    苏佳想了想,刻不容缓道:“我们得快点回去,否则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

    “我们?”兰芯有些疑惑道。

    “是的——”苏佳肯定道,“傲晶师太那边,恐怕局势不好解……但你们既然是分头行动,如果是你的那两个师妹,傲晶师太不在,以劝解方式让她们住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我想应该不会……”兰芯有些担心道,“她们奉师尊之命处事,就一定不会罢手,除非是有特殊情况……不像我,被苏姑娘你感化……”

    “所以就更要你陪我一起回去——”苏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计策,眼神凝视道,“特殊情况好办,软的不行,稍微来些‘强硬手段’也不为过……”

    “什么手段?”兰芯依旧不解问道。

    苏佳拍了拍兰芯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回去你就知道了,只不过可能要委屈一下兰芯姑娘你了……”

    兰芯没有立刻明白,但如今的她,已打从心里十分信任苏佳,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梁翁山脚,暗地丛林……

    这是一处密林围绕的空地,大树依枝而附,夜风贯穿其间,落叶随风飞舞。只可惜在黑暗如漆的丛林中,只能听见摇摆不定的“沙沙——”声响,内心随风起伏不定,置身其间幽静如异。月光躲藏在乌云缝隙间,露出暗淡凄婉的“残容”,冰凉映射在林间空地的朦胧之上,幽夜中带着一丝凄寒诡异……

    傲晶师太闭目凝神所立其间,倾听着夜里的寒风,心中却不平静,好似是在焦急等待。和苍龙大侠萧天约好在此一战,萧天却是迟迟未到。其实傲晶师太的目的,并不是真要和萧天一较高下,她真正的意图,不过是想引开棘手的萧天,为花菱和青雪“劫营”争取时间……

    终于,良久过后,林间小道的一侧传来动静,不过来者似乎并不是萧天……

    “终于来了是吗……”傲晶师太缓缓睁开眼,望着前方漆黑的身影挺身而立,手持长枪肃然其间,傲晶师太不禁问道,“济世大会上,苍龙大侠连剑都未有拔出,今晚为何会手持长枪前来赴约?”

    对面的身影轻声一笑,应声豪放道:“什么苍龙大侠,前辈不知道吗,今晚赴约的只有我!”

    傲晶师太正眼而望,黯淡月影下,枪尖闪出夺目的寒光。漆黑身影缓缓上前,终于在稀疏空地处,露出了真容——没错,独自前来赴约的人,不是萧天,是唐战。

    傲晶师太依旧是那副不屑的神情,冷笑说道:“哼,苍龙大侠什么意思,济世大会上打败本尊一次,就不把我傲晶师太放在眼里了是吗?”

    唐战微微一笑,从容淡定回道:“答对了,萧兄弟他的确没有把前辈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傲晶师太听了唐战的“放诞”之言,心中顿起一丝怒意,“本尊可是堂堂峨眉派掌门人,他一个‘假冒’的苍龙,居然敢如此轻渎本尊——”本来济世大会上败给萧天,傲晶师太就心有不甘,如今唐战所说萧天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傲晶师太更是来气。

    唐战倒是一点不在乎傲晶师太的情绪,像是故意激怒对方,继续笑道:“江湖对决,看的不是名气,是实力——萧兄弟苍龙诀法武功盖世,武林之中已是鲜有人敌,还轮不到前辈有实力与他交手……反之,我的武功最差,所以我就毛遂自荐前来赴会了……”

    唐战这么说,傲晶师太心里还不火急火燎?脚底轻微震动一段,傲晶师太背后的魏武青虹剑光溢出,内力隐隐而上,寒风愈演愈烈,似乎长剑下一刻便会出鞘斩乱、血溅当场。

    “唐家后人,你的口气可真大啊,在本尊面前竟敢如此放诞……”傲晶师太若是拔剑,必会杀人见血,眼神如死神一般盯住了唐战,看来今晚,傲晶师太是要拿唐战来祭剑。

    唐战丝毫未有畏惧,收回笑容,义正言辞道:“哼,为了上代人的恩怨,不顾天下大义,两军交战之前,袭营扰乱义军,前辈又何来的武林尊者之风,晚辈又何必对前辈百般尊重?”

    “你说我不顾天下大义?”傲晶师太凝眼问道。

    “不是吗?现在汴梁战火在前,军民百姓生死攸关,而前辈却为了对付‘扬州女侠’,以解私人恩怨,不惜袭营扰乱我军军心,此乃为天下苍生不道——”唐战举枪坚定说道,“如果前辈能看在百姓荼毒战火之苦,心悯苍生,就此收手退去,晚辈还敬前辈有几分侠义;如若不然,今晚晚辈必与前辈纠缠不休,以义军将领之责,铲除乱贼!”看样子,唐战还是心存希望,想让傲晶师太自行收手,阻止这场“恩怨闹剧”。

    但一听到唐战称自己为“乱贼”,傲晶师太再也忍不了了,怒火中烧斥道:“还从没哪个晚辈之人,敢在本尊面前如此放诞,唐家后人倒还真有些‘骨气’……不过你今晚对本尊如此不敬,本尊也不会善罢甘休,可别怪本尊出手狠毒,绝了你唐门世家之种!”

    “蹭——”话应刚落,唐战面前一道劲风袭来,方圆万木百花皆胆寒而颤,剑锋出鞘凌然之势,魏武青虹自傲晶师太背后“破封而出”。暗夜之下,青红剑光隐隐闪动,威慑剑魄,震动惊寒,欲撕裂天地之痕。

    剑气寒风迎面而来,唐战盔下双鬓随风扬摆。但唐战依旧面容镇定,目光不移,似乎今晚有决心与傲晶师太一决雌雄,毫不畏惧。

    “蹭——”又是一道剑光冲天纵劈而出,这回是实打实的剑气正朝唐战面前袭来,像是下马威的招式,欲动摇唐战的内心。

    唐战神情依旧不变,俊朗面容下,透出超乎常人的坚毅和不屈。剑光撼地袭来,唐战手持傲月梨花,震力相顶而出。只觉夜下光晕扩散一道,林中一阵惊天巨响,梨花枪前内力横冲,恍若山崖巨浪决堤之势,滔滔不绝。

    但唐战还是挡住了,而且神情十分淡定——其实更应该说,在唐战眼里看来,魏武青虹的剑光不过如此。

    简单的一式对招,梨花枪与魏武青虹隔月相对,江湖上被称道最厉害的两把神兵,今晚似乎要一决雌雄。

    “梨花枪,唐门世家至传之宝,江湖兵器榜第一神兵……”傲晶师太所望梨花枪折射寒光,冷冷笑道,“哼,只不过世之称道,神兵是否寒芒,还得看所用之人,你行吗?”

    “是啊,前辈说的没错……”唐战倒是并不否认,举枪笑应道,“魏武青虹,天下第一剑,峨眉剑法却从未在江湖上名正头功,意又何在?”

    “你这小子……”傲晶师太面对唐战的百般言语轻渎,早已是怒不可遏,心中定想今日一定得让唐战尝遍苦头,否则自己堂堂峨眉掌门威名尽扫。

    “蹭——”魏武青虹再次闪动,剑光悍然而出,眨眼一瞬一道“咔擦——”巨响,惊人耸魄的一幕——傲晶师太挥剑一式,轻松斩断了身后的大树。百年粗壮的树干,一剑凌厉斩断,不单单是剑力之雄浑,还依稀可见魏武青虹神兵之锋利。

    “哼,两年前南山一战,你这毛头小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还敢在这放言?”傲晶师太呵斥一句,用力挥臂将斩断的大树抛掷唐战身前。

    唐战眼见巨木袭来,镇定依旧,而且这回,唐战竟是收回了梨花枪的枪头……

    “轰——”一道内力惊天的巨响,大树被强劲的内力当场劈断——这次唐战没有用枪,转而是用“劈空掌”拦腰拍断巨木,也是抬手举足一瞬,丝毫不逊魏武青虹的威慑。

    “劈空掌?”傲晶师太似乎是认出来了,惊呼道,“武林四圣之一,左天昂左掌门的劈空掌,你是什么时候……”

    “轰轰——”又是两阵巨响,被劈断的巨木纷纷向唐战左右两侧砸落,发出巨大的声响,震起滚滚扬尘。

    唐战自信一笑,继续说道:“所以说现在我的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前辈可不能对晚辈掉以轻心——”

    傲晶师太眼见劈空神掌,想起济世大会上左天昂说过的事,这才回想起来道:“我想起来了,济世大会上,左掌门是有说过,收了你这个唐家后人为徒……”

    眼见彼此试探,武功不相上下,唐战似乎又有举动……“不过今晚既然是神兵之争……”唐战收回了掌法,闭眼一笑,随即对傲晶师太继续道,“今晚对决晚辈不用劈空掌,独以枪法一决胜负,看看梨花枪和魏武青虹,究竟哪把才是江湖第一神兵——”

    瞅见了刚才唐战的身手,傲晶师太明白今晚唐战并不是虚张声势,而是有实力前来“赴约”。想到这里,傲晶师太便不再敢于之轻视,而是神情凝重起来……